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帝王受龙椅含玉势上朝

2022年7月19日13:02:04家庭乱/帝王受龙椅含玉势上朝已关闭评论

        

大半个月后,生命温室

家庭乱/帝王受龙椅含玉势上朝

        

透过能量壁看着内中依旧如昔的场景,今天祝踏岚那严肃的面孔下却带着些许的躁动。并且此时他那只握着符文的右手,也在放松与紧握之间反复切换着。

        

‘按照艾维斯的说法,今天就是就是监狱中,那个囚徒的审判之日了!就是不知道……这会儿最终的剥离工作,是不是已经完成了……’

        

由于第一天进入时,遭到了古神的精神污染。为了避免再次的损伤意识,这大半个月以来,祝踏岚每天最多只会在那个空间中待上两个小时,其余时间则是在生命温室中修武或者禅定。

        

而他这会儿之所以如此纠结,则是因为昨天离开囚笼空间时,艾维斯曾向他透露。按照他们的蚕食速度,今天就能将尤格萨隆身上多余的血肉完全剥离,而这也就意味着对他的最终审判也将接踪而至。

        

“算了,还是直接进去了吧!大不了就再陷入一段时间的虚弱!”

        

不想错过上古之神的最终审判,打定主意的祝踏岚当即便激活了手中的符文。紧接着一阵熟悉的天旋地转后,他的意识也再次进入到了幽暗的意识囚笼当中。

        

“哟~才来啊,祝掌门!你已经错过了这场审判的开幕式。”

        

听到艾维斯骤然响起的声音,已经熟悉了这种交流方式的祝踏岚,也自然的回答道:“我可不像你能长期呆在这里,所以在这里的每一分钟都必须精打细算。”

        

“看来第一天的遭遇,给你留下了一些阴影,以至于都忘了我那是的介绍……不过算了!反正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不过对于这个问题,艾维斯并没有继续深究,只是道:“眼下尤格萨隆身上的多余血肉已经清理完毕,接下来我和他主体的战斗将在现实封印中进行。所以……你这会儿过来,只能欣赏一下这片空间的风景了。”

        

“……”

        

听到这话,之前做了半天心理准备的祝踏岚不禁一呆,感情之前的挣扎全都做了无用功。

        

“哈哈,这才对嘛!成天帮这个脸你不累吗?”

        

见识了祝踏岚难得呆滞模样后,见好就收的艾维斯也随即正色道:“好了,不开玩笑了。虽然战斗的主场实在封印空间内,但透过精神囚笼祝掌门可以更直观的感受接下来的战斗。,并且因为尤格萨隆力量的衰弱,精神囚笼这边也不再有精神污染的风险,因此祝掌门这次可以去到核心周围观战。”

        

“那……就拜托了!”

        

听完艾维斯的解释将恼怒的情绪压下后,祝踏岚在犹豫了两秒最终还是接受了艾维斯帮助,来到了已经缩小了无数圈的光茧周围。

        

和之前散发着朦胧光辉,但丝毫看不边际的巨茧不同。此时只剩下土包大小的光茧近乎完全透明,其表面密布的四色纹路也已经完全消失。因此即便站在光茧之外,也可以直接看到内中宛如海胆一般,凝聚了无数触手依旧在不停攻击透明壁垒的上古之神。

        

“他……还没放弃吗?”

        

看着触手击打在透明壁垒上溅起的些许涟漪,

        

祝踏岚不禁有些复杂道:“这样歇斯底里的疯狂挣扎……原来在穷途末路时,所谓的上古之神和普通人其实也没多大差别。”

        

“不,作为一种难以被彻底消灭的物种,在真正面对死亡时,这些家伙可能比普通人更加不堪。”

        

不同于祝踏岚的多愁善感,深知上古之神狡诈的艾维斯,对依然在做困兽之斗的尤格萨隆并没有任何放松。

        

于是只见此时的现实封印中,随着雷电海洋汹涌的浪涛,尤格萨隆积攒了无数年的力量终于被彻底瓦解。不过就在雷电之力接触到最核心的区域时,一道蓦然升起的精神力屏障,却将核心和雷电力量完全隔绝了开来。

        

而透过这层无形的精神力护罩,可以看到位于所有血肉的核心处。一个貌似青蛙的脑袋,但有着一张血盆大口和无数尖锐利齿,头上还长着一颗颗狰狞眼珠的怪物,此时正不安的挥动着身上所有的触手。

        

“可恶的泰坦走狗,竟然将我逼到如此境地!但凭这些无主的力量,还远远威胁不到上古之神!”

