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内裤h&紫红色巨硕青筋缠绕

2022年7月29日07:18:23拨开内裤h&紫红色巨硕青筋缠绕已关闭评论

     

夜深人静,寝殿内只留了一盏油灯,小小的火焰,因为从门窗缝隙中吹进来的风,轻微摇晃着。

拨开内裤h&紫红色巨硕青筋缠绕

        

温暖的大床上,一家三口还是像往常一般睡着。

        

冷落月睡在里侧,凤城寒睡在外侧,小猫儿趴在他胸口睡得香甜。

        

凤城寒还未睡着,伸出手,用微凉的指尖碰了碰冷落月的脸,幽深冷冽的凤眸之中,透着些许温柔。

        

他不知道什么是爱,也从未爱过谁,包括他的母后和父皇。

        

但是现在他无比确信,他是爱阿月的,她被刺杀生死不知时,发高热危在旦夕时,他皆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他害怕,害怕会永远失去她。

        

他甚至无法想象,若是失去她,他将会变成什么样。

        

往后他会保护好她,不会让她在经历在行宫发生的事。

        

在她身边暗中保护的暗卫,他已经从一人,增加到了九人,有这九个暗卫在暗中保护她和小猫儿,日后任何刺客都近不了她们的身。

        

小猫儿和阿月已然成为了他在这个世上的软肋,他从未想过,自己这辈子在这世上还会有软肋。

        

大雪纷飞,寒风呼啸,所有人都伴着风雪声渐渐进入了梦乡。

        

十一月初一,钦天鉴开坛做了敬告天地祖宗的祭祀。

        

下午,尚衣局的人送来了太子所穿的蟒袍,这是册封大典上要穿的,先让小皇子试试,若有不合适的地方好及时修改。

        

太子所穿的蟒袍,也是看似高大上,颜色却有些沉闷,依旧是玄色。

        

穿在玉雪可爱的小猫儿身上,虽然衬得人更白了,但是真的是不合适。

        

小猫儿一向都是穿窄袖的衣裳,头一回穿大袖的,觉得十分有趣地挥着袖子,还问:“猫猫好看吗?”

        

“好看,好看,小皇子穿什么都好看。”尚衣局的人立刻笑着称赞。

        

小猫儿看向了娘亲,冷落月笑着点了点头,但心里却在想,若非一定要穿蟒袍的场合,都不给小猫儿这太子服。

        

小孩子活泼可爱,自然也应该穿鲜艳活泼的颜色,这玄色实在是太沉闷了。

        

蟒袍的袖子长了一点点,尚衣局重新量了一下小皇子的臂长,又将衣服拿回去改了,说改好了再送来。

        

小猫儿的册封礼就快要举行了,冷香宫一派喜气洋洋,人人脸上都挂着笑脸,唯有冷落月总是出神发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承盛看出来了,还问了一嘴,娘娘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但是却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转眼光棍节就要到了,冷落月得伤也养好了不少,咳嗽得时候也不会扯着肚子痛了,伤口也都已经结痂,快要掉落了,不过右手还得继续吊着,御医说了要吊满一个月才行。

        

这些天,凤城寒虽然没有天天往冷香宫跑,但隔个一两日便会在冷香宫留宿。

        

与之前倒也没什么不同。

        

他倒是想与之前有些不同的,但冷落月的伤还没有好全,他也是不能不顾她的身体做一些不同的事的。

        

十一月初一这日,天还没亮,采薇就把小猫儿叫醒了。

        

冷落月也醒了,虽然很困,但也陪着小猫儿起来准备收拾了。

        

大冬天的早上,小猫儿还沐浴焚香,换上了小蟒袍,腰间系上金镶玉的蟒纹腰带,细软的头发,束于头顶挽了个小揪揪,戴上了小金冠。

        

小小的人儿,看着一下就板正了不少。

        

冷落月这个人做母妃也是可以去观礼的,穿上了一身玫红色绣着芍药花的华美宫装,头发梳了繁琐大气的凌云髻,中间插着嘴衔红宝石流苏坠子的八尾凤冠,两侧插着一对儿金蝴蝶步摇。

        

耳垂上坠着精致的红宝石耳坠,修长的脖子上戴着镶嵌红宝石的金项圈,手上戴着镂空的牡丹镯子。

        

虽然只是简单的描了一下眉,抹了个女王色号的口红,整个人看起来便美艳绝伦,雍容华贵,高不可攀,虽然没有凤袍加身,却有母仪天下的卓绝风姿。

        

装扮完毕的冷落月,坐在镜子前,欣赏着自己的美貌,这张脸可真的是太美了,要是她是男的,也会爱上她的。

        

龙翔垫的小路子来了,说皇上已经往这边来了,先带着小皇子去宗庙祭拜祖先,然后再在金銮殿举行册封大典。

        

等皇上他们祭拜完祖先,往金銮殿去的时候,会有步辇来抬她去金銮殿观礼。

        

采薇给小猫儿披上了黑熊皮裘衣,没过一会儿外头的人就进来说,皇上到了在门口等小皇子出去呢!

        

地上的雪虽然被扫了但还是有些湿,怕小猫儿滑倒,承盛便直接抱着他出去了。

        

冷落月没有跟着出去,站在殿门口,目送小猫儿被抱上凤城寒的御辇离去。

        

凤城寒直接带着小猫儿去了宗庙,皇室宗亲和文武重臣皆在宗庙外候着,飘飘洒洒的雪,落在他们的肩头和头顶,白了一片。

        

见皇上的御辇近了,拂了拂肩头落雪列队站好。

        

御辇停在宗庙之外,凤城寒抱着小猫儿下了御辇,冲要行礼的众人道:“雪天地湿,都免礼吧,不必下跪。”

        

“谢皇上。”众臣齐声谢恩,心中感恩皇上体恤臣子。

        

这年纪大的老臣,要是在雪地里跪上一跪,后头的十天半个月这腿都别想好受了。

        

凤城寒抱着小猫儿入了宗庙,皇室宗亲和文武众臣跟在其后。

        

小猫儿跟着父皇给列祖列宗们,上了香,磕了头。

        

不少皇室宗亲和大臣皆夸小皇子做得好,才一岁半的孩子,能做成这样,真的是很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