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汉白×纪慎语第一次&岳好紧好紧我要进去了

2022年7月15日09:04:53丁汉白×纪慎语第一次&岳好紧好紧我要进去了已关闭评论

所以一行人直接更改了目标,前往蔚蓝之海。

丁汉白×纪慎语第一次&岳好紧好紧我要进去了

        

鱼腥草就长在蔚蓝之海之中。

        

那是一种有些特殊的灵草,用鲛人的鲜血灌溉而成,只生长在蔚蓝之海的蓝鲛部落,并且,被看护的严严实实,人类轻而易举进不去,就算进的去,带出来的鱼腥草也早就已经有了主人家。

        

所以这种特殊的灵草,只能亲力亲为的采摘,要是想指望有什么拍卖会上出现,那可就有得等了。

        

而说到拍卖会……

        

就不得不提到苏凡在进入拍卖会之前,所听到的关于秘境的消息。

        

因为上古战场的封闭,那一枚秘境的钥匙也被撤了下去,没有再出现在拍卖会上,不过那枚秘境钥匙最后被城主拿到了手中,现如今在祝觉手里。

        

兜兜转转,依旧落到了苏凡的身边。

        

不过苏凡近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处理有关于秘境的事情。

        

眼下当然是鱼腥草更重要。

        

如果错过了这次鱼腥草成熟的时间,还要等上三年,苏凡并不确定自己三年之后还会不会留在这个世界里。 

        

按照他现在收集的进度,可能只用两年的时间,最多两年半就能够把东西收集全。

        

为了一个灵草多等半年的时间就多了许多的变数,苏凡并不允许自己的计划出现太多计划之外的改变。

        

所幸在蔚蓝之海中还有他想要的其他一些灵草灵花,这次刚好一起前去收集起来,往后就不用再费心费力的打探蔚蓝之海。

        

不过……

        

如何进入蔚蓝之海成了一个问题。

        

但是眼下,甚至还没有接近蔚蓝之海的边界,他们不用太过操心。

        

“蔚蓝之海……那个地方特别排斥人类,我们三个恐怕不好进。”祝觉皱起眉头,看向身边的白夜和苏凡。

        

“白夜……倒是能进入,虽然可能不太受待见,但不应该会受到追杀。”

        

“我的话也自然有自己的方法……苏先生,你……”

        

“蔚蓝之海里的鲛人用什么判断是人类还是异兽?”苏凡忽然开口询问。

        

“气味。”

        

祝觉斩钉截铁的说。

        

“鲛人拥有两种形态,一种是战斗形态,一看就是异兽,另一种则是日常形态,和人类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有些鲛人会在日常形态中也暴露出属于自己的特点,有些则喜欢模仿人类,收起所有不同于人类的特点。”

        

“正因为有那种鲛人存在,所以他们是凭借气味来判断是否是人类,鲛人的气息非常敏锐,能够分辨出来是沾染上了人类的味道,还是本身骨子里就透露出人类的味道。”

        

祝觉看到苏凡的眼神一直在看着自己忍不住开口解释:“虽然我是人类,但我能够将自己转化成龙的血脉,也是我的天赋能力之一……白夜本身就不是人类当然不需要担心,但是苏先生……”

        

这些都是天赋。

        

是再强的实力都比不上的。

        

而祝觉,之所以这样信誓旦旦,是因为他曾经跟随自己的母亲进入过蔚蓝之海。

        

说实话,那次留给祝觉的体验并不算太好。

        

不过,到底是没有跟蔚蓝之海里的鲛人起冲突——虽然也有可能是别人看在他妈的面子上。

        

不过那都不是事。

        

苏凡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要是这样的话,那应该好办。”

        

无非就是收敛起有关于人的味道。

        

空明的涤荡洁净之体,能够排除一切杂乱的味道,到时候苏凡只需要改变发色,然后任由白夜把蛊放进自己的身体里,就能变得和白夜身上的味道如出一辙,又有些差别。

        

“那就好。”祝觉没有仔细询问苏凡要如何办到,这都是属于自己的底牌,自己的秘密。

        

连他都没有详细的解说自己是如何办到的。

        

三人没有休息,本就都是武帝的层次,自然也不需要像普通人类那般,走一步歇一会儿。

        

一路狂奔,路过可能会引起终端的一些队伍的时候,也没有留下来休息。

        

不过,永夜森林很大,从森林到蔚蓝之海的这一段路程,在森林的边缘和中间部位徘徊,没有到深处。

        

也就是说,他们或多或少总是能够看到在森林里出没的人类踪影。

        

越是接近蔚蓝之海,也就越多。

        

“这里的人越来越多了。”苏凡忍不住感叹,“不出所料,应该都是奔着蔚蓝之海去的,想必都应该收到了鱼腥草成熟的消息吧。”

        

谁知,祝觉露出一个冷笑。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是不知道这里有多少人能活下来了。”

        

“他们只听说过蔚蓝之海的鲛人多么凶恶,却不知道如果他们真的下去没有做好防护措施,可是会真的被撕碎的。”

        

哪怕是一个武帝。

        

都不敢说自己进入真正的蔚蓝之海后,还能全须全尾的逃离。

        

不要低估蔚蓝之海中生存的鲛人,对于人类的厌恶。

        

那是比人族和魔族之间的仇恨还要更加深重的厌倦。

        

不过话要是说回来的话,也不能怪蔚蓝之海中的鲛人,一切都是因为人类自作自受,如果在几百年前,人类没有下蔚蓝之海偷取鲛人的蛋当作奴隶卖掉,也不可能会有现在的一切。

        

须知,蔚蓝之海中的种族无数,但是唯独鲛人的生育非常的困难,尤其还是雄性鲛人进行哺育后代。

        

一切都有因有果,报应自得。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前人造孽,后人遭殃。

        

“马上就要到了,越过前面的这一片驻扎地就能到蔚蓝之海的海边。”

        

祝觉因为来过一次对这里表现的特别熟悉,一路上都是他在引路,并且喋喋不休的对苏凡介绍着蔚蓝之海里的风土人情。

        

“驻扎地?”苏凡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祝觉一拍自己的额头,“差点忘了说了,这里就是那些心心念念想要在蔚蓝之海之中牟利的佣兵的驻扎地。”

        

“这里已经形成了一个小规模的佣兵工会,如果运气不错的话,确实能够找到不错的人带领去蔚蓝之海的路。”

        

“但是很难,因为这里已经很接近蔚蓝之海,所以骗子和有实力的人比例都相差无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