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被攻吊起来折磨性器(高衙内玩三飞)最新章节列表

2022年4月30日14:53:05受被攻吊起来折磨性器(高衙内玩三飞)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当然,小希还是有神德的,该播的播,不该播的打码或快进,完了次数多了索性黑屏了事,绝对是能过审的那种。

受被攻吊起来折磨性器(高衙内玩三飞)最新章节列表

        

虽说小希的剪辑断断续续,剧情还是很完整的。

        

电影很好看,就是刀子有点多,纸巾不够用。

        

名为“林一”的男主人公,和名为“夏如雪”女主的三世虐恋,令人唏嘘泪奔。

        

天启公会驻地。

        

精神高度紧张的神策军及其他会员们,无意中看见了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

        

公会高层,核心成员们,开了一个长达几小时的会议后。

        

全是哭着从会议室里走出来。

        

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副会长,刚踏出会议室,便从容戴上一副墨镜,遮住眯眯眼。

        

他们,通过电影。

        

知道了会长的故事。 

        

知道了夏如雪的故事。

        

织田舞和莫莉,在踏出会议室大门时,心有灵犀般对视一眼。

        

她们从对方眼中,不约而同看见了一种似乎名为“输了”的眼神。

        

很彻底。

        

“从今天开始,雪儿就是我李二胖的大侄女儿!”李二胖在驻地里嚷嚷的,认下亲戚。

        

……

        

世界不再分昼夜。

        

黎明永不会来。

        

但有着电子钟,人类仍习惯用24小时在分割每一天。

        

第十天。

        

世界各个角落,陆陆续续出现了不少怪物。

        

但随后出现的怪物,更像是点缀在世界的“新物种”,人类缩在城市里不外出,新的怪物并没有形成规模,攻击人类的驻地或独立城。

        

邢飞、宁右,作为工程部的二位主心骨且唯二成员,带了二十多位临时加入工程部的力量侧精英,继续施工。

        

他们在原有的堡垒级防御墙外,再次建了一层层的壁垒。

        

防御墙,炮塔,钢索。

        

海亭市驻地,正朝着“海上无敌堡垒”这个终极目标接近。

        

第二十天。

        

天启公会再次开了紧急会议。

        

马大师带来了情报。

        

这次,是免费的。

        

雪山驻地会议室内。

        

马大师右手按在右眼睛上,左手光芒一闪,一颗白色的“眼球”出现在他掌心中。

        

马大师在公会内,收集情报的能力早已得到了众人的认可。但没有人知道马大师是怎么得到这些情报的。当马大师点着一根烟,忧郁地在“眼球”上一按,一片光幕组成全息画面呈现在众人眼前时。

        

李二胖顿时又羡慕又生气:“你这招莫不是‘真视之眼’?”

        

“差不多,差不多,雕虫小技而已,你们肯定看不上眼的。”马大师嘿嘿一笑:“都是自己人,就不藏私了哈。这次情报免费的,算我的。”马大师偷偷看着表情沉稳的会长。

        

他的小心思,分明是深刻体会到了伊凛会长的潜力,想要在乱世中,展现自己的价值。

        

神啊,区区的神啊!

        

神都给他带孩子啊。

        

第五位天启骑士啊,乱世中,谁能比他更牛逼?

        

马大师低调谦虚地将自己能力细节忽悠过去后,众人的注意力,立即落在了“眼球”中记录的画面上。

        

满是怪物的荒野上。

        

废墟里。

        

上百辆武装坦克向前进军。

        

前方是一片建筑风格庄严的建筑。

        

十二座神殿呈时钟钟点分布,正中央,是一座更大更巍峨的宫殿。

        

战争开始了。

        

十二位披着金色铠甲的“战士”,分别从宫殿中踏出。

        

他们的黄金铠甲风格迥异,他们的头盔,有的像牛头,有的像马,有的像龙,有的像螃蟹。虽说黄金甲的款式不同,但风格却是惊人的类似,显然是同一个系列的,铠甲上面有一道道亮眼的光线在流转,既奢华又时尚。

        

“草?黄金圣斗士?”资深中二老青年李二胖,嘴角抽风,傻眼了。

        

十二位黄金圣斗士身披黄金战甲,杀入坦克群中。

        

他们每个人都拥有着至少是“徒手拆装甲”的实力,区区十二位黄金圣斗士,面对上百辆装甲车,如狼入羊群,轻松碾压。短短数分钟后,爆炸声连绵不断,遍地都是装甲的残骸。

        

滋滋滋,画面一转,空中来了大约两個师编制的武装直升机,他们似乎看见势头不对,瞄准了最中央的宫殿,轰出一片导弹群。

        

