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的一点不剩挠脚心文章&粗暴撑开粗大惨叫蹂躏

2022年9月6日14:45:41脱的一点不剩挠脚心文章&粗暴撑开粗大惨叫蹂躏已关闭评论

时至七月中旬,酷暑渐渐褪去,天气终于开始转凉。

脱的一点不剩挠脚心文章&粗暴撑开粗大惨叫蹂躏

        

进兵之机已到,虽然益州郡仍然没有传来消息,不过刘璋已经不想在毋单枯坐下去。

        

随着太史慈率军来援,刘璋终于下定决心准备进攻益州郡。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消息传来让刘璋暴怒不已。

        

“这该死的祝桥与孟坤,我好心好意的帮助他们,没想到他们竟然联合雍氏反我!”

        

“可恶!这些该死蛮子真是没一个好东西,背信弃义!”

        

刘璋在益州郡散播孟坤与祝桥杀害雍正父子的消息后,不但没有激起三方大战,反而让他们联合起来,共同对抗自己。

        

咣!

        

刘璋一脚将案几踹的稀碎,用来发泄心中的怒意。

        

他早该想到孟坤与祝桥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孟获是什么性格刘璋再清楚不过了,为何就没想到他的父亲也是这种人。

        

“主公,怎么了?”

        

典韦听到屋内传出了巨大动静,还以为有什么突发情况,连忙闯了进来。

        

“没事!”

        

刘璋轻轻摇了摇头,脸上始终带着烦闷之色。

        

有了朱提城外的教训,孟坤,祝桥必定会小心谨慎,雍氏也会竭尽全力的对抗。

        

这次刘璋轻易放了孟坤与祝桥,不仅没能减轻平定益州郡的阻碍,反而为自己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主公,成都有信使前来,贾军师给主公写了封信。”

        

“快拿来!”

        

刘璋连忙上前,从典韦手中接过竹简,然后目光快速扫过。

        

良久过后,刘璋重重的叹了口气,烦闷之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自嘲。

        

“看来我与文和,子扬他们,差的还远呢。。。”

        

原来贾诩得知朱提之事后,已经预料到了今天的情况,这次给刘璋写信,一是稳定刘璋的情绪,二是给他实际的援助。

        

荀攸已经与荆州完成了交易,蔡瑁,蒯越等将领还有被俘虏的一万多荆州水军也已经悉数放还。

        

荆州方面为了体现自己的悔意,很快便将益州提出的所有物资交付。

        

为了避免与益州的关系恶化,更是向荀攸提出了汉室宗亲友好互助,缔结同盟的请求。

        

益州短时间内没有东进荆州的计划,贾诩便决定同意了荆州方面的要求,正式与荆州结为同盟。

        

荆州此番遭遇重创,短时间内绝对没有力量进行征战,再加上双方刚刚结为同盟,完全没有可能发生战事。

        

基于各种因素,贾诩便将驻守在巴郡的兵力大举抽调,只留下了徐晃的武步营以及蒋钦和半个锦帆营。

        

如今荆州赔偿的战船已到,甘宁,周泰可以彻底纵横江水之中。

        

吴懿,吴兰两营兵马,加上甘宁,周泰一半锦帆营共计大军一万五千,立刻南下支援南中战事。

        

随着犍为属国的平定,犍为郡也没有了任何危机,各县郡兵足以维持犍为郡的稳定。

        

雷铁及麾下五千军也不必在此逗留,同样跟随吴懿,吴兰乘坐锦帆营的艨艟战船沿卢水南下。

        

刘璋收到贾诩书信的时候,两万大军已经到达朱提。

        

“主公,你怎么一会愁眉苦脸,一会喜笑颜开啊!”

        

刘璋这喜怒无常的样子属实给典韦看懵了。

        

“恶来,之前我们放跑的孟坤,祝桥二人不仅没有和雍氏开战,反而联合雍氏一起对抗我们,你说我能不气吗?”

        

刘璋本以为脾气比他还暴的典韦听到这个消息后绝对会暴怒!

        

没想到典韦根本毫无怒意,反而开导起刘璋来。

        

“嗨!主公何必为了两个蛮子生气?那两个狗东西一看就是素无信义之人,俺早就知道他们会反!”

        

这句话本来没什么,只是从典韦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人的嘴里说出来,更让刘璋接受不了。

        

难道我的智商都不如典韦了?

        

刘璋不禁开始质疑自己,他不是没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比不了贾诩,荀攸,刘晔,鲁肃,甚至比不了郑度,张松等人。

        

可无论如何,总不能连典韦都不如吧?

        

那岂不成了傻子?

        

“恶来,你真是自己看出来的?”

        

看着刘璋满怀质疑的眼神,典韦眼中露出得意之色,随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不错!”

        

可是不论典韦怎么嘴硬,他的小动作瞒不过刘璋。因为典韦在紧张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用手抓头!

        

“你撒谎!典韦我告诉你,说谎的人生儿子没屁眼儿!”

        

有时候典韦就是如此的可爱,刘璋只是唬他一句,没想到典韦真的信以为真,还皱着眉头思索起来。

        

“主公,俺还是想儿子有个屁眼儿。。。”

        

刘璋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随后又瞪了典韦一眼。

        

“那还不快说,是谁教给你的这句话!”

        

“是刘晔军师。他和子龙从朱提走的时候特意告诉俺的,让俺在主公愤怒的时候劝劝主公。。。”

        

刘璋顿时备受打击,原以为自己与顶级智者就算有差距,也不至于是不可逾越的沟堑,可现在看来,差的还真不是一点半点。

        

刘晔当时必定是不想打击自己的激情,这才没有当众说破,而仅仅是问了自己一句为何如此自信。

        

想到这,刘璋不由一阵脸红。这次出丑真是出大了,刘晔指不定怎么笑话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