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交的意思是什么/粗大的肉茎吞吐

2022年4月30日09:32:42宫交的意思是什么/粗大的肉茎吞吐已关闭评论

     

门口的莲花灯亮了起来,事务所迎来了第五十四号客人。

宫交的意思是什么/粗大的肉茎吞吐

        

大门被推开了,客人中规中矩地走了进来,没有嚣张的入场仪式,也没有浮夸的自我介绍,正常的在这地狱中反而显得另类。面前的这位客人是一棵人形的树,皮肤是粗糙的树皮,五只手指上还带着新鲜的嫩叶。

        

“你好,请问我该如何称呼你?”我将笔墨铺开,正了正衣襟。

        

“合木。”树人声音有些干涩。他端正地坐在木椅上,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膝盖上,像个乖巧的孩子。

        

我用孔雀羽毛笔在纸上写下了他的名字。羽毛笔的根部像玻璃那样,是尖细的螺旋式结构,写出来的字纤细清秀。墨水锁在螺旋凹槽中,随着一笔一画缓缓释出,的确是一支好写的笔。沾一下墨水就能流畅地写上很久。我在纸上记录,心中为终于拿到一支好写的笔而暗暗愉悦着。

        

“好的合木,今日找我是为了何事呢?”

        

“执笔大人为何要把事务所建在树上?”

        

“有何不好吗?”

        

合木的手指在膝盖上有节奏地弹动,四周观望着树屋事务所内的容貌。

        

“很有,创意。”

        

“谢谢。请问,你今日找我是为了何事?”我又问了一遍。

        

合木的回过神来,一双完全透明的眼睛盯着我,很专注的样子:“执笔大人,我想知道什么是爱。”

        

“你认为什么是爱?”

        

合木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手掌。他握了一下拳头,指尖嫩叶摩擦在一起发出沙沙的声音。

        

“我不知道,执笔大人。我是一棵植物。我们植物从无的大地中生长出来,成为有。我们驻足在那里,看周遭的一切经历风吹雨打,最后迎接我们自身的灭亡。我们只能看着,无法干涉,也无法与人类产生交集。”

        

“所以你认为,爱的产生在于与人类发生交集?”

        

合木顿了顿:“也许是的。我见过恋人在我的枝叶下拥吻,借着我影子的庇护在落叶地上缠绵。我的树根下埋过情人的私信,也埋过已逝之人的骨灰。我见证过世代家族的更迭,情人的分合,个人的生老病死。”

        

合木突然不说话了,像是突然定住了一样。他直瞪瞪地看着我,发着呆。我倒了两杯热茶,推一杯到合木面前。热茶的白气触到合木的皮肤上,他这才反应过来,又缓缓说下去。

        

“我见了那么多,但我还是不知道什么是爱。”

        

“你有体验过爱吗?你认为的爱。”

        

合木双手去拿热茶茶杯,只是碰了一下就收了回来。

        

“执笔大人。”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严肃。

        

“你说。”

        

“有没有,冷水。”

        

“哦好的。”

        

“水就好,我不用茶。”

        

“哦,好的。”

        

我转身给他换了凉水,合木拿起杯子,把水从自己的脑袋上倒了下去。水瞬间浸润了他干燥的树皮,水流过合木的透明眼珠,他的双眼亮了起来。

        

“爱啊!”

        

合木的语气都变得轻松了很多,大概是因为浇了水的缘故。

        

“曾经有一个叫做芬迪的男孩儿,非常悉心地照顾我。我第一次见到芬迪的时候,他才五岁,刚刚搬到我身后的房子里。在那之前的主人把我从南美的某个农场把我移植回美国中部,说没见过我这么漂亮的树。被移种之后,我就在新的土地上扎根了。

        

芬迪啊,芬迪是个可爱的犹太小男孩儿。他的头发是深栗色的,眼睛黑的像乌木,高鼻子,白净的小脸,非常漂亮的孩子。

        

