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对象的闺蜜做了H文&破瓜h青楼

2022年7月28日08:59:16和对象的闺蜜做了H文&破瓜h青楼已关闭评论

    

叶落和黑暗神关在屋子里聊了两个小时。

和对象的闺蜜做了H文&破瓜h青楼

        

接着黑暗神正式入住酒馆,就住在叶落的隔壁,至于魂使,当然是和叶落住一个房间门。

        

晚上抱猫猫睡觉最舒服了。

        

蓝星国那边得知黑暗神也入住酒馆后,愣了好久。

        

他们踌躇片刻,询问叶落:“阁下,黑暗神那边……需要为祂准备什么吗?”例如舒服的神殿、精心烹饪的三餐之类的……

        

他们会有这种想法,也算是被叶落带歪了。

        

叶落道:“不用,黑暗神不食凡间门之物,你们不用管祂。”

        

季维斯他们很信任她,听罢便决定不去管,黑暗神咋样就咋样吧,反正也不是他们召唤的神灵,不需要他们侍奉,而且还有神灵爸爸在呢。

        

转头季维斯就将黑暗神的事告诉其他选手。

        

除了密索星系的选手外,其他国家的选手都是一脸懵逼。

        

直到现在,他们还有些反应不过来,黑暗神不仅战败了,还被蓝星国召唤的神灵强制留下来干活……emmmmm这样的事,他们的脑洞再大,也不敢想啊。 

        

偏偏真的发生了。

        

卡卡琪笑眯眯地说:“现在你们相信了吧,我就说和蓝星国合作绝对是一本万利,不是吗?”

        

曾经被她忽悠留下来的选手们现在也不觉得这黑暗萝莉是忽悠他们的,纷纷点头。

        

确实,以极恶魔狱之主这般强大的实力,他们不需要再怕什么。

        

只有黑暗星系的选手好久都没有缓过来。

        

每次经过酒馆时,他们都忍不住红了眼眶,强忍住眼泪,比死了爹妈还要伤心,看得其他选手很是无语。

        

他们没召唤出神灵,体会不到黑暗星系选手的心情,自然能站着说话腰不疼。

        

幸好,如同卡卡琪说的那样,黑暗神被叶落扣留下来后,信徒们接触祂的机会变得多了起来。

        

除了叶落这位奇怪的神灵外,其他神灵很少会在竞技场行走,都是神出鬼没,只有信徒们召唤神灵、及遇到危险时,神灵才会降世。

        

可这会儿,他们竟然时不时能在街上看到黑暗神的身影,感觉十分微妙。

        

**

        

叶落和魂使走在前,黑暗神像个跟班般走在他们身后。

        

黑暗神的目光平静地穿过百花镇,将百花镇的众生百态尽收眼底,目光渐渐地落到前面的两个外神身上,黑色的眸子中浮现波动。

        

走过百花镇的街道,叶落拉着魂使一路上买了不少吃食。

        

跟在三位神灵身后的艾默兢兢业业地当提款机,为他们支付神灵币。

        

叶落没有忘记新加入的跟班,转头招呼,“你要买点什么吗?你的信徒有神灵币。”

        

黑暗神:“不需要。”

        

身份最低的艾默僵硬着脸。

        

说实在的,跟在三位神灵身边伺候,他真的压力山大。以前只跟着叶落还好,毕竟她不动手时,看着就是个普通人,很容易会因为她某些接地气的举动不自觉亲近她。

        

可魂使和黑暗神不一样,两位神灵身上的力量波动太强大,存在感十足,让人时刻紧绷着神经,不敢稍有松懈。

        

艾默想起那些人起初还羡慕他,可以跟在神灵身边侍奉。

        

现在,当他想和其他人换一换,那些选手没一个愿意,避之不及的态度,便知道三位神灵聚在一起,给凡人的压力有多大。

        

他们生怕自己在神灵面前失礼,冒犯了神灵。

        

可想而知,能平安无事地跟在三位神灵身边的艾默,让选手们多敬佩,这兄弟的心理素质可真强大啊。

        

选手们无不佩服艾默,觉得他是干大事的。

        

叶落买的东西不少,魂使两只手都拎满了,自己手里只拿了盒小鱼干和一瓶花蜜茶。

        

她先是喝了大半杯花蜜茶,然后递到魂使唇前,让他也尝尝。

        

“挺好喝的,甜味适中。”魂使说道,有个注重食物的女朋友,他也渐渐地练就出一条好舌头,能品尝出食物的好坏。

        

叶落嗯一声,“就是好喝,所以给你尝尝。”

        

他们的行为很符合热恋中的情侣,艾默已经看麻木。

        

黑暗神十分不解,“凡人的食物有什么好吃的?没有一丝力量。”

        

“好吃啊。”叶落说,“虽然没有蕴含什么力量,但它的味道很不错,烹饪手法可以弥补力量上的不足。”

        

其实她需要食物和休息来稳定活尸凶性。

        

这种事就不必告诉这些神灵,省得又要解释一大堆,被祂们当成不容于世的怪物,对她喊打喊杀的。

        

当然,祂们也杀不死她就是了。

        

黑暗神略过这话,见他们又你一口我一口地互喂食物,表情越发的茫然。

        

“你们为何要如此?”

