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他进我身体全过程&把极品英语老师压在胯下

2022年7月13日09:30:19口述他进我身体全过程&把极品英语老师压在胯下已关闭评论

     

凌华,小派萌,王逍前世一个游戏里的角色。

口述他进我身体全过程&把极品英语老师压在胯下

        

其实在超神世界,只要基因引擎技术足够的话,再有资源,你可以完成任何你喜欢的人物形象,使之具现。

        

超级战士的外部形象说到底就是外形设定,基因表达而已,而这些对于可以用虚空能力快速编辑基因的王逍来说并不是难事,他能做到的就是比正常技术更快。

        

而且渐渐的,他的这套技术也已经小小成型了。

        

调节面容,形态,发色,瞳色。

        

甚至可以编写记忆,性格。

        

如果他想,他可以弄来王昭君,或者阿瑶,公孙离,只要是他此刻感兴趣的,都可以。

        

凌华女王的记忆和性格他是不会改的,最多改改发色,改个名字,然后他觉得好看顺眼就行。

        

凌华的超级基因,也是他将一份劫来的现成神河系女性超级基因略做修改,然后植入的。

        

他抢了不少基因和基因资源,比如他用来晋级准第三代的,加以资源晋级。

        

虽然他并没有更高级的基因资源,只等着葛小伦大出血。 

        

至于小派萌也差不多,但是小派萌只是一只二代小妖精,除了体轻飘着没什么能力,他弄出来带在身边解闷玩的。

        

这些也就是王逍这些天的所有收获了,时间短,他也来不及消化更多。

        

面对小家伙的反驳,王逍随手抬了抬手,比划了一个小脑瓜崩,小派萌委屈地捂住了小脑袋。

        

脑瓜崩没弹下来,小家伙嘿嘿嘿地乐了。

        

其实就是个傻傻又单纯的新生小妖精,还会和王逍对对台词而已。

        

他喜欢了就弄出来一个,喜欢别的游戏人物也可以弄别的。

        

这是他的消遣,没事逗着玩,有事还可以是个小工具人。

        

他的消遣,也是她们的幸运。

        

“你倒是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孙悟空深深地看了一眼这小家伙,思考着这之外的意义。

        

老杜那里对于王逍的猜测不少,其实有时能对应上,但是总是被他超乎想象。

        

王逍没心情理会孙悟空的深深一眼,这位大圣爷除了给他带来过一丢丢血液资源可以解析解析兽体技术,暂时还没带给他什么好处。

        

不得不说,帝蕾娜这小舞蹈跳的还不错。

        

红绸肚兜,大红短裤,锦绣裙袍,长袖善舞,一抬腿一抬腿的,未必比不上将来的内衣秀。

        

“你对帝蕾娜怎么看?”忽然,孙悟空的声音传来。

        

他的声音有些严肃,话里似乎有些弦外之音。

        

王逍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用眼睛看啊!”

        

他心里已经承诺过不拍照的。

        

毕竟神的记忆可以倒放。

        

孙悟空目光深邃:“你可知道,天道……”

        

王逍连忙抬手打住,面色神奇:“我说,您把我当好人了吧?”

        

孙悟空这台词念出来的一瞬间他就知道,这是要强行进烈阳天道的剧情了啊……可是这跟他个神渣王有什么关系?

        

“看这样子,你还听说过天道和地球的故事?”孙悟空皱了皱眉。

        

“嗯。”王逍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反正他的主人设即是别人摸不准,用小棍把别人脑子搅成浆子,这些细枝末节谁都知道的事他知道也很正常。

        

虽然他不会放松警惕,但是随着实力的快速提升,他的容错率会越来越高,知道很多常识都很正常。

        

就像在莫甘娜面前时,他说话是最轻松的,因为莫甘娜觉得他知道很多都很正常。

        

比如他一直称呼她冰冰,冰姐,高阶恶魔知道莫甘娜的本名凉冰很正常。

        

“那你就一点都不在意?你也是……”

        

王逍静静地看着他。

        

“你也是地球的神。”孙悟空硬着头皮顶着他的目光道:“这里是你的家,你不是跟琪琳那丫头……”

        

“有的时候,视角不同,经历不同,目的不同,”王逍不以为然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轻飘飘道:“您老人家别强行让别人代入,硬融。”

        

自从他表现出强大的实力之后,就越来越多人想跟他谈心了。

        

世界就是这样。

        

但是谈心可以理解,可要谈他也是跟妹子谈啊,这一个公的凑什么热闹?还一身毛……

        

拯救世界?他要是想拯救世界就直接跑到凯莎面前告诉她了,你妹妹和卡尔那个老阴比要用蕾娜炸了你……可能吗?

