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听到隔壁床响&装睡滑进去了

2021年11月20日06:27:30半夜听到隔壁床响&装睡滑进去了已关闭评论

        

白嫖向来是最爽的。

        

更何况这将近两亿度电量的银河标准能量,已经足够他驾驶永恒国度号去火星来回度假了!

半夜听到隔壁床响&装睡滑进去了

        

如此惊人的巨额能量,甚至让陆洋一度产生了卷款而逃的想法,不是他没有节操,而是这帮星际冒险者给得实在太多了!

        

陆洋强行压制住自己那砰砰狂跳的心脏,用尽量平静的语气说道:“我们什么时候去接收这些银河标准能量呢?”

        

沈长夜并不理解陆洋的土包子心态,神情随意道:“这个倒是不着急,你可以先把你们的能量锚点坐标交给我,我让他们把银河标准能量直接打到你们的能量锚点里就行。”

        

能量锚点坐标?

        

这又是个什么东西?

        

陆洋脸上做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然而私底下,却火速向晨曦和萧煌发起咨询。

        

令人意外的是,晨曦并不知道什么叫做能量锚点,但萧煌却给出了个有趣的猜测:

        

云河大结界显然是某种高维度能量屏障,能够阻断云河市与外界的全部联系,包括银河标准能量这种四维介质的正常传输。

        

因此这些星际冒险者想要将银河标准能量带入云河市使用,只能通过某种特殊的银河标准能量容器,将一定数量的银河标准能量锚定在自身临近的四维空间。 

        

萧煌怀疑沈长夜所谓能量锚点,应该就是某种类似灵石的存在。

        

陆洋虽然没有能量锚点,但他本身就完全不受云河大结界限制,因此他只需要将晨曦能量接口的四维坐标报给对方,应该就能正常接收这帮星际冒险者的能量储备了。

        

于是陆洋便从晨曦那里问到了它的能量接口四维坐标,然后随口报给了沈长夜。

        

这次萧煌的猜测没有跑偏,沈长夜对这个坐标没有丝毫疑问,点头确认道:“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如果没有其它问题,我立刻就让其它冒险者将银河标准能量传输给你。你们也做好准备,既然尘世七执政已经发现了我们的大致位置,我们就更加需要兵贵神速。”

        

陆洋连忙拱手感谢道:“那就有劳沈团长费心组织了!”

        

沈长夜摆摆手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此次行动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沈某自当全力保证万无一失。只是沈某势单力薄,说不定关键时刻还要劳烦陆先生亲自出手,毕竟您这种古代贵族的底蕴,绝非我们这些普通星际冒险者能够相提并论啊。”

        

对于沈长夜强行戴高帽的行为,陆洋只是敷衍地笑了笑,他知道这是对方的激将法,想让自己主动展示点底牌,可他只是区区地球土著,能有个什么底蕴啊!

        

这位沈团长完全是想多了!

        

陆洋现在只希望这位沈团长和那位文团长足够靠谱,能够让他好好划水打完这场顺风仗,别再整出什么幺蛾子。

        

两人各怀鬼胎地相视一笑,然后沈长夜便径自起身离开了会客室。

        

陆洋虽然地位超然,但毕竟是初来乍到,与这里的星际冒险者们不够熟悉,因此还是需要由沈长夜这位既有地位又有能力的知名星际冒险者,出面组织行动。

        

这座古代实验室的星际冒险者虽然鱼龙混杂,但大多都是以沈长夜和文辉为首,这两人将基调定下来后,其他人哪怕仍然存在些许疑虑,但也无法影响大局了。

        

最终两只行动小队的成员也定了下来,陆洋三人和沈长夜两人作为第一小队,文辉团长和他的四位手下作为第二小队。

        

见文辉果然选择了四位亲信手下作为自己小队的成员,沈长夜颇有些不屑地对陆洋说道:“这位文团长虽然是古代贵族,可这格局着实是有些狭隘……”

        

“沈团长此话怎讲啊?”陆洋饶有兴趣地问道。

        

沈长夜默默指了指文辉说道:“若换作我是他,肯定会选择两到三位比较有潜力的独狼冒险家加入团队,能够与自己的能力形成有效互补,而不是强行塞进去四个与自己能力高度重叠的亲信手下,白白浪费几个行动名额。”

        

陆洋笑着回答道:“说不定这位文团长是觉得亲信手下更值得信赖呢?”

        

沈长夜下意识瞥了眼侍立在远处的冯岩,低声说道:“在星际冒险行业,除了利益之外,就没有任何值得信赖的人,包括自己的亲信手下也不例外……”

        

陆洋不由眉头一挑道:“沈团长这番话,难道就不怕传到自家手下的耳朵里吗?”

        

“陆先生是何等尊贵的身份,沈某相信您绝不是那种多嘴之人!”

        

沈长夜不愧是星际冒险行业的精英从业者,这谈话的水平相当之高。他仅用短短一句话,就能在吹捧陆洋的同时,不着痕迹地展示了双方的亲近之意,整个过程非常自然,没有丝毫刻意的感觉。

        

虽然他什么都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却充分传达到了:我连这种不跟亲信手下讲的话都同你讲了,可见我们两人关系之紧密啊!

