舞厅里情欲小说&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

2022年5月7日14:51:20舞厅里情欲小说&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已关闭评论

        

贾六主仆不是丧尽天良的人。

舞厅里情欲小说&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

        

只是茶壶还没倒呢,舒公子就嗷的一声晕了过去。

        

拖到人群中,发现那贾佳大人上楼后,舒公子才偷偷睁开眼,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

        

为了蛋蛋,忍辱负重,不算什么,八旗男儿,能屈能直。

        

贾六上到三楼,发现李会长同花狗熊面对面坐着,互相打量。

        

会长在看花狗熊脑袋上的双眼花翎,花狗熊在看李会长的胡子。

        

一人一熊,都很专注。

        

野鸡毛跟胡子在彼此眼中,都很稀罕。

        

听见身后脚步声,会长侧身瞄了贾图鲁一眼:“六子,人家没说错,这种地方确实不是我等为官之人来的地方,要被朝廷知道了,你这个领队大臣,我这个巡抚大人都得革职查办。”

        

这声“六子”让图鲁很受用,亲切,太亲切了。 

        

坐下问会长认识下面那小子。

        

“为首的是副都统舒景安的儿子。”

        

贾六“噢”了一声:“难怪你躲的比兔子还快。”

        

“这不认识嘛。”

        

会长有些讪讪,撞见熟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场合不对。问贾六准备怎么处置这帮不懂事的旗人子弟。

        

“你说呢?”

        

贾六端起茶碗,被会长的眼神有点吓到,“你这样看着我干嘛,我又不是杀人狂魔,至于为这点小事就害人性命么。”

        

会长端起茶碗吹了吹漂在上面的沫子:“那你怎么收场?”

        

刚才楼下的凄惨声,会长可是听得一清二楚。要叫舒景安晓得自家宝贝儿子被贾佳世凯打的这么惨,这位副都统能善罢甘休?

        

贾六也犯了难,打的时候痛快,善后还真麻烦,想了想,道:“实在不成,就把这帮人带到小寨先关一阵再说。”

        

会长哼哼一声:“领头的可是舒景安的儿子,要是知道宝贝儿子被你关起来,舒景安怕是要跟你急。”

        

“那怎么办,人我都打了,不成就放了吧。”

        

贾六哪有闲功夫跟帮纨绔子弟瞎耽搁,他一个呼吸都是上百两买卖,几条人命的事。

        

“放了?人家就让你白打了?”

        

会长却说不能放。

        

贾六纳闷了,关不让关,放不让放,老李这是拿他开心呢。

        

会长放下茶碗,抬头瞄了眼花狗熊,道:“舒景安是忠于大清的。”

        

“忠于大清?”

        

就跟见不得钱一样,贾六也见不得忠于大清这个字眼,顿时脸现不悦,微哼一声:“他够资格么?”

        

“人家是恭亲王之后。”

        

恭亲王就是世祖顺治五子常宁,不过常宁死后恭亲王这一支被革爵,没有世袭罔替。

        

“宗室又如何?是否忠于大清,得咱们说了算。”

        

贾六这话说的非常无赖,但会长却深以为然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个意思,舒景安是成都驻防八旗副都统,有此人在,会里好多事情我不便开展。”

        

“我来安排。”

        

“不能定文字狱,可一可二不可三。”

        

贾六点了点头。

        

会长也点了点头,二人不再提这事,说起向皇上密折揭发军中通敌之事。

        

“这件事你折子上的很好,很对,皇上收到你的折子后,可能会派人下来调查。”

        

“是要狠狠调查才行,再这样下去,何时是个头。”

        

贾六将富勒浑拉自己进互助会的事说了,巡抚布政什么的太多,没记得住,就记住陕甘总督勒尔谨、两广总督李侍尧、湖广总督陈辉祖、闽浙总督雅德、直隶总督杨景素这五个。

        

“加上富勒浑,九大封疆六个在会,啧啧,这个互助会比咱们共进会狠的多。”

        

会长咬牙切齿,“一帮无耻贪官勾结的小团伙而矣,祸国殃民!”

        

贾六也有同感:“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与这帮人为伍,简直禽兽不如...但没办法,老富拿着我的把柄,不入不行啊。”

        

“他拿着你把柄,咱们就没他把柄了?”

        

会长说的把柄就是已经殉国的满章京穆图生前的记账本,第一页就是四川总督富勒浑的花账。

        

贾六摇头道:“与其两败俱伤便宜皇上,不如同流合污...不如我先忍辱负重,探探这个互助会的底,将来未必不能利用这个互助会。等咱们共进大事一成,再将这个互助会连根拔起也不迟嘛。”

        

“对,对。”

        

会长点头,花狗熊学着样子也在那点头。

        

贾六提出自己缺几个文职人员,比如会计、文书什么的,问会长有没有合适人选推荐给他。

        

会长主持这么多年四川省的刑侦工作,断案无数,人称李青天,手下人才自是有一批,拍着胸脯说这事包在他身上。

        

贾六又提出要会长帮忙招募一批农家子弟,士兵的年龄为18到25岁,身高一米六以上,力能托重80斤以上。

        

“识字不识字都可以,但一定要是良家子,不能有市井无赖恶习。”

        

贾六说第一批招募500人就可以。

        

“你这是挂羊头卖狗肉,打着旗员训练营的幌子练咱们共进会的新军?”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会长啊...”

        

贾六坦诚他是准备练新军,练一支只知贾大帅而不知皇上的新军。

        

名义上贾六肯定没有这个权力,但会长这个四川巡抚有,贾六的意思这支新军的编制就挂在抚标,只不过训练地点是在他的小寨。

        

这500人的新军将以贾六亲手拟写的步兵操典进行训练,武器装备也将以洋枪洋炮为主,能训练到前世学生军训的水平,差不多就可以扫平天下反贼,维护世界和平了。

        

此外,还需要会长以巡抚衙门名义帮忙招聘一批懂数学、测绘、铸造、制图、翻译、印刷相关的技术人员。

        

现实中称这些人为杂学,不入科举正途,但不管是中央还是地方,大小衙门都有此类人才。

        

不是官,而是吏。

        

如会长之前任职的按察使司衙门,就有一大批刑侦专业人才,如法医、捕快等,都是世代祖传,官可以不停换,这些专业人员却是铁打的永不挪窝。

        

有些专业技术强的,也能平步青云,成为朝廷重臣。

        

这些于会长而言肯定都是小事,命人拿来笔墨一一记下,回去便行落实。

        

记好,吹干,收起,便行告辞。

        

巡抚大人不便在青楼停留过久,走时,目光随意扫了眼坐在东边窗台下嗑瓜子姑娘们,心志有些动摇,最终还是拂袖下楼。

        

到了后门,自有随员接应,正要上马车,却有一姑娘盈步而来,轻轻拉住会长的衣袖,娇甜可人,手中还拿着一本书,嘤嘤一句:“大人,您能教我读《春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