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被学长撞一边写作业&斗罗大陆h

2022年7月16日07:10:23一边被学长撞一边写作业&斗罗大陆h已关闭评论

     

工作人员把这块有价值的原石放到一旁,五万块也是钱啊!

一边被学长撞一边写作业&斗罗大陆h

        

对于普通人而言,这可能就是他一整年的工资!

        

深吸一口气,工作人员终于磨刀霍霍看向了最后一块原石。

        

在他看来,刚才那块价值五万块的翡翠,多半就是这批货的极限了。

        

最后一块原石,怎么看怎么像是块废料!

        

如是想着,工作人员开始缓缓切割最后的这块原石。

        

伴随着原石被切开,切开的瞬间,石头里面居然隐隐爆出了金黄色的光芒!

        

工作人员顿时愣住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也纷纷围上前,当他们看到里面的场景时,一个个都惊呆当场。

        

“这……这居然是黄金玉种!”

        

白子敬上前看了一眼,也是目瞪口呆。 

        

“黄金玉种?赌石里面最好的玉种之一!我的天!发了!这次发了!”

        

说着白子敬还忍不住拍起了张冬的肩膀。

        

“张总,我们发了!这么大的一块黄金玉种,最起码也得价值一两千万啊!”

        

听到白子敬报价,张冬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刚才看他们震惊的样子,张冬还以为,这玩意应该得价值个几百万。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东西居然价值一两千万!

        

“两千万!保底估计两千万!”切开原石的工作人员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天呐!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一个小摊位,居然能开出来价值两千万的黄金玉种!”

        

“不是做梦,这就是真的!话说回来,你要是怀疑自己做梦,就掐自己的大腿啊!掐老子的大腿干啥!”

        

“五十万搏两千万!牛啊!真是太牛了!这绝对是本次黑市赌石最牛的一笔了吧?”

        

“别忘了,刚才那五十万也是从两千块搏来的!相当于用两千块搏了两千万啊!”

        

“……”

        

围观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震惊和激动。

        

虽然这块原石不是他们买的,但他们能亲眼见证,五十万搏两千万,这就已经足够他们回去吹嘘了!

        

一般来说,像这种两千万的玉种,最起码也得花几百万才能买到原石!

        

五十万买的原石,居然开出两千万的玉种。

        

这要是放在平时,简直不敢想象!

        

在场众人当中,表情最精彩的莫过于刚才被张冬包圆的摊主了。

        

此刻这个摊主真的很想一巴掌扇向自己的脸。

        

作死,真是作死啊!

        

早知道自己的摊位上隐藏着这么一块无敌的黄金玉种,他还往出卖什么?

        

自己切开,当千万富翁他不香吗?

        

价值两千多万的东西,只卖了五十万,摊主瞬间觉得之前收的五十万不香了,而且心里还郁闷的想哭。

        

不远处的眼镜男一伙人,脸色也是格外精彩。

        

他们留在这儿,原本是想看张冬的笑话,然后说几句嘲讽他的话。

        

可没曾想,没能嘲讽了张冬不说,反倒还见证张冬以小博大,用五十万搏到了两千万!

        

确切的说,是用两千块搏到了两千万!

        

而且按照规定,现在眼镜男还得给张冬发放另外一张黑市卡。

        

这次不再是余额不足就要收回的黑钻卡了,而是永不回收的紫钻卡!

        

眼镜男咬了咬牙,他真的不想那么做。

        

可职责所在,上级已经通知他了,让他去给张冬发放紫钻卡!

        

眼镜男实在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

        

“这位先生,您这次切开的玉石价值两千万,卖给我们黑市,将能得到一张两千万的紫钻卡!”

        

听到紫钻卡的名字,周围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天呐!是紫钻卡,传说中,只有充值上亿才能得到的紫钻卡!”

        

“啧啧,除了充值上亿外,只要你能在黑市开出来价值两千万的玉石,也能弄到一张紫钻卡!”

        

“谁有那么好的运气啊!就算愿意花钱,花两千万都不一定能开出来价值两千万的玉石!我还见过花五千万最后开出来的玉石连一千万都不值呢!”

        

“……”

        

众人议论纷纷。

        

此刻,就连白子敬也一脸羡慕的看着张冬,他也想要一张紫钻卡,只可惜不舍得往地下黑市充那么多钱。

        

倒不是充不起,只不过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肯定会引起有心人的关注,到时搞不好还会把仇家引来。

        

看着眼镜男绷着脸站在自己面前的模样,张冬忽然有种很想笑出声的冲动。

        

不过他还是很厚道的,并没有笑出来,只是面带微笑的接过对方手里的紫钻卡。

        

“这张紫钻卡将与您的身份绑定,以后不论卡里有多少钱,您都将是地下黑市的贵宾。全国范围内,不管在哪儿,只要地下黑市辐射到的地方,我们都会为您提供最优质的服务!”眼镜男板着脸说出必须要说的台词。

        

等说完之后,他才铁青着脸带着一票人灰溜溜的离开了。

        

原本留在这儿是想奚落张冬的,结果不仅没能奚落成功,反倒还要给张冬发放代/表贵宾的紫钻卡,眼镜男心里简直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

        

这会唯一心情算好的,就是刚才那个两千块卖给张冬五十万原石的摊主了。

        

原本他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亏的人。

        

可直到现在,他才忽然发现,原来自己还不是最亏的那个,真正亏的连底/裤都没了的,是那个被张冬包圆的摊主。

        

殊不见,此刻那个摊主脸都绿了,眼睛更是泛着光,似乎随时都会哭出来似的。

        

两千万的东西,让他五十万卖出去了,这种事搁到谁身上,谁都接受不了!

        

这时,张冬带着赵月如和白子敬两人,从围观的路人当中脱离出来,三人饶了两圈,最终摆脱/了那帮人的窥视。

        

“月如,没想到你的眼力和运气居然这么好!这两千万里面,有你一半的功劳,回头我给你转一千万!”张冬笑眯眯的说道。

        

纵然现在他已经在海山市开了饭店,每天都是日进斗金。

        

可两千万对他而言,依旧是一笔不小的巨款。

        

张冬不是抠门的人,他赚了两千万,自然要好好的犒劳下帮自己赚钱的工具人赵月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