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M必做羞耻任务项目&玩弄仙女白嫩胯下

2022年7月29日09:48:12男M必做羞耻任务项目&玩弄仙女白嫩胯下已关闭评论

      

新的一周。

男M必做羞耻任务项目&玩弄仙女白嫩胯下

        

段考临近,留给和泉彻辅导天草芽衣的时间不多了。

        

天草鸣海背着和泉彻的书包,感受着里面反常的重量,有些诧异。

        

“和泉,你书包里是什么?”

        

“是单马尾。”

        

“哈?”

        

和泉彻懒得跟他解释比赛和单马尾之间的联系,催促道:“快走吧!我最近时间很紧。”

        

“哦……”

        

来到天草家,天草鸣海拿出钥匙,刚打开门,和泉彻便率先走了进去。

        

“我回来啦!”

        

“嗯,欢迎……”在客厅学习的天草芽衣下意识应,却突然怔了下。 

        

声音不对。

        

抬起头看去,和泉彻正冲她眨了眨眼。

        

少女脸色红了下。

        

绝对,是故意的!

        

然后,她低下头,轻声呢喃。

        

“……回来。”

        

丝丝甜腻和羞涩在胸膛萦绕,让她忍不住嘴角微翘。

        

“芽衣!我饿了!”

        

突然,天草鸣海大嗓门的话让少女忍不住皱了皱眉。

        

破坏气氛的家伙。

        

哼!

        

她握紧拳头,瞪了天草鸣海一眼。

        

“来厨房帮忙!”

        

“我,我吗?”天草鸣海指着自己,诧异地问道。

        

“你帮忙?!食材都被浪费了!另一个!”天草芽衣没好气地说道。

        

“哦……”天草鸣海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看向和泉彻,“和泉,辛苦你了。”

        

和泉彻捋起了袖子,说道:“梦想是家庭煮夫的我,可是超喜欢做料理的。”

        

嗯?

        

继成为芽衣的哥哥,极道大佬,小说家,轻小说男主,迎娶富婆躺在家里的小白脸后,现在又多了个家庭煮夫的梦想吗?

        

天草鸣海望着好友跟着妹妹去往厨房的背影,陷入沉思。

        

想想看。

        

白天和泉帮忙煮饭,晚上陪着打游戏……

        

嘶!

        

也不赖嘛!

        

天草鸣海摇头晃脑地回到了房间。

        

打游戏,打游戏!

        

只是,脑海中,刚刚一闪而过了某个少女的身影,让他的眉头轻微皱起。

        

完全记不住脸,只有小孩子样式的连衣裙若隐若现。

        

听到身后轻微的脚步声,天草芽衣慌忙转过身,问道:“你,你要干嘛?!”

        

正准备让她帮忙系围裙的和泉彻愣了下。他哭笑不得地转过身背对着她,说道:“只是让你帮忙,别担心。鸣海随时会出来,我可不会如此不智。”

        

少女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太紧张了。

        

她先是偷偷往外边看了一眼,然后从背后轻轻抱了他一下。

        

她不想说对不起,但是又觉得抱歉,于是,用这种形式来弥补。

        

和泉彻将手轻轻覆在少女的手背上摩挲了两下,紧接着,他用极其轻微的力道按压着她的指尖,左右轻抚。

        

天草芽衣脸色一红,慌忙挣脱开。

        

就,就连手指都不放过吗?

        

坏家伙。

        

“好了,快点帮我系好。”

        

这时,和泉彻开始催促她了。

        

“哦,知道啦……”

        

嘟着嘴应了一声,少女这才伸出双手。

        

拉起围裙两边的带子,还未系紧,她就忍不住开心起来了。

        

这种感觉,真好呢……

        

就像,夫妻一样。

        

这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的念头如毒药般侵入她的心脏和大脑,让她浑身隐隐颤栗起来。

        

咚!

        

少女将头抵在他的后背上,半天没有说话。

        

“芽衣?”

        

她没有回应,只是久久地将脸靠在他的后背。

        

太贪心的话,就什么都得不到。

        

这样就好。

        

已经,很满足了。

        

吃过晚饭,这次天草鸣海反常的没有喊和泉彻与他一起打游戏。

        

因为从最近妹妹对待学习的态度中,他发现了,她是下了决心的。

        

既然如此,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哥哥,能做的,也只有默默支持了。

        

本想着,大家都是笨蛋,我二年级,你一年级,应该是你更笨蛋,我说不定还能指导你两下的想法,他尝试着看了两眼天草芽衣的习题册,结果一阵头晕眼花。

        

还是交给和泉吧!

        

天草鸣海当即收了视线。

        

和泉彻瞥了他一眼,嫌弃地摆了摆手。

        

“去一边玩去。”

        

“哦……”

        

下意识躲远了些,天草鸣海突然发现不对。

        

为什么感觉自己地位又降了一位呢?

        

和泉彻没时间关注好友多变的表情了。帮天草芽衣整理好习题,他自己还有材料要写。

        

“芽衣,你靠近些,这题不对。已经错了两次了。”

        

“欸?!”

        

听到和泉彻的要求,天草芽衣心里一慌。她下意识看了一眼低头玩游戏的哥哥,生怕被他发现端倪。

        

但和泉彻见她没反应,一把扳过她的肩膀,往自己身边拉了拉。

        

“认真点,看这里!这里!公式错了!”

        

天草芽衣一边担惊受怕着,一边勉强静下心听着和泉彻的讲解。

        

“芽衣?芽衣?!”

        

“啊啊,我,我在听!”

        

和泉彻皱着眉头看着反常的天草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