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狠狠占有她&宝贝,用腿盘往腰,我要动了

2022年7月13日09:36:32我只想狠狠占有她&宝贝,用腿盘往腰,我要动了已关闭评论

       

前方,四位刚晋升的新神立在那。

我只想狠狠占有她&宝贝,用腿盘往腰,我要动了

        

他们才刚急匆匆赶来,当远远地看到,苏奕暴杀而来,都不禁露出惊喜之色。

        

自投罗网?

        

妙啊!

        

没有任何迟疑,四位新神全力出手。

        

“杀!”

        

滔天的神威肆虐,耀眼的宝光呼啸而起,化作毁天灭地般的洪流,狠狠朝苏奕镇杀过去。

        

苏奕没有退避,速度反倒更快,整个人像一把尖锥,带起刺目璀璨的剑气,横空而过。

        

轰隆!

        

四位新神的联手一击,刹那间土崩瓦解,化作漫天光雨激射。

        

虚空中,苏奕所过之地,拉出一道笔直的裂痕。 

        

而在裂痕的前方,两位新神的躯体轰然炸开,血水飙射。

        

临死,两者脸上都写着亢奋和惊喜,显得无比讽刺。

        

其他两位新神反应过来时,都不禁发出惊惧的尖叫,朝两侧远远退避,浑身都在颤抖,面无血色。

        

一刹那,苏奕势如破竹,破开他们的联手,撞碎两位新神!!

        

事情发生的太快,也太迅猛和霸道,带给人的震撼和冲击,也就显得格外强烈。

        

场中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除了钓鱼佬和天荒神主见怪不怪,那些从不同方向赶来的神明,都不禁被这一幕惊到。

        

“那家伙他……”

        

闻人青虞远远看到这一幕,不禁悚然。

        

这是一个太和阶人物能够拥有的战力?

        

更别提,谁都清楚看到,苏奕负伤惨重,直似丧家之犬,随时都会倒下。

        

可就是在这等情况下,苏奕却刹那间屠掉两位新神!!

        

“那异端若那般好杀,何至于让钓鱼佬和天荒神主追了一路?”

        

闻人琴轻语。

        

说话时,她瞥了一眼钓鱼佬和天荒神主,一眼看出,这两位神主的意志法身都受损了。

        

其中,钓鱼佬的意志法身受伤最重!

        

“快追!”

        

“快,他已逃不掉!”

        

场中响起此起彼伏的大喝声。

        

那些从不同方向赶来的强者,全都朝苏奕追杀过去。

        

一个比一个快,争先恐后!

        

“道兄,接下来如何做?”

        

天荒神主脸色阴沉。

        

他和钓鱼佬也在追击,不曾放弃,并且速度比其他人要更快一些。

        

“局势变了,不能再冒然出手,你且看着,接下来谁抢先出手,谁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哪怕能擒下那异端,可也将被其他对手针对和打击!”

        

钓鱼佬的声音像从牙缝中挤出,他已快气疯。

        

第一次燃灯佛祖横插一手,错失了一个擒下苏奕的绝佳时机。

        

第二次,被天荒神主摘桃子,不得不隐忍,选择和天荒神主合作。

        

而现在,那些竞争对手陆续赶来,让整个局势都变得混乱起来,也让他之前占据的优势荡然无存。

        

这让钓鱼佬如何不怒?

        

“那咱们就看看,最终鹿死谁手!”

        

天荒神主沉声道,局势变得棘手,让他脸色愈发难看。

        

他之前已注意到,目前掺合进来的那些竞争对手中,只有闻人琴是神主级存在。

        

至于其他人,都是一些上位神、中位神的意志法身,威胁谈不上大,可也是麻烦。

        

毕竟,无论本尊道行高低,在这纪元战场,大家的实力都处于下位神层次。

        

轰!

        

出乎人们意料,闻人琴直接动手了,祭出一条璀璨火红的绳索,凭空一闪,就朝苏奕阻截过去。

        

离火伏天绳!

        

天荒神主和钓鱼佬眼皮一跳,脸色顿变,认出了这件宝物的来历,毫不犹豫全都出手阻击。

        

砰!!

        

惊天动地的碰撞声响彻。

        

离火伏天绳遭受阻截,尚在半途,就被震退。

        

“你们什么意思?”

        

闻人琴脸色一沉。

        

她身影修长,通体环绕着璀璨晶莹的神焰,尽显神主的威势。

        

“我们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

        

天荒神主面无表情开口。

        

钓鱼佬忽地道:“若道友愿意合作,我倒不介意让道友分一杯羹。”

        

闻人琴冷笑,眉梢间尽是不屑,“和你们合作,我只会担心被你们活活给坑了!”

        

钓鱼佬脸色阴沉:“那就只能各凭本事了!”

        

“怕你们不成?”

        

闻人琴话虽这般说,可却并未再动手。

        

显然,她也意识到,只要抢先出手,势必会被那俩老家伙阻截。

        

交谈时,他们的身影未曾停顿,对苏奕紧追不舍。

        

从天穹俯瞰——

        

苏奕一个人在前方拼命般逃遁。

        

而在他身后,紧紧追着许多气息恐怖的神明,彼此之间的距离,相差并不大。

        

可也正因如此,苏奕很难甩掉那些敌人。

        

而那些敌人,也很难追上他。

        

并且,随着时间推移,陆续赶来的神明数量也逐渐变多!

