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岳缝肉/美妇撅起肥美诱人

2022年4月19日14:47:42扒开岳缝肉/美妇撅起肥美诱人已关闭评论

      

恨不得肋生翅,像鸟儿一样飞走。

扒开岳缝肉/美妇撅起肥美诱人

        

他从小被家里人惯坏了,自由散漫,无拘无束。

        

如今却被关在这个凌空的屋子里成了活囚犯。

        

而且还是被徐春君骗来的,越想越窝囊。

        

更要命的是,吴先生还给他安排了颇重的功课。

        

每天大字一篇,小字一篇,讲习四书之外还要自选书读。

        

吟诗作对也不能落下,更要下棋弹琴,学些雅技。

        

郑无疾气得掀了书案,吼道:“这不是要逼死人么?!老子不干了!放我下去!”

        

吴先生当然不可能让他下去,下头送饭的是个聋哑仆人,郑无疾就是喊破喉咙他也听不见。

        

这地方与世隔绝,想向别人求助更是不可能。 

        

看来徐春君早就有了打算,所以才会修建这么个地方。

        

吴先生也说:“大奶奶真是用心良苦,在这山中建这么一处清幽所在,的确是修身养性,用心苦读的好地方。大官人可要体会她的心意,这样的贤妻几世才能修得来。”

        

“狗屁良苦用心!她就是不想让我舒坦,”郑无疾往床上一趟,瘫成个大字,气哼哼道:“我就不学,瞧你们能把我怎么着!”

        

牛不喝水强按头吗?自己已是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又不是刚刚启蒙的童子。

        

让他读书,这不跟让花楼的姑娘从良一样吗?

        

“大官人消消气,读书是正业,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大奶奶是真心为你着想。”吴先生好言相劝。

        

“不读不读偏不读!”郑无疾梗着脖子道,“我这是王母娘娘来月事---天王老子来了也弄不成!”

        

吴先生始终笑呵呵的,走到门口朝下头的哑仆比划了几下,又对郑无疾道:“大官人,您不学,可就没饭吃。”

        

郑无疾翘起二郎腿,曲臂而枕,嘎嘎笑了两声说:“不给我饭吃我就抢你的,好歹我也比你年轻不是。”

        

吴先生道:“教不严,师之惰。你没饭吃,我又怎么会有。”

        

言下之意是如果郑无疾不学习,他们两个都得挨饿。

        

郑无疾听了更不怕了,既然是一起挨饿,自己撑不住,吴先生也必然撑不住。

        

总不可能两个人都饿死在这上头,不过是吓唬自己的手段罢了。

        

“雕虫小技,白费功夫。”郑无疾根本不把这个放在眼里。

        

所谓“老饭粒,老饭粒,一顿不吃就断气”,吴先生这个年纪才是最不禁饿的。到时候瞧着吧!

        

郑无疾也不傻,想着既然什么也做不了,那就干脆睡大觉,还扛饿。

        

拿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气势来,不信扛不过去。

        

第一天他憋着一股气,所以很快就过去了。

        

第二天开始饿得慌,好在还可以喝水,闹个水饱也勉强对付得过。

        

第三天就开始嘴发苦,头发晕,肚子里火烧火燎地难受。

        

对门的吴先生却好似没什么事,大多数时候都在打坐。

        

郑无疾觉得他是在装给自己看,其实也早饿了。

        

这时候就看谁撑不住,自己可不能先松口。

        

到了第四天,郑无疾已经坐不起来了。

        

可看吴先生,居然还很有精神。

        

忍不住问道:“你不饿吗?”

        

吴先生笑眯眯道:“不瞒大官人说,老朽懂得一点辟谷之道,莫说只是三四天不吃饭,就是十天八天也忍得过去。”

        

郑无疾哀叹一声,知道自己撑不下去,只好服输。

        

吴先生让哑仆送上两份粥来,许多天没进食,只能先喝些粥。

        

“大官人完成好今天的功课,回头就有馒头和小菜了。”吴先生捋了捋胡子,开始喝粥,“若是做得好,还可以再加一道菜。若是敷衍塞责,顿顿就只有稀粥喝了。”

        

然而郑无疾宁愿顿顿喝稀粥,在读书上头能混则混。

        

“大官人,用功是一天,不用功也是一天,用了功还有好吃好喝,您说是不是?”吴先生循循善诱。

        

郑无疾大摇其头,说道:“当然不是。所谓学海无涯,书是永远读不完的。

        

我现在用功,以后还得用功,案牍劳形,皓首穷经,一辈子就别想走出来了。

        

我现在能混则混,她徐老五终究不能要我的命。时间久了自然知道我是朽木不可雕也,也就放过我了。”

        

吴先生听了他这番论断也不着急,只是说:“水滴石穿,绳锯木断。便是不用功,也每日耳濡目染,说不定哪天就能开窍了呢!

        

老朽左右无事,便陪着你在这山中熬个几年。也好过虚度光阴,为酒色所侵。”

        

郑无疾心想这可不成,在这儿待上个三五年,不得疯了才怪。

        

他低头想了想,又生出一计。

        

这日吃过饭后,郑无疾便说腹痛,一边喊疼,一边在地上打滚。

        

他想这么耗着不是法子,得尽快离了这里才行。

        

只要让他离开这儿,打死也不再回来了。

        

他既这么想,装病的时候自然要装得像。

        

原以为吴先生会惊慌失措,叫人来把自己送下去。

        

谁想他竟不慌不忙地拉过郑无疾的手腕给他号脉,然后说道:“大官人何苦装病?我看你最多有些肾虚,但几服药下去也就好了。”

        

“你说谁肾虚?!”郑无疾被激怒,连病也顾不得装了。

        

“呵呵呵,”吴先生笑得眼睛都没了,“不肾虚,那就是心虚了。”

        

郑无疾接着捂着肚子哎呦:“吴先生,别闹了。我是真的肚子疼,怕是绞肠痧,这病是要命的!”

        

他觉得吴先生是在诈自己,根本不懂医术。

        

他在地上一通翻滚,又拿头去撞墙。

        

“大官人,您还是起来吧!一会儿衣服都弄脏了。”吴先生像看顽童一样看着郑无疾,“老朽一把年纪了,怎么会骗人?周召臣是我师兄,我的医术虽不及他,可也过得去。”

        

“你一辈子读书还不够,还要学医术,你顾得过来吗?”郑无疾不信。

        

“所以说大奶奶的三千两银子也不算亏,我一个人能做好几个人的事,不是很好?”吴先生呵呵一笑,“大官人若是有个头疼脑热,老朽保证能药到病除。要知道大奶奶只是让您读书,又不是要害你。”

        

郑无疾眼看病也装不下去,只好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再想别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