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淋淋的小缝/男主入珠文H

2022年8月4日08:49:01湿淋淋的小缝/男主入珠文H已关闭评论

      

两年时间,够做什么?

湿淋淋的小缝/男主入珠文H

        

够一株幼苗从培土发芽到站稳根基,够一个婴儿牙牙学语、蹒跚学步,却绝不够一个普通人变成武功高手。

        

不,有时候也够。

        

话本小说里多的是那样的传奇:一人天赋异禀不自知,某日觉醒便大杀四方;一人平凡普通,得神仙点化,便得成神功……苏芽有时想来发笑,自己这份重来的人生,竟然也有话本式样的峰回路转。

        

当日曹青媛逼问她为何能上梁时,她说是苏父生前所教的武功,其实倒也并非全是假话,可是苏父自己都只是会些拳脚功夫,又能教出怎样的身手?

        

能在两年之内,由一个只会些拳脚的少女,变成可以在淮安城飞檐走壁如入无人之境的轻功高手,便是武力方面也能以一敌三不在话下,日夜苦练的勤奋只够为这巨变镶边,究其根本,却是因她走了偏路。

        

当年苏芽与孙婆初遇,为保性命便发誓将“不惜代价”地为孙婆去做一件事,之后孙婆给予她实现诺言的凭仗,便是一部功法。

        

孙婆的直接由来已久,教她之前便已有言在先:“这功法我没练过,不知道你是会练死,还是能练活,练不练?”

        

其时,不练,立刻便是被灭口;练,多少还有条活路。

        

时至今日,层层关卡已闯过,便如箭在弦上,苏芽又有多少退路可走?

        

苏芽仰头看着孙婆,肩头被她双手抓得钝痛,却不动声色地忍着,等待孙婆答复。 首发网址http://m.x63xS.com

        

孙婆目中一时是厉色,一时是不忍,一时又是苏芽看不懂的陌生,终于,她甩手转身,冷冷地道:“给你一夜考虑,若还坚持,便助你通关!”

        

“我已经……”

        

苏芽刚说出几个字,便听见外面“砰”的一声巨响,接着又是几声回弹,听起来像是院门被人给踹开了。

        

孙婆神色一凛,冷笑便浮上嘴角,“别的不说,你这惹事的本领,近来确实突飞猛进。”

        

“这院子里如今人多,也未必便是找我……”苏芽抖擞精神,嘴上毫不相让,只可惜话说一半,便被人打断了——

        

“苏芽,你给本小姐滚出来!”

        

一声娇喝,由远及近,直冲到了堂屋门口。

        

苏芽隐含紧张的脸上神色一松——怎么是这位刁蛮大小姐?

        

沈淮的行踪已露,徐明事败身死,临清伯府此时恐怕很不快活,曹青媛却在这时跑到苏家做什么?

        

尤其她们之间身份层级悬殊,压根儿就没有对话的必要!

        

“婆婆,待会儿你别动。”

        

苏芽只来得及匆匆一句,已有个蓝色的身影冲进来,一条长鞭如电,挟着风声,直直地向床上劈来!

        

孙婆果然后退一步,躲到了墙角。

        

苏芽掀起身上的被褥,迎着那长鞭裹去,心中突然想起昨夜沈淮在船上用大氅收暗器的风姿,心道自己这一卷,不知道又有几分潇洒?

        

那潇洒肯定是不潇洒的,苏芽动作太大,扯得腿疼,她如今对曹青媛也没有早前的客气,便喊道:“曹小姐,你这是发的哪门子疯?”

        

曹青媛一击不中,连连后退才躲开那床被子,表情极度嫌弃,仿佛被子上有虫,一时竟没听清苏芽的顶嘴。

        

待尘埃落定,她便重新进了内室,手中长鞭指住苏芽,“你这个贱人,害死我徐伯,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苏芽诧异道:“你说什么呢?谁认识你的徐伯!”

