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弄抵在紧致喘息/娇嫩同时容纳两根巨物

2022年7月21日13:08:38顶弄抵在紧致喘息/娇嫩同时容纳两根巨物已关闭评论

    

“墨眉?”

顶弄抵在紧致喘息/娇嫩同时容纳两根巨物

        

我的天!

        

当我认出这把剑上刻着的两个小字之后,我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直接就呆愣在原地,一双眼睛更是被我瞪的老大,眼底,满是震惊与愕然。

        

实在是,这把剑的来头太大了,甚至不亚于我走阴人一脉的掌教信物,斩灵刀!

        

就看到,这把剑通体乌黑,在月色下,闪烁着乌黑的光泽。

        

且,这把剑并没有剑锋,它整体看起来并不像剑,倒更像是一把...戒尺!

        

“传说,墨眉又被称之为德者之剑,墨家巨子持着这把剑并不是为了用来杀敌的,而是时刻警醒自己,要以德待人,厚德载物...”

        

之前,我一直以为这些都只是传说,都是假的,毕竟一把没有剑锋德剑,还能被称之为剑吗?

        

又怎么用它来防身,杀敌?

        

可现在我信了!

        

可是,这把墨眉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要知道,它可是墨家巨子的信物啊,在墨家的地位,甚至要高于非攻!

        

在墨家,更是有着一个训诫。

        

那便是,上一代墨家巨子死后,谁手持墨眉,谁便是新的墨家巨子!

        

而在没有人得到这把德者之剑前,谁手持非攻,谁就可待墨家巨子发号施令,直到手持墨眉的人出现。

        

“墨眉出现在了这里,难道是...墨家巨子来了?”我心头一惊,急忙后退了两步,眯着眼睛四处张望。

        

但周围唯有不停鼓荡的阴风和浓郁的尸气,哪里有半点人的影子?

        

这时,就听一声低吼传出,却是被墨眉钉住的沐云熙开始剧烈的挣扎了起来,此时的她,双手指甲已经生长到了近十公分长短,獠牙更是探出了嘴角,那张原本清冷绝丽的俏脸上,更是笼罩着一层浓郁的尸气和纯阴之气,双目血红的,宛若血海一般,模样极其骇人。

        

“沐云熙本就是纯阴之体,这种体质,让她在死后可以迅速尸变,且成长速度极其惊人,若是给她时间,想必很快,她就能修炼成千年僵尸,用不了几十年,就能突破到万年尸王的境界!”

        

我心说纯阴之体,无论死后变成厉鬼还是僵尸,修行速度都极其恐怖,怪不得这种体质极其罕见。

        

“纯阴之体就如此变态了,我身为男身纯阴,逆乱阴阳,就更加罕见了,不过,男身纯阴弊端太大了,要不是跟初久双休,可能我的寿命会极短!”

        

“嗷吼!...”

        

沐云熙忽然发出了一声嘶吼,而随着她嘶吼出声,她这一生积攒在体内的纯阴之体,似乎都从她体内爆发了出来。

        

霎时间,将她钉住的墨眉剑开始颤动了起来,一道道乌黑的光芒,也瞬间爆发开来。

        

但沐云熙竟然不惧墨眉,就剑她抬起了手掌,一把抓在了剑身上,随即拼了命的往出拔。

        

“竟然可以硬撼墨眉?”我心头惊骇,心说这沐云熙才只是刚刚尸变而已,竟然就这么强悍了?

        

就在我一脸惊骇之际,忽然,一声冷哼突然自迷雾中传出:“哼,才刚刚尸变而已,就想抗衡我的墨眉?省省力气吧!”

        

随着话音落下,就听‘呼’的一声,却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突然自迷雾中走了出来。

        

只是,当我看清男人的情况之下,整个人一下子就呆若木鸡一般,瞬间就呆住了。

        

“竟然...扛着一口棺材?”

        

就看到,自浓雾中走出的男人身材修长,身着一身黑色的长跑,头戴一顶黑色的斗笠,遮住了大半张脸,让他看起来极为神秘。

        

这一身打扮,再加上之前人未至,但飞剑已经先来的雷霆手段,此刻出场,怎么也该是...大侠风范才对!

        

但...

        

这个人的肩膀上,怎么会扛着一口棺材?

        

而且,那口棺材似乎还极沉,他走的每一步,似乎都极其吃力。

        

待他走到尸山的底部后,他几乎被累的气喘吁吁了,随后,更是没有丝毫大侠风范的,摘下了斗笠,将其拿在手里当成了扇子,一下一下的给自己...扇风!!!

        

我瞬间将眼珠子瞪的老大。

        

心说我靠,不是吧,难道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墨家巨子?

