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学生粉嫩的小泬/奶水涨翁公帮我吸

2022年5月9日08:02:02扒开学生粉嫩的小泬/奶水涨翁公帮我吸已关闭评论

      

“凡锦,下班啦!”

扒开学生粉嫩的小泬/奶水涨翁公帮我吸

        

夏山一推电脑起身,招呼周凡锦道。

        

周凡锦来上班已经半个月了,和夏山也成了好朋友。

        

过去这半个月,周凡锦也算是明白了。

        

合着鬼特效,爆炸特效什么的,压根就不是易胜后期做的。

        

天梦工作室当初为了学习易胜传媒, 在这方面可是下足了功夫。结果没学成,把自己学到倒闭了,周凡锦抱着求师的心态来到易胜传媒,没想到摇身一变,竟然成了整个易胜后期最会做鬼特效的大拿了——只是几天功夫,他就受到了全体同仁的欢迎。

        

没办法,预演也要做鬼有关的画面和场景啊。

        

但是小鬼们可不会介入这事——你这是设计的活儿,小鬼只负责执行, 哪管你设计?

        

于是以鬼特效出名的后期公司发现自己给鬼做建模时做的最糟最烂, 确实之前都没做过……也是让人无语。

        

当年一心研究鬼特效的周凡锦反而因此成为香饽饽,所有和鬼有关的预演,都交到了他这边儿。

        

这刻周凡锦活动了一下久坐疲累的筋骨,和夏山一起去食堂。

        

食堂里人不少,作为员工福利,这里的食堂虽然不是免费,但确实物美价廉。

        

不仅如此,易胜传媒正在逐步提升福利力度,已经开始要求食堂成本价供应伙食,易胜传媒会另外提供一笔钱给食堂承包方。

        

打好饭菜,周凡锦和夏山来到靠窗的一角坐下。

        

从这里可以看到远处鬼城的游客,熙熙攘攘。人与自然的景象正在热闹上演,甚至连窗户上都会趴着几只彩色鹦鹉,毫不畏惧的看人。

        

周凡锦伸出手去,那鹦鹉竟然停在了周凡锦的手上。

        

周凡锦乐了,没见过这么大胆的鹦鹉,想上去摸摸,就见鹦鹉扑腾着翅膀飞开:“公司有规定, 公司有规定,不得伤害动物!”

        

“它还会说这个?”周凡锦诧异。

        

“就这一句。”夏山低头扒饭:“公司规定不少,大家又没时间一一研究这个,来工作又不是来坐牢的,但是规矩得讲啊。也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找了堆鹦鹉,每只教一句话。一个个接触过来,想忘记都难。碰可以碰,但千万别伤到。伤到动物,第一次是三个月工资,第二次就是开除。要是杀死小动物,直接开除并扣发所有终身奖金。”

        

“终身奖金?那是什么?”周凡锦疑惑。

        

他到底新来公司不久,有些东西还不太不明白,只听说过年终奖啊,啥叫终身奖?

        

夏山继续吃饭:“公司是典型的底薪少,奖金高。除了项目奖金,还有绩效奖金, 年终奖金,终身奖金, 终身奖是伴随终身的, 每年都会有一笔钱打入对应的账户,正常情况要满十年才能申请提取,提取也只能提一半,只有到退休才能全额提取,但不影响退休金。在此期间,一般离职可以按对等折扣获取,被开除的就没了。”

        

“十年?那也无所谓。”

        

夏山慢悠悠道:“五十万起步。”

        

“我擦!”周凡锦吓了一跳。

        

“做到经理至少是百万级。”夏山又补了一句。

        

“人事部说薪酬的时候没说过这个啊。”周凡锦诧异。

        

夏山回答:“因为这是额外的,就是要不说。要让大家明白,这笔钱本来就不是大家的约定薪酬,而是公司发展后老板的慷慨……懂吗?”

        

他对周凡锦眨眨眼。

        

周凡锦明白了,怪不得要有这么多限制呢。

        

因为不属于合同约定内,所以易胜传媒就算不给你,你都没话说。但是加入后会知道这事,说白了就是画个大饼诱惑你。

        

“会给吗?”周凡锦有些疑惑。

        

夏山点点头:“董事长这个人,管事多,脾气也不太好,不过说话还是算数的。柳书文知道吧?他离职也有终身奖,因为他是合约到期,所以不打折正常给付,十个月一百万。内网特别说了这事的。”

        

“哇哦。”周凡锦唏嘘一声:“晋升机制呢?”

        

“怎么?想做经理了?”夏山嘿嘿一笑:“晋升机制可没公开,我们也不知道,肯定是要看表现的,没有重大立功估计是不行的。”

        

“要是我能改进预演模式现有体系呢?”周凡锦问。

        

“你说什么?”夏山一愣。

        

周凡锦嘿嘿一笑:“我说我可以改进体系,让我们现有的工作量降低一倍,效果和效率都大幅度提升。”

        

“你在开玩笑?”夏山瞪着他。

        

周凡锦很认真:“我没开玩笑。”

        

夏山凑过来:“说说。”

        

周凡锦摇头:“那可不可能跟你说。”

        

夏山急了:“你怕我抢你功劳?”

        

周凡锦被这话说的有点不好意思,看看四周,道:“其实很简单的。”

        

“怎么?”

        

“模块化处理。”周凡锦回答。

        

夏山乐了:“我还以为什么主意呢。那需要做大量的素材,甚至可能要为此专门开发一个软件。”

        

易胜后期现在都是用专业的动画软件在做,模块化处理功能有,但到底不是专业干这个的,动画软件要求的是高精度而不是高速度,需求不同,功能不同,使用便捷度也不同。

        

“正常情况当然是不现实,但现在预演部这么多工程,专门为这个开发一款软件完全值得。”

        

“要很多钱的。”

        

周凡锦摇头:“没你想的那么多。魔兽玩过吧?自定义地图?就像那样。我们这边要做的,就是制作足够多的素材,像素不需要高,只要能表达需要表达的内容就可以了,剩下的就是拼积木。”

        

夏山若有所思。

        

周凡锦觉得自己还是说的有些多了,道:“具体还有不少工作要做,我还没想清楚,你可别说出去。”

        

夏山一笑:“我没觉得这是什么好主意。行了,我不会去跟你抢功的。”

        

吃好饭,两人回去继续工作。

        

夏山尿急,自顾自的上厕所。

        

正嘘嘘呢,想到周凡锦刚才说的话,摇头自语:“不现实。”

        

“什么不现实?”身后响起一个人的声音。

        

夏山回头看去,看到是孙涛站他身后,笑道:“孙经理。没什么,刚才周凡锦说,可以用模块化处理方式,制作大量素材来完成预演系统的搭建,我觉得不现实。”

        

“哦,这样么?”孙涛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陷入了沉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