这时,一位身披银甲的骑士,出现在天空中。是征服骑士。那银色的面甲完全遮住了五官,让人无法看清他的脸。可当征服骑士出场的刹那,即便是看着画面的天启公会众人,也从那沉默的姿态中,感觉到一股令人无比压抑的威严与沉重。

        

征服骑士动了,他一挥剑,在他身后,空间出现扭曲,涟漪的尽头,数不清的银色兵器,从涟漪后伸出。

        

轰隆隆隆。

        

兵器群扫过,犹如一阵飓风,将坦克,武装直升机,统统粉碎。

        

画面最后,征服骑士忽然转头,看向了“摄像头”的位置。

        

征服骑士朝“摄像头”的位置招招手,巨剑一扫。

        

画面无了。

        

会议室里陷入了凝重的沉默中。

        

过了一会。

        

伊凛呵呵一笑:“还行。”

        

小希在一旁玩着狗,小乌负责带娃,区区的神,与权柄容器同时附和:“还行。”

        

伊凛低头抠了抠死皮:“我怎么觉得,他‘得到’的能力,有点像吉尔伽美什的‘王之财宝’。”

        

小希无奈点头:“当年吉尔伽美什的‘王之财宝’说穿了也没什么特别的,我就是把数据库借给他使用罢了。如果我没猜错,康纳得到了连通‘征服兵器库’的钥匙。但从画面上看,他丢出来的兵器最多只有‘传奇级’,但不排除康纳拥有了更高权限的可能。”

        

伊凛眉头一皱:“不排除‘神话级’吗?”

        

“是的。”

        

“也是,杀鸡焉用牛刀。好,我知道了。”伊凛对马大师笑道:“马大师,多谢你的情报。”

        

“嘿嘿嘿,不敢不敢。”

        

伊凛和小希简短交谈明目张胆,没有瞒着众人。

        

众人目瞪口呆地听着。

        

这,“还行”???

        

你们是不是对“还行”这个概念有什么误解?

        

李二胖等人霎时间生出一种“我已经跟不上时代”的错觉。

        

等等…话又说回来了,【神话级】又是什么?

        

伊凛的话总是透着巨大的信息量,令人消化完一波,又得消化另一波,整得核心成员们身心疲惫的。

        

伊凛简单对征服骑士目前表现出的实力作出中肯的评价后,李开汇报这20天的工作。

        

无非就是海亭市驻地目前的建设进度,还有这段时间的损失。

        

顺便一提,自从【启示录】开始后,这里变成了“试炼场”,使徒们再也无法进入门扉试炼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伊凛提前展开的“希乐园进攻姿态”,在一切开始之前,为世界全员争取了难得可贵的一年多时间,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不少使徒在更具“自由”的试炼模式中,针对性地选择门扉,走出了各种极具个人风格的进化路线。

        

使徒圈子里,渐渐地分成了几种进化路线的类型。

        

如今使徒不再是像以前那般,简单粗暴地用“力量侧”,“敏捷侧”,“精神侧”去分类,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类型的进化路线,譬如:科技侧,神秘侧,辅助侧,横推侧等等。

        

加载了【启示录】模版的“试炼场”,渐渐地分成了两个阵营。

        

虽说在伊凛看来,这两个阵营的划分其实可以说是可有可无,但对于上面来说,无疑更具趣味性。

        

不久前有天启公会的会员,发现此事。

        

他们被划分到了“天灾”阵营里。

        

当一群几个月前“天启公会第七次隆重招聘会”中加入天启公会的成员,集体上门,向李开讨个说法,问是不是咱们要当“人奸”时,李开摆出副会长威严,强行将那一群捣乱的成员关押起来。

        

后面再让许安静一看,果然是内鬼,我们又中出,不,我们中又出了叛徒。

        

“总之,我们自己知根知底的倒是还好,前段时间公会扩张,招了不少人。现在公会里,异样的声音越来越多,虽说其中有不少其他公会的钉子在捣乱,但乱世之初,人心惶惶是不可避免的。”

        

在会议上,李开愁眉苦脸地将此事提出:“会长,其实不仅是他们,我们也很好奇,这个‘阵营’,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和天启骑士其实是……一边的?当然,无论是哪一边,现在我已经无所谓了。但,我总得给他们一个说法。”

        

“许安静。”

        

伊凛稍作思考,十秒,点名。

        

许安静一个机灵,吓得站了起来,梆儿直:“到!”

        

纯粹是被吓的。

        

“你,负责找钉子。找到了,就给对方公会发函,让他把人领回去。”

        

许安静闷闷地竖起耳朵:“要是不领呢?”