自从我搬进房子之后,芬迪每天都来给我浇水。虽然他小水桶里装的水实在不够,我大部分的养分还是来自于地下。但每天只要能看到他,我就很高兴。他会摸着我的树皮,和我聊天说话,有的时候会对着我的树洞里讲很多他在学校里遇到的事情。我很高兴做他的聆听者。”

        

芬迪就这样一天天长大了。对于我来说,人类的成长就是一眨眼的事情。之前那个可爱的棕栗色卷毛小男孩儿,一下子就变成了帅气的小伙子。他有一日还带着一位姑娘来到我的树冠下,和那姑娘炫耀我,‘嘿!瞧瞧!这是我的树!’”

        

“芬迪炫耀你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我问合木。

        

“我又高兴又骄傲,张开我巨大的树冠把这对恋人包裹在我的保护下。听他们在那里呢喃细语,说着他们之间的情话。我喜欢听。芬迪什么都会告诉我,也包括这个姑娘的一切。我看着他们,想着做人类真好呀,可以随心所欲去往自己想去的地方。

        

虽然寿命有限,但如果能在有限的寿命中去认认真真爱一个人,这样的生命,也许比我们活了几百几千年的树,要更有意义吧。”

        

“后来芬迪发生了什么呢?”

        

“有一日晚上,芬迪像往常那样靠在我的树干上,轻轻和说我他要离开这里了,他要去很远的地方读书,但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和那个姑娘说。那个姑娘一定会很伤心的。我听着芬迪的苦恼,也伤心了起来。作为一棵树,我很少感受到悲伤的情绪,但那天晚上,芬迪抱着我哭了。

        

我不知道我是舍不得芬迪离开,还是对他的伤心感同身受?

        

作为一棵没有心的树,我的树叶耷拉着,不想随风摆动,也不想凝望夜空。

        

我那天晚上想,我会很想念,很想念这个孩子。”

        

“后来呢?你有再见过芬迪吗?”

        

“芬迪离开了那个镇子。那个姑娘后来来过几次,她的眼睛经常红肿,大概是为爱人的离开而感到悲伤。时间过得很快,或者说我们树对时间的感受是迟钝的,十年也许只是一瞬而已。

        

那个姑娘最后一次来看我的时候,怀孕了。她顶着肚子,将木盒装着的情书埋在我的树根下。她看起来很憔悴,落泪了,那天她流了很多眼泪,每一滴都落在我的树根上。

        

我不悲伤。我看着她,想念着芬迪。”

        

“芬迪最后还是回来了,芬迪老了。他留了胡子,头发已经变成了一半花白。他牵着一条精力旺盛的金毛猎犬来到我的树下,站在那边看着我。我多想告诉他关于那盒情书的事情啊!可是他听不见我的声音,他能听见的只有沙沙的树叶声,那天的风儿格外喧嚣。”

        

“芬迪搬回了我身后的小屋,就像他小时候一样,每天都来给我浇水,带着他的金毛猎犬一起。但他一天比一天看起来更加憔悴。我见过很多人类这个状态,芬迪的生命已经接近他的尾声。

        

我知道有一天我终将会失去这个孩子,我的思念将无处所归。”

        

“在你和芬迪的交集中,你认为什么是爱呢?”

        

合木说了很多,他看起来有些疲惫了。我又给合木倒上了一杯凉水。合木茫然地拿起杯子,从头淋下浇灌自己。

        

“爱吗?爱,爱啊……”水线顺着树皮的纹理流下,合木好像稍微缓过点神来,“我想我是爱芬迪的。我很关心他,在他不在的日子里,我经常想他在做什么呢?现在是否安好?有没有遇到新的恋人?有没有像别的人类那样组建自己的家庭?

        

我想要知道芬迪的一切,这算是爱吗?”

        

“你觉得这算是爱吗?”

        

“这是我能够感受到离爱最近的东西了。”

        

“你想像人类那样去感受爱吗?”

        

合木犹豫了:“执笔大人,其实我不知道。我觉得如果我变成人类的话,也许会失去很多。也许我反而离爱更远了。”

        

“怎么说呢?”

