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圣女的娇喘&呦交H小说

2022年4月21日12:03:35修仙之圣女的娇喘&呦交H小说已关闭评论

        

“还有什么话说?”

修仙之圣女的娇喘&呦交H小说

        

申流冷硬的道。

        

牧北抬手,手心出现一块玉石:“此乃我偶然所得的宝贝,有实时记录画面的奇效,自我走出先天谷后的所有画面声音,都被它记录在内,可将之放出。”

        

他看着金衣青年:“在我放出刚才的那些画面前,我们来立个生死约吧,若是我先动的手,我当场自裁。若是你身后那两人先动手,你三人一起自裁。”

        

说着,他看向申流等几个执法执事,看向之前站出来称是他先动手的几个弟子:“你们也一样,若不是我先动手,你们与他们三人一起自裁,很公平吧?”

        

这话一出,众人齐齐动容。

        

尤其是站出来作假证的那几个剑宗弟子,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起来。

        

牧北手中的那块玉石竟然有这等奇效?!

        

居然可以实时记录画面和声音?!

        

金衣青年盯着牧北,盯着牧北手中的玉石:“我从未听说过有这等宝贝存在,你在撒谎!”

        

“对对对,你说的对,我在撒谎,这玩意儿就是一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玉石,它根本不能记录实时画面与声音,所以,大胆的与我立生死约吧,所有人见证,我若放不出来此前的实时画面,我依旧自裁。”牧北看着他:“我求死,求你们成全我,来吧,立生死约!”

        

金衣青年脸色阴沉下来,死死盯着牧北!

        

“怎么,做贼心虚了,不敢立生死约?”牧北斜了他一眼,又看向那几个站出来做假证词的弟子:“还有你们,怎么没一个敢出来,方才不是信誓旦旦的称看到了是我先动手的吗?”

        

迎着他的眼神,几个作假证的弟子心虚的低下头,一时间不敢与他对视,更不敢站出来。

        

“呵!”

        

牧北鄙夷一笑。

        

金衣青年一瞬不瞬的盯着牧北,而后看向申流道:“今日之事我们不追究了,就此作罢。”

        

冷冷扫了眼牧北,他转身就走。

        

牧北敢于这般,要求直接立下生死约,那么,玉石能实时记录画面的奇效便当是不假了!

        

继续争下去,对他没什么好处。

        

宁柔和江允松了口气。

        

而这时,牧北身形一晃,将金衣青年拦下:“这就想走?可没那么简单!”

        

他看着金衣青年:“要么你们今日自己认罪,要么与我立下生死约赌生死,可将你那大长老爷爷、宗主、执法长老以及几位峰主一起请来做见证,你自己选一个!”

        

金衣青年脸色阴沉!

        

牧北敢于这般逼迫,不惜要将他爷爷和宗主等人一起叫来做见证,他便更加相信牧北关于玉石的话是真的了。

        

生死约,绝对立不得!

        

虽然就算牧北之后拿出了证据,他也不会死,大长老会护住他,但是,这丑闻可就大了!

        

他冰冷的盯着牧北,压低了声音:“凡事留一线,不要太过分!否则,不会有好下场的!”

        

“呵!”牧北看着他:“选!自己认罪,还是与我立生死约!不选,今天你走不了!我们大可将事情闹大一些,闹到宗主和执法长老他们都过来,且,最好将事情闹到其它宗门都知道,让其它宗门的人都看一看,看看你这通灵剑宗大长老的孙儿,是有多么的不要脸。”

        

金衣青年脸色铁青。

        

双手紧紧攥了起来。

        

立生死约,不行!

        

认罪,也会丢脸!

        

而若将事情闹大,那更不行!不仅他丢人,他爷爷也会跟着丢人,还会影响以后的计划!

        

牧北手中有那块实时记录画面和声音的玉石在,是掌握着绝对证据的,绝不能把事闹大!

        

他身旁,两个青年俨然看出了他此刻的困境,当即走出来。

        

“我承认了,是我二人看不惯他,先动的手,与孟真少爷无关,孟真少爷绝没有指使我二人!后面的事,孟少只是出于维护我们两个追随者而已,有什么处罚,我二人接下便是!”

        

“对!一人做事一人当!”

        

两人道,恶狠狠盯着牧北。

        

牧北笑了,看向那申流:“申执事,这当如何处罚?”

        

申流阴沉着脸:“当受鞭刑一百!”

        

“便就这样吧。”牧北道,指向此前提供假证词的人:“他们作假证,当一起受罚吧?”

        

申流直接看向那几个作假证的剑宗弟子:“出来!”

        

        

假证的几个弟子,脸色难看的走出来。

        

“开始吧。”

        

牧北淡淡道。

        

他没有再要求惩罚孟真,对方毕竟是大长老的孙子,就算他这么要求,申流等人也不敢。

        

此刻去针对,没有任何实质的意义。

        

啪!啪!啪!

        

鞭子声响起,很是响亮,抽的那两个青年和作假证的几个弟子脊背皮开肉绽,血水横流。

        

良久后,几人受罚完毕,浑身都染着血。

        

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孟真唤来附近几个弟子扶着跟随他的那两个青年,森冷的看了眼牧北,转身就走。

        

这时,牧北出声道:“孟少,等等!”

        

孟真转身,冰冷看着他:“现在,你就算跪着求我给你机会,也不会再有机会了!”

        

“孟少误会了。”牧北微微一笑,道:“我就是有个秘密,忍不住想与孟少分享下。”

        

说着这话,他一把捏碎手中的玉石:“其实,它的确就是一块普通玉石,我刚才是骗你的。”

        

众人齐齐怔住。

        

假的?!

        

能实时记录画面和声音,这是假的?!

        

就是一块普通玉石?!

        

这……

        

孟真面孔顿时变得无比狰狞,双手紧紧攥着一起,十指刺入了手心血肉中。

        

有血水流出来。

        

染红了两只手。

        

“别生气,气出毛病可就不好了。”

        

牧北轻飘飘的道了句。

        

孟真闻言,面孔顿时变得更加狰狞,忍不住嘶吼起来:“啊!!!”

        

下一刻,一口精血从口中喷出,急火攻心,当场昏了过去。

        

“孟少!”

        

跟随他的两个青年顿时大急。

        

牧北轻叹:“看给孩子气的。”

        

他看向宁柔和江允:“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宁柔,江允:“……”

        

这真是,杀人诛心啊!

        

够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