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书被粗大搅出白浆/一前一后撑满走路

2022年3月22日09:25:37黄书被粗大搅出白浆/一前一后撑满走路已关闭评论

    

“贤弟,贤弟你快来看。”阴阳祭台旁,陈平安仗着身宽体胖,给李牧挤了个位置。

        

李牧长剑入鞘,走上前去。

黄书被粗大搅出白浆/一前一后撑满走路

        

祭台之下,烽火将里面漆黑的环境照亮,可以看到,这下面是个巨大的圆柱形的封闭空间,深不见底!

        

而在祭台下约二十米的位置,有一座闪闪发光的金棺,它被八根铁链吊在半空,如黑暗宇宙中的天体,静默不动,横亘万年。

        

金棺反射着烽火火光,绚烂夺目!

        

“悬棺?这……这难道就是南山侯的墓室?”许士林难以置信。

        

“果然剑走偏锋!”林之壑轻抚长须,道,“南山侯以奇门遁甲之术建八个洞口,又在洞口上刻画不同浮雕,令人遐想连篇,如此故弄玄虚,无非是想让盗墓贼认定他的主墓室在八洞之一,但事实是,这八个洞口都是死路,若盗墓贼一一试验,必定伤亡惨重,甚至全军覆没!而南山侯真正的墓室,却是在祭台之下!这祭台以精铁所铸,非凡人人力可破,堪称固若金汤!不愧是南山侯!”

        

林之壑两眼发光的看着金棺,整个人都有些……蠢蠢欲动!

        

终于,章玉城激发的烽火坠落坑底,在微不可查的呲呲声中熄灭。

        

“下面是水坑。”李牧极尽目力,推测这下面的空间深度,大概在三百米左右!

        

若掉下去,即便下方有水,也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烽火熄灭后,祭台下的空间又暗淡下去,那闪闪发光的金棺,也逐渐被黑暗吞没,消失在众人视野之中。

        

众人也在瞬间沉默,他们顶着祭台下的黑暗,久久无语。

        

“爹,如果这是南山侯的棺,那他的陪葬品呢?”许仙没沉住气,不安的问道。

        

冒着生命危险下来,他很担心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稍安勿躁!”许士林示意他闭嘴。

        

“当务之急,是先将悬棺取上来!”赵宾鸿道。

        

“这金棺也不知有多重,且其大小根本通不过这缺口,如何取上来?”林之壑跟他抬扛,建议大伙直接下去,撬开金棺,先看看棺内有没有陪葬品,若是里面啥都没有,还费时费力的把金棺取上来干嘛?

        

“如此,就下去吧!”章玉城第一个跳了下去,耳畔风声呼啸,他朗声道,“凭风好借力!”

        

他施展言出法随,脚踩狂风,在漆黑的环境中,稳稳当当的落在了一根锁链上。

        

锁链在半空中丁零当啷的响,不停摇晃,章玉城脚下生根,在黑暗中稳住身形。

        

林之壑眼神闪烁,他换来手下,取过一根火折子,点亮后丢下,淡淡的火光照亮金棺,那八根若隐若现的锁链也现出踪影。

        

林之壑当即跳下。

        

郡尉赵宾鸿、长史邱昭,还有许士林、许仙父子紧随其后,各自霸占一根锁链。

        

此时,下方还有两根锁链没人,李牧正要下去,就看到两名三四十岁的举人竟直接将他挤开,二话不说抢先跳下,他们想先霸占锁链!

        

李牧大怒,虽然不知道金棺中有何物,但如此抢人机缘,他不能忍!!

        

长剑出鞘,李牧一剑斩下,剑气如霜,划过黑暗,一闪即逝!

        

“啊!”

        

“啊!!”

        

两声惨叫,这两名举人当时就被剑气撕裂血肉,身形瞬间失控,尖叫着从锁链旁掉下,几个呼吸后,他们掉进坑底,再无声息。

        

“还有谁要下去?”李牧冷冽的盯着蠢蠢欲动的其余秀才举人。

        

“你,你怎敢……”那些秀才举人惊怒交加,指着李牧目眦欲裂。

        

他们很生气,很恼火,但是,却不敢跟李牧动粗。

        

李牧的剑诀,有目共睹,杀伐惊人,他们虽然自诩修行者,但论杀伐手段,连给李牧提鞋都不配!

