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不要&学长在我写作业时进入

2022年7月21日12:12:42教授不要&学长在我写作业时进入已关闭评论

     

“好妹妹,哥哥是不是很强啊?”

教授不要&学长在我写作业时进入

        

铁木金看着铁木无月邪恶一笑:“见识过我的厉害,是不是该考虑投降了?”

        

“你这么年轻这么漂亮,轻飘飘死在我手里,未免太可惜了。”

        

“哥哥一诺千金,只要你改邪归正,回到我和铁木家族的怀抱,我给你生路。”

        

“不,不仅仅是一条生路,还有这大好江山。”

        

铁木金目光炽热看着铁木无月,心底腾升着戾气和火焰,想要狠狠践踏这女人。

        

铁木无月冷笑一声:“磕药的废物,比我家阿牛逊色一百倍。”

        

唐若雪也扛起一枪喝道:“想要坐这江山,问过我家……夏殿主不?”

        

“有屠龙殿和夏殿主在,铁木家族永远别想上位。”

        

“就是你和铁木余孽,也会被夏殿主清除干净。”

        

“你们已经输了,还输个一败涂地,就别想着翻盘了。”

        

“这江山,也只会属于夏殿主!”

        

唐若雪吐出一口血,眼神凌厉盯着铁木金。

        

“夏殿主?”

        

“这江山属于他?”

        

铁木金看着唐若雪突然大笑起来:“想不到浓眉大眼的夏昆仑也要篡位。”

        

“我就说嘛,这天底下怎么会不贪图名利不贪图权力的人呢?”

        

“夏昆仑拿着家国情怀伪装这么多年,这最后一刻终于藏不住尾巴了。”

        

“他是不是觉得我今晚必死无疑了,所以也就不掩饰自己居心了?”

        

铁木金饶有兴趣望着唐若雪:“这伪君子也想做这个王?”

        

薛无踪和孙东良等将士下意识望向了唐若雪。

        

他们对夏昆仑的赤诚原本没有质疑,但唐若雪的话却让他们茫然。

        

难道夏昆仑真是一个伪君子?

        

夏昆仑是什么样的人不影响他们站队和效忠,但心里的敬佩却会削减大半。

        

“伪君子?”

        

唐若雪闻言不顾疼痛笑了起来,脸上有着不加掩饰的讥讽:

        

“你一个小人有什么资格说夏殿主是伪君子?”

        

“再说了,夏殿主是厦国第一战神,第一男人,还是心系苍生、忠于国主的人。”

        

“他一辈子维护这个国度,多次杀退外敌,哪怕被你们伏击坠海失踪,也依然不忘初心。”

        

“燕门关危机,是他一人力挽狂澜稳住边军。”

        

“擂台一战,也是他一人之力慑服群雄取得和局。”

        

“你跟沈七夜这些牛鬼蛇神被清除,也是夏殿主指挥有功。”

        

“他的魅力和人格,连叶阿牛、铁木无月和薛无踪他们都佩服的五体投地誓死追随。”

        

“当今天下,只有夏殿主能还厦国朗朗乾坤,也只有夏殿主能让万千子民安居乐业。”

        

“他不做这个王,还有谁有资格做这个王?”

        

“你吗?还是你爹?”

        

唐若雪大义凛然:“你们配吗?”

        

她容不得别人诋毁夏昆仑,而且也认定夏昆仑是国主最合适人选。

        

叶凡忙喝出一声:“唐若雪,别胡说八道,夏殿主不会称王的。”

        

唐若雪瞥了叶凡一眼,声音很是清晰:

        

“这个国度,还有谁比夏殿主更适合称王?”

        

“就算夏殿主没有这个心,我也会劝说他大局为重掌控这国度。”

        

“因为没有他来掌控他来坐镇,厦国很容易再度崩盘再度内乱。”

        

“比起他人的议论和骂名,天下苍生的安居乐业更为重要。”

        

唐若雪有着信心:“所以我会让夏昆仑称王的!”

        

“哈哈哈,夏昆仑果然是狼子野心。”

        

没等叶凡出声,铁木金怪笑起来:“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

        

“自己既要称王,又要美名,为此不惜让你们跟他上演黄袍加身。”

        

“永顺国主,你现在是不是明白我的好了?”

        

“我是真小人,夏昆仑是伪君子。”

        

“我只要权力和利益,会给你体面和名声,也会让你和王室存留子民心中。”

        

“而夏昆仑不仅要称王,还要把民心尽数夺走,取代你和王室成为子民心中图腾。”

        

“杀人诛心,不过如此。”

        

“你现在还要维护夏昆仑吗?”

        

说话之间,铁木金闪入阁楼扯出一个身穿黄袍的枯瘦男子。

        

他五官塌陷,有气无力,但眉间有着沉淀多年的威严和贵气。

        

铁木金对薛无踪他们狞笑出声:“永顺国主在此,你们这些忠臣还不拜见?”

        

永顺国主?

        

叶凡和铁木无月脸色微微一变。

        

他们都认出眼前人是国主,也相信他没有水分。

        

因为只有他们两个清楚,当初直播炸死的永顺国主是替身。

        

而真正的永顺国主还活着。

        

事后铁木无月也动用资源寻找过他的下落,想要把他救出来避免横生事端。

        

只是翻遍王宫和铁木物业都没有找到下落。

        

叶凡和铁木无月怎么都没想到,铁木金把他从都城弄来沈家堡了。

        

两人相视一眼,眼里有着纠结。

        

永顺国主虽然已经是无牙老虎,但身份和地位摆着,铁木金扯扯虎皮做大旗还是有用的。

        

而叶凡又不能亲手袭杀永顺国主。

        

永顺国主的身份,紫乐公主的血脉,以及国主的无辜,都是叶凡的束缚。

        

这让叶凡感觉到棘手。

        

铁木无月也是神情一凝,不过很快恢复了冷冽。

        

她的眸子深处流淌着杀意。

        

此刻薛无踪和孙东良等人见状也是大吃一惊,下意识低垂枪口还望向叶凡两人。

        

眸中有着疑惑和探究,永顺国主不是炸死了吗?

        

怎么现在又有一个?

        

看到众人没有反应,铁木金再度冷笑一声:

        

“你们不是号称家国情怀吗?不是喊着铁骨忠臣吗?”

        

“怎么现在看到永顺国主却不过来下跪不过来拜见了?”

        

“你们纯粹是拿着勤王幌子对付我,还是从来没把永顺国主当回事?”

        

铁木金扣上一顶帽子:“夏昆仑铁心造反称王是不是?”

        

“国主,我说的话没有人听,不过这很正常,毕竟我是反叛,是逆贼。”

        

“你说一句试试,看看你这个国主的话还好不好使?”

        

铁木金话锋一转:“你也可以亲自看一看,夏昆仑是不是对你绝对忠诚?”

        

永顺国主咳嗽两声,扫视众人虚弱喊道:“夏昆仑在哪,让他出来见我……”

        

“砰砰砰!”

        

没等永顺国主把话说完,唐若雪突然毫无征兆扣动扳机。

        

一阵密集弹头向铁木金笼罩过去。

        

铁木金脸色一寒挥舞特制黑袍把射来的弹头全部扫落。

        

接着他把永顺国主挡在身前喝道:“贱人,你再开枪……”

        

“砰砰砰!”

        

铁木金话音还没落下,唐若雪枪口又无情扣动扳机。

        

弹头尽数打在永顺国主身上。

        

一股股鲜血瞬间迸射出来。

        

“你——”永顺国主身躯颤动,眼睛瞪大,看着唐若雪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