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短篇超污多肉古风推荐/性欲小说

2022年9月5日07:56:12500短篇超污多肉古风推荐/性欲小说已关闭评论

        

纪长安望着宋团圆,眼光闪烁着,还带着一抹说不出的情绪。

500短篇超污多肉古风推荐/性欲小说

        

宋团圆转身想走,却被纪长安抓住了手臂。

        

“纪长安,放开我,玩笑开够了!”宋团圆沉声说道。

        

“我没有开玩笑,虽然……”纪长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不远处响起郝离弦的声音来。

        

“纪公子、师妹,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郝离弦站在刚才被宋团圆推开的半截门外,面色冷沉地望着拉拉扯扯的两人。

        

“量衣裳!”宋团圆赶紧抬了抬手里的尺子说道,“纪公子要做身衣裳,我给量一下!”

        

郝离弦皱眉:“师妹啥时候还会做衣裳了?那不如也给我做一身吧!”

        

纪长安瞧了郝离弦一眼;“我做的是喜服,郝公子你也想要?”

        

喜服?宋团圆赶紧回眸瞧着纪长安。

        

郝离弦皱眉:“纪公子要成亲了?”

        

“应该很快!”纪长安低声说道,回眸却看了宋团圆一眼。 

        

郝离弦握紧了手指,对宋团圆说道:“师妹,我有重要的事情找纪公子,你先回去吧!”

        

宋团圆巴不得呢,赶紧离开。

        

纪长安抬眸望着郝离弦:“怎么?你爹让你来的?”

        

郝离弦上前,一把将房门关上,“你到底要干什么?什么喜服?”

        

纪长安望着郝离弦:“是郝神医先破坏我们之间的协议,他竟然开始联合人清国的旧部,将人清国公主还活着的消息放了出去,宋团圆的身份一旦暴露,那谁能保护她?我倒要感谢你爹爹,我等了二十年,不敢下的决定,被他逼着也下了!从现在开始,我会将宋团圆留在身边,谁也别想伤害她!”

        

郝离弦一怔,“我爹竟然干了这件事情?”

        

纪长安冷哼了一声,将袖中拿出一封信来,递给郝离弦。

        

宋福信成亲那晚酒醉,其实是纪长安趁着酒劲,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去找宋团圆,但是在那房中却发现了郝老头留下的书信,当时他瞧完,身子冰凉。

        

若不是他发现这封信,随便让程王或者梁王的人发现,宋团圆就完蛋了,而他守护了二十年,隐忍了二十年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那天晚上,当宋团圆没有站稳扑到纪长安怀中的时候,纪长安不想再忍耐了,他谋划了二十年,保住了自己与母亲,成为了天机王朝第一首富,为的就是守护宋团圆,如果往后余生,还是只能远远瞧着,那他会很痛苦,既然如此,不如就拼一把,用剩下的余生谋划他与宋团圆的未来!

        

但是前提是,宋团圆愿意!

        

如果宋团圆没有勇气与他一起面对,那他还是会放手,一直远远看着。

        

所以现在,他首先得知道宋团圆的意思!

        

所以才说了那些话。

        

这层窗户纸,是时候要捅破了!

        

郝离弦看完信,忍不住也紧皱了眉头。

        

这些日子郝老头被纪长安严密监视了起来,那日是因为宋福信成亲,纪长安生怕宋团圆发现端倪,这才让郝离弦好生看着郝老头,前去参加个婚礼,谁知道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是我爹爹做得不对,可是你对宋团圆这样,你能负责吗?你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宋团圆的身份吗?”郝离弦无奈的说道,“你不是我,你还有皇家的人盯着呢!”

        

“总会有法子的!”纪长安低声说道,“只要团圆愿意跟我在一起,我就有法子,一年不行两年,两年不行三年!”

        

郝离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如果师妹不愿意呢?”

        

纪长安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低声说道:“她会愿意的!”

        

郝离弦听出他话语中的不确定来:“那可难说!”

        

纪长安抬眸:“总要试试!”

        

郝离弦气得不行,原以为纪长安一直这样闷着,他总有机会的,谁知道纪长安怎么就突然出手了?在内忧外困的时候,怎么就想起来这件事情了?

        

“那个枢雅蓝还没有回来?”郝离弦皱眉,“看来你布的是一局大棋,竟然可以困住她这么久!”

        

纪长安淡声说道:“迟早会回来的!”

        

郝离弦抬眸望向纪长安,他突然有些羡慕起纪长安的勇气与执着来,如果他有纪长安的一半劲头,或许宋团圆早就是他的了!

        

梁王昏睡了一晚,第二日才清醒。

        

梁王坐在床榻上,许久才说道:“昨晚的酒怕是不对劲!”

        

张公公赶紧说道:“昨晚程王殿下与纪公子全都喝了那酒,程王殿下也醉了,但是纪公子还清醒呢!”

        

梁王皱眉:“十一没事?”

        

张公公答道:“走的时候,纪公子还与程王殿下喝呢,瞧着没事!”

        

梁王皱眉,难道真的是他酒力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