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含她的狠狠揉搓捏莫晓梅&丫头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2022年5月17日08:54:39他含她的狠狠揉搓捏莫晓梅&丫头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已关闭评论

沉落面色一寒,怒道:“我看是你袭击了敖弘他们,所以手上才有鳞片,眼下又来诓我才对。”

他含她的狠狠揉搓捏莫晓梅&丫头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沉道友何出此言?”北冥鲲皱眉问道。

        

“若不是你袭击了他们,你又如何会有敖弘的鳞片?别告诉我,是为了让我相信你先前的鬼话,专门取来的?先前我们相遇之时,你的反应可以左证,那只是一次意外偶遇。既然是偶遇,哪里需要你专门摄取一片龙鳞,来说服我?”沉落反问道。

        

北冥鲲闻言,神色一僵。

        

“莫非你有未卜先知的神通?”沉落凝眸问道。

        

说罢,其袖间法力鼓荡,双方气氛顿时剑拔弩张了起来。

        

“唉,沉道友,先前的话,的确是我信口胡诌的。实际上,我的确也与敖弘他们交手了,只不过用的是一具分身,当时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应对万佛金塔那边了,结果两边尽皆败北,这片龙鳞就是分身在激战中从敖弘身上得来的。”北冥鲲叹了口气,说道。

        

说罢,他单手一掐法诀,周身顿时发散出一阵法力波动。

        

沉落三人见状,立马后退些许,凝神戒备起来。

        

北冥鲲却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是周身一阵模湖,身形像是剧烈抖动起来,很快就有一道模湖残影在身旁浮现。 

        

一息之后,残影凝固,便已经分化出一具分身来,模样赫然也是句偻老者的样子。

        

“你这变化之术,好像也不一般?”沉落见状,才相信了他的说辞,开口问道。

        

“我身为亘古异兽,在这变化人形一途上有些能耐,并不是什么出奇的事。”北冥鲲说道。

        

“先前你便是让分身来了一趟镇妖塔,还与祖龙之魂起了冲突,这么说来,镇妖塔内有你想要的东西,或者有你想要做的事?道友先前如此爽快的答应助我救人,想必另有目的,还是痛痛快快说出来比较好。”沉落澹澹说道。

        

“嘿嘿,既然沉道友如此说可,那我也不拐弯抹角,我确实有事要沉道友你帮忙,这座镇妖塔内有件宝物,就在镇妖塔的第五层,我需要你帮我到达第五层,并帮我拿到它。而我,可以帮你从祖龙之魂的手中解救出敖弘和元丘。”北冥鲲说道。

        

“你要拿到的宝物是什么?”沉落略一迟疑,问道。

        

“是一件佛门用来镇压群妖的重宝,如今镇妖塔内的妖物基本都已经脱困,那宝物留在这里其实也已经没用了。而且此宝对人族压制不强,主要是针对妖族和魔族的,所以你大可放心,落在我手上,也不会用来对付你们。”北冥鲲继续说道。

        

沉落猜的出来,北冥鲲觊觎那件佛门秘宝,多半是要用来对付狐祖,猿祖和魔族那些人的,以报自己先前的重伤之仇。

        

而且此妖对小西天这里这般熟悉,自己需得更加小心。

        

“只要你能帮我救人,助你取宝的事,我可以先答应你。但你若有所欺瞒,或者被我发现有不轨之举,我就是拼个鱼死网破,也不会让你好过。”沉落语气平静的说道。

        

听着沉落言语中那浓浓的警告意味,北冥鲲眼角不禁抽搐了两下。

        

他何曾被人如此威胁过?

        

“那就一言为定。”北冥鲲笑了笑,说道。

        

言毕,几人正打算破解禁制,进入镇妖塔时,一阵强烈的法力波动从极远处袭来,两道遁光疾射而至,落在了塔前,现出了身形。

        

沉落蹙眉望去,目光不禁微微一闪:“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落地的两人不是别人,正是文殊菩萨和妖族猿祖。

        

见到沉落几人,文殊菩萨面上古井无波,猿祖面上则露出一丝惊诧,只是目光一闪之后,便直接无视了几人,既没有对他们说什么,也没有对他们出手。

        

文殊菩萨二人直接来到券门前,同时结印施法,各自朝着漆黑的木门上打出一道法印。

        

只见两道光芒落在黑色的门板上,原本暗澹的木门上忽然有金光亮起,一道佛门真言,与一道妖族封印,与现出的光幕同时飞起,从门扇上揭了下来。

        

随后,猿祖一挥袖袍,门扉直接朝内打开,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呼……”

        

一道阴风从门洞内吹卷而出,带着一股潮湿微腥的气息。

        

猿祖两人侧身避开之后,就急匆匆地冲入了门洞内,身影没入了黑暗中。

        

眼见两人消失,沉落还在惊讶于他们的奇异组合,北冥鲲就已经开口催促道:

        

“快点,我们也得赶紧追上去。”

        

“好。”沉落点了点头。

        

“慢着……”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沉落闻言,立即看向火灵子,有些疑惑道:“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妥?”

        

“没什么不妥,你先让我回逍遥镜空间。你们这一个两个的,都是翻掌之间翻江倒海的厉害人物,我还是回去呆着安全些。”火灵子板着脸说道。

        

“也好,有什么问题,我再向你请教。”沉落说道。

        

火灵子虽然不是太乙境修士,但见多识广,特别是在法阵一道上,给沉落的裨益良多,不知不觉间已经成了他的一大助力。

        

打开逍遥镜空间,将火灵子送回后,沉落三人才一起进入了镇妖塔中。

        

……

        

与此同时,镇妖塔顶层。

        

一个几乎完全黑暗的空间中,有一个声音悠悠响起:“呵,来了不少厉害的人啊,还都不是陌生人。”

        

话音刚一落下,黑暗空间中就有一道朦胧光芒亮起,一个三尺见方的白色光幕凭空浮现而出,上面映照出镇妖塔外的景象。

        

将文殊菩萨两人和沉落三人进入镇妖塔内的景象,一一映衬而出。

        

“哦?居然吸引来这么些人……不过倒也无妨,咱们自有退敌之法。”紧接着,另一个声音响起,起先有些惊讶,但随之又复归平静。

        

黑暗中的白色光幕,光芒微弱,无法映照两人面孔,很快也随之熄灭。

        

……

        

沉落几人走入镇妖塔内,眼前光芒先是一暗,随即又有亮光从上方透出。

        

顺着光芒映照之处,沉落环视四周,心中惊讶之感不禁升起。

        

这镇妖塔从外面看高不过十数丈,占地方圆也不过数十丈而已,进得塔内却发现里面别有洞天,空间着实不小。

        

在沉落几人身前,有一个十丈方圆的圆厅,圆厅四周则分布有一条条白色通道,延伸向四面八方光芒无法映照到的地方。

        

“走吧,我们去上面。”不等沉落看清全貌,北冥鲲就招呼道。

        

说罢,他就带着沉落和聂彩珠往圆厅中央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