        

“你别装傻,当我不知道么——你既然跟那姓沈的一起,那便脱不了干系!”

        

曹青媛两眼通红,似是哭过,她自小便是听徐明教习长大,情谊深厚,小时规矩少,常会偷偷喊徐明做徐伯,今晨自听说徐明的尸体被理刑扣押住,她心中的难过便上了顶点,不顾阻拦先跟去了理刑衙门,没想到被曹开河一顿呵斥,让她不可乱来。

        

她只觉得满腔悲痛充斥,恨不得立刻杀上几人泄愤,竟径直来了苏家。

        

苏芽偏偏装傻,“曹小姐你在说什么?我家没有姓沈的。”

        

曹青媛被气得原地一跳,落地时足下便摆出了前后,手上一甩,眼看着一鞭子又要甩出去,后面就有人喝道:“放下!”

        

王承佑气喘吁吁地扶着堂屋的门,“青媛!这是你惹事的时机吗?!”

        

“徐伯都死了!尸身竟被扣在理刑,不能运去灵堂,我还要选择什么时机吗?”曹青媛眼圈一红,憋着眼泪看表哥,说不尽的满腔委屈,“这些人凭什么还能活着?”

        

她定睛往床上一看,血色尽数上涌,声音愈发地尖利起来:“你居然带伤!苏芽,你这伤哪儿来的?”

        

她说着就去拽苏芽的腿,这回王承佑是直扑上来拉住了,表兄妹扯在一处。

        

苏芽冷眼旁观,心中咂摸着曹青媛带来的新消息——啧啧,不错啊,常言道“强龙不压地头蛇”,沈淮这京城来的和尚果然威风,竟然能够别过曹开河这大腿,硬是扣住了昨晚的那些人。

        

这时颜氏已闻声赶过来,被曹青媛吓一跳,连忙从曹青媛和王承佑身边钻过,张开双臂,将苏芽挡在身后。

        

苏芽赶紧示意孙婆将颜氏拉走,“娘,您别着急,曹小姐是对我有误会,没有大事情。”

        

“没大事?”曹青媛百忙之中抽空骂道:“这便要让你知道什么是‘大事情’!”

        

苏芽眼珠子一转,却道:“曹小姐,你想为徐大人复仇?那你知道徐大人是怎么死的吗?”

        

曹青媛被王承佑扯住了鞭子,正烦躁,闻言不由停下来,“你知道?”

        

“大约知道一二,”苏芽沉稳地道,“可否借一步说话?”

        

也许是苏芽表现的足够诚恳,也许是曹青媛本就好奇心深重,竟然真的将所有人都赶出去,“你知道徐叔怎么死的?”

        

“唔,大概知道。”

        

苏芽极力维持表情正常,笑死了,看来昨夜曹开河和徐明的图谋,这曹青媛是真的一点都不知内情啊。按这能被自己一句话钓到的情况来看,自己若不“知道”一下,岂对得起曹小姐进门就要杀人的气势?

        

苏芽说着,摸出一粒暗黑的细小物事,递给曹青媛:“你看看,徐大人是否被这暗器所害?”

        

“苏姑娘,你怎知徐明是为暗器所害?”王承佑突来一问。

        

“有人告诉我的,”苏芽毫不慌张,从容道:“今早有人潜入我家,将这物事——暗器是吧?——将这暗器给我,说是杀徐明的暗器,让我拿去给沈大人。”

        

“他为何找你?”

        

“那我就不知道了,”苏芽摊手,“你们不如自己去问呀——恰好,我有个能把他们找出来的法子。”

        

“别卖关子,说!”

        

“这法子条件苛刻,要有一个有勇有谋又武功高强的女子来做中枢,我原也只是想想而已。曹小姐的人品武功倒是都拔尖儿……”苏芽说着,突然又为难地打量曹青媛,遗憾道:“只是你金枝玉叶,又不过是为了一名吏员,想必不敢犯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