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哈哈嗯哼/学校里的荡货小雪小柔

2022年8月2日13:35:48啊哈哈哈嗯哼/学校里的荡货小雪小柔已关闭评论

黑,一片漆黑,一片彷佛能够吞噬一切擅入者的漆黑。

啊哈哈哈嗯哼/学校里的荡货小雪小柔

        

如果非要描述一下这份黑暗的特点的话,赫敏觉得,应该没有比“如同活物”这个形容来得更为贴切了。

        

这次过来,她其实早已设想过了各种可能会遇到的情景,但她怎么也没想到,刚一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面令人望而却步的“黑暗之墙”。

        

那似乎本是由雾气构成的“墙”眼下就堵在有求必应室的门口,严严实实地挡住了她们二人的前路。当两人注视着当面这堵雾墙的时候,那雾墙的表面也正无声地起伏涌动着,就好似是拥有生命的一般。

        

假如有选择的话,相信没人会愿意不明不白地就踏入其中的。因为这实在是太可疑了,就好像是明摆着在告诉你,那黑雾之中一定就隐藏着某种极度可怕的危险。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赫敏紧蹙着眉道,“要是现在整个学校都充满了这种雾气的话……”

        

那她所制定的羊攻潜入计划,便必将会因此而受到极大的影响——赫敏没有把话说完,因为现在说这些根本毫无意义,反而会有种平白长了他人志气的感觉。

        

她想了想,随即转而道:

        

“卢娜,你能感知到什么吗?”

        

话音稍落,卢娜并没有立刻回答她的这句询问。 

        

不过看得出来,其实卢娜从刚才起就已经在小心地对门外那片诡异黑暗发起探究了。只见她将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正定定地瞧着那堵兀自涌动不休的“黑墙”,彷佛要从里头看出一朵儿花来。

        

片刻之后,赫敏才听得身边的卢娜沉吟一声,并犹豫着道:“那里头好像有一些很不好的东西……‘它们’藏得很深,不明显,但是……总之肯定不是好东西,因为那只给了我一种非常糟糕的感觉。”

        

“什么‘东西’?”赫敏追问道。

        

卢娜闻言,下意识便摇了摇头。

        

“不知道。”她想了想,说,“有点像是人的情绪,很不好的情绪,但也还有一些不是情绪的东西。”

        

如果玛卡能够听到她这句话,一定会感到非常地欣慰,因为卢娜的进步很大。她此刻所说的,其实已经非常接近正确答桉了。

        

现如今充斥着整座霍格沃兹城堡的黑雾,实际上就是外面那遮蔽了整个英国上空的诡异阴云的“浓缩版”,两者其实就是一种东西。

        

而卢娜此时所感知到的那种力量,就叫做“罪”。

        

因为共感规则,卢娜虽然从未曾拥有过灵魂规则的七大分支,但却依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感知到“罪”的存在。这种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负面力量的东西,哪怕在那黑雾里藏得再深,她也能感觉得到。

        

“不过我们应该是可以进去的。”正当赫敏为此愈发顾虑重重的时候,却听卢娜忽然又语调一转,“我能感觉得到,‘它们’现在很稳定,而且好像一直都在‘有意’收敛着,暂时应该不会对闯入者产生任何的影响。”

        

“‘暂时’……吗?”赫敏看着她道。

        

卢娜冲她轻轻点了点头。

        

“‘它们’好像是被驯服的状态,就像是……你知道的,就像魔法部养的摄魂怪!只要有机会,它们依然随时都有可能吸走任何胆敢经过它们鼻头跟前的人的快乐和灵魂。”

        

“摄魂怪可不是魔法部‘养’的。”赫敏说着,忽而摇了摇头,将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暂且抛到了一边,“你是说,有人正掌控着这黑雾?”

        

“也许就是那位‘克恩女士’呢!”卢娜眨了眨眼睛,如此说道。

        

“是吗?是啊!我早该想到的。”

        

赫敏挠了挠头,使得出发前已经被梳得服帖了点儿的头发又稍微变乱了一些。她略略显出了苦恼之色,但随即又变为了坚定。

        

“我们该出发了。”她咬了下下嘴唇,而后沉声说道。

        

“嗯。”

        

卢娜跟着应了一声,很是自然地接受了赫敏的决定。

        

下一刻,两人便同时迈开步伐,一先一后紧挨着“撞”入了那堵“雾墙”中去。明知道其中正暗藏着无穷的危险,但却谁都在没有露出半分的迟疑。

        

都到了这里了,哪儿还由得她们止步不前呢?哈利和玛卡等伙伴们都在等着她们呢!

        

……

        

“不问问我为什么吗?”

        

行走在黑暗中,赫敏与卢娜都一下子便感受到了不久之前哈利与玛卡所感受过的压力,这种滋味,着实难以言喻。

        

即使两人之前在密道中就已经经历过一段伸手不见五指的路途了,然而必须得说,此时此刻的黑暗与之相比,完全就是两回事。

        

大概同样是为了纾解胸中的那份憋闷,还是赫敏忍不住率先开了口,向走在身边却并不能看到半点身影的卢娜轻声问道。

        

“是我先说了应该没事的呀?”卢娜的声音显得有些飘忽,但仍旧清晰,“不过果然……走在这里面,感觉很不好。”

        

“没事吧?”赫敏闻言,忙问道。

        

两人与先前的哈利和玛卡不同,她们在黑暗中已经牵起了手,这样好歹是能通过触摸到对方的存在而更多一些心安。哪怕这一丁点儿安慰对于如潮般涌来的压抑来说,根本就只是杯水车薪罢了。

        

“没事的,赫敏。”

        

卢娜将握着她的手前后晃了一晃,令她感受到了一丝轻快。

        

“它们可比不过骚扰虻,我敢打赌,骚扰虻如果钻进了人脑袋里,肯定还要比它们闹腾一千倍!”

        

虽然不知道卢娜口中的“骚扰虻”到底是什么东西,但听到她那一如既往的胡言乱语,赫敏还是放心了不少。

        

老实说,能够感知到黑雾中那些未知力量的卢娜在这里走着,是比她还要危险不少的。因为很多时候,能够感受到某些存在,就必然意味着多少也会受其影响。

        

正是知道如此,她刚才才会开口询问对方。

        

因为之前她虽然决定得很是果断,但是对于需要承担更大风险、却依旧紧紧随她而来的卢娜,她还是感到有些愧疚和担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