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高肉短文集老师/振动哭h失禁求饶

2022年8月4日07:29:14辣文高肉短文集老师/振动哭h失禁求饶已关闭评论

江姣的脸蓦然爆红:“你刚刚早就醒了是吧?”

辣文高肉短文集老师/振动哭h失禁求饶

        

其实在江姣睁眼醒来之前,就已经睡醒,看了江姣睡颜好久的宁元修点点头:“就刚刚醒的。”

        

下意识的他知道,要是说实话,江姣肯定得生气,因此把时间推了推。

        

“我才不信,你刚刚肯定是在装睡然后耍我?”

        

“没有,我怎么会舍得耍你呢,姣姣。”宁元修赶紧辩白。

        

不相信的江姣,翻身起来,不搭理宁元修,自己穿戴好衣服,坐到镜子前,对着镜子,随便将头发梳了梳,正在琢磨要不要去隔壁找红花她们梳头呢,宁元修就穿戴好过来,拿过她手上的梳子,手法越发熟练的给江姣梳了个简单方便的发髻。

        

“你要跟我去蕲州?”

        

宁元修握住江姣的手:“只要可以,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管你要去哪。”

        

江姣默了一下,神情郑重地看向宁元修,一字一句地:“这次我是真的答应你,那件事我会好好的考虑,回去就告诉你答案。”

        

“好,我等着。”

        

反正不管江姣的答案是什么,她这辈子都只能是他宁元修的妻子。

        

心下感触的宁元修也非常郑重的在江姣脑门上亲了一口。

        

两人来到楼下,其他人看见宁元修,都惊了惊,这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到了晚上,宁元修又自然而然的跟江姣住在了同一个屋子。

        

不管江姣说什么,宁元修都有回答她的理由跟借口,总之一句话,就是不走。

        

江姣无奈见宁元修实在不走,自己也说的累了,到最后也就听之任之,随便宁元修了。

        

有了宁元修在,路上的很多事,包括怎么去蕲州,柳尚书都会跟宁元修商量着来。

        

两人商量之后,决定隐瞒行踪,给蕲州知州来个措手不及,悄悄的去。

        

一行人对宁元修的突然出现,除了刚看见时有些诧异,后面包括红花她们在内,没两天也就跟大家一样的习惯了宁元修的存在。

        

有了宁元修跟他的侍卫,队伍行进的速度快了很多。

        

一行人昼伏夜出,八九天之后,终于来到了蕲州。

        

到了蕲州城外,江姣叫红花给大家伙,一人发了个口罩戴着。

        

遮好口鼻,进到城里。

        

大白天的,街面上就行人寥寥,除了士兵衙役,几乎看不到什么老百姓在街上行走。

        

空荡荡的让人害怕。

        

走过主街,一道高高的围墙,出现他们眼前,围墙高约三米,用泥土跟石块堆砌,墙上叉着尖利带刺的荆棘。

        

那些荆棘上,还染着新鲜的血液。

        

痛苦地哀嚎声也不断地从围墙那边传来。

        

围墙下,士兵们拿着长枪来回巡逻,警惕着围墙上,不时冒着受伤的危险,想攀爬过来的百姓。

        

一行人沉默的看着这一幕,都心情沉重地没说话。

        

宁元修招手,唤来一个侍卫,低声对他耳语几句,侍卫领命而去。

        

大家退了回来,问清楚路线,拐弯去了州府。

        

知州得知他们来了,赶紧出来的将人迎接进去。

        

等大家安顿好之后。

        

江姣跟黄御医又跟着宁元修还有柳尚书,去找知州询问疫情的事。

        

知州起初还想唬弄他们,说这疫情来的急,所以才打了一个措手不及,造成如今蕲州大半座城的人都感染了,他也是无可奈何。

        

宁元修跟柳尚书对看一眼。

        

“所以你就砌了那道墙?”

        

宁元修冷冷地问道。

        

“是,下官我也是没有办法呀!”知州满脸无奈地道。

        

宁元修没有搭理他,而是看向柳尚书跟江姣她们。

        

“将军,疫情的事还有城里的百姓的安全就交给你跟夫人,其他的事,交给我好了。”

        

柳尚书说完,淡淡地扫了眼知州:“来人,先将他给本官押下去,严加看守,等疫情结束,本官在押送他进京,让皇上处置。”

        

知州做梦都没想柳尚书一来,三言两语就撸了他的官帽。

        

赶紧的离座出来,跪到宁元修跟前:“将军,将军,我我说的都是实话呀,将军!”

        

宁元修看眼门外站着的侍卫,懒得跟他废话,直接招手叫他们进来,把人给带了下去。

        

等知州给拖走,宁元修他们找来城里的大夫,还有其他的官员,对疫情进行了详细的问询。

        

心里大致有数之后,宁元修跟柳尚书决定,还是以墙为界,感染的百姓集中在一边,没有感染的在另外一边。

        

墙下开门。

        

江姣跟黄御医他们去墙那边,柳尚书在这边坐镇,宁元修则两边跑,

        

安排妥当。

        

大家立即分头行动。

        

宁元修带着江姣他们来到了围墙那边。

        

给围困大半个月的百姓,忽然见到有当官的来了,连滚带爬的围过来:“官老爷,救救救我们啊,这些老人孩子也有没得病的,求你们救救他们,救救他们,我们给你们磕头了。”

        

“官老爷,我们不想死,不想死,不要就这样饿死我们,求求你们了!”

        

一个满脸脓包的女人抱着个孩子,跪倒宁元修脚跟前。

        

宁元修向后退了一步。

        

一个侍卫走上前去,猛的拔出腰间的佩剑,雪亮的长剑,在空着划出一道银白的冷光:“大家安静!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