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总被欺负哭[女a男o]_/武林媚肉传 妙音神尼

2022年8月6日09:22:23元帅总被欺负哭[女a男o]_/武林媚肉传 妙音神尼已关闭评论

鹿奉先仔细的盘算了一下。

元帅总被欺负哭[女a男o]_/武林媚肉传 妙音神尼

        

自己身上现在还有四件功能性不低于避世的宝物。

        

而十阶之劫现在却还有足足七道。

        

若是真的按照自己预料的一样,一道宝物支撑一道天劫的话。

        

那么自己还要承受三道天劫。

        

鹿奉先不知道后面的几道具体会有多么的恐怖。

        

但是自己肯定需要有一个喘息的机会。

        

所以鹿奉先打算自己再强行承受三道天劫,最后的四道祭出宝物抵挡,就算抵挡不住自己还有余地可以选择。

        

第四十三道天劫孕育而出,这是一条比之前还要庞大的雷龙。

        

不容触犯的威严足以让普通人心神一颤直接摔倒。

        

鹿奉先挺拔的身姿如同一座伟岸的大山:“还请,赐教!” 

        

说完之后,鹿奉先手中的方天画戟顿时一摆。

        

恐怖雷龙好似被鹿奉先的行为所激怒,顿时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

        

随后恐怖雷龙直接从乌云中鱼贯而出,向着鹿奉先猛然冲来。

        

鹿奉先也是顿时冲天而起,手中的方天画戟散发着惊人的光芒。

        

“破军斩!”

        

一股杀伐之气从方天画戟之上猛然爆发而出,鹿奉先的胳膊上暴起一根根青筋。

        

金戈铁马的气势油然而生,方天画戟直接与天空之上的巨大雷龙直接碰撞在了一起。

        

“昂!”

        

雷龙居然直接发出了一声震天龙吟。

        

地面上的九阶超脱者们纷纷眼神震惊的看着天空上的这一幕。

        

他们从未见到如此恐怖的场面。

        

要知道现在鹿奉先已经是突破了十阶,虽然无法调动天地以及大道的力量。

        

但是实力也足够碾压式的击杀在场的所有人。

        

“鹿奉先身为九阶榜首,就连他渡劫都如此的艰难,我等……唉。”

        

这一声长叹倒进了多少的辛酸以及无奈。

        

在场之人无一不是一代天骄,但是他们都被挡在了一道沟壑之前。

        

那就是十阶之劫。

        

“看来我等这一世十阶是没有希望了。”

        

“鹿奉先都不一定能过去,更何况我们这些实力还不如他的?”

        

“唉,这次回去之后大家还是放弃冲击十阶的想法吧,剩下的寿命安心度日,不行找找转世之法。”

        

“不错,这位仁兄说得对。”

        

正在下方一群九阶感慨的时候,远处的凌玄山目光看向了宁北。

        

“小北,你觉得鹿奉先有几成的把握度过这十阶之劫?”

        

宁北的眼神中露出了思索之色。

        

鹿奉先现在的状态十分的不好。

        

并且看现在这个样子,雷劫还会不断的增加。

        

宁北有些不太乐观的说道:“两成……”

        

凌玄山笑着摇了摇头。

        

宁北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疑惑之色:“难道是我估计错了,鹿奉先现在身上肯定还有压轴宝物,他应该是想要等到最后面的几道再进行施展。”

        

“我觉得两成应该差不多了吧?”

        

凌玄山看着宁北平静的说道:“小北,你还是太小看十阶之劫的恐怖了。”

        

“鹿奉先身上不管是有多少宝物,最多抵挡住第四十八道天劫,第四十九道他是无法进行抵挡的,只能看自己挺不挺得过去。”

        

“所以在我看来,鹿奉先度过的成功几率只有……一成!”

        

凌玄山的话语让宁北的面色微微一变。

        

“若是鹿奉先陨落,万佛山再无制衡,亭主你们能一人抵挡三位十阶吗?”

        

凌玄山面色肃然沉声说道:“很难说。”

        

“万佛山的那些老畜生们虽然气血已经干枯,实力大幅度下降,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也不清楚我到底能不能抵挡的了他们。”

        

“现在若是想要稳当,就只有帮助鹿奉先度过十阶,他的成道之言就是覆灭万佛山,就算不成从此之后也和万佛山势不两立,我们莲雨亭还能拿到一个他的人情。”

        

宁北有些疑惑的向着凌玄山问道。

        

“亭主,不是说在十阶之劫之前,咱们都不能动手进行干扰的吗?”

        

“不然的话会被天劫给标记上的。”

        

凌玄山看着宁北笑道:“我们是不能动用灵力,但是丢个东西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吧?”

        

凌玄山说着,宁铁蛋的黄金圣钟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原本还在一旁看戏的宁铁蛋顿时急了。

        

“不行,你想干什么?!”

        

“那可是十阶之劫,我的黄金圣钟虽然是十阶宙器,但是也是会受损的。”

        

“特别是最后一道的天劫尤为恐怖,万一我的黄金圣钟损坏了怎么办?”

        

宁铁蛋小小的身子顿时就向着凌玄山扑来,小手想要将自己的黄金圣钟拿回来。

        

凌玄山的手掌抬高,宁铁蛋无论怎么样都抢不到。

        

学聪明的宁铁蛋顿时就抱住了宁北的大腿,双眼泪汪汪的。

        

他知道要是宁北不同意的话,凌玄山肯定不会把黄金圣钟借出去。

        

宁北看着腿上的宁铁蛋,沉吟了一阵。

        

“亭主,有几成的把握?”

        

“之后黄金圣钟是否会损坏?”

        

凌玄山也知道事情的轻重,十分认真的对着宁北说道。

        

“首先,我们肯定是有一定把握的。”

        

宁铁蛋顿时大声的说道:“你有个锤子的把握,难道你没有度过十阶之劫吗?”

        

“在这劫雷的恐怖下,所有的一切都将被摧毁,只有凭借着自己的力量以及精神撑过去,才能彻底的蜕变,进入十阶之境!”

        

宁北的目光看向了乖巧的宁铁柱:“铁柱,事情是这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