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春风全部章节目录&高衙内巨龟进若贞

2022年4月26日07:42:37乡野春风全部章节目录&高衙内巨龟进若贞已关闭评论

安桐抿着嘴,一言不发。

乡野春风全部章节目录&高衙内巨龟进若贞

        

不是拿乔,主要是心跳太快,话难成句。

        

容医生没说喜欢她,可是言行举止都饱含着喜欢。

        

而情难自禁那四个字,其实比喜欢更令人心动。

        

安桐故作深思地别开脸,静了几秒,软声道:“能给我时间……考虑考虑吗?”

        

“可以。”容慎抬手抚了抚她的头顶,“很晚了,先回去睡觉。”

        

安桐偷偷觑他一眼,未见任何不悦和愠色,便点点头站了起来。

        

男人没挽留,幽深的黑眸望着夜幕,不知在想什么。

        

三秒,或者更短。

        

“我考虑好了。”安桐走到厨房门口,站定,回身,“我愿意。”

        

话落的瞬间,她匆匆转身,溜之大吉。

        

宁静的别墅内,能清楚地听到安桐跑上楼梯的脚步声,凌乱又仓促。

        

男人望着厨房外的走廊,唇边含笑,垂眸叹息着摇了摇头。

        

活了二十七个年头,如今竟像个毛头小子似的生出了害怕被拒绝的苦恼。

        

即便他早就有所察觉,明知安桐对他并非无意,却依然不敢妄下定论。

        

情之一字,果然叫人患得患失。

        

……

        

楼上,安桐回到卧室,双手捂着胸口努力平复呼吸。

        

容慎猝不及防的坦诚和表白,导致太多的情感在她的胸腔内堆积发酵,理不出头绪,又格外享受这种小鹿乱撞的怦然。

        

安桐趴在床上,双手捂着发烫的脸颊,转瞬就发出了窃笑声。

        

真好,她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她。

        

冥冥之中,遇见他,认识他,信赖他,再到如今的情窦初开。

        

其实每一步都有迹可循,只是碍于身份和彼此的差距,多次掐断了心动的苗头。

        

现在,安桐淡定了,也坦然了。

        

初恋的滋味,甜甜的。

        

但作为一个有心理疾病且性格悲观的患者,安桐还没高兴五分钟,消极的情绪见缝插针似的窜入了脑海。

        

有个声音仿佛在提醒她,容医生说“只做夫妻”是什么意思?

        

当初领证是权宜之计,可如今他们互生情愫,难道他不打算谈恋爱就直接做夫妻到终老吗?

        

那和搭伙过日子有什么区别?

        

安桐觉得自己亏了,初恋的滋味还没体会过,怎么就已为人妇了。

        

……

        

过了几分钟,二楼走廊传来稳健的脚步声。

        

安桐侧耳倾听,紧张的同时,又喝了好口鸡尾酒。

        

转眼,敲门声响起,她手忙脚乱地下了床,小声喊请进。

        

门开的瞬间,安桐已经趿上拖鞋站在了地中间。

        

她还没换衣服,除了发丝微乱,倒没什么失礼的地方。

        

唯独,手里端着的那杯外卖鸡尾酒,引起了男人的注意。

        

房门口,容慎扶着门把手,眯眸挑了下浓眉,“还在喝酒?”

        

安桐默默将外卖杯藏到了腿侧,“有点……口渴。”

        

这种借口连她自己都不信,更别提精明老道的容慎了。

        

男人看了眼桌角的饮水器,要笑不笑地举步走进了房间。

        

安桐没开顶灯,只开了一侧的床头阅读灯。

        

随着男人高大的身躯逐步而来,空间莫名变得逼仄起来。

        

也在这一刻,安桐才看到容慎手里端着一只茶杯。

        

男人来到她面前,俯身拿走外卖杯,轻轻一晃,腔调带笑,“刚才匆匆跑回房间,就为了躲在这里偷喝鸡尾酒?”

        

不仅如此,外卖杯很轻,俨然被她喝光了。

        

安桐目光闪烁,指了指旁边的桌子,“没偷喝,还有一杯。”

        

容慎用骨节轻轻敲了下她的脑门,戏谑了一句:“特意给我留的?”

        

安桐不想撒谎,索性闭嘴不吭声了。

        

肯定不是给他留的,那杯鸡尾酒她本来打算明天再喝。

        

男人瞧出了她的小心思,没再纠结这个话题,随手递出茶杯,叮咛道:“第一次喝酒,不宜过量。蜂蜜牛奶,喝完早点睡。”

        

“喔……”

        

安桐双手捧住杯子,眼神乱转,表情也不似从前那么恬静纯粹,多了些肉眼可辨的害羞和腼腆。

        

容慎借着微弱的光线打量女孩的神态,摸着她的发顶说道:“今晚不要胡思乱想,喝完牛奶早些休息。明天我不出门,有什么想说的,想问的,明天再谈。嗯?”

        

“不上班会不会耽误你的工作?”安桐以为他是特意为自己留在家的。

        

然后,男人好整以暇地说道:“周末哪来的工作。”

        

安桐:“……”

        

她讪笑着说知道了。

        

而容慎离开之际,又顿步看向安桐,有一句话就在嘴边,最后还是敛了回去,没说出口。

        

太过亲昵肉麻,也显得刻意。

        

那句话是:你比工作更重要。

        

时间无声来到了零点,安桐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喝着蜂蜜牛奶,眯着眼睛,很享受的样子。

        

蜂蜜牛奶的口感很甜,是以前从没尝过的味道。

        

后来,安桐洗漱完就爬上了床,迷迷糊糊地想着今晚发生的一切,带着悸动的心情,酣然入睡。

        

而她自然没发现,原本摆在桌上的最后一杯鸡尾酒,已经被男人拿走了。

        

……

        

翌日,风清,云淡,阳光明媚。

        

湛州冬季多雨,但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安桐醒来的不算早,睁开眼时,已经过了九点。

        

下了楼,没有第一时间看到容慎,这让她紧张又期待的情绪松懈了几分。

        

但是……

        

安桐站在地中间顾盼四周,“安安?”

        

好像昨晚回来之后,她就没看到小家伙的影子,清早也没去挠门,跑哪儿去了?

        

安桐在别墅里找了一圈,又走到院外呼唤了几声,依旧徒劳。

        

她有些担心,怕小家伙在园林里乱跑迷了路,赶忙拿出手机给凌琪拨了通电话。

        

“琪琪,昨天我出门之后,你有没有看到安安?”

        

凌琪似乎还在睡觉,半梦半醒地哼唧了两声,“看见了,在我被窝呢。”

        

安桐:“……”

        

“夫人,没别的事,我就再睡会。”凌琪又打了个哈欠,“这小祖宗凌晨四点就闹我,它是不是尿频啊?睡个觉也不老实……”

        

话都没说完,听筒里就传来了凌琪均匀绵长的呼吸声。

        

安桐看了看手机,兀自挂断了电话。

        

真是奇怪,安安怎么跑到凌琪房里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