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H高H污肉共妻文/嬷嬷教规矩扒开臀缝

2022年4月26日06:44:42超H高H污肉共妻文/嬷嬷教规矩扒开臀缝已关闭评论

       

总系统在怀疑自己的时候, 洛泽也在怀疑人生。

超H高H污肉共妻文/嬷嬷教规矩扒开臀缝

        

刚才走得匆忙,直接就上楼了,现在越想越觉得那孩子不对劲——像不像越夏的都是次了, 么这么半大点儿孩子会由那么一个男人带着?长的也一点都不像,难道是犯罪?

        

她忧忡忡地往下看,发现那一大一小竟然还没有走,待在原地, 似乎在说些么。

        

小孩还在专致志地『舔』棒棒糖。

        

从这个角度虽然看不清二人的正脸和态,是从肢体动作来看,不像是受到胁迫的模样。

        

洛泽头一松:“……”

        

是。

        

也太像了吧!

        

主管进来汇报工作, 看她一副事重重的样子, 关切道:“怎么了?”

        

“刚刚看到一个小孩。”洛泽言道:“好像越夏。” 

        

主管笑呵呵道:“偶尔会遇到这种事情呢,和熟人有点相似。”

        

“不是有点。”洛泽难得这么震惊,“那双眼睛,完全,一模一样。”

        

主管也开始不由得想到底是有多像了:“……”

        

二人沉默片刻,洛泽蹙眉, 抛了一个设想:“难道是我太想对方了才现了错觉?”

        

“?”主管一愣:“太想……么的,不至于吧,你们昨天才见过面。”

        

洛泽:“……嗯。”

        

主管:“有那么像吗?”

        

洛泽:“你看一眼就知道了。”

        

两人趴在窗户上往外看。

        

方才还在吃棒棒糖的小孩子却在这个时候风一样的消失了, 连带着另一个人一起。

        

洛泽顿了一下, 马上掏了手机。

        

主管:“怎么了?”

        

“必须……”洛泽沉沉道:“马上告诉书瑶。”

        

        

姜书瑶来的航班就在今天下午, 星期天, 大家都有空。

        

越夏盼星星盼月亮,又撕日历又数日子的,终于盼到了她国,激动得像个第二天要去秋游的小学生, 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在黑暗中瞪着天花板,翻来覆去百。

        

也得亏时云谏脾气好,抱着她问:“怎么了?”

        

越夏:“明天书瑶就来了。”

        

“那你要快点睡觉。”时云谏用嘴唇蹭了蹭她的鬓角,嗓音困的有些沙哑,“明天才能有精去接她。”

        

越夏眼巴巴:“我睡不着。”

        

时云谏把她眼睛闭上,说:“过一会儿就睡着了。”

        

越夏固执己见:“我睡不着。”

        

“……”时云谏坐起,打开小夜灯,看越夏精焕发的脸,发觉她可能真的睡不着,奈道:“要吃夜宵吗?”

        

“吃了东更睡不着了。”越夏分析自己分析的头头是道:“我现在的问题是,精过于亢奋,而且今天午觉睡得太久,精力也很充沛……”

        

时云谏失笑地『揉』了『揉』自己的眉间,垂眼看表,“现在一点四十了,总得要睡的。”

        

越夏没接话,只是眼睛亮晶晶地看着。

        

她刚刚在时云谏怀里翻来覆去半天,对方的睡袍都被她蹭开了,漂亮的胸腹肌肉在昏黄的夜灯下泛着光泽,人鱼线隐进深处,随着的动作拉扯优美的线条。

        

有一种慵懒的『性』感。

        

时云谏显然没有发觉,正准备起下床,给越夏找一下蒸汽眼罩,就感觉自己的腰被越夏不轻不重地蹬了一下。

        

时云谏侧头:“?”

        

“来一次。”越夏煞有事地对着举起一根手指,还好像有商有量的,很有几分科学依据,“我累了就睡了。”

        

时云谏:“……”

        

越夏看『色』紧绷,还不太想苦力,道:“不来也可,你你房间睡,我玩会儿游戏就……”

        

话还没说完,时云谏就石头似的沉默地朝她压过来,去找眼罩的手换了个方向,从床头柜里取了么东,闭着眼吻上了越夏的脖颈。

        

小夜灯“啪”一声又黑了。

        

半晌,传来二人模模糊糊的声音:

        

“不是说好一次吗?你拿个干嘛?”

