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浑圆肥美的大屁股&假山挣扎扯开肚兜喘息

2022年9月6日06:24:22拨开浑圆肥美的大屁股&假山挣扎扯开肚兜喘息已关闭评论

       

芸莞费了一整日才将神翊烁的来信拼了出来,其实也都是无关痛痒的话,问候一下安好,对自己匆忙离开做一番解释。

拨开浑圆肥美的大屁股&假山挣扎扯开肚兜喘息

        

芸莞后悔撕掉信函,更后悔费尽心力将信函重新粘贴完好。

        

因为从头到尾神翊烁都没有一句思念的话,只嘱咐她要好好守孝,道了辛苦,还说了一句珍重勿念。

        

神翊烁就是这样,所思所行所想所言皆靠旁人去猜测。

        

芸莞自认为现如今没有人比她更了解神翊烁,可只要其不在帝都,芸莞就感受不到他的关爱与眷顾。

        

好似自己是被他寄养在天府城里的宠物,吃的好喝的好就可安枕无忧。

        

芸莞是活生生的人啊,有血有肉有感情,她需要神翊烁哪怕只一句肯定的话语便能解除焦躁的状态。

        

但神翊烁就是决口不提想念,每每想起被其拥入怀中的场景,芸莞都脸红心跳加速,尤其听其说着情话,那是她能感知到的真切情愫。

        

芸莞有时也怪自己太没有安全感,何苦非要去主动求证。

        

安安静静地等待不好吗?

        

安安心心地生活不好吗?

        

为何偏要让一个人成为自己的羁绊与眷念呢?

        

芸莞即便心中有再多不满,还是提笔写下了回信,这是她应遵守的礼仪。

        

信的内容是为让神翊烁安心才讲了一些不咸不淡的话,总不能从头到尾都是想念地发疯,想念地抓狂,想念地恨不得立马飞到其身旁。

        

最后只写了一句珍重,她觉得自己若是再咐神翊烁勿念,兴许就等不到其返回帝都了。

        

工工整整地小楷塞入平平整整的信封,芸莞不知该将此信函托付给谁。

        

思来想去,芸莞决定去东宫找太子,请求出宫一趟,一是自己很惦念宥宸,二是想亲自找人将信函送出,这偌大的帝都又不是只有泽枫霖能帮忙送信。

        

吩咐若离熬好了安神汤,芸莞才来到宣誉殿外,托人传唤一声。

        

谁知正好赶上三公齐聚殿内跟太子商议政事。

        

换做是别的储君肯定会以国家大事为重,可神翊煜是谁啊,本就善玩乐,况且从未主动找过自己的美人就等在殿外,他是心急又心焦,直接将三公撵了出去,连个借口都没找。

        

小曹子传芸莞入殿时正巧撞见了面色愠怒的三公,尤其是独孤儒渊一眼便瞧出了端倪,在心里愤愤不平的同时很为自己的爱女焦急。

        

泽枫铎喜怒不形于色,只与芸莞擦肩而过时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倒是司空楗,随时随地皆能谄媚问安,“准三皇妃好,您为先皇守孝辛苦了!”

        

“为臣女定当鞠躬尽瘁。”芸莞随口答应着。

        

“三皇子好福气!”司空楗撂下这句话就跟随泽枫铎和独孤儒渊一同走了。

        

弄得芸莞愣在原地片刻,“曹公公,三公为何愠怒?”

        

“这……奴才不知。”这是小曹子第一次面对芸莞扯谎,他明白自己主子肯定不想芸莞知道其中的原因,不然以芸莞的个性,下次绝不会再主动找来宣誉殿了。

        

“是不是我打扰了殿下与三公之间的商谈?”芸莞求证着。

        

“没有的事,大人们整日为大周操劳很难不忧心忡忡,兴许是哪里又闹了灾,生了战乱吧!”小曹子一句话打消了芸莞的疑虑。

        

芸莞总算安心进了殿,见到神翊煜神采奕奕的模样,简直与三公的面色天差地别。

        

“莞儿~”神翊煜叫芸莞的小名越叫越顺嘴。

        

“殿下,没有打扰您吧!”芸莞很是客气。

        

“没有没有,难得莞儿能来见我……莫不是有急事?”神翊煜小心翼翼地问着,他怕芸莞觉得自己在质疑。

        

明眼人一瞧就知芸莞有事,只因对于她这样的人很少会主动献殷勤。

        

“我给殿下熬了安神汤,快趁热喝了吧!”芸莞让若离将汤盅端给神翊煜。

        

“莞儿费心了。”神翊煜都没用宫人检查是否安全,端起来就喝了大半碗,“好喝又解渴~”

        

“殿下,我没有什么急事,我就是想跟您申请一下出宫。”芸莞不愿去求太子妃和宣贵妃,便只能来宣誉殿问太子。

        

“莞儿在宫里待得不习惯?”神翊煜审视着芸莞。

        

“没有没有,我就是想回府看看宥宸,好些日子没见他,我有点担忧。”芸莞从没跟宥宸分开这么久过。

        

“那就把宸儿接进宫里吧,正好也能陪你做个伴。”神翊煜提出了更好的建议。

        

“不用不用,太麻烦了。”芸莞自己在宫里都保护不好自己,她可不想宥宸再来宫里受罪。

        

“这有何麻烦的,我现在就派人去接他。”神翊煜只为了搏芸莞高兴,“宸儿现在是在隆苑堂还是在你府上?”

        

“应该是在我……三哥府上。”芸莞明白宥宸在烁翊王府很安全,被接进宫里反而不安稳。

        

“哦哦,在我三弟那里呢,那等我安排完就把宸儿接进宫来。”神翊煜得需细细考量,他不愿让芸莞脱离自己的掌控,万一其出了宫就不回来,他也没法直接将其绑回宫里。

        

“真不用,我就是想去看看宥宸,然后便回来安心守孝。”芸莞一再拒绝着。

        

“莞儿,我已经允许晓梦回府省亲,我怕她知道你出了宫,再去跟你作闹,在宫里我能保护你,出了宫我怕你遇到问题……到时我跟三弟那可交不了差呐。”

        

神翊煜想了半天总算找到了一个自认为有说服力的理由。

        

“哦,那我就不为难殿下了,您先忙。”芸莞不愿再请求什么,储君都发话了,她有何资格不听从。

        

“莞儿,等晓梦回来,我再安排你出宫可好?”神翊煜不忍见到情绪低落的芸莞。

        

“嗯……再议吧,殿下告辞~”芸莞没有在留下的理由,她没想到自己开口求神翊煜,其竟会婉言拒绝。

        

芸莞以为只要她开口,太子什么请求都能答应她,谁成想,一切都是她的错觉。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称量着天地万物与人情世故。

        

除了自己,旁人无论是谁,都不是心里那个最特别的存在。

        

讨苦吃,自多情,皆以己思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