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皇后魔镜&受被攻吊起来调教sm

2022年4月29日13:56:22公主皇后魔镜&受被攻吊起来调教sm已关闭评论

      

如今的天气似乎已经没有春秋之分,只有冬夏之别...急剧骤冷的气温,让不少的路人都已经穿上了厚衣服,当然也有比较倔强的,比如方晧...就穿着一件黑色卫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公主皇后魔镜&受被攻吊起来调教sm

        

终于某位数学女博士看不下去了,拽着他走进了家运动品牌的店门,强行给他买身过冬的衣服,当从店里走出来,方晧已是焕然一新。

        

“我真是服了你了!”

        

“好歹也算是百万富翁吧?能不能给自己置办几件过冬的衣服?”于倩倩愤怒地教育道:“别告诉我什么工作忙,没时间去买衣服,现在网上买一下很方便的,又不需要你去线下店,简直懒成狗...说你懒成狗,都觉得是对狗的侮辱。”

        

方晧尴尬地笑了笑,并没有反驳什么,毕竟他属于理亏的一方,再则还是她掏的钱,这于情于理该被说。

        

“哎...”

        

“我究竟找个什么样的怨种男朋友?”于倩倩叹了口气,生无可恋地自语道:“又要给你找房子,又要给你买衣服,吃饭还是我付钱,大晚上的外面喝醉了...还要让我开车去接你回来,这衣食住行...全是我伺候着你。”

        

一时间,

        

方晧被批评得无地自容,牵着于倩倩那稚嫩的小手,憨笑道:“有你在...真好。”

        

“滚!” 

        

“有你在...我一点都不好!”于倩倩气呼呼地道:“真是越想越气,怎么就让我遇到你了?”

        

“因为爱!”

        

方晧笑嘻嘻地道:“如同量子纠缠一般,有你在的地方,我这波函数总会坍缩,就像我心...见到你,彻底沉沦。”

        

方晧的糖衣炮弹总共分为两类,首先以相对论为武器,释放出宇宙级别的浪漫,其次就是以量子力学为核心,释放出微观粒子级别的情调,每种糖衣炮弹对数学女博士都有着百分之一百二的杀伤效果。

        

此时,

        

原本还是处在愤怒中的于倩倩,听到这番微观粒子级别的情话,她的心像是波函数那般...彻底坍缩。

        

不得不承认一件事情,自己对他的这种情话和浪漫,越来越没有抵抗力了,其实回过头再去听听也就那种味道,并没有任何的感觉,可当时的情况却...却根本没有抵御能力,任凭这糖衣炮弹命中自己最薄弱的地方。

        

可以这么讲,是自己把自己给感动的一塌糊涂。

        

哎...真是我的大克星。

        

“臭男人...”

        

“哄人的手段倒是层出不穷。”于倩倩嘟着性感的小嘴,气呼呼地道:“算了...谁让我这么倒霉呢,摊上你这样的怨种男友。”

        

“要不你拱手相让吧。”方晧缩了缩脖子,谨慎地说道:“听说法学院有位超赞的女博士,哇...那身材那相貌,关键她的脾气还超好,属于小家碧玉的类型。”

        

“是吗?”

        

于倩倩知道这是故意在气自己,其实并没有这样的人,面无表情地道:“姓什么叫什么?家里几口人?人均几亩地?地里几头牛?说说说...要是不说个所以然来,今晚别想好过。”

        

“......”

        

“哎呀!”

        

“今天的月亮可真晒人,这么点路就走出汗了,我要回家冲个凉水澡。”说着...松开数学女博士那稚嫩的小手,灰溜溜地跑了,这速度越跑越快...生怕被后面的母老虎给追上。

        

“喂!”

        

“别跑,赶紧给我说清楚!”

        

与此同时,

        

母老虎就追了上去。

        

...

        

...

        

夜,

        

总是那么的迷人。

        

第一次在新家过夜,方晧还点不怎么习惯,主要是屋子太大,房间又太多,总感觉空荡荡的,当然他并不是害怕牛鬼蛇神之类的东西,作为信仰科学的无神论者,他始终坚信标准模型。

        

“你在想什么呢?”

        

于倩倩抱着自己换洗的衣裤,看着某人躺在沙发上,一脸沉思的模样,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

        

“刚刚想到人与宇宙之间的关系。”方晧从思绪中回过神,看了眼抱着衣裤的小傲娇,迫切地问道:“你去是准备泡澡吗?”