        

随着尤格萨隆的真身浮现,在场所有人的精神也不由为之一振。

        

霍迪尔:“出现了!”

        

米米尔隆:“嘿,这家伙可真丑!”

        

弗蕾亚:“这段日子的努力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霍迪尔:“哈哈哈!接下来就是完成使命的时候了!”

        

“呃,咳咳……很好,大家的士气不错!”

        

然而看着战意澎湃的一众守护者,艾维斯却轻咳了一声道:“不过你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所以接下来额的战斗还是只能由我来应付。”

        

托里姆:“什么?不!艾维斯你不能这样!这个怪物杀死了我的妻子,现在我要为她报仇!”

        

米米尔隆:“没错!如果不是他控制了洛肯,我也不会失去了我的身体!嗯……虽然现在这样也不错……但这仇我一定要报!”

        

霍迪尔:“我的眷族也是死在了他们的阴谋之下!”

        

弗蕾亚:“别忘了还有提尔的仇!”

        

见守护者们群情激奋,艾维斯只能尽力安抚道:“我知道尤格萨隆,和大家有着很深的仇怨,但他体内的古神权柄对我们十分重要!”

        

“毕竟之后我们还要面对另外两位古神的挑战,有了他体内的这份古神权柄,我们等于拿到了一张对付古神的王牌!所以我们必须将这份力量从他的体内提取出来,而你们接下来的任务,就是继续呆在囚笼空间观察并锁定那股力量的位置!”

        

听完艾维斯的解释后,守护者们虽然依旧心有不甘,但最终也只能接下了这个任务。

        

托里姆:“既然如此,那么对尤格萨隆的审判就交给你了!”

        

“感谢你们的理解!”

        

在得到托里姆的恢复后,艾维斯也没再耽搁,只见他心念一动意识败回归了身体。而在他睁开双眼的同时,典狱之环封闭周围封闭的通道,也在米米尔隆的控制下被再次开启。

        

“出什么事了吗?”

        

见通道无端被打开,一直驻守在外围的奥尔加隆,也立刻出现了囚室附近。不过在看到依旧静立的其它几位守护者后,明白了什么的奥尔加隆也不禁微微停顿了一下道:“还是说……已经快要成功了?”

        

“奥尔加隆你猜的没错!我现在就要去囚室给那家伙最后一击。”

        

对着奥尔加隆轻松一笑后,艾维斯随即化身一道闪电,从回忆大厅快速下到了尤格萨隆的囚室。

        

不过不同于他记忆中的有着一个水潭的巨大空间,此时这间囚室中除了龟裂的地面外,尤格萨隆本该渗透出来的力量,却早已被消耗的一干二净。而在进入囚室后,艾维斯也毫不迟疑,拿出埃提耶什便对着地面轻点了两下。

        

而伴随着艾维斯看似随意的动作,整个地面却像搭上了最后一根稻草似的,顷刻间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咔嚓~”“轰!”

        

只听见一声声脆响传遍整个空间,看似坚硬的地面却如同玻璃一般寸寸碎裂,紧接着便完全崩塌跌进了下方的无底深渊当中。

        

好在对于囚室的变化艾维斯早有预料。就在地面崩溃的一瞬间,他也同时化身闪电朝深渊中,那颗几乎看不见的光点蹿了过去。

        

“说起来,泰坦封印的破碎,好像也并不完全是坏事!毕竟封印如果不是碎的这么彻底,现在也没办法用这样的方式,来层层削弱限制尤格萨隆的实力。”

        

几乎瞬间来到封印面前后,艾维斯探出法杖在封印上打开了一扇门扉,随即便闪身进入了其中。

        