        

伊凛淡然道:“那就杀了。”

        

会长的口吻很平静,但其中的肃杀之意,谁都能听出来,顿时会议室气氛陡然凝固。

        

“至于既不是钉子,又摇摆不定的,请出公会。我们天启,不需要意志不坚定的会员……散会。”

        

伊凛用毋庸置疑的口吻,结束了这次会议。

        

李开想了想,会长的处理方式虽然粗暴,但这也是效率最高的方式。目前乱世中,他们的确没那么多闲心,去和其他公会勾心斗角玩过家家了。

        

天启公会会长真的成为“天启骑士”一事,在短时间内,在世界上传开。

        

同一时间。

        

美洲大陆。

        

征服骑士康纳,与座下十二位黄金斗士,正式向外界招兵买马。

        

不知名老黑也在努力。

        

蜜莉恩以战争骑士的姿态,震慑欧洲大陆。

        

至于谷天晴,早就做好了布置。

        

阵营间的击杀,能获得荣誉点,荣誉点可在军需商店换取食物等物资,且能从荣誉商店,换取各种各样的装备和技能。

        

当世界成为了试炼场之后,使徒们如今便是活在一次遥遥无期的试炼里,唯一能够提升自己的方式,只有杀人。

        

击杀敌对阵营使徒,可获得100-500荣誉值不等,但击杀同阵营使徒,却只有蚊子腿般的收获。

        

这也是李开忧心忡忡的原因。

        

因为目前局势虽然混乱,但明朗的地方还是有的。

        

伊凛的故事,以及神的出现,让李开等核心成员,明白了几件事。

        

一,敌人,天启骑士,以及他们背后的那一位。

        

二,天启骑士之间,哪怕同属于“天灾”阵营,也属于敌对关系,他们之间,只有一位骑士,在相互厮杀后,存活的一位,能得到最终的胜利。

        

三,胜利条件虽然没有以“主线任务”的形式公布,但秩序方无非是击杀“四位”,啊不,“五位天启骑士”,天灾阵营,应该便和全歼秩序阵营脱不开关系了。

        

所以,让李开郁闷的是,他们因为“伊凛”的原因,被默认分到了“天灾”阵营里,他们日后获取荣誉点,提升自己的方式,只有杀死秩序阵营一种方法。

        

而摇摆不定的公会成员,之所以提出异议,那是因为他们此刻的“阵营”,只是默认的,他们仍有一次自主选择的机会。

        

一旦确定了阵营,就算死了也无法更改。

        

在李开纠结着“阵营”的抉择时。

        

伊凛站在雪山驻地最高处。

        

他抬起头,看着夜空中,自己头顶上,那颗蝙蝠形状的“天启星”,目光平静。

        

李开能想到的。

        

伊凛不可能想不到。

        

杀死监察者,杀死裁判,打破闭环,将闭合的世界线,引申出一个“未知”的未来,只是第一步。

        

在伊凛以“梦魇骑士”归位时,伊凛便已开始思考下一步打算。

        

名为世界的棋盘,在伊凛身前虚空无声张开,红红绿绿不同颜色的“棋子”,在棋盘上闪烁不止。

        

黑暗中,

        

伊凛的目光反复在一个个棋子上移动,渐渐的,他的目光落在了棋盘之外。

        

棋盘之外,

        

是群星。

        

格林悄然立在伊凛的肩膀上:“哟嚯,我本想给你一个温馨的提示,没想到,你已经想到了。”

        

伊凛笑了笑:“你们,来得可真是时候。”

        

伊凛说的是“你们”。

        

在格林站在伊凛肩膀上时。

        

小希抱着小乌,雪儿骑着狗子,一同来到伊凛面前。小希适逢其会地竖起一根食指。

        

伊凛眼角一抽:“你该不是想说,‘唯一的办法’其实还有更更更更深层的谜底?”

        

小希一愣,但她默默地将食指压下:“没了,你抵达这里,就是‘唯一的办法’。接下来,在四位……不,五位主宰的注视下,是谁都不可能推演的‘未来’。无论是灰暗,或是黎明,你,我,格林大人,都无法推演。”

        

格林坐在伊凛肩头,两爪交叉,翅膀在身前一搭,优雅翘起二郎爪,粉色的Jio丫子微微晃动:“啊啦啦,我又不擅长这个。”

        

小希拍拍手。

        

顷刻间,在场所有存在,一晃神间,来到了另一个神秘之地。

        

四周是湛蓝色的光墙,墙壁上,虚幻的数据流在不规则地流动。

        

在房间中央,有一个散发着纯净蓝光的“舵”,是的,就跟以前伊凛航海时,海盗船上的“舵”款式类似,但逼格上高了无数层。

        

在船舵上,四种不同颜色的锁链,将船舵从各个方向锁死,让船舵动弹不得。

        

“这里是……?”

