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萌受高H&护士邻居系列h小说

2022年9月6日09:16:30软萌受高H&护士邻居系列h小说已关闭评论

        

须臾功夫,一切归于平静。

软萌受高H&护士邻居系列h小说

        

床铺上的红色符光隐匿,除了少了一个躺在床上的老者身影,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过。

        

柜头上摆的那盏小灯仍在燃烧,屋内静得落针可闻。

        

就在这时——

        

‘噗!’

        

灯光闪了两下,发出细微的轻响。

        

这个举动令得坐在角落,浑身紧绷的老人如临大敌,手捏成印,摆出防御的姿态。

        

但下一刻,这灯芯之中小小的爆裂,却引发了不可思议的结果。

        

屋中的摆设开始分崩瓦解,床上的被褥、屋中的箱柜、桌凳……

        

所有曾被那符影冲击过的地方,全数化为粉尘,无声的坍塌了。

        

‘咳——’ 

        

老人瞳孔紧缩,心中的惊骇排山倒海袭来。

        

他的喉间发紧,半晌之后,发出轻轻的咳嗽。

        

紧接着那盏还亮着火光的小灯从底部化为灰烬,随着这一股轻风一吹,‘呼’的化为粉尘,消失得无影无踪!

        

最后一簇火光熄灭,整个房间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老人的神情僵硬,伸手一弹,指尖一道力量直扑床侧。

        

‘嗡——’

        

那丝力量一碰床板,便遇禁制。

        

只见床铺之上一道长达半丈的红色符文之影从床铺之上浮现,将所有外力阻隔,不容人越过这条符文所挡制的界限。

        

他想起了不久之前姚守宁下地窖时曾与他说过的话:‘老爷爷,您要小心,稍后不要躺在床上——’

        

没料到那一句简单的提醒,竟能救了他一条老命。

        

这天下间,竟有如此术法,防不胜防,却霸道至此,顷刻便能取人性命。

        

但最强大的,莫过于辩机一族。

        

“竟真的可以预生死,逆乾坤!”

        

许久之后,老人轻叹了一声,语气中充满了后怕之意。

        

但话音一落,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糟糕!世子与守宁小姐还在地窖之内。”

        

床铺被秘符封死,相当于这两人被截断了退路。

        

虽说这地窖之中的齐王墓此前并无异样,也没有危险,但这出手以符咒杀人的幕后之人既然封死了退路,便必会另留杀机。

        

“我得通知无计与公主,请他们速来此地!”

        

老人说完,接着双手结印。

        

夜半三更时分,神都城东方向突然阴云密布,顷刻之间电闪雷鸣!

        

‘轰隆’的炸雷响起,似是骤雨来临。

        

……

        

而此时的皇宫之中,长公主与神启帝已经吵出了真火。

        

双方气氛紧绷,眼见一触即发之际——

        

‘喀嚓!’

        

突然外头听到炸雷声响,接着一道闪电划破天际。

        

‘呼呜——’

        

殿风狂风大作,正与妻子并肩而站的陆无计似是意识到了什么,疾步冲向大殿门口,往半空之中看去。

        

风吹得他衣袍猎猎,他看到东方有闪电汇聚,回头看了长公主一眼,眼中露出担忧之色。

        

异象是自东方而来,今夜他的儿子陆执与姚守宁正好前往神都东城门处,意欲挖开隐藏在那里的齐王墓。

        

守在那个地方的是他的师叔祖周荣英,今年已经107岁,身怀九十年的修行,满身修为深不可测,照理来说不可能出什么大事才对。

        

可今夜这雷光电闪来得奇怪,不像是有暴雨将至,反倒雷光之中带着神武门修行的气息。

        

陆无计对这力量十分敏感,当即便猜测恐怕是东城出了事,就连周师祖也无法解决,所以才放出信号来救助的。

        

“蕊蕊!”

        

想到此处,陆无计喊了一声。

        

长公主与他夫妻多年,两人心意相通,神武门的功法力量她也再是清楚不过,当即也与丈夫想到了一处。

        

周荣英那边一出事,就意味着她的儿子陷入了险境。

        

朱姮蕊之前不介意儿子吃苦,甚至在儿子中邪之后也有心情调侃,那是因为她相信儿子不会有性命之危,不代表她不着急陆执生死。

        

此时周荣英都顶不住,可见危机已至。

        

她哪里还顾得上与神启帝多加纠缠,顿时转身要走。

        

“慢着!”