        

“和你有关系吗?”于倩倩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黑着脸道:“继续思考人与宇宙之间的关系吧,我上去泡澡了。”

        

“再!见!”

        

话落,

        

踩着楼梯上去了,留下方晧孤零零地躺在沙发上。

        

来到某间浴室里面,于倩倩并没有急着脱衣服,而是静静地站在门口,等着某人的到来,没一会儿...就传来一阵敲门声。

        

“在吗?”

        

门外的方晧喊道。

        

此时的于倩倩满脸不屑,随口问道:“废话...有事情吗?”

        

“你开个门...我有事要和你商量。”方晧继续喊道。

        

于倩倩冷哼一声,平静地道:“我在泡澡...没穿衣服没穿裤子,有什么事情等我泡完澡再说吧。”

        

说完,

        

对门沉默了许久,紧接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很急的!”

        

“你先开门...真的有大事和你商量。”方晧焦急地喊着。

        

“那...”

        

“那你等下,我穿件浴袍。”于倩倩黑着脸,站在原地许久,这才迈开腿准备去开门,当打开浴室门的刹那间...于倩倩整个人都傻眼了,面前的这个臭男人,居然脱得只剩条大裤衩子。

        

此时,

        

方晧也傻眼了,说好的穿件浴袍,怎么就全部穿上了?

        

不好!

        

上当了!

        

等方晧反应过来已经彻底来不及了,于倩倩的一直只手掐住了他的腰间肉,正用力地拧着,顷刻间...剧烈的疼痛席卷全身,方晧疼得都快升天了。

        

“没想到吧?”

        

“我就知道你会来,在里面等你半天了。”于倩倩咬牙切齿地道:“挺机灵的...衣服裤子全部脱完了,怎么?真想洗鸳鸯浴啊?”

        

“没有...”

        

“刚才做了几个俯卧撑,感觉浑身有些燥热,所以就把衣服裤子脱掉了。”方晧狡辩道:“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用自己的人格发誓。”

        

于倩倩翻了翻白眼:“我看是你的心在燥热吧,还有...别再给我发誓了,小心真的劈死你。”

        

默默地松开了手,看着一边揉着被掐过的腰间肉,一边可怜兮兮地瞅着自己的他,于倩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怎么办?

        

这家伙完全被龌龊的思想给冲昏了头,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要不...就满足他一下?

        

“你...”

        

“等下进去了...不准对我动手动脚的,离我最好一米远。”于倩倩轻咬着自己的嘴唇,吱吱呜呜地道:“听到没有?”

        

“啊?”

        

方晧满脸惊恐地看着她,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啊什么啊。”

        

“我问你听到没有。”于倩倩急忙侧转过脑袋,鬓角前的缕缕青丝遮掩了她此刻面红耳赤的样子,轻声地说:“趁我反悔前,赶紧给我答应了。”

        

方晧急忙平复了下内心的澎湃情绪,义正言辞地道:“我发誓...等下洗鸳鸯浴的时候,绝对不会碰你半根毫毛。”

        

下一秒,

        

欢天喜地冲进了浴室,乖巧地站在浴缸边上开始放水,然后设置着智能浴缸的温度。

        

瞧着他那兴致勃勃的样子,于倩倩无奈地叹了口气,最终自己还是没能顶住,可话又说回来...拥有这样的怨种男人,试问哪个女人可以顶住?

        

许久,

        

热水终于放满了,方晧噗通一声跃入浴缸,瞬间激起无数浪花。

        

温暖的热水将他包裹着,浸泡的躯干与四肢,得到最大程度的舒爽,虽然和天然温泉无法比,但胜在高科技的加持上,从后背和臀部传递而来的那种按摩的酸爽,令人欲罢不能。

        

“还站着干什么?”

        

“赶紧来呀。”方晧招呼着发愣中的小傲娇,眉宇间充满了期待。

        

于倩倩回过神,抿了抿小嘴,默默地走到镜子前,盘起自己的秀发,接着就要脱下身上的这件中长款风衣,见她轻轻地捏住腰带,然后缓慢地一拉,片许间...便是老肩巨滑的场面。

        

方晧躺在水里,露出一个脑袋,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那绝美的动作,不禁感慨...上天还是公平的,虽然脾气是差了点,但身材真的没话说,很难再找出像小傲娇这样身材的女人了。

        

不一会儿,

        

就剩下bra和briefs,不过今天有点保守,也可能是因为这份保守,才会答应方晧的鸳鸯浴。

        

于倩倩背对着浴缸里的某人,悄悄地侧过脑袋,眼角的余光偷瞄了眼他,见他目瞪口呆的样子,嘴角扬起一抹弧线,轻声地问道:“我身材好不好?比起学校里的那些狐狸精们又怎么样?”

