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的眼泪完整版/红杏暗香张雅丹续写

2021年11月24日09:44:41西门庆的眼泪完整版/红杏暗香张雅丹续写已关闭评论

       

云畔婚后的生活, 充满了琐碎忙碌和小温暖。

        

家里的家务倒是不用她操持,因为祖母和婆母都在,好些事先经她们的手, 自己其实还是像未出阁时那样, 闺中岁月无惊。唯一的不同, 大概就是要比平常更早起, 李臣简上朝,鸡起五更, 自己总不好裹着被子只管睡自己的。到底如今出了阁, 也要尽好自己的责任,和睦的时候这些都是小事,将来万一有了嫌隙, 那微小的细节就成了人家嘴上的把柄。

西门庆的眼泪完整版/红杏暗香张雅丹续写

        

也许她也是个悲观的人,所以要尽可能做到最好, 见他起身自己也跟着起来,忍不住要打呵欠,迸出了两眼的泪, 也还是要努力保持清醒。

        

她替他束上腰带,他低头看着她,见她眼泪汪汪便要发笑, 温声说:“让你不要起来的,我自己能收拾,你多躺一会儿多好, 现在时候还早。”

        

她笑了笑,说:“我要送公爷出门, 这是我的份内。”

        

他知道她还没学会在他面前卸下防备,大约先前的经历和母亲的前车之鉴一直让她耿耿于怀, 所以即便已经那样亲近了,也还是谨慎约束自己,客客气气尽善尽美。

        

他心里都明白,只是不好说什么,待整理好了穿戴,她便陪他坐在窗前进晨食。

        

天还没有亮,天顶的星辉依然灿烂,放眼向远处望一望,这样的时候捧着一碗热乎乎的杏仁酪,并肩坐在那里,好像也有一种家常的温暖。

        

她呢,鲜少有这样闲在的时候,虽然事事谨慎,但毕竟还是年轻的女孩子,不经意间总有一些孩子气显露出来。

        

譬如伸直了腿,从裙裾底下探出脚尖来,不时有节奏地对阖着,就看得出她现在的心情很愉悦。

        

他抿了口酪,转过头问她:“今日你有什么安排?” 

        

云畔想了想道:“也没什么,过会儿去向祖母和母亲请安,再在茂园用早饭,回来眯瞪一会儿,你就回来了。”

        

他听了,微微抿出笑意,犹豫了下问:“你今日若是不忙,晚间陪我赴宴好么?”

        

云畔嗯了声,“是哪家要宴请你?”

        

李臣简道:“赵重酝今日做东,邀请几位好友吃席,都带着家眷的,我想你要是不忙……”

        

“那我自然要去。”她笑着说,“公爷已经成婚了,再独自赴约,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他听了心下欢喜,原先还觉得要求她赴宴应酬是不是难为她了,见她不反感,也就放心了。

        

辟邪站在廊下通禀:“郎主,马车已经备好了。”

        

云畔忙取过手巾来递给他,他掖了嘴起身,两个人一同出了大门。

        

这时候东方微微亮起来,马车前悬挂的风灯照出了一片朦胧的深蓝色,他的眼睫也染上了一片深郁,弯身坐进车内,打起帘子嘱咐她:“不必送了,快进去吧。”

        

云畔颔首,微微退后一步,示意辟邪出发。顶马很快跑动起来,笃笃的马蹄声去远了,消失在巷子的尽头。

        

檎丹上来搀她返回续昼,夏日的天光就是这么奇怪,短短的一段路程,再抬起眼来,天色已经亮了半边。

        

回到院子里,时候还早,用不着立时去茂园请安,便在屋里慢吞吞打上一炉香篆。

        

云畔很喜欢清晨的悠闲时光,丈夫出门上朝,自己经过一番折腾瞌睡已经褪去了,神清气爽地坐在晨色里,看着日光慢慢爬过院墙,院子里一草一木苏醒过来,又是崭新的一天。

        

估摸时候差不多了,起身过茂园去,这家里的章程是纹丝不乱的,即便王妃做了几十年媳妇,晨昏定省也从来不含糊。小辈们一齐先向太夫人道晨安,然后云畔和惠存再向王妃行礼,只是今日惠存看着不太高兴,云畔还有些纳闷,心想她以前并不是这样的。

        

大家坐下来用早饭,连太夫人都瞧出来了,偏头问:“惠儿,你怎么了?起得早了,不高兴么?”