        

“……我没说好……”

        

……

        

最后还是来了次。

        

越夏小时候不懂事,玩电脑的时候老看到那种带颜『色』的弹窗,里头把女主角描述的像是在受刑,么第二天腿都打颤啊,么下不了床走不了路啊,现在发觉还是不太有道理的。

        

如果这么难受的话不该是对方有问题吗?么还有下次呢?

        

越夏还是挺满意男朋友的,第二天拍拍时云谏埋在自己怀里昏睡的大脑瓜子,道:“走啦,去接书瑶。”

        

时云谏一不小太激动,结果面表情地顶着黑眼圈开车:“……好。”

        

二人吃完饭,本来准备要和洛泽王诗雅在机场汇合,越夏突然收到了一条来自洛泽的信息,洛泽说她看到了一个特别像自己的小孩,像到好像1:1复刻,越夏看着洛泽鲜少发来的个感叹号,陷入了沉思:“……”

        

真想看看到底有多像啊。

        

她之前和时云谏讨论过孩子的事儿,越夏还觉得自己是个孩子呢,说这个太远了,时云谏的反应真的有点奇怪。

        

……不如说最近朝夕相处之后她觉得奇怪的地方越来越多了。

        

“传承,基?”时云谏当时在工作,好像没想太多,下意识道:“直接复制过去更简单,没必要选择风险这么大的方式。”

        

“啊??”越夏:“复、复制??”

        

时云谏:“……”

        

啊。

        

越夏:“宝贝,你知道你在说么吗。”

        

时云谏摇头:“我不知道。”

        

越夏越看越觉得自己男朋友好像经常『性』不太像人,这种话有点恐怖,乎意料还蛮可爱的……

        

【越过夏天】:真的那么像?

        

【洛泽】:看不来是女孩子还是男孩子,是好漂亮,眼睛大,脸圆圆肉嘟嘟的

        

【洛泽】:你小时候应该就长这样。

        

【越过夏天】:好确定的口气!

        

【洛泽】:真想让你也看看。

        

【洛泽】:就是边跟了一个看上去很奇怪的人,不知道是孩子的谁?

        

越夏把这事跟时云谏说了,时云谏眨眨眼,像是想到了些么。

        

越夏突然有点想自己的系统233。

        

对方除了几个月前给自己发消息说在度假之外,就再也没来看过她了,不知道它是不是带了新的宿主,又是不是完全把自己忘记掉了。

        

……不过应该也不会忘记掉吧?说了要记住自己五百年的。

        

与此同时。

        

另外一边的总系统和233。

        

233:“我早说了让你换别的样貌,一路上被警察盘问次了吧。”

        

总系统:“我换成洛泽的你又不满意?”

        

“那也不能完全一模一样啊!”233道:“你知不知道多少人盯着洛泽呢,万一拍到我和你的照片,等下网上又要传么私生子么富豪了,很烦的。”

        

总系统:“那我换成越夏。”

        

233:“能不能有点创造力?”

        

“你不也是时云谏的脸和越夏的脸混合来的数据?”总系统恼道:“……不过时云谏的脸是自己捏的吗。”

        

“不晓得。”233道:“好像是黑了越夏的模拟人生数据,然后再进自我改进的吧,按照她的择偶标准。”

        

总系统:“择偶标准?”

        

“就是那个啊,那个。”233倒背如流:“肩宽腿长胸大腰细,高183上,体重不要超过160斤,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性』格温和善良,有少年感的同时也要兼具成熟男人的魅力,阅经千帆却依旧纯粹干净,第一次还在。”

        

总系统语:“……这段话和呈现来的样子有关系吗?看上去不还是个机箱。”

        

它自从被洛泽当面输讨厌之后就如鲠在机箱,实在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点踩了雷区,明明按理来说应该很受欢迎才是。

        

233:“越夏就喜欢这款的,你别管了不。”

        

“那个……”总系统:“你还记不记得我是你上司。”

        

“……”233光速滑跪:“抱歉。”

        

两统进了机场。

        

233之前还言之凿凿自己只是了方便才把脸选成这样的,结果一示证件,上头的大名显示的是“越”,总系统看着它严肃着一张小脸向工作人员点头,对方笑开了花,突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难道——

        

它失去了052之后,又要失去233了吗?

