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玩武林第一美妇/双飞漂亮人妻

2022年7月14日13:21:08强玩武林第一美妇/双飞漂亮人妻已关闭评论

       

听到堂哥说自己赚的更多,章驰便准备把钱收起来。

强玩武林第一美妇/双飞漂亮人妻

        

刚往自己的口袋里装,一只手伸了过来按住了章驰的手。

        

“要不这样,你投资我的公司,我给你算股份?”章武说道。

        

章驰反问道:“可以不投么?”

        

“当然可以,我又不是……我x!至于么”章武看到堂弟瞬间把钱给装进了口袋里,不由鄙视说道。

        

章驰却是一本正经点头回道:“至于!”

        

“我跟你说拍电影很赚钱的”章武劝起了堂弟。

        

章驰又回答:“我这一生就没有这样的命,好运都用完了,还是老实养我的牛来的靠谱,至于投资什么电影之类的,还是算了吧,我这头家驴吃不了野草”。

        

“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章武有点瞅不起堂弟这小财迷,一两万抠的这么紧,一点也不像个男人。

        

章武是的确看好自己现在做的生意,想让堂弟多赚一些,但是堂弟不乐意那就只能作罢了。

        

“拍什么电影这么赚钱?”

        

“小……电影!”

        

“哦,原来如此”章驰一听这仨字,立刻心领神会。

        

在美国这边拍这种片子那是合法的,不光是合法,其实每一个拍这种片子的公司背后都有大金主,因为这玩意真是不耗什么成本,收获巨大,绝对的高利润行业。

        

至于演员,那就更好找了,全世界想在好莱坞混的女人,车载斗量如过江之鲫,遍地都是混不下去的靓妞儿,其中很大一部分都乐意把自己奉献给绿票子。

        

“你想什么呢!”

        

章武一看堂弟笑的那么猥琐,便出声喝斥道:“我说的不是你想的那种,我投资的是投资小,但是见效快的电影……”。

        

“有啥区别?”章驰觉得投资小见效快,那不是就是那种片子么,场景简单,找几个人就拍上了,还有比这投资小更见效快的电影?

        

没有吧!

        

章武也懒得和堂弟解释了,他是投资独立电影,就是那种不出名导演,然后作品拍的还有点意思的那种,玩这东西全凭眼光,如果眼光不好的话,亏掉裤子大楼上表演空中飞人,几乎年年都见。

        

章驰这水准哪里知道什么独立电影怎么玩,你跟他说小电影怎么拍他还能好奇一些,你跟他说独立电影,那一点兴趣都没有。

        

“你这牧场搞的还有模有样的,没想到小牛也养的不错”。

        

章武不想和堂弟这个没文化的扯自己投资电影的事情了,转移话题谈起了牧场。

        

“哦,你也看的出来?”

        

章驰没在意,他觉得自家堂哥是胡说八道呢,就他哪里知道自己小牛养的如何。

        

章武道:“真不错”。

        

“嗯”章驰继续喝着自己的小啤酒,舒舒服服的享受着清闲时光。

        

正美着呢,突然间觉得有人踢自己,看了一下发现堂哥正用自己的脚拨愣自己的腿。

        

“干什么,变态啊!”

        

“变谁也不变你呀,去给我弄点吃的去,炒两小菜,再整锅米饭,这些天不是汉堡就是披萨,吃的我都快要吐了”章武说道。

        

章驰干脆的回道:“没有,我一个人你以为会整这么多菜回来,你没看到我今天才把冰箱给弄回来么”。

        

“你不早说,早说就去买点菜了,家里现在有什么?”

        

“牛排,土豆和洋葱”章驰说道。

        

“我x!”

        

章武一听这三样,忍不住骂了一句。

        

“吃不吃,我想吃中餐的话我送你回家,伯娘肯定能给你做一桌子好菜”章驰说道。

        

章武一听立刻摇头:“还是算了吧,等走之前回家转转,要是老在家呆着老头老太太就要唠叨,我听着心烦,不如在你这边蹲着。

        

牛排就牛排吧,对了,把两只狗给放出来,呆在宠子里大半天了”。

        

章驰从沙发上起来,先来到了笼子旁边,把两只狗子从笼子里放了出来。

        

还别说,这两只猪獒长的还挺可爱的,毛绒绒的跟两个线球似的,一个黑毛,四条小粗腿是深黄色的,还是小四眼,也就是眼睛上面,各有一个深黄色的点,看起来像是另外两只眼睛似的。

        

另外一只是金红色,像是这样的狗,要是放在几年前,不让你掏个百八十万的,人家卖狗人都不带搭理你的。

        

但现在藏獒的泡泡吹破了,狗贩子们或是转行,或是吹起了别的品种狗,大批的猪獒被扔掉,所以在藏獒的家乡,野地里成群的藏獒游荡。

        

金红色的还是只母獒,全身都是一色的金红色毛,鼻头上的肉是粉色的。

        

两只小东西个头不小,但是估计也就在两个多月,笼子门一开,哼哼叽叽的从宠子里钻了出来。

        

一出来便绕着章驰蹭来蹭去的。

        

“它们挺喜欢你,我特意为你挑的两窝,正好凑一对”章武说道。

        

“它们更喜欢你,你还是带走吧”章驰摆脱了两只小狗崽子转身进了屋里。

        

打开了煤气灶,开始给堂哥煎牛排,煮土豆什么的那就算了,费事,直接弄了几块西兰花过了一下水,在煎牛排的锅里切了一朵小洋葱,拨拉了几下,再煎了个蛋,端给了外面躺在跟条死蛇似的堂哥。

        

“我不要这么多洋葱,多来点西兰花”章武不太喜欢洋葱。

        

“要吃就吃,不吃我拿走喂狗”章驰才不在乎他爱吃不爱吃,想吃什么自己做,自己不做的话最好就别提要求。

        

“算了!”

