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章 师徒 迎合/村长天天吃我奶头

2021年5月12日08:51:50第 章 师徒 迎合/村长天天吃我奶头已关闭评论 12

十三王爷来信,说是他那里查出来几个大盐商结党营私,偷偷贩盐于外商,刻意抬高盐价,百姓苦不堪言,请皇上前往定夺。

        

皇上即便在外,仍然事务繁重,适才与那邻居嫂子的一席话,皇上还是套出了一些话来,知道年茉是向南走了,他便让墨带着夜鸦前去搜寻年茉的下落。

        

而后带着银,前去处理政务。

第 章 师徒 迎合/村长天天吃我奶头

        

马车上,银就坐在皇上的身边,低着头,只字未言。

        

皇上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有心事了?”

        

“没有。”

        

“朕记得,年贵人是带着燕常在离开的,怎么朕这一路上,丝毫没有听到燕常在的消息呢~”皇上的眼睛盯着银,让他无地自容。

        

银下跪:“皇上恕罪!”

        

“你何罪之有啊?”

        

“皇上,属下自从进入夜鸦宗,便誓死效忠皇上,可是今日属下对皇上有所欺瞒,但求皇上责罚。”

        

皇上故作镇静:“哦?你欺瞒了朕?要知道,欺君可是死罪。”

        

“属下愿死。”

        

“但你若将实情说出来,朕可饶你不死。”

        

银的头垂的更低:“属下愿死。”

        

皇上久久的看着他,突然,他笑了出来,问道:“听说是个女孩儿?”

        

“……”银呆滞着,皇上是否知道了苏青玉的事情?

        

皇上正了正身子,道:“银啊,你这个人,就是太注重兄弟情喽~”

        

“原来,皇上都是知道的…”

        

“朕,比你想的要宽宏得多,只不过墨既然是夜鸦,就不应该有所羁绊不是吗?”

        

银叩首:“属下会瞒着墨的。”

        

“嗯……”

        

说罢,皇上闭目,养起了神……

        

……

        

江南旧成谙,花事许缠绵。墨染千千景,风卷万万意。

        

江南,真是个,风美,水美,人也美的地方。

        

韩恒带着年茉,去往扬州投奔了他的远房叔父。韩恒的叔父,名唤韩山寺,乃为扬州知县,虽说只是个七品芝麻小官,但接洽一个侄儿,也是绰绰之余了。

        

韩山寺为人和善,是人人皆称赞的好官,他对待年茉也十分热情,打扫了上好的厢房,让年茉住下,年茉本是不想麻烦人家的,只可惜自己现在身无分文,就只好暂且住在这里,麻烦人家了。

        

这晚,韩山寺准备了美酒佳肴接待年茉。

        

这韩山寺长得不高,身材微胖,眼皮上有一道疤痕,是儿时爬树掉下来摔在了树枝上导致的,别看他相貌平平的,但是人却好极了,他将肉菜都放在年茉那边,自己喜滋滋地喝着美酒:“孩子们啊,你们可劲儿吃,就是别嫌弃我这简陋哈~”

        

韩山寺的妻子,韩田氏道:“前些日子,你们叔父又拿了一大半府里的银子赈济,所以咱们府上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你们不要介意。”

        

年茉问道:“现在还有要赈济的灾民吗?”

        

韩山寺摇摇头,他夹了一块黄瓜放在嘴里嚼,道:“最近江南这边的盐帮不知怎么了,突然抬高了盐价,百姓买不起盐,这人呐,一不吃盐,就要生病的,我不能看着这里的百姓因为买不起盐而生病啊,所以就从府里拿了银子买盐,发给百姓们。”

        

年茉道:“可是这也不是长久的办法啊。”

        

韩山寺无奈地摇摇头:“走一步,看一步喽,说不定哪天这盐价就降下来了呢。吃饭吧,侄媳妇。”

        

“……”年茉讪讪地解释:“叔父,我跟韩恒,只是朋友…”

        

韩恒点头:“是的,叔父,我们现在的确还只是朋友,不过侄儿是喜欢年姑娘的…”

        

“呃…”年茉直接黑脸。

        

……

        

傍晚,年茉一个人蹲在树下逗蛐蛐儿,没有苏青玉的日子,她总是很无聊,她也很想挽音阁的小酸奶,不知道她不在,那只小兔子会不会过的很好,是不是已经长大了,能钻洞了。

        

“哎,他不喜欢小酸奶,还嫌弃它脏,说不定就直接被扔了。”

        

“年姑娘,原来你在这儿。”韩恒找了半天,才发现年茉一个人悄悄地蹲在树下,她真的好小的一只,若没有发出声音,都很难发现她。

        

“韩恒,你找我?”

        

“嗯……”

        

年茉道:“韩恒,你帮了我这么多忙,现在又帮我安排住所,我很感激,在心里我早已经把你当做是我的朋友了,你就唤我茉茉就好。”

        

“茉……茉……”韩恒有些脸红:“那个……那个,茉茉,我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年茉倒不惊讶,她只是笑笑,然后语重心长地跟他解释着:“韩恒,首先呢,我得给你发一张好人卡,因为你真是个好人,很好很好的人,可是,我其实是有过夫君的,我跟所有人都说,我的夫君暴毙了,可是其实并没有,是他抛弃了我,要将我拱手送给别的男人,所以我才会这么说的。他是个权势滔天的人,你是斗不过他的。”

        

韩恒道:“这世间,是有天理有王法的,他若弃你于不顾,那你们的婚契便不作数了,我们同样可是在一起的。”

        

天理?

        

王法?

        

年茉嗤笑,在这里,皇上挥手是天,脚踏为地,他就是天理,他就是王法。

        

“韩恒,不讲什么天理王法,男子与女子在一起,是要两情相悦的,所以我…”

        

“好了,你不要继续说下去了。”韩恒失落的垂着头:“不要破灭我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了吧,可以吗?”

        

“好吧…”

        

韩恒理了理心情,说道:“明日叔父说要带我们去山上钓鱼。”

        

“山上?钓鱼?”年茉笑,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山上还能钓鱼呢?财迷转向了?”

        

韩恒笑笑:“茉茉,歇后语可不是这么用的,叔父说山涧里的鱼虾最为活跃,鱼肉也就更加鲜美一些。”

        

“好啊好啊。”年茉抿着嘴,她倒是要看看,这个韩山寺是怎么在山上钓鱼的。

        

望着年茉离开的背影,韩恒收起了他手中的本想要送给年茉的家传蔓草玉佩,轻叹道:“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可惜此一美人,是望尘难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