        

叶落抬头看祂,魂使也看过来。

        

魂使突然问:“你们神域的神灵不找伴侣的吗?”

        

黑暗神沉默的看着他,这反应已经告诉他们答案。

        

魂使温和地建议道:“你可以找个伴侣,届时就知道我们为何要如此!”

        

黑暗神没说话,仿佛在思索他话中的可信度,只有艾默在心里倒抽口气,魂使这是怂恿黑暗神给自己找个老婆不成?

        

连观众都兴奋得天灵盖都飞起。

        

【我好像记得,神灵是无性恋吧?】

        

【是啊,并没有听说过哪位神灵和其他神灵谈恋爱呢!】

        

【神灵的情感太过淡薄,我无法想像神灵会谈恋爱,总觉得它不应该发生在神灵身上,会让祂们变得不像神灵,对神灵是一种亵渎……】

        

【胡说,极恶魔狱之主和魂使不是正在谈吗?你们看祂们不像神灵吗?】

        

【弱弱地说一句,这两位确实不太像神灵……】

        

…………

        

【哈哈,我只想知道,黑暗神会不会被魂使怂恿,将来难不成真的要找个神灵谈恋爱?】

        

【神灵只能和神灵谈吗?】

        

【不和神灵谈,难不成和凡人谈?人会和蝼蚁谈恋爱吗?对神灵也是一样的道理!】

        

【其实我觉得如果神灵真的选择和凡人——真是太刺激了,已经能脑补出一部百万长篇小说。】

        

【还是别了吧,脑补太多会冒犯神灵!】

        

【磕CP啦,极恶魔狱之主和魂使真甜,祂们一定要锁死!】

        

**

        

叶落一路吃着走出镇外。魂使耐心十足,每当她吃完一样,就递给她另一样,看她嘴边沾了酱,还会拿手帕帮她擦试干净。

        

艾默已经麻木,能视而不见。

        

黑暗神的视线频频落到这两个外神身上,越发的觉得他们奇怪。

        

难道外神都像他们这样的吗?

        

刚走出防御阵的范围,一群怪物朝这边奔来。

        

不等它们靠近,一道清辉闪现,怪物们嘭嘭嘭地化作黑雾,与周围淡淡的雾霾融合在一起。

        

黑暗神不由看了一眼魂使,又看看叶落,觉得这两个外神是极端。

        

一个极恶,一个极善,正如黑暗与光明。

        

但又有所不同,光明和黑暗是互相依存,缺一不可;而这极恶与极善,本身是相悖的,因为极恶天理难容,极善的清辉能驱逐、净化极恶。

        

当极恶被净化后,极恶魔狱之主还会存在吗?

        

更不可思议的是,这样的两位存在,竟然彼此相爱,视对方为生命之重。

        

镇外围剿怪物的选手焦急地跑过来,有些结巴地朝三位神灵问候。

        

“神灵大人,不知可有需要我等效劳的?”

        

“不用。”叶落朝他们道,“你们去忙吧,我们随便看看。”

        

选手们不敢多问,赶紧退下。

        

叶落挑了个方向走。

        

三位神灵走得不紧不慢,宛若闲庭散步,艾默紧跟着祂们,尽职地当一个不起眼的跟班。

        

这一路走来,他们遇到的怪物不少,都被魂使轻飘飘地解决。

        

天空中的阴霾越来越盛,整个世界宛若笼罩在一片阴暗之中。

        

阴暗之下,是枯败的植物,大片大片的植被死亡,环境变得恶劣,整个世界仿佛末日。

        

叶落问道:“黑暗神,那些黑雾,你们有办法驱除吗?”

        

黑暗神望着覆盖在天穹下的阴霾,淡声道:“它并非是属于黑暗的力量,只有光明神才能驱除。”

        

叶落表示明白,“到时候让光明神出手……还有环境,哪个神灵能恢复被破坏的环境。”

        

黑暗神:“自然神和春神都可以!”

        

“那行,如果自然神和春神出现,你可以告诉我一声,我将祂们留下来。”

        

这话成功地引来黑暗神的一瞥,祂再次露出深思的表情。

        

艾默暗忖,黑暗神不会是在思考要不要坑其他的神灵吧?如果祂提前告知其他神灵,关于极恶魔狱之主的恐怖之处,那些神灵一定不会主动撞过来,也不会被扣留下来干活。

        

最终,黑暗神什么都没有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