        

“她们...她们和你没法比!”方晧语重心长地说道:“这胸就已经赢麻了。”

        

“......”

        

“讨厌...流氓!”

        

于倩倩娇怒地骂了声,随即捂着自己的胸口,朝浴缸边走去,接着抬起一条绣腿,缓缓地没入了池水中。

        

“啊!”

        

“这...这浴缸怎么...怎么...”于倩倩猛地站起身子,惊慌失措地冲方晧说道。

        

“别慌别慌,智能浴缸,带按摩功能。”方晧认真地道:“你试着习惯下,真的很舒服。”

        

于倩倩眉头微皱,试着将身子从新埋入热水里,尝试数次...终于习惯了这种奇葩的浴缸,还真如他所说的那样,超舒服超解压的。

        

“你申报的项目,下周二正式启动吗?”于倩倩俏声地问道。

        

“嗯。”

        

“后天...我几个团队成员都会来报道,到时候我要给几个人上上课。”方晧说道:“提前做好吃苦耐劳的准备。”

        

于倩倩略有所思地点点头,严肃地说道:“那个领导的外甥女,你可要照看好了,千万别给她安排太困难的任务,这可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随地会爆炸的。”

        

“我知道。”

        

“给她安排的都是记录任务。”方晧随口道:“如果连这都做不好,那我只能送回去了。”

        

“送回去...”

        

“请神容易送神难。”于倩倩撇了撇嘴:“到时候再看吧,看她的表现怎么样。”

        

话音刚落,

        

忽然发现躺在对面的臭男人,竟然以半游半走的方式,朝着自己过来了。

        

“干...干什么?!”于倩倩吓坏了,愤怒地说道:“喂!你...你可是发过誓的,绝对不碰我半根毫毛。”

        

“你难道不知道...宁可相信这世界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那张嘴吗?”方晧义看着近在咫尺的小傲娇,语重心长地说道:“今天我给你上一课。”

        

说着,

        

一把将这不知所措的小傲娇给拽了过去,顷刻间...荡起阵阵的波澜。

        

身子紧紧地贴在方晧的怀里,滚烫润红的脸蛋儿深埋进了胸膛,这时...方晧捏住了她的下巴,轻柔地往上抬着,然后直愣愣地凝视着眼前的小傲娇。

        

“啧啧啧...”

        

“怎么这么好看的。”方晧感慨地道。

        

“哼...”

        

“就你嘴甜。”满脸绯红的于倩倩急忙侧过脸庞,气鼓鼓地道:“说话不算数...之前口口声声称绝对不会碰我半根毫毛,现在不仅碰了,还...还这样的搂着我。”

        

方晧尴尬地笑了笑,道貌岸然地说:“放心吧...我就这样抱着你,绝对不干其他事。”

        

“我才不信呢。”上过一次当的于倩倩,可不会再上第二次,奋力地挣扎着,但由于某人实在搂得太紧,根本没有脱身的机会,最终她还是面对自己的命运。

        

有时候...

        

既然反抗没有作用,那就试着去学会享受。

        

渐渐地,

        

于倩倩似乎有点上头了,她开始有些喜欢这种鸳鸯浴了。

        

这种被他给抱在怀里的感觉,一边感受着热水带来的治愈感,一边体会着他那精壮的胸膛,还挺让人上瘾的...起码自己是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差不多了...”

        

“皮肤都快浮肿了。”于倩倩看了眼自己的手指,都已经泡到起褶皱了,急忙从他的怀里起身,跨出这巨大的浴缸池,披了件浴袍后,自顾自离开。

        

这时,

        

浴缸里就剩下了方晧,身子依旧浸泡在池水中,微闭双眼,享受着最后的舒服时光。

        

虽然这次鸳鸯浴挺素的,但能够让小傲娇迈出这一步,已经是巨大的成功。

        

至于会不会有第二次...

        

面对这个问题,方晧不由露出一抹微笑。

        

鸳鸯浴,

        

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

        

...

        

这一夜,

        

于倩倩成功保卫了自己的领地,没有让某人给闯进来,就这样...直到第二天早上,她偷偷地跑路了。

        

原计划和他独处两天两夜,结果万万没想到,这也就是一天两夜的时间。

        

不仅初吻没了,还和他洗了个鸳鸯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