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几次都弄怕我了&第一次为什么那么痛

2022年3月19日13:08:55你几次都弄怕我了&第一次为什么那么痛已关闭评论

     

“竟然是自行筑基?”

        

“嘶…”

你几次都弄怕我了&第一次为什么那么痛

        

各房主事与李子通都倒吸一口凉气:“太过冒险了!幸好祖宗保佑你,一举成功,否则就麻烦了。”

        

“记住,以后遇到这种事,以保存自己为先,我等老人死了就死了,你等后辈新血,才是家族延续的希望啊。”

        

在一干老人的劝诚之下,亚伦虚心表示接受,然后就坐上了主位。

        

看到这一幕,李子通表情微变,却并没有说什么。

        

到了现在,他也知道自己必须全力支持李青景,完成家族权力的交接,才是对李家最好的选择。

        

因此,他直接站到了旁边,就好像之前面对李如玉之时一样,成为了太上长老的助手,家族的协助管理者。

        

“这次玉祖不幸陨落,他的后人要好好照顾”

        

亚伦先尊重缅怀了一番死去的老人。

        

这虽然没什么卵用,却是在表明心迹。

        

我是很尊老的!

        

我愿意遵守那些旧秩序!你们这些老人的利益也不会被侵犯!

        

中原古代都讲究以孝治天下,就是因为这样建立的秩序最为省事!

        

亚伦虽然根本不在乎这个,但并不介意捡起这块遮羞布。

        

果然,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那些老人的表情都变得好了许多,特别是李子通。

        

“除此之外,就是青鼎门了,因为玉祖的意外…我方实际上并未获得征召,不过我还是与几位族兄客卿一起去了三山峰参战…这件事必须立即派人去青鼎门申诉,另外辅以重金贿赂,才能保我们李家无事!”

        

亚伦开始挥斥方道,看向李子通:“我李家在青鼎门,可有值得信赖的门路?”

        

李子通沉吟了一番,回答道:“有一位内门长老,之前与玉祖私交很好,值得信赖……”

        

“那就拜托族长,明日将族库内的一半灵石都带去打点。”

        

亚伦大手一挥:“此时不是节省的时候,万万不可大意。”

        

“请太上长老放心。”李子通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称呼的变化:“只是家族中开支必然缩减…”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从今日起,我每年的供奉减半!”亚伦做出大义凛然之色。

        

“太上长老,纵然我等不修炼,也不能短了您的用度啊。“三房的李子星开口:“您可是我等唯一的希望!“

        

“是啊,是啊…”众人纷纷附和。

        

“不用说了,我意已决,并且…家族产业从明日开始,全面向灵草栽培以及灵丹售卖转型!”

        

亚伦说出自己回来的最大目的。

        

“什么?转型成为炼丹家族?可我们家族并没有炼丹传承啊?也没有炼丹师…”李子通瞪大眼睛。

        

忽然,所有人想到了什么,纷纷看向亚伦。

        

“这一次从三山峰中,我除了几件上品法器之外,还获得了一份残缺的二阶炼丹传承。”

        

亚伦咳嗽一声:“这是大事,关系我李家日后的崛起,你们必须保密!”

        

“请老祖放心,谁敢泄露此事,就是我李家的罪人!”

        

李子通双目放光,手都在发抖:“这可是一份二阶炼丹传承啊!哈哈…三山会灭的好,灭得妙啊!”

        

“我李家崛起,就在今日!”

        

其它各房主事人也纷纷大喜。

        

一份炼丹传承,还是二阶的!

        

这可比苦兮兮种地卖灵米赚钱多了!

        

“族兄…不……太上长老!”

        

亚伦走出祠堂,就见到魂不守舍的李青兰。

        

他知道,这女人是他伪装身份最大的破绽,不过终究不太好意思下手。

        

“你…日后就跟着我,做个贴身侍女吧。”

        

因此,只能将此女留在身边,密切监视。

        

“是!”

        

李青兰本能地答应下来,小家碧玉的脸上闪过一丝绯红。

        

不过,她并没有反悔的意思。

        

毕竟,能成为筑基大修的侍女,那些资质低劣的女修,都会抢破头的。

        

在跟着亚伦走了一段路之后,李青兰忽然问道:“他…黄客卿如何了?”

        

“哼,不要提他!”亚伦冷哼一声:“进了东门谷没多久就失踪,必然是畏惧大战,先跑了!”

        

李青兰沉默不语。

        

对于那个老头,她虽然谈不上喜欢,但想到对方好歹还赠予了灵符,因此也说不上厌恶。

        

此时心中,唯余叹息。

        

小月山。

        

原本李如玉的洞府,如今被老实不客气的亚伦直接占据。

        

毕竟这里是灵气最充沛的一段,绝不可能放置不管,或者给后人留作纪念什么的。

        

“不错不错…差不多能比得上我的水帘洞府了。”

        

盘膝打坐一夜之后,感受着功法的进度,亚伦不由满意地点点头。

        

作为李青景,他至少还能在这里待一百五十多年!

        

并且获得李家的全力支持,而作为相应的代价,则是必须跟李如玉一般伪装,为李家发展做贡献。

        

当然,他又不修行幻魔心法,所以不会将自己搞得走火入魔。

        

实际上也是以自己利益,而不是什么狗屁家族利益为先。

        

比如今天,他并不是如同李子通所想的那般,留不下张凌霄,而是懒得为李家杀敌人。

        

有这么一个筑基家族的大敌在,李家才能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他身边,不是么?

        

走出练功室,李青兰已经等在外面:“太上长老…家族中第一批灵药,w已经送来了。”

        

手上有着三阶炼丹传承,理论上来说,纵然对结丹修士有用的丹药,亚伦都可以尝试炼制。

        

不过实际上,肯定还是要从最低阶的一阶炼气丹药开始练手。

        

亚伦领首,来到炼丹房。

        

望着木架上各种经过炮制的药材,以及最中心的紫金色三足兽耳丹炉,亚伦并未动手,而是盘膝而坐,拿出玉简开始参悟。

        

“炼丹最好用灵火,其次是地火,地火最为稳定,筑基期修士的先天真火也能尝试…但最好不要用炭火…’

        

“炼丹手法…控火法印…

        

‘原来纵然火力大小都这么讲究?有几十个法印代表不同的温度?我还以为就文火、武火、大火、小火的描述呢……古人果然不笨嘛。’

        

看完一遍之后,亚伦有些跃跃欲试地拿黑日魔火练手。

        

第一株灵草…稍微沾惹了一丝魔火,没了……

        

第二株、第三株……

        

将整个房间的灵草都祸祸完了之后,亚伦得出结论:“这黑日魔火,似乎不太适合用来炼丹的样子?”

        

他站起身,满脸郁闷地走出炼丹房。

        

等在外面的李青兰立即上前问安,同时心中无比钦佩:“不愧是筑基修士,炼丹居然这么快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