        

梁忠献王只得了一儿一女,惠存也是自小宝贝一样地捧大,若说太夫人对李臣简的要求还严些,那对惠存可说是极尽溺爱。

        

惠存摇摇头,垂着眼说:“早上出门绊了一下,总觉得今日运气不好。”

        

太夫人失笑,“年纪轻轻,竟比祖母还古派,绊了一下就运气不好?祖母梳头还掉了好些头发呢,难道我该为自己快成秃子了发愁?”

        

惠存终于笑起来,“是我糊涂了,祖母说得很是。”

        

可云畔看得出来,她欢喜不达眼底,好像只是为了哄太夫人高兴。

        

一顿饭毕,云畔和惠存一起从茂园退出来,走在廊下,云畔唤了她一声,“你要是有心事,就和我说说吧。”

        

惠存一愣,转过头来问她:“阿嫂,我的心事都在脸上吗?你全看出来了?”

        

云畔笑着说:“我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过来的呀,自然看得出来。”

        

只是并不去猜测她烦恼的原因,她要是愿意说,自会告诉她的。

        

惠存是个心里存不住事的人,眼巴巴看看云畔,欲言又止了好几回,最后才问她:“阿嫂,你和我哥哥成婚,过得舒心吗?”

        

云畔明白过来,她是在为自己的亲事发愁,婚前的这段时间最彷徨,须得给她鼓励,便道:“你也瞧见了,我和公爷一应都很好。夫妻相处之道有许多种,有的相敬如宾,有的蜜里调油,端看两个人情分的深浅。我和公爷,都不是性子火热的人,因此淡淡处着,我觉得很是舒心。”

        

惠存脸上流露出伤感来,拉她在廊亭里坐下,叹着气道,“还是因为我哥哥脾气好,更要紧一宗,是他房里没人,你们成婚后就是简简单单两个,少了多少烦心事。我呢,昨日听见一个消息……”

        

云畔心头打起鼓来,“什么消息?”

        

她愈发显得难过了,说起简直要掉眼泪,支吾道:“那个和我定了亲的人身边……听说有个很得宠的通房,跟了他好几年,将来必定是要升作姨娘的。阿嫂想,他才多大年纪,通房就养了好几年,别不是青梅竹马因身份不便成婚,那我夹在中间,算怎么回事。”

        

云畔吃了一惊,“这件事母亲知道吗?”

        

惠存点点头,“也是昨日才知道的,只不敢在祖母面前提起。耿家提亲的时候瞒得滴水不漏,如今礼都过完了,吉日也看定了,才透露出这个消息,我觉得自己受了蒙骗,心里很不好受。”

        

云畔也怅然,望着外面潇潇的蓝天,不知应当怎么开解她。

        

这种事,要说用心多险恶,倒也算不上,毕竟如今年月,男人养通房纳小妾都是常事,就是有意隐瞒着,实在叫人恶心。可眼下礼都过定了,要是反悔,免不得伤筋动骨,便问她:“母亲是什么意思呢?”

        

惠存沉默下来,半晌才道:“母亲说因这种事退亲,只怕要招人笑话,就是换一家,谁又能保得住郎子不喝花酒不狎妓。倘或那只是个寻常的通房,我不该没有容人的雅量,到底那些女孩儿也怪可怜的,与人做小不是她们自愿的,不过是为了有口饭吃……可是阿嫂,我心里就是不情愿。”

        

云畔忖了忖道:“要不然这样,让公爷帮着打听打听,究竟耿郎子和那个通房情分有多深。倘或当真得宠得厉害,那这件事就得仔细商议了,或是婚事暂缓,或是让他们把人送走,总不好一嫁进门就去和底下人争宠,那可成了什么了!”

