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坐脸舌头伸进去&医院检查高H被迫进入

2022年3月23日11:51:46屁股坐脸舌头伸进去&医院检查高H被迫进入已关闭评论

吕腾觉得自己看到了幻觉。

        

什么情况?

屁股坐脸舌头伸进去&医院检查高H被迫进入

        

对面召唤术师是不是......徒手接住了潜影暗杀者的拳头?

        

观众也瞬间石化,连观战的裁判、教授也都纷纷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

        

和刚刚身在场内视线受阻的吕腾不同,他們都清楚地看到在那电光火石的瞬间发生了什么。

        

就在刚刚吕腾的二阶术灵潜影暗杀者冲到前的刹那,游楚着装了铠甲,与此同时【辉剑士·月光】的卡牌在他面前转瞬即逝地浮现,化作星点的光斑消散。

        

紧接着上一刻还在前线的辉剑士·月光,身躯骤然间便变幻为了能量体,化作一团光束涌入进了游楚身上的铠甲内。

        

电光火石的瞬间, 铠甲形态发生了变化。

        

金色条纹仿佛被烙到了铠甲上,金色的剑鞘挂在了游楚的腰侧。强大的能量随着月光的融合源源不断地涌入,藏身在铠甲内的游楚能清晰地感觉到力量仿佛不受控制般上涌。

        

额外技能·术灵武装。

        

初生之铠可以和自己召唤出的术灵融合,获得跟术灵相同的攻击力和技能。 

        

也就是说,和月光融合的现在,初生之铠的输出动力也是2500点!

        

游楚动作不停,左掌接住对方术灵拳头的同时,右手已然扣住了腰间浮现出的剑柄。剑刃出鞘,剑光从潜影暗杀者正胸口横斩而过!

        

剑光从潜影暗杀者正胸前斩切而过,二阶术灵被轰得身躯猛震,胸前留下一道清晰的剑痕。

        

气浪爆发,从场外都能感受到那一剑蕴含的破坏力。

        

观众们凌乱了。

        

这尼玛是召唤术师?

        

给召唤术师本人用的强化外装型装备他们也不是没听说过,可但凡稍有点了解都知道这类装备很鸡肋。

        

装甲型装备就算是性能最好的一档,能抵挡一阶术灵的攻击就是极限了。而且那一般也只是说抵挡而已,并不是说召唤术师还有徒手反击的余地。

        

可现在这个游楚是什么鬼?

        

他特么是不是一剑把二阶术灵给砍翻了!?

        

“那是......铠甲装备跟术灵融合了?”有教授皱眉。

        

“能获得跟术灵相同的力量?”旁边的老师也惊讶,“现在已经有这样的装备了?”

        

没人回答。

        

甚至连帮游楚要来配方和材料、亲手把东西交到他手里的洛晴, 此时看到游楚的表现也是满头问号。

        

“晴姐, 那铠甲......有这么强的么?”

        

郑希杰也愣愣地看向洛晴, 甚至在想——

        

——卧槽这么6?

        

那我不也得整一套?

        

没有男人能拒绝装甲的诱惑,尤其又帅又能打的铠甲。

        

实验室其他人的目光也都齐齐落到了洛晴身上, 希望她能给个解释。

        

但洛晴表情复杂。

        

看着我干嘛?我特么也不知道啊!

        

她很确信, 机械局那边八成也不知道,他们出品的这【初生之铠】炼出来还能有这效果。

        

等看到这段对战影像,机械局那边恐怕也会惊掉下巴。

        

场外观众凌乱的同时,场上这场离谱的战斗还在继续。

        

其实就算游楚靠铠甲拷贝了月光的面板,同样等同于有着2500攻击力的术灵,但如果让他以这样的状态跟月光单挑,他无疑还是会被一招秒杀。

        

因为铠甲强化的仅仅只有攻击力,只相当于把他的基础体能拉高到了和月光相同的水平。但技巧、经验、招式等等都是没法模仿的。

        

吕腾的潜影暗杀者攻击力也有2500,正常打起来游楚现在的状态其实也未必是对手。

        

不过之前吕腾使用法术牌【幻影分身】使潜影暗杀者分离了小部分能量出去变为分身,对本体战斗力有着一些损耗。再加上游楚的反击猝不及防,对方术灵毫无防备,这才顺利占得了先机。

        

至于剑法神马的,他当然没学过。

        

他只会一套自创的独门绝技——

        

——夏姬八砍!

        

没什么招式没什么路数,反正就是仗着铠甲赋予的增幅效果,讲究一个无招之意胜有招。

        

翻译一下,便是大力出奇迹。

        

从猝不及防被奇袭开始,潜影暗杀者这边连喘口气的工夫都没有,狼狈地连吃了游楚好几剑,最后终于不堪重负,退场回到了术灵牌里。

        

吕腾张着嘴巴, 说不出话。

        

他是早就知道自己这把八成要无, 料到了应该不是游楚的对手。

        

讲道理,他之前觉得自己一白银居然还没打就知道干不过一青铜已经够离谱了。但那会儿他还并没有气馁。

        

他想的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自己从高二开始才资质觉醒,短短一年功夫就穷追猛赶反超同龄人不说,还一举晋升白银,拿下本届江术大新人入学成绩第一的荣耀。

        

那再给他一年,赶超这个青铜挂比也未尝不可能。

        

可现在,当看到游楚披着铠甲亲自上阵,徒手就把他引以为傲的王牌给摁了时,吕腾动摇了。

        

作为一个草根选手,他其实不怕输,也不怕失败。

        

......但是自己这特么是输给了个什么玩意儿?

        

砍死了二阶术灵,游楚这边甚至还意犹未尽。他抬起头,视线很快锁定到了吕腾身上。

        

他手中的剑轻轻一扫,V字形的目镜里反射着冰冷的寒芒,仿佛像是在说——

        

——下一个轮到你了。

        

被盯上的吕腾心底咯噔了一下。

        

危!

        

游楚长剑一扫,合金战靴一蹬,钢铁残影飞身而出,一剑带着有如万夫莫开之势,裹挟着滚滚的气浪向吕腾直线斩切而去!

        

我特么直接攻击我的对手!

        

“停......停停!”吕腾赶紧喊,“我投降!我认输!”

        

裁判吹响了哨子,裹在钢铁战甲里的身形仿佛瞬间按下暂停般在吕腾身前停下,锋锐的剑刃已经几乎要贴到了他鼻子上。

        

吕腾站得笔直,大气都不敢出。

        

“倏。”

        

一声仿佛引擎熄火般的音效,镀着金色条纹的合金战甲解体消失,重新露出了被裹在战衣里的游楚。

        

一团金芒从消失的铠甲中分离出来,重新变幻回了辉剑士·月光的姿态。

        

剑士还剑入鞘,退到了主人身边。

        

大屏幕上光影闪动,游楚的影像再度出现,旁边打着大大的“胜者”标签。

        

再下一城,游楚这波直接晋级决赛!

        

但作为当事人,他却并不很满意地撇了下嘴。

        

没意思,怂得真快,他都还没爽够嘞。

        

吕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