        

“我在那片土地上扎根那么多年,也见过恋人之间的背叛与嫉妒,亲人之间的猜疑与谩骂。我想他们都是爱着对方的,但却又在伤害对方,这还算是爱吗?”

        

“也许每个人表达爱的方式是不同的,人类本身对爱的认知也多种多样,表达方式更为复杂。”

        

“执笔大人,我觉得不是,我觉得那不是爱。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爱,但至少我知道什么不是。”

        

“什么不是爱呢?”

        

“伤害,不是爱。”

        

“但如果人类没有经历过伤害和疼痛的话,也许也不会理解什么是爱。就像没有黑暗,你也不会知道什么是光明。没有经历过干旱,也就不知道滋润的好。”

        

“经历伤害和疼痛是去理解爱必要的过程吗?”

        

“伤害和疼痛是学习什么是爱的其中的一部分。我对别的物种不太了解,但对于人类来说,是不可避免的,一定会经历的过程。”

        

“执笔大人,你为什么这么笃定?”

        

“我的一世生命虽然不久,但是生生世世的记忆和经验加起来,也有千年。这千年中所发生过的灾难,分离,压迫,求不得,爱不得,也会让我思考你所问的问题。”

        

“那执笔大人你的思考结果是什么?”

        

“没有结果,还在学习中。不过有一点我明白的是,很多事情是想破脑袋都想不清楚的。只有自己亲身去经历了,体验了,活过一遍死过一遍,也许在那之后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

        

“当局者迷吗?”

        

“当局者,迷茫又清醒。”

        

合木低着头思考了一下:“执笔大人的意思是,我应该去做人类试试看?”

        

“我的意思是,如果暂时想破脑袋都思考不出答案的问题,不如开始一个全新的生命经历去体验看看。不一定要成为人类。做狗有狗的体验,做妖有妖的体验。关键不是做什么,是当生命结束的时候,你学到了些什么,你是否找到了你所在寻求的答案,不是吗?”

        

“是,也许是的。”

        

“那么考虑好了之后去找孟婆吧,”我从抽屉里掏出一封推荐信,递给合木,“她会安排你之后的事情。”

        

“但是现在三界都不太平,到处都是末日景象,适合投胎吗?”

        

“每个出生的契机都带有时代为此生命所设计的课题,你若觉得合适,那就是合适的。”

        

“末日的课题是什么?”

        

“那也许是你的生命开始之后,需要探索的内容了。”

        

合木收起推荐信,站起身来微微鞠躬。他身上的树叶因为这个动作摩擦在一起,发出风的声音。

        

“谢谢执笔大人,我这就去了。”

        

“祝福你。”

        

“也许下次见你的时候,我就有答案了。”

        

“什么是爱吗?”

        

合木认真地说:“是的,我要去弄清楚,什么是爱。”

        

树人拿着推荐信,缓步离开了事务所。他身上树叶的沙沙声很快与事务所外的叶声混在了一起,很快就分不清他的去向了。

        

此时炀蚵从书柜后探了个脑袋出来,长长舒了一口气,看起来实在小房间里被憋的够呛。

        

“执笔大人,这真是一段有趣的谈话。”炀蚵说。

        

“是啊,这就是这份工作的乐趣吧。”

        

“所以执笔大人以为什么是爱呢?”

        

“这是一种感觉,我很难描述,炀蚵,”我双手背在脑后,看着面前这条好奇的小龙,“怎么,你也想去人间试试?”

        

“其实……我……”

        

“想去就去呗,我给你写推荐信。”

        

炀蚵的龙爪在空中抓紧又松开,一副在努力措辞的模样:“如果合木说关心和想念是爱的话,那我觉得我很爱你!执笔大人!”

        

“哈哈哈,我也很爱你,小龙。”

        

我张开手臂,把龙身抱入怀中。炀蚵愣了一下,随后身子放松了下来,一双龙爪轻轻环住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