        

惠存听她这样说,顿时眼睛都亮起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说:“阿嫂,你也是这么想的?不瞒你说,我心里的想法不敢说出来,怕祖母和阿娘怪罪我,只好自己一个人憋屈着。现在好了,我有阿嫂懂我,我就不孤寂了,总算有了底气。”

        

云畔话虽是说了,其实也忐忑得很,毕竟是小姑子,和嫡亲的妹妹又不一样,自己原也是到人家府上过日子,小姑子的事至多是出出主意,不敢随意定夺。

        

只是话因一时义气出口了,却也不后悔,拉着惠存道:“你要是想同母亲说,自己一个人不敢,我可以陪着你一道去,替你壮壮胆。不过这事你暂且也别急,我找见机会和公爷提一提,先让他打听过再说。”

        

惠存道好,“阿嫂,我的事就托付你了,好歹放在心上,千万不能忘了。”

        

云畔又说了些安慰的话,说还有时间,犯不上急火攻心,让她先回去歇着,自己返回续昼,一面安排钞引的卖出买进,一面等着李臣简散朝回来。

        

期间姚嬷嬷又进来回禀,说想法子搭上了以前在柳氏跟前伺候的婆子,辗转打听到一点潘嬷嬷和韦嬷嬷的消息。

        

“前两日侯府内被金二娘子狠治了一回,往日那些跟在柳氏身后的婆子都和她划清了界限,再也没人给她保守秘密了。地动那日,柳氏确实往外送过人,据说是送到庄子上去了,但究竟是哪个庄子,却不得而知。我们老头子使了钱,想找出那个驾车的人,可惜柳氏也防着这一手,早就花钱把人打发出府了,因此盘问了半日,没人说得清来龙去脉。”

        

云畔坐在那里仔细思量,“庄子……侯府的庄子有六七处,远的近的相隔几百里,反正只要人没被她害了,就能找回来。嬷嬷,你想法子派人往各个庄上跑一趟,尤其最远的那一处在兴元府,从这里过去有五六百里路,我料着,人兴许是被送到那里去了。”

        

姚嬷嬷说是,“我这就让他们清点人手出发,就近的庄子,大约三五天便有消息传回来了。”

        

云畔点了点头,“多给几吊辛苦钱,长途跋涉怪热的。”

        

姚嬷嬷应了,退到滴水下传令去了。

        

云畔崴在竹枕上,长出了一口气,早前身边伺候的人,被柳氏给弄得四散飘零,旁人倒算了,潘嬷嬷和韦嬷嬷必须找回来。阿娘去世一年多,和她有关的人和事务越来越少,再久一些,好像要从所有人的记忆里消失了。自己无能为力,只有尽量留住当年伺候她的老人,即便话语中偶而提一提她,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慰籍。

        

后来迷迷糊糊睡过去,梦见了阿娘,阿娘不说话,就这么含笑望着她,不像当初病重时候那样瘦弱,人变得白胖起来,眼睛里也有了神采。云畔想和她说一说侯府的现状,她只是摇头,似乎再也不想过问爹爹的事了。

        

这样也好,云畔想,这辈子的愁怨了结,下辈子再也不要相见了。只是她心疼阿娘一个人,忍不住哭起来,正泣不成声的时候听见有人叫她,一声声急切的“巳巳”。她从梦里醒过来,发现李臣简正坐在她榻前,卷着袖子给她擦脸上的泪,那绛红的衣袖被眼泪染出了深浅不一的痕迹,他面上有忧色,问:“怎么了?做梦了么?”

        

她还未从痛苦里抽身出来,孩子一样微微瘪了下嘴,眼睛里又漫出泪来,却极力想要自控,挣扎着坐起身道:“公爷,你回来了……”

        

他什么话都没说,伸手来搂她,让她静静靠在自己肩头,抚她微微抽泣的脊背。

        

隔了好久,他才轻声问:“梦见岳母大人了么?她在梦里怪你了吗?”