        

伊凛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他虽然不确定这里是哪里,但结合他的见闻,隐约间,他猜到了一种可能性:“驾驶室?”

        

雪儿欢呼一声,抡着狗子在一旁自个儿玩了起来。

        

格林,小希,伊凛,来到被锁链死死困住的船舵前。

        

“我之前早已说过,我们的船,搁浅了。”

        

格林咧嘴一笑:“既然伱把我带进你的‘枢’内,看来,你是确认把我绑在你的统一战线上了。等等,我差点忘了走‘流程’。”

        

格林笑着,一抖翅膀。

        

哗啦啦。

        

数据流墙壁破开,一根暗红色的锁链,从涟漪中突然刺出,卷在了船舵上。

        

现在船舵上的锁链有五种颜色了。

        

锁住的锁链也从四根,变成了五根。

        

小希:“……”

        

伊凛:“……”

        

小乌:“……”

        

格林悠悠放下翅儿:“走个流程,意思意思,别介意哈。”

        

小希点点头,但又摇摇头:“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在这里,不会被任何一位窥探。”

        

伊凛抠着死皮沉思着。

        

小希又问:“现在的你,如果是和征服骑士,或是其他任意一位骑士对上,你认为胜率有多少?”

        

伊凛回想着马大师的情报中,康纳的表现,以及在地狱中的交手经历,思索片刻后,伊凛给出了答案:“在上面不介入的前提下,赢面有五成。”

        

但,

        

伊凛话音刚落,小希和伊凛同时叹息:“这是不可能的。”

        

在这个绝望的赌局中,身为裁判的,执掌公正的监察者,已经被伊凛杀死。

        

杀死监察者,并不意味着形势很乐观,只能说是在绝望中,看见了一丝微弱的曙光。但觊觎【希乐园】的,并不是区区的神,而是四位至高无上,无法用常规手段去灭杀的“主宰”,以及,它们麾下的“诸神”。

        

当伊凛接入【希乐园】源数据库,亲眼目睹了,在“世界之外”,【希乐园】被“群星”包围这一幕时,伊凛更能深刻地体会到名为“绝望”的感觉。

        

这还因为是他,历经磨难,精神耐草。换做其他人,说不定在看见漫天的神时,早已道心崩塌,原地投降了。

        

伊凛见过地狱,他经历失去,经历生死,最坏的情况,无非是被抹杀罢了。

        

情况仍不容乐观。

        

所以,

        

在伊凛说出自己能和康纳五五开时,他与小希又同时叹息,其实他们叹的是同一件事。

        

即便杀死了四位骑士,夺得了赌局的最终胜利,他们也无法逃离这里,无法让这艘船,驶向源海星辰,驶向终点。

        

这,就是绝望的赌局。

        

在四位主宰的控制下,他们,没有未来。

        

气氛有点沉重。

        

小希顺便介绍了一下本船的构造。

        

惨兮兮的小希儿,一说起自己的船,眉目间多了几分神采。

        

“这里是,也是,你们平时所理解的‘世界’,就是,而你们之前所经历的地狱,是,不过那里在完成任务后,已经废弃了,另外还有藏在夹缝中的,以及负责温度、气候、重力细数、世界观、历史进程、防御天幕、生物链等等一切设定及主管运行的,大概上就是我这艘船的构造了。”

        

“每一艘船的构造,都有所不同,我之前……”小希说此,语气稍顿,偷偷看了伊凛一眼,声音弱了几分:“咳咳,偷走的‘轮回’,也是那个世界的特色‘结构’。”

        

伊凛平静点头:“继续说。”

        

见伊凛没有太激烈的反应后,小希抚着胸板,暗暗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对了,顺便正式介绍领航员给你们认识。”

        

这时。

        

小希话音刚落。

        

在房间内,流光汇聚,一位白发,穿着连衣裙的精致少女,渐渐由虚幻凝成真实,雪白的足趾珠圆玉润,并拢半点虚空。

        

“你好,希。”

        

出现的领航员用不带感情地声音向小希问好。

        

伊凛一看领航员的容貌,顿时愣住。

        

他又忍不住看了看小希怀里的小乌乌。

        

“这特么不就是小乌吗?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伊凛神色怪异,来回在小希和小乌身上瞟,意有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