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生命门一插到底/不行太快了快停下

2022年7月16日13:35:42对生命门一插到底/不行太快了快停下已关闭评论

时间倒退回十分钟前。

对生命门一插到底/不行太快了快停下

        

林晓在那个灵异构筑的昏暗房间里。而当他看到电脑里的硬盘资料后,屏幕上突然跳出了一个视频。

        

视频里是林晓熟悉的面容。

        

-----荀曦。

        

不过让林晓熟悉的也只有那张脸了。在林晓的印象里,荀哥是一位乐观开朗,善解人意,聪慧机敏,脸上总是带着温柔的笑容,堪称自己人生榜样的大好人。然而视频里的荀曦却与之截然不同。

        

冰冷而神经质。

        

视频里的荀曦,在神色冷漠的同时,嘴唇还在无意识地抽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不受控制地笑出来。

        

“你好啊,我。”

        

紧接着,视频里的荀曦开口了,声音也和林晓记忆里的一模一样,但却远没有记忆中那般温柔善良。

        

“首先让我来纠正你的错误。”

        

“你和地球教屁关系都没有。” 

        

“别被骗了。”

        

视频里的荀曦似乎也知道时间紧迫,所以直接进入了正题:“其次,你一定很好奇地球教主到底是谁。”

        

“答案很简单。”

        

“地球教的教主,就是大爱无疆疯人院的院长,他现在或许已经改头换面,但我永远不会忘记他的名字----周志远。如果你听说疯人院里出了一个新院长,不用猜了,那个新院长就是周志远。”

        

话音刚落,林晓便愣住了。

        

作为荀曦的贴身工具人,林晓一直都跟着荀曦。而荀曦也不会刻意瞒着他,所以他也知道一些内情。

        

比如荀曦和地球教主在灵异学上被认定为同一个人。

        

又比如地球教主很有可能就是疯人院的新院长。

        

然而现在,视频里这个长得像坏蛋的荀曦,居然给出了一份截然不同的答案:荀曦和地球教主没关系。

        

“一切都是周志远的实验。”

        

视频里,只见坏荀曦(林晓擅自认定)半靠在椅背上,悠然道:“自从我来到他的医院之后,他就一直在暗中把我当作实验品。而原因在于,他对我口中描述的那个地球,非常的憧憬和期待。”

        

“憧憬到几乎疯狂。”

        

“这也正常,毕竟他那样的人,深知灵异事件的可怕,自然做梦都想要把灵异一个不留地驱逐出去。”

        

“而他的实验也很简单。”

        

“他设计了一个仪式,一个只要满足所有条件,就能够以我为锚点,打开通往地球道路的大型仪式。”

        

“仪式的基础就是我。”

        

“但如果只是把我送回去的话,那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周志远想要的,是彻底掌控这么一条通道,从而为这个世界的所有人类找到一个没有灵异存在的完美世界,所以仪式的主导者必须是他。”

        

“为了达到这点,他必须变成‘我’。”

        

“当然,不是物理上的变化,而是灵异上的变化。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将精神改造成了我的模样。”

        

“你应该见过那座精神世界了吧。”

        

“在那个精神世界里,周志远倒映出了整个城市。”

        

“而正常情况下,人类进入那个世界,都会呈现出自己精神的形象,同时精神形象和本人基本一样。”

        

“但是周志远不同。”

        

“他用了很长的时间,强行将自己的精神形象一点一点扭转成了我的样子。而且他基本成功了,只剩下最后半个脑袋,也就是最关键的大脑部分没有成功,所以弄出来的模样稍微有一点猎奇。”

        

所以提灯鬼影才是那个模样。

        

只有半个脑袋,是因为老院长只变出了下半个脑袋,而最关键的上半个脑袋,他还没有成功变出来。

        

“不过这并非毫无代价。”

        

“强行扭转自己的精神形象,也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那个老家伙。毕竟我自己好像也有点不太正常。”

        

“从名字上你也能看出来。”

        

“大爱无疆。虽然我不清楚那个老家伙经历了什么,不过他很明显是个缺爱的人。而在被扭曲以后.....”