        

她说没有,“就是不愿意说话,不知道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他说不会的,“她那样聪慧的人,一定知道你的苦心,安排个新主母不单是为了大家的名声,更是为了借金二娘子的手,替她报仇。”

        

所以啊,这世上最了解她的,还是这新婚不久的丈夫。

        

云畔紧了紧搂住他脖颈的手臂,轻声呜咽起来:“郎君……”

        

他听了,微微怔了下。

        

她一向是公爷公爷地叫,偶而唤他一声郎君,居然让他受宠若惊。也或者是现在正迷糊着,等清醒过后便又是那个冷静自持的公爵夫人,所以这时光短暂且温情,没想到自己散朝回来,会遇见这样的意外之喜,着实是缠绵缱绻,仿佛一瞬坠入了温柔乡里。

        

世界好像都安静下来,只听见窗外有风流过,带出吹动树叶的声响。

        

云畔慢慢清醒过来,这时才知道害羞,忙放开他,无措地抿了抿鬓角,“什么时辰了?该用饭了吧?”

        

可他这回没有像往常那样顺势退却,依旧坐在榻沿上,撑着身子对她说:“往后心里有什么话,就同我说吧,不要一个人背着。我既娶了你,就已经做好准备让你依靠了,你若是还像以前一样事事凭自己,那我这个丈夫,未免当得太无能了。”

        

云畔有些意外,没想到自己一时的失态,会换来他这番话。她难堪地笑了笑,“先前这样,我就已经很感激你了,做噩梦的时候有个人能抱一抱我……阿娘走后,就再也没有人抱过我了。”

        

他听了,眉眼含笑,将嗓门压得低低的,越是这样,越有一种暧昧的情调,“我喜欢听你唤我郎君。”

        

云畔怔了怔,低下头连脖子也一并红起来,支吾着:“这有什么可喜欢的……公爷本来就是我的郎君……”边说边下了美人榻,整理好了衣衫,向外吩咐了一声,让檎丹准备饭食,复又对他一笑,“公爷换身衣裳,预备吃饭吧。”

        

然而他并不挪动步子,反倒蹙起眉,艰难地抬了抬左臂,“想是要变天了,我这条胳膊,好像变得不大自如了。”

        

云畔一惊,“怎么了?伤处又疼起来了?”这下子不能让他自己换衣裳了,唤绿檀取便服来,自己牵着他的手,转到了屏风后面。

        

解了玉带钩,回身放在矮几上,又小心翼翼替他脱下具服,心里彷徨着,“旧疾又犯了,还要去赴别人的宴么……”

        

他轻咳了两声,说没什么妨碍,“可以少喝一杯,他们都知道我的伤情,不会为难我的。”

        

云畔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将那具服挂上衣架子,因架子有些高,她须扬起手臂才能把袖身抻开。这么一来广袖落在肩头,露出一双玉雕般的手臂,她不爱戴首饰,手腕上结着五色丝编成的手环,那错综的颜色衬着细腻的皮肤,愈发显出一种高洁的美来。

        

他从身后贴上来,轻轻一拽,将她压在巨大的屏风上。那屏风的架子虽是楠木的,沉重又结实,但上面的山河玉版画却是用打磨得极薄的岫玉做成的。黄白的画身,贴近了便呈半透明,云畔被他钳制着,撑在玉版画上,朦朦胧胧看得见屏风外的光景。

        

那双手从身后探过来,在她臂弯上游走,激起人一身细栗。她不知他今日是怎么了,心里砰砰急跳,还要羞涩地提醒他:“仔细被人撞见了。”

        

他却不管不管,偎在她耳畔说:“这是内室,没有传召,她们不敢随意进来。”

        

云畔的心越跳越急,透过岫玉,对面的月洞窗和垂挂的竹帘一览无余,甚至能看清窗前梅瓶里插着的绿枝。

        

她心里慌乱,却又滋生出别样的刺激,简直被他盘弄得站都站不住,最后只好哀告:“公爷,我可是有哪里做错了……哪里错了,你说嘛……”

        

他在她身后,她看不见他的脸,只听见他的气息,不紧不慢地威胁她:“你叫我什么?叫错了,重来。”

        

那手又往别处去了,这要是被下人看见,往后脸面是彻底顾不成了。

        

真没想到,这人为了达成目的如此不择手段,她没办法,唯有妥协,气呼呼地叫了声郎君。

        

结果他还是不满意,“你刚才不是这样的声气……”把她翻转过来面对自己,低下头诱哄她,“重叫。”

        

那双眼睛,光华潋滟要将人溺死。云畔终于败下阵来,羞答答抬臂搂住了他的脖子,甜甜唤了声:“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