“愚蠢的泰坦走狗,没想到你居然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就在艾维斯的身影出现在封印内部的同时,一股强大的精神意念便将它锁定。紧接着一道包含着强烈恨意的威压,便死死的将他包裹在了其中,并且随后数十根粗壮的触手,也立马朝着他抽了过来。

        

“别再做无用的挣扎了。”

        

然而面对尤格萨隆的突然袭击,艾维斯的脸色却丝毫不变,但体内的风暴之力却瞬间做出了回应。顿时只见数十条蓝色雷龙忽然暴蹿而出,迎着对方的触手便撞了过去。

        

“刺啦~”“砰砰~~”

        

几乎瞬间,雷龙便和触手纠缠在了一起。而伴随着碰撞,溃散的能量和飞溅的血肉,也将二者中间的空间变成了一处惨烈的战场。

        

只不过相较于尤格萨隆损失的血肉,自身损失的能量对艾维斯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因此在无形中占据了上风的他,同时嘴上也不忘道:“作为一位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古神,我还以为你能看清局势从而做出正确的判断。但……实话实说!你对生命的贪婪实在超乎了我的想象!”

        

“但遗憾的是,身处在这个封印空间中,你的任何挣扎都显得毫无意义。因此与其继续难看的做着无用功,还不如乖乖配合我完成最后的工作。至少那样的话,我还能尽快送你那另外两个兄弟下去和你团聚!”

        

“哼!泰坦的走狗,你真以为吃定我了吗?上古之神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很快你就会明白这句话的真正意义!”

        

虽然知道自己绝对耗不过艾维斯,但尤格萨隆却完全没有一点放弃的打算。只见艾维斯进入封印后,他不但解除了之前的精神力屏障,还调动起了体内本就不多的力量,源源不断的转化成了触手,对艾维斯展开了疯狂的攻击。

        

而面对尤格萨隆宛如回光返照的疯狂攻击,艾维斯虽然胜券在握的,但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面对对方绵密的攻势。毕竟在能量方面他虽然有着压倒性的优势,但羸弱的身体却也抗不了尤格萨隆的几次攻击。

        

“刺啦~”“砰!”“轰隆~”

        

因此随着双方的精力逐渐集中,战斗的激烈程度也逐渐的白热化。一场能量由能量风暴掀起的腥风血雨,也很快染红了整个封印空间。

        

“唰~咻~”

        

挥动着手中被雷电力量包裹成长枪的法杖,艾维斯接连斩断了数根正面刺来的触手后,忽然想到了什么随即撑起了护盾道:“一意纠缠尤格萨隆你究竟在等待什么?罢了!不管你还有什么隐藏手段,都给我带到坟墓里去吧!”

        

可就在艾维斯浑身力量涌动,准备开启无尽雷狱时。封印空间却忽然一阵的颤抖,随即便像推到了多米诺骨牌似的。整个封印外壁上镶嵌的空间宝石,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碎成了粉末,整个封印也因此瓦解成了一团团的空间能量。

        

“居然有人从外面打碎了空间宝石?”

        

随着封印空间的异变,艾维斯瞬间便理清了头绪。原来随着封印的大幅度缩减,原本安置于空间能量内部的宝石,也逐渐被排挤了出来。而为了避免宝石尤格萨隆的攻击波及,艾维斯很早之前便将它们转移到了封印外层。

        

但让艾维斯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在这距离地面数千米的深渊之中,这位一直处于封印之中的上古之神,居然还能找到帮手出其不意的为其破除了封印。

        

“哈哈哈哈!颤抖吧凡人!我终将重临这个世界!”

        

伴随着封印的意外破除,尤格萨隆在疯狂叫嚣的同时,之前铺满封印的血肉,也如活过来一般,疯狂朝着封印崩溃后形成的裂隙奔涌了过去。

        

然而面对尤格萨隆血肉的大量逃窜,艾维斯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展开清缴。反而只是驱动空间能量托住了尤格萨隆的身躯,然后便快速以电磁力量扫描了整个深渊,并最终在深渊底部遭到了破坏封印的罪魁祸首。

        

“那些是……蛛魔?原来如此!”