        

再说在他明明知道蕾娜没有坏心的时候,让他去跟孙悟空研究蕾娜是否有阴谋,这不是很可笑么……他哪有那么多闲工夫。

        

“咱们走了,小煤气罐。”说罢转身离去。

        

睡前看看小舞蹈,生活乐无边。

        

“别给人家取外号~”小丫头捏着小拳头,气呼呼地跟上去。

        

孙悟空满眼复杂地看着王逍离去,一个可以帮忙保护地球的强大的神,他不可能轻易放弃……但是对方却一次又一次地告诉他,人家是真的什么也不想管。

        

……

        

不多时间之后,巨峡号王逍的白给房间。

        

“这你闺女?”琪琳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坐在王逍房间沙发上一个粉雕玉琢的漂亮小家伙。

        

这让她如何理解,如果不是王逍现生的,还是在哪里抢来的?

        

河里捡的?

        

而且这小家伙还挺溜,支着一个小光屏噼里啪啦地在那敲着不知道什么东西,感觉比她还聪明。

        

“小工具人。”王逍穿着一身睡衣悠闲地侧躺在床上,乐呵呵地回道。

        

“是好帮手~”小派萌又气鼓鼓地瞪眼。

        

虽然她成为妖精才不过几天,但是也发现了这个主人的最大特点,气人~

        

可气人了!

        

“小宝宝,你几岁了?”琪琳不信王逍的话,问向小家伙。

        

“三天。”小派萌眨着大眼睛,乖巧回答。

        

有王逍用虚空能力写进她脑海里的数据,她很清楚这个看着很弱的漂亮女人在主人心里是什么地位。

        

琪琳:“……”

        

她就感觉这两位合起伙来欺负她读书少。

        

“主人,凌华姐姐说她已经暂时整理好了政务和军队,请问是否需要征伐周边各国,统一大陆。”小家伙敲着光屏,忽然抬头看向王逍。

        

“暂时先不用,等她掌握好我交给她的能力,让她明里威慑,暗里直接给人洗脑。”王逍直接摇头:“明里一统,震慑军政就可以了,没时间浪费在这种地方。”

        

派萌:“哦~”

        

琪琳:“……”

        

她懂了,这爷俩是在玩游戏对吧。

        

战略王国游戏之类的……

        

“今天我身上闻着没味儿了吧?”王逍回了小家伙一句,然后看向琪琳。

        

至于小派萌,除了是逗着玩的,平常也会代他来和远方的凌华女王交流,监控统筹数据,申请授权——他可不会把时间花在这些地方。

        

“是啊,你这么聪明,吃一堑长一智嘛。”琪琳呵呵冷笑。

        

“这十几天有没有想我?”

        

“鬼才想你……”

        

“因为你我可少杀了不少人。”

        

“呵呵,谢谢你为我积阴德。你别动……有孩子呢~”

        

“不用管她,她就是个小妖怪……派萌,洗手间呆着去。”

        

琪琳的态度还是不出意料,看来要不是醋意萌发或者圆梦初吻,或者为了夺了王逍可能的初吻,她未必那么快认命。

        

虽然现在也没认命。

        

但不妨碍干点什么啊……

        

十几分钟之后,琪琳使着劲掐着这个混蛋,身上发软地推开他,擦着红唇整理白衬衫,看着他无良而满足地哈哈笑……

        

就不能给他抓到机会,不然他可会抓机会,乱抓。

        

“这个回去自己注射,你现在是第一代,注射之后就是第二代。”王逍将一份基因药剂递给琪琳:“能力更强,将来也更安全,才能做你想做的。”

        

琪琳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这份药剂,虽然她懂的不多,但是她也能明白这里的意义。

        

“怎么?包养我啊……还是PUA?”她静静地看着他。

        

“有那么多好听的词你不用,”王逍无奈摊手:“你见过谁给自己老婆东西还得因为点什么?虽然我的确是在PUA你。”

        

“谁是你老婆……我不会白要你的东西,你给我的已经够多了,我已经还不起了。”琪琳默默转身离去。

        

王逍无奈……抬手将琪琳用引力吸来,按在怀里,一针扎过去:“我这不是在感动你,懂吗?”

        

好说好商量还不行了。

        

“你放开我,我不要!”琪琳努力挣扎。

        

全身扑腾,胳膊却不动。

        

王逍一边给琪琳扎针,一边心中轻叹,这一幕怎么这么熟悉呢?

        

片刻之后琪琳离去,既羞且恼且不好意思,王逍硬邦邦地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主人,派萌可以出来了吗?”卫生间里忽然传来一声小心翼翼地声音。

        

“呆着吧,有人不喜欢你。”王逍淡淡回道,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