        

最终,他们没有一人再敢下去。

        

“贤弟,你下去吧,我们就不下去了。”陈平安、吴安和杨秀清很懂事,他们知道自己什么吨位,担心跳下去会把金棺弄沉。

        

李牧拍拍他的肩膀,然后示意张龙丢下火折子,借助暗淡火光,他稳稳的跳在锁链上。

        

“李县令,刚刚究竟发生了何事,为何孙兄和杨兄会无故跌落?”许士林喝问道。

        

“抱歉,刚刚剑走火了。”李牧淡定回道。

        

“你!!”许士林又惊又怒,剑走火,这什么鬼话?

        

分明是你拔剑杀人!

        

“好了,先开棺!”黑暗中,章玉城掏出火折子,再次施展言出法随,一蓬炙热的火光从火折子上怒放,将这里照亮。

        

七人沿着锁链,缓缓靠近。

        

“等等!”许仙忽然蹲下身子,两手抚摸锁链,擦掉上面的污渍,竟露出颜色深黑的金属光泽,且隐隐透出红光,他狂喜道,“这锁链,这锁链是玄铁所铸!!”

        

玄铁是稀有材料,熔点极高,若铸成宝剑,可吹毛断发!

        

若铸成宝甲,刀剑难伤!

        

章玉城等人赶紧低头检查,确认这些锁链竟真是玄铁所铸!

        

李牧也心动不已,因为,他的长剑是以普通铁矿石所铸,材质比起玄铁,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我们一人一条!”林之壑立即开口,想要确认归属,说道,“剩下的,其余人平均分配!”

        

许士林立即应下。

        

因为,林之壑身边有长史邱昭,许士林有儿子许仙,按照这个分配方法,他们每人都能得到两条玄铁锁链!

        

赵宾鸿冷笑,不同意这个分配方法。

        

李牧倒无所谓,反正一条锁链,足够他铸造十把玄铁长剑了!

        

“诸位,此事却是休要再提!”此时,章玉城冷漠开口,“陛下有令,凡天材地宝,尽皆归于朝廷所有!不管是这八条锁链,还是南山侯的陪葬品,本官都要全部带回帝京!”

        

“章大人,此事怕是不妥。”林之壑眼神闪烁,章玉城的话,他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还带回朝廷?

        

呸,怕是等到帝京,这些东西就全进你章玉城的口袋了!

        

“哦,有何不妥?”章玉城笑着反问。

        

李牧懒得听他们吵架,直接说道:“这趟下死人坑,我等都冒着生命危险,不能空手而回,我要一条锁链,南山侯的陪葬品,我也要取一件!”

        

林之壑一听,立马附和:“本官同意!”

        

许士林眼神闪烁,他不想得罪章玉城,但玄铁锁链当前,他心中贪念也无法控制,轻声符合。

        

章玉城大笑:“本官若是不允呢?”

        

李牧拔剑,淡淡说道:“太阿郡能死一任巡察使,就能死第二任!”

        

他直接威胁章玉城:不同意,斩了你!

        

昨晚章玉城派纸人刺杀,虽然有些小儿科,被他轻易破解,但这已经触及李牧底线。

        

虽不能说不死不休,但若是再敢挑衅,李牧绝不手软!

        

章玉城的脸色当时就阴沉下去,他凶相毕露,死死的盯着李牧:“竟敢威胁朝廷钦差,李牧,你好大的胆子!”

        

但旋即,他就察觉周围的气氛有些微妙,他看向林之壑、赵宾鸿、邱昭,还有许士林、许仙父子,发现这几个家伙,各个眼神飘忽,竟是全都心怀鬼胎之相!

        

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章玉城意识到了危机,赶紧朗声大笑:“哈哈哈,本官开玩笑的,就按李县令说的,你们一人一条锁链,再各取一件陪葬品。”

        

但他心中恨极,李牧这厮简直无法无天,狂悖无礼,目无尊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