        

在看到罪魁祸首的瞬间,补足了前因后果的艾维斯,也终于不再留手道:“虽然在我用空间之力修补了封印之后,你的力量已经完全被限制在了封印之内。但那些之前就已经渗透出去的力量却能成为沟通的桥梁,让你和你的这些眷族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沟通。”

        

“不过你显然并没有告诉他们,这里的战斗可不是他们所能插手的!”

        

顿时随着艾维斯话音的落下,原本漂浮半空中的空间之力,立刻便化身成了一个个空间通道。随即大量狂躁的风暴之力,便如同流水一般从这些通道中涌了出来,并在空中形成了一道道的雷霆瀑布。

        

“嗡~~”“刺啦~~”

        

伴随着雷霆瀑布的坠下,耀眼的白蓝光芒瞬间照亮了整个深渊。与此同时,艾维斯也同时从这些瀑布中,抽取了大量雷电之力并编制成了一个新的囚笼,将尤格萨隆的身体再次束缚了起来。

        

“不好!这根本不是我们可以参与的战斗!”

        

而在深渊底层,注意到雷电之力轻易便在尤格萨隆身上,留下了无数恐怖的伤痕。意识他们插手了一场不该插手的战斗,暗道不妙的阿努巴拉克立刻便想要发布撤退命令。

        

“撤退!所有人……”

        

可惜还不等他的话说完,随着蓝色瀑布撞击地面,无数溅射而出的雷霆,顷刻间便搅碎了他引以为傲的部队。就连他自己也在勉强抗下数道雷击后,也不得不狼狈的钻入地下随即快速逃离了这片区域。

        

不过蛛魔的意外入侵,虽然转瞬便被艾维斯化解。但不受控制的雷电,还是没能在第一时间,将尤格萨隆洒落的血肉完全清理掉。

        

因此即便面对电网的全力绞杀,重创的尤格萨隆那丑陋的脸上,却依旧露出了一抹邪恶的笑容道:“哈哈哈哈!你失败了泰坦的走狗!我能感觉到我的部分血肉正在远离这片区域!就算你能抹去我积累的这部分力量,也阻止不了我逃出这个囚笼!很快我就会卷土重来!而你!到时候将不会再是我的对手!这个世界终将成为我的养料!”

        

“呵呵,别做白日梦了!今天你哪儿也去不了。”

        

然而面对尤格萨隆的嘲讽,艾维斯失笑着摇了摇头道:“知道我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追击你那些逃跑的血肉吗?”

        

“因为我知道那只是你的一些诱饵,如果被它们牵绊住了精力,隐藏在这具躯体内的古神权柄,将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转移到任何一个被你力量渗透过的地方。”

        

“事实上对于你们这些上古之神来说,血肉和意识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只有体内的权柄。只要有了权柄的力量,哪怕只剩一点缥缈的精神力,你们也能在吸收到足够的力量后再次复苏!”

        

说话间艾维斯操控着电网,uu看书快速蒸发了内中的血肉。并且就在艾维斯发力的同时,意识囚笼中四位守护者也同时发力。在快速排除了尤格萨隆多余的精神力后,最终锁定了代表着古神权柄的核心。

        

托里姆:“就是这东西了吧?”

        

米米尔隆:“没错这就是艾维斯想要的古神权柄!”

        

伴随着米米尔隆的确定,现实世界中代表着四位守护者力量的光芒,也在电网内部快速凝结出了一颗足球大小的光球。而被这颗光球包裹着的,就是代表着尤格萨隆力量的古神权柄。

        

“不……你怎么可能知道……你……”

        

随着权柄力量被切断,失去了肉体的尤格萨隆,意识也随着精神力在快速消散。而感应到守护者们的力量,艾维斯也挥手散去了周围的雷电之力。并随后拿出两块萨隆邪铁,融化成了一柄单手剑,然后瞬移来到了光球面前,并随手将剑插了进去。

        

等到长剑将光球类同源的力量吸尽,艾维斯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抹笑意道:“这下好了!有了这柄单手剑,要对付剩下两位上古之神就容易多了!”

        

可就在艾维斯为获得强力道具而欣喜时,一股莫名的力量突然冲地底横扫而来,并随即灌入了他的脑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