        

“见过姜书瑶之后,你该满意了吧。”233把护照放自己的小兜里,又看了眼总系统的,发现这统的证件照看起来更像劳改犯了,默然:“早点去工作吧,总系统不是该很忙的吗?”

        

总系统诡异地沉默了一秒。

        

“怎么了?”233问:“你不是说手底下几万个系统?”

        

“实……”总系统也感觉很莫名,这个问题它困扰很久了,“任务完成倒没么问题,只是,收视率和点击率近年来一直走低。”

        

不明白么。

        

明明和前没么区别啊。

        

“那当然了,时代变了。”233直言不讳,显然它又成功地忘记了面前的统是它上司,“都看了十几年恶毒女配抢男人、失去爱情断条腿、打小完打婆婆了,看都看腻了。”

        

总系统:“?”

        

233:“现在流的是别的,未悬游剧情流你知道是么吗,基建大女主你知道是么吗——算了,反正你也不懂。”

        

总系统:“………………”

        

这统子怎么事,这么叛逆呢。

        

它们站在机场的角落处,成功看见了越夏和时云谏,还有洛泽和王诗雅,四个人正不知道说些么,洛泽被王诗雅和越夏逗的抿嘴笑个不停,众人的脸上都带着毫不掩饰的期待。

        

半年,六个月,足改变一个人的样貌和『性』格了。

        

如果是前的姜书瑶,她可能没有这个信去离开——

        

她有这般离开的勇气,是她相信朋友们一定会等着她。

        

终于,随着航班抵达的通知声,很快,姜书瑶现在通道前。

        

她没有太大的变,穿着和往相差不大的白『色』衣裙,不自觉地带着微笑,在看到远处敏锐发现自己蹦跳着招手的越夏时,这笑意如水染般瞬间扩大,眼也柔和了许多。

        

她已不再是前那个战战兢兢的小设计师了,现在不仅友情,事业也给了她足挺拔的底气。

        

233难掩激动:“姜书瑶!”

        

总系统又可疑地沉默了:“……”

        

在一人一统擦肩而过时,233装在衣兜里的棒棒糖掉落到了地上,滚到了姜书瑶的李箱轮子前,姜书瑶一顿,笑着俯捡起,递给233:“给你……嗯?”

        

这孩子……??

        

233:“- v -”

        

总系统轻咳一声,沉着道:“谢谢。”

        

“没事。”姜书瑶的目光很专注地看着它,柔和道:“这是你家的孩子吗?真可爱。”

        

总系统:“……不算是。”

        

姜书瑶微微笑了笑,点点头,才转匆匆走了。

        

233:“瑶瑶也很可爱。”

        

总系统:“你怎么不敢当面说?”

        

233:“现在姜书瑶你也见过了,是不是该去工作了。”

        

“不急。”总系统忆起方才姜书瑶专注看着自己那温柔的眼,中被洛泽暴击的伤疤似乎被抚平了一些,“她对我的印象大概不错。”

        

“是吗?”233不阴不阳道:“那你查一下她对你的最初印象。”

        

总系统首先查询了一下姜书瑶对233的第一印象:

        

【好漂亮的眼睛。啊,这孩子……么和越夏……?不可能,我才走了半年。可么和越夏……?太像了,好想抱一抱,感觉全上下都是软软的,好可爱……不,不能再继续盯着了,会吓到小孩子的。可是到底么和越夏……?】

        

总系统再查询了一下姜书瑶对自己的第一印象:

        

【空白】

        

总系统:“?”

        

错了?

        

它再次点击查询:

        

【空白】

        

总系统:“…………”

        

它沉默地看着姜书瑶步伐逐渐加快,最后开地抱住越夏,两个人在机场里旁若人地转起圈圈来,突然感到自己的机箱再度一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