        

章武也没有办法,只得把盘子放到肚皮上,拿着刀叉切起了牛排。

        

“不是我夸你,这黑胡椒酱有长进!”

        

吃了一口,章武夸了一下堂弟的黑胡椒酱。

        

章驰没有理堂哥,兄弟之间相处就是这样的,似睬非睬,爱搭理不搭理,什么相亲相爱一家人,那都是电视上的,现实生活中相互看不顺眼才是常态。

        

章驰回到屋里,准备给两只狗崽子弄点吃的,不喜欢归不喜欢,他也不可能让两只狗崽子给饿着。

        

家里也没什么好喂狗崽子的,唯有给二狗准备的羊奶粉。

        

奶粉刚冲泡好,香味一起来,原本睡着的二狗便睁开了眼,凑到章驰的脚边。

        

喵!喵!喵!

        

二狗以为这是给它准备的,所以嗅着味儿便过着了,望着章驰手中的盆子,把自己的尾巴竖的老高。

        

二狗个头已经长起来了,虽说不大,但是已经脱了一身奶毛,现在已经有点狸花猫的风采了。

        

“这不是你的!”

        

章驰伸出脚,把二狗从自己的身边拨开。

        

二狗哪里肯离开,喝奶是它一天中最开心的事情,现在奶粉都冲好了,它如何肯离去,一边喵喵叫着,跟着章驰来到了屋子外面的廊下。

        

当二狗看到两只狗子的时候,立刻不安静了,身上的毛都快炸开了。

        

嗷呜!嗷呜!

        

二狗发出了威胁。

        

“一边去!”

        

章驰把二狗拨开,把手中的奶盆子放到了两只狗子面前。

        

狗子嗅到了奶味,立刻晃着肥嘟嘟的身子过来了,两个家伙直接把脑袋杵到了盆子里,然后吧叽吧叽的喝奶声便响了起来。

        

章驰见狗子吃的欢,回到沙发上坐了下来,重新拿起小啤酒继续小口灌着。

        

呜!呜!

        

嗷呜!嗷呜!

        

章驰转头发现二狗已经站到了粉盆子旁边,把自己的脑袋插进了奶盆子里,喝一口冲着旁边的两只狗叫上两声。

        

两只傻狗白长了大个子,一个两个全坐在离奶盆子快半米的地方,脑袋耸拉着,眼睛都不敢看抢自己东西的二狗,好像两个面对法官的犯罪份子。

        

“这就是你说的藏獒,好狗?”

        

章驰冲着堂哥来了一句。

        

“狗还小嘛!等大了……”。

        

“等大了也是两只废物!”章驰直接了当的说道。

        

“就算是吧”。

        

章武才不在意这个,他带狗子回来就算是完事了,至于堂弟养还是不养那都不是他想考虑的。

        

其实章武对于藏獒的了解要比堂弟多的多了,他也知道这种人工繁育出来的藏獒并不适合牧场,但是他也没有办法,人家拿来抵账的东西,不要吧觉得亏,要了吧又不太想养。

        

把两只狗遗弃了,总归不好,自己养,他也没有兴趣养,还是那原因,怕这两傻货长大了咬人。

        

最后想来想去也就送给堂弟,因为堂弟家的地方大,放两只狗没问题。

        

至于咬人不咬人的那就是堂弟的事情了,在坑弟弟这一项上,章武从小就没有太大的压力。

        

二狗吃饱了,肚子吃的跟揣了个皮球似的,但是依旧没有让两只狗吃,它直接趴在了奶盆子旁边,开始舔起了爪子洗起脸来。

        

两只傻狗还是那模样,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坐在地上耸拉着脑袋,把自己肥肥的两个腮帮子都贴到了胸口,那家伙活脱脱就是两个旧社会受气的小媳妇。

        

章驰起先也没有在意,吃不上你就饿着,饿多了自然就知道抢食了。

        

不过过了一会儿,章驰发现二狗有点过份了。

        

咳!咳!咳!

        

二狗不住的伸着脑袋,开如咳了起来,一边咳一边嘴角还冒着白色的奶汁儿。

        

这是吃多了!

        

为了不给别人吃,把自己给吃吐了!

        

章驰真是不好说二狗什么了。

        

不能再让二狗吃下去了,再让它吃下去,它能把自己给撑死,虽然一开始的时候章驰不太喜欢,但是现在二狗凭着抓耗子的本事已经把章驰验征服了。

        

牧场里缺不了这个首席捕鼠官。

        

于是章驰放下酒瓶子,走过去把二狗给拎了起来,关进屋里的宠子里。

        

把二狗给关了起来,两条傻跟还那副怂样。

        

章驰没办法,只得把奶盆子推到了两只狗的面前。

        

就这样,这两货等了好久才张开嘴吃起奶。

        

一边吃一边还往门里瞅,明摆着是怕二狗从屋里出来。

        

“又是两只造粪机!”

        

章驰给两只狗子下了评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