        

其中,更有两位神主级人物。

        

一个身影伟岸,浑身蒸腾炫亮刺目的血色雷霆,乃是罗睺妖祖。

        

一个儒袍打扮,双鬓斑白,面容凄苦,手握一卷竹简,乃是神域赫赫有名的“天绝魔主”!

        

此人的后裔神子古灵潇,就是死在苏奕手底下。

        

当两位神主级人物出现,让钓鱼佬、天荒神主的心都变得沉重起来。

        

这些老家伙,可一个比一个恐怖狠辣!

        

闻人琴也眉头紧锁,显然意识到了问题的棘手。

        

不过,罗睺妖祖和天绝魔主同样没有轻举妄动,同样在提防其他大敌。

        

“再这么拖下去,局势怕是会越来越麻烦!”

        

蓦地,罗睺妖祖开口,“不如我们五个一起合力,先擒下那异端,之后找个地方,再分这异端身上的造化,如何?”

        

“好!”

        

闻人琴第一个答应。

        

“就这么办。”

        

绝天魔主说着,目光扫向钓鱼佬和天荒神主,“你们呢?”

        

钓鱼佬第一个念头就是拒绝!

        

在场之中,就属他负伤最重,正面对战,根本不可能是其他神主的对手。

        

可当看到罗睺妖祖、绝天魔主、闻人琴三人都已答应,他心中一沉,意识到若自己拒绝,必会被针对!

        

天荒神主也意识到这一点。

        

两人对视一眼,都点头答应下来。

        

“好!接下来由我出手,先将他擒下,你们四个提防其他人趁虚而入!”

        

罗睺妖祖明显迫不及待。

        

说话时,他已暴杀而去。

        

嗤!

        

一盏血淋淋的古灯出现,涌现出无数血色闪电,交织为一方血色雷霆炼狱,横空朝苏奕镇杀过去。

        

天妖血泪灯!

        

一件威猛莫测的纪元神宝。

        

同一时间,闻人琴、钓鱼佬和绝天魔主皆严阵以待。

        

与其说是防备他人趁火打劫,不如说是在提防罗睺妖祖得手之后逃走。

        

杀劫骤起,其他正在追赶苏奕的神明无不心中凛然。

        

……

        

远远地,苏奕看到极远处天地间,出现一幕奇观。

        

那是一道由混沌雾霭所化的墙壁,上接天宇,下连大地,像横断纪元战场的一座天堑!

        

而在那混沌墙壁中央,涌动着一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内,不断喷吐混沌气流,光焰蒸腾,偶尔甚至还有纪元碎片,从那混沌漩涡中呼啸而出。

        

小猴子的爪子指着那里,吱吱大叫,满脸亢奋。

        

无疑,那混沌漩涡,就是小猴子所说的“安全之地”!

        

苏奕精神一振。

        

他才不管那混沌漩涡什么来历,又是否藏有致命的危险。

        

现在的他,也已来不及考虑这些。

        

“快了,不出片刻足可抵达!!”

        

苏奕暗道。

        

可就在这一瞬,杀劫骤起。

        

罗睺妖祖祭出的天妖血泪灯腾空,衍化一方血色雷霆炼狱,从天而降!

        

强烈的危机感,刺激得苏奕身心紧绷。

        

直觉告诉他,若继续前冲,这一击,足以致命!!

        

可若退后,则必将陷入重重围困。

        

进退维谷!

        

可对苏奕而言,这根本无须抉择。

        

他穷尽全身上下仅剩不多的力量,挥剑怒斩。

        

轰隆!

        

天塌地陷,十方皆颤。

        

恐怖的毁灭洪流席卷,将苏奕整个人掀飞出去。

        

的确,他挡住了来自罗睺妖祖的一击,可同样地,他被拦截住了!

        

那本就破损严重的道躯,像布满裂痕的瓷器一般,快要支离破碎。

        

那模样,太惨了!

        

他整个人,都因为道行枯竭,而狠狠砸落在大地上,灰头土脸,浑身上下,直似彻底散架。

        

那种难言的无力感和剧痛感,如山崩海啸般冲击苏奕的心境,整个人已经完全快要撑不住了。

        

全场死寂。

        

罗睺妖祖这一击之下,成功拦住了苏奕!!

        

许多神明蠢蠢欲动。

        

这无疑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而苏奕就像已经摆在餐桌上的肥肉,人人都想分而食之!!

        

“谁敢动,我们五个灭谁!以后更要灭了尔等本尊!!”

        

罗睺妖祖面容森然,扫视全场。

        

众人心中一颤,全都变色。

        

轰!

        

而同一时间,罗睺妖祖已一步踏出,探手朝苏奕抓去。

        

这一瞬,其他四位神主皆蓄势以待,眼神灼热,写满了杀机和贪婪。

        

这一瞬,跟随着恒沙神尊出现在场中的南平天,看向苏奕的目光都充满了怜悯,幸灾乐祸。

        

那嘴角的笑容都快裂到耳根处。

        

王夜!

        

你也有今天?

        

眼见罗睺妖祖即将得手,也是这一瞬,一道仿若愤怒嘶吼般的剑吟,在苏奕身旁骤然响彻。

        

轰!!

        

咫尺剑腾空,爆绽无量混沌剑气,怒扫乾坤。

        

仅仅一击,暴杀而来的罗睺妖祖,被狠狠轰飞出去,那探出的右臂,都被混沌剑气震碎!!

        

这一刻的咫尺剑,完全爆发出和以往截然不同的恐怖威能!

        

而这个变数,连苏奕也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