        

“怪不得墨家断了传承,原来在传到这一代的时候,找了个不靠谱的做巨子!”

        

“哎呀,累死我了,竟然还要爬这么高,而且还是从尸体堆上爬上去,要不是走阴人一脉的掌教说,几百年后我墨家后人会来此地筑骨桥,我才不来呢。”

        

他一边给自己扇风,一边望着尸山上的沐云熙吐槽。

        

“内个,庖叔,还没到吗?”他回头,对着身后的迷雾说了一句。

        

“到了。”一个浑厚的嗓音响起,随即,一个魁梧大汉,便从迷雾中走了出来。

        

就看到,这个魁梧大汉身材极其高大,目测至少也得有近两米高,身上的肌肉极其扎实,犹如蛟龙一般,极具爆发力。

        

他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下身一条黑色的长裤,在其腰间,还别着一把刀。

        

而当我看清那把刀之后,我当即就心头一震。

        

因为这把刀我认识!

        

竟然是庖震,庖叔叔的那把...杀猪刀!

        

“我的天,难道,这位是...庖叔叔的前辈先人?”我‘咕噜’一声咽了口吐沫。

        

“庖叔,这水晶棺也忒沉了,要不...你帮我扛上去吧?”三十来岁的青年手里拿着斗笠,咧开嘴角笑着说道。

        

“才走这么近的路,就扛不动了?你这偷奸耍滑的态度,怎么复兴我墨家?”魁梧男子一声冷哼,随即上前一步,竟然单手举起了那口水晶棺,随即,就见他猛的将水晶棺抛起,然后狠狠的一脚踹在了水晶棺上。

        

就听‘咣当’一声,却是水晶棺直接被一脚踹飞了起来,最后‘砰’的一声,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尸山上。

        

这一幕看的我是心惊肉跳,心说我靠,这力量,这爆发力,也太恐怖了吧。

        

“这位庖家的前辈,应该是一位...体术大宗师!”我暗暗心惊。

        

“嘿嘿,不愧是庖叔啊!”年轻的墨家巨子咧嘴一笑,随即纵身一跃,整个人轻盈的就像飞鸟一般,双脚在尸山上连点几下,便飞跃到了尸山顶端。

        

他先是围绕着沐云熙转了一圈,细细打量了一番之后才点了点头:“嗯,底子不错,还是纯阴之体,让你睡在炼尸棺里,也不算可惜,不过,怨气有点不足,能不能突破到不化骨境界,就得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但保底也是飞僵,啧啧,一想到几百年后我墨家的那位后人竟然有一具飞僵作打手,而且还是一个美丽的女僵尸,我就嫉妒的狠呐!”

        

说完后,他一阵摇头,眼底满是羡慕之色,过了好一会,才回头对那位魁梧壮汉说道:“庖叔,接下来,还得你出手。”

        

“嗯。”魁梧壮汉点了点头,随后,整个人犹如蛮牛一般,双脚在地面上狠狠的一踏,整个人便一跃而起,‘轰’的一声落在了尸山上。

        

他也不磨叽,落下后,便‘唰’的一声拔出了杀猪刀,对着沐云熙就是一刀斩下。

        

我见状心头一紧,想要阻止,但已经晚了。

        

就看到刀芒一闪,随后,沐云熙便犹如被下了定身咒一般,一动不动了。

        

而一刀血线,更是自沐云熙的胸口喷溅而出。

        

紧接着,魁梧壮汉手中的杀猪刀不停的挥舞,但说来奇怪,他每一次出刀,看似下手极重,但刀刃落在沐云熙身上之际,却又仿佛清风划过一般的轻盈。

        

只是短短几秒钟时间,魁梧壮汉便挥舞出了几十刀。

        

下一刻,就听‘嗡’的一声,却是杀猪刀重新被他别在了腰间,至于被砍了几十刀的沐云熙,却依然呆愣愣的站在原地,出了第一刀在她身上划出了一刀血线之外,她的身上,竟然没有别的伤口了。

        

“啧啧,庖叔叔的刀法真是玄妙啊,每次看庖叔叔出刀,我都有种目不暇接的感觉。”年轻的墨家巨子在一旁拍手说道。

        

“少拍马屁。”魁梧汉子冷哼了一声,随即一步上前,一把抓住了沐云熙的肩膀。

        

下一刻,让我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就看到,魁梧汉子抓着沐云熙的肩膀轻轻一扯,沐云熙的整张人皮,竟是毫发无损的...直接被扯了下来!

        

我的天!

        

这一幕看的我是瞳孔一缩,眼底,充满了惊骇之色。

        

“这是...庖丁解牛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