        

“.....他的爱就变质了。”

        

“或者说,其他的一切都被他视为‘小爱’,而真正的‘大爱’是将全人类都送往没有灵异的地球。”

        

“只要能达成大爱。”

        

“小爱如何无所谓。”

        

“说直白点,就是【给予世间万物以平等的救济】。”只见坏荀曦微笑着说出了一句耐人寻味的台词。

        

紧接着,坏荀曦又敲了敲脑袋。

        

“总而言之。”

        

“在把自己的精神形象变成我以后,那个老家伙还缺了一样东西,那就是我的记忆。只有获得了我的记忆,他才能补全最后半个脑袋。不过我提前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抢先将记忆剥离了出来。”

        

“他想救济全人类。”

        

“但是这关我屁事。”

        

“我可不想被随意摆布,所以就稍微玩了点手段。而那老家伙也不出我所料,将我放出了那家医院。”

        

说到这里,坏荀曦露出了一个冰冷的微笑。

        

“我剥离出来的记忆,是我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记忆,这也是他最看重的。所以为了让我找回这段记忆,他只能把我在医院里的记忆删除掉,然后将一个‘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我送出医院。”

        

“我知道他有办法让我掌握灵异。”

        

“但那个老家伙为了更方便地控制我,即便我再三要求,他也始终没有松口,不愿意帮我获取灵异。”

        

“那我就自己来。”

        

“按照我的计划,他将我送出医院后。为了让我拥有自保之力,必定会帮我获得能掌控灵异的体质。”

        

“而且他应该还会把自己手里那本日记交给我。”

        

“因为那本日记的判定方式比较特殊,当初在那本日记上签名的时候,我还没有剥离记忆。所以在那本日记显示出的‘未来的我’,是以那时的我为标准的。因此日记里的我会慢慢恢复记忆。”

        

“那个老家伙肯定希望借此来让我找回剥离出的记忆。”

        

“同时他也可以通过日记来掌控我的行动。毕竟在转化完精神形象后,他本人已经没法离开医院了。”

        

“不过他会失望的。”

        

“因为我已经找到了一位完美的炮灰,他会帮我为那本日记上一个保险,确保那老家伙没法监控我。”

        

“他叫齐河华。”

        

“我曾经和周志远一起去过希望电影院,在那里和绝望作家有过一面之缘。所以我相信面对我的邀请,那个乐子人不可能不答应。届时日记里将会出现一位灵异存在,它会帮我隔绝周志远的监控。”

        

“至于会不会引狼入室。”

        

“我倒是不担心。那家电影院里的人都挺蠢的,尤其是那个自称导演的。哪怕失忆我应该也能应付。”

        

说着说着,坏荀曦突然收敛了全部笑容。

        

一切归于平静。

        

黑色的双眸如同深潭古井,不起波澜,看不到任何情绪,仿佛万事万物对他而言只不过是一场游戏。

        

“最后,是我告诉你这些的原因。”

        

“毕竟如果周志远成功的话,一切就没有意义了.....将这份记忆交出去吧,送给周志远弄出来的那个怪物。”

        

“他会后悔的。”

        

视频戛然而止。

        

一个穿越者。

        

而且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连安身立命的手段都没有的穿越者。最后却通过一系列的操作,不仅摆脱了无法掌控灵异的体质,还薅来了一本能预知未来的日记,甚至还除掉了这背后的隐患。

        

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

        

不惜删改记忆。

        

要知道,记忆是组成人格的重要因素。某种程度上来说,拥有不同记忆的荀曦和坏荀曦已经是不同的人了。

        

所以荀曦才会一直觉得未来日记里的他和真正的自己不同。

        

-----简直就是疯子。

        

睁开双眼,通过林晓的记忆看到了一切的荀曦不禁叹了口气:“相比之下,现在的我真是个正常人啊。”

        

而且这么一看。

        

我真的是一切的幕后黑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