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肿奶头h/丝袜护士乱系列140章

2022年4月20日07:48:07红肿奶头h/丝袜护士乱系列140章已关闭评论

    

姚程向吴升一个一个介绍:

红肿奶头h/丝袜护士乱系列140章

        

“魔修乌鸦,十二年前便被石行走诛除,此事确凿无疑。”

        

“石行走?”

        

“宋行走之前旳上一任行走,石骀仲,很了不起的人物,所有学舍的人都很佩服他,只是后来外出办案,长久不归,听说是闭关时走火入魔,身殒道消,可惜了......”

        

“接着说。”

        

“庞飞,拐带学宫女修出逃,至郢都时为沈诸梁抓获,九年前就被押赴学宫天牢。”

        

“厉害,他拐带的是谁?什么姿色?”

        

“这......却非我等所知。”

        

“好吧,继续。”

        

“刺客吴升、麻衣道人,这几年天下最有名的通缉要犯,二人已经结案伏法,这个您是知道的。” 

        

“当然知道,继续。”

        

“妖修黄灯,这个更早了,二十多年前的事......”

        

姚程讲述完毕,原九也道:“以上八人,是可以撤下悬赏布告的。此事想来也挺荒谬,若非您老提起,还真没人注意到这个,那么多死人、已经拿获之人都还挂在城墙上通缉,呵呵......”

        

吴升叹了口气:“时效性啊,我们做事一定要有时效性,否则就是笑话了……行文吧,送往姑苏。连着协助通缉辛西塘一事,一同禀告庆行走,就说是受了郢都来人的启发,嗯,当日郢都学舍那人怎么说的?咱们扬州还有那么多已然失效的通缉布告悬挂?”

        

“好像......没这么说吧?”

        

“我记得,他说的是,扬州有那么多通缉布告,快赶上郢都了。”

        

“这不就是一个意思吗?”

        

“是......吗?”

        

“不是吗?”

        

“好像......是这个意思。”

        

“那就有劳二位了?谁去跑一趟姑苏?我自掏盘缠,两金。”

        

这两位结伴同去了,吴升则打算继续返回碧溪潭修行,可他在城门外的抛头露面很快就传遍了全城各家高门,扬州城以极快的速度接纳了这位扬州学舍目前唯一的留守修士,而且还是扬州学舍唯二的炼神修士,州尹景会、右徒范子垣,包括左郎崔明都向他发来邀请,请他赴宴。

        

但吴升将绝大部份邀请都婉拒了,吴升告诉扬州高门,他有伤在身,除非涉及学舍的有关事务,否则将一直在碧溪潭疗伤。景会并未因此而不快,因为吴升选择疗伤的碧溪潭是他家产业,故此令人给吴升更换了更为舒适宽大的石洞。

        

吴升唯一所赴之约是田寺尉的宴请,这让田寺尉感到大有颜面。

        

令吴升意外的是,在碧溪潭刚静修了几天,他又被学舍的杂役匆匆叫了回去——郢都行走薛仲竟然亲自抵达扬州了。

        

这位扬州行走看上去很年轻,见到吴升后便以“弟”自居:“弟冒昧而来,还请孙兄勿怪。”

        

吴升忙道:“薛行走太客气了,行走大驾光临,扬州学舍蓬荜生辉!只是庆行走人在姑苏,舍下只有我一人留守,不周之处,还请恕罪。”

        

薛仲笑道:“孙兄才是太过客气了,哈哈。庆行走去姑苏查案,此事我知,仲此来扬州,专为见孙兄一面。”

        

吴升忙道“不敢“,让杂役上茶,对坐而谈。

        

薛仲道:“前番行文扬州,得我门士告知,通缉布告一事,全赖孙兄主持,其后又通传线索,仲带人星夜奔赴田山峡,孙兄你猜怎么着?”

        

吴升凑趣:“莫不是得了辛贼行踪?”

        

薛仲哈哈大笑:“岂止行踪?辛西塘竟然就在田山峡,为仲一举成擒!哈哈……”

        

吴升也是无语了,同样也觉好笑,不觉莞尔:“果然有趣!”

        

薛仲道:“仲修为不精,未入分神,受命行走郢都大城,始终惶恐不安,得孙兄之力,首破贼案,算是打破云雾了,故此,仲特来扬州,向孙兄当面致谢……”

        

修士若只见面,是很难分辨修为深浅的,境界之间差距较大时还好说,同为炼神,入分神和未入分神,不动手时是看不出来的,因此,薛仲上来就坦承修为不够,如此坦率倒令吴升忍不住刮目相看,不敢稍有轻视之心。

        

未入资深炼神境,如此修为就出任行走,在学宫遍布天下的上百处学舍中也是不多的,就算有,也不过寥寥十余,十不到一,且都是在小国或偏僻之地,出任郢都这种繁华大城的行走,除了薛仲之外,别无分号。

        

既然如此,那就必有过人之处。

        

吴升很快就见识到了薛仲的过人之处。

        

薛仲取出一个盒子,推到吴升面前:“仲原来就说过,助我捉拿人犯者,自有赏格。我知孙兄不是为图赏格之人,也不敢以赏金之名相赠,故此专程前来,只为相谢,此为谢礼,还望孙兄莫要推辞,否则我心难安。”

        

这话说得令人相当舒适,吴升略开了条缝,便看清了盒子里的东西,二十镒爰金,码放得整整齐齐。

        

吴升沉吟道:“未知薛行走有什么需要我效力之处,还请吩咐。”

        

薛仲摆了摆手:“这么说就见外了。将来还要仰仗孙兄相助,眼下嘛,确实是来交朋友的。”

        

收了薛仲的厚礼,吴升陪他在扬州转了两天,看了周围几处景致,薛仲便回去了。

        

虽然薛仲没有明说,但交谈时能够感受得到,他有请吴升改换门庭的想法,他希望吴升能去郢都帮他。只不过眼下时机还不成熟,所以没有张口,也让吴升和他相处时轻松不少。

        

家资豪富、出手阔绰,这就是他的过人之处。

        

接待薛仲的这两天,吴升如沐春风,相当愉快,送别之后,心情依旧舒畅,但舒畅了没两天,就被泼了一瓢冷水。

        

姚程和原九打姑苏回来了,他们带来了庆书的回复,庆书同意协助悬赏辛西塘——当然眼下已无必要,也同意了吴升关于撤下大多数悬赏通缉布告的提议,只有一个例外,就是吴升本人。

        

吴升顿时打了个激灵,浑身冷汗,定定望着姚程和原九,等他们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