        

皇帝面色阴沉,重重一拍桌子:

        

“长姐不要仗着先帝当年的宠爱,便任意妄行,这皇宫内苑,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他说完这话,新仇旧恨尽数涌了上心头。

        

当年自他被立为太子,先帝却对他并不是十分喜欢,临死之时还要给长公主十万精兵防身,允她拥兵自重,且坚决不许后世子孙动这一旨意,否则就是大逆。

        

这些年来,朱姮蕊嚣张跋扈,甚至年轻时还冲进内宫打他,令他颜面扫地,此恨记了二十年仍未消去。

        

今日长公主又以昔日商纣王来比喻他,使得神启帝怒火冲天,大喊了一声:

        

“长公主悖逆忤上,将她拿下!”

        

“我看谁敢!”陆无计喝了一声,抓住自己的衣领,护在妻子身前。

        

但下一瞬,长公主用力推他:

        

“走开!”

        

她一把将丈夫撞开,那拳头捏紧,往神启帝大步走去:

        

“既然不让我走,我还不走了!”

        

她心急儿子,猜出皇帝这是有意闹事,故意想阻她去路。

        

说不准今夜陆执那边出问题,就是神启帝与陈太微联手所为。

        

一个祸国妖道,来历不明,意图也未知,皇帝竟与他合作,坑害自家人!

        

朱姮蕊越想越怒,当即往神启帝大步行去。

        

冯振一见此景,连忙要来拦,但这位大内侍才刚出手,陆无计那头才被妻子撞了个踉跄,才刚站稳,便见到这位内侍掌心钻出数道细红血丝。

        

“还不快拦住长公主!”冯振喊话的同时,身后离魂出体,化为一尊黑影,同时他本体发出大喝,殿内四面八方便有内侍扑出。

        

看样子今夜神启帝是早有准备,此时来的都是镇魔司的精锐。

        

冯振阴神一离体,那些血线便从他指掌、嘴中及周身各处钻出,灵活无比,游荡于半空之中,几乎充盈了整个大殿。

        

这些血丝张扬挥舞,将整个神启帝防护得滴水不漏。

        

血线所到之处,钻入人的身体,将一个端着托盘的倒霉内侍穿刺举起。

        

他还未来得及惨叫,便登时身体在瞬间被吸干生机,枯萎气绝。

        

但他一死,那红光刹时化为怨气贯注他全身,使他顷刻之间化为一具铁甲僵尸,从半空落地,直扑朱姮蕊而去。

        

周围镇魔司的侍人也是一拥而上,显然要将长公主强留此地。

        

神启帝的眼中露出兴奋之色——

        

就在这时,陆无计眼神一凝,接着‘嘶啦’一声撕破身上的衣裳,露出强壮无比的上半身!

        

只见他身体肌肉贲起,根根血管盘据,形成条条青筋。

        

后背双肩胛骨处,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不止,顷刻之间化为一双眼睛,倏地睁了开来!

        

一张怒目金精的脸从他后背浮出,接着二头、三头接连现身。

        

他身底之下,阴影化为一尊三头六臂的怒目金刚,屹立于他身后,三口齐张,发出大喝声。

        

金刚高达两丈,手持降魔杵,猛挥一下,那些受冯振阴神所控制的血线刹时断裂。

        

那金芒所到之处,血红的丝线发出嘶声惨叫,竟似是生出灵智,疯狂后退。

        

冯振面色一变,还未来得及再出手,陆无计已经上前一步,他身后的金刚也紧随上前,六臂挥舞,将所有漫天如海藻般飞扬的血丝斩裂。

        

同时金刚伸手一抓,那才由侍人所化僵尸便被他如捏虫子般攥于掌中。

        

接着其中一头对准那僵尸,用力一吸——

        

‘哧溜’声响中,那僵尸体内的邪气被吸入那金刚口中。

        

与此同时,僵尸失去红光护体,接着化为那侍人先前死时凄惨的模样。

        

只见一条红线绕于他身体之中,此时红线一见不妙,即刻便要缩回去。

        

可不等红线退回,那金刚三头便用力猛吸。了

        

‘哧溜!’

        

‘哧溜!’

        

‘哧溜!’

        

三口齐张,所有被斩碎的红线化为如血雾般的红气,尽数涌入金刚体内。

        

冯振身后的阴神一见不妙,登时斩断与这些血雾之间的联系,缩小身形,钻入地底,重新隐于冯振身后的影子里。

        

这一阴神逃遁后,冯振的面色由白转红。

        

这位宫中第一大内侍的身体晃了两下,紧接着‘噗’的一声喷出大口鲜血。

        

他这口血一喷,顿时满身气便卸散开来,殿中残余红线丝丝断裂,化为无形的雾气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