        

若是换作普通人,可能不知不觉间就对沈长夜的好感度提升了一个档次,即使有人能察觉到沈长夜在有意套近乎,也只会赞叹一声沈团长为人豪爽、直言不讳。

        

不过我们的陆洋行长可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各个文明的大人物他都曾经谈笑风生过,自然不会因为对方的谈话技巧影响自己的判断。

        

于是陆洋反过来暗含机锋地说道:“我看冯岩先生对您可是崇拜得紧呀!”

        

这句话的潜台词其实相当直白。

        

他这是在暗示沈长夜为人不够敞亮——你的亲信手下都如此信任你,可你竟然觉得对方不值得信赖。

        

然而沈长夜却丝毫不以为意,而是神情严肃道:“我能赢得合作伙伴和团队成员的敬重,依靠的是我慷慨公正的行事作风,还有领导团队解决问题的行动能力。对于为我办事的星际冒险者而言,这就是他们最大的利益关切。这种敬重并不是你每天向他们说多少遍你有多信任他们就能换来的,而是要靠实打实的所作所为。你相信不相信,如果你把我这番话原原本本告诉冯岩,他对我的态度也不会发生任何变化。”

        

这沈团长确实是个非常意思的人。

        

他经常能把很多明明很现实、很庸俗的利益交换堂而皇之讲出来,可在这个过程中,他非但不会让你感觉到反感,反而会让你感觉他这个人做事相当大气。

        

沈长夜能成为知名星际冒险者,这种独特的人格魅力应该起到了不小作用。

        

陆洋指了指三三两两散落在会议大厅角落的独狼冒险者道:“我有点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的意思是说,这些独狼星际冒险者和咱们都有共同的利益,所以他们也是同样值得信赖的存在。”

        

沈长夜笑着点点头道:“正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们这些星际冒险者都是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谁又敢在这个节骨眼偷奸耍滑拖后腿呢?无论文辉选谁加入行动小队,都不会存在任何信任问题,但他却偏偏选了自己人,这说明他的眼界格局着实有限。”

        

见沈长夜主动提起信任问题,陆洋便趁势说道:“这应该也是你毫不犹豫邀请我这个身份不明的家伙加入队伍的原因吧!”

        

他这话说的也很有艺术性。

        

陆洋最大的软肋,其实就是他解释不清自己的出身背景,或者换句话说,他还没有给自己编造好合理的出身背景。

        

现在沈长夜没有提起这件事,并不代表他内心就没有怀疑,更不代表他未来不会提起。

        

与其留着这个隐患,倒不如先发制人。

        

于是陆洋便主动提起这件事,将自己身份不明的情况点出来,引导沈长夜当场做出表态,好将他的嘴给提前堵住。

        

沈长夜其实并没有怀疑陆洋的身份,他只当陆洋的古代贵族身份比较敏感,不方便到处透露,因此并没有听出陆洋话中暗含的机锋。

        

他果然摆出毫不在意的豪爽表情说道:“陆先生若是和这些独狼冒险家相提并论,那可就有些妄自菲薄了!古代贵族各个底蕴深厚,谁都有些自己的私人秘密,就连文辉那种草包,都知道不到处炫耀自己的贵族头衔,沈某又有什么资格窥探您的隐私呢?”

        

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听闻沈长夜在自己的诱导下,当场做出绝不计较自己出身的表态,陆洋不禁心中大定。

        

有这句话放在这里,除非沈长夜脸皮厚过城墙,否则他绝对不会再主动试探自己的身份,要不然就成了公然打自己的脸。

        

根据陆洋对沈长夜为人的判断,他绝对不是那种会公然打自己脸的人。

        

就算这家伙今后产生天大的疑惑,他也只会默默憋在心里,然后暗自进行查证,直到找出实锤为止,这就解除了自己的燃眉之急。

        

于是陆洋也不吝吹捧,强行给对方戴上了顶高帽子:“沈团长做事果然有大将之风,我也是佩服得紧啊。”

        

这下算是把对方的嘴又给堵上了一层封条。

        

两人这番语言交锋表面上看起来平平无奇,实际上却互有盘算。

        

不过陆洋到底还是以有心算无心,而沈长夜则是带着有意亲近的目的,因此陆洋天生占据了谈话的主动权,最终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看着两人互相假笑的样子,跟在陆洋身侧的雪风不禁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们两明明是在谈很普通的事情,但我怎么就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萧煌双手抱胸,似笑非笑地通过晨曦频道吐槽道:“嘿嘿,他们俩也算是棋逢对手了!”

        

毕竟是专门研究人性的人工智能,沈长夜和陆洋的无形交锋并没有瞒过萧煌的眼睛。

        

沈长夜并不知道雪风和萧煌吐槽了什么,而是继续说道:“唉,我只是觉得有些可惜。其实这座古代实验室里还是有不少深藏不露的独狼冒险家,毕竟能躲过七天神第一轮扫荡的家伙就没有什么普通人,没有充分调动起这些家伙的能力,实在是有些遗憾啊。”

        

陆洋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其实这位沈团长自己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他以为自己拉陆洋进队是找到了三个强力队友,其实陆洋三人应该才是在场所有星际冒险者里最划水的存在,甚至还打算情况不对就立刻扔下队友跑路!

        

相比之下,文辉团长的三个手下就算再没用,肯定也不至于水到临阵脱逃的程度。

        

因为他们本身就没有地方可逃……

        

等参与行动的冒险者最终确定后,下一步就是确定行动的目标了,在白烛提供的情报支持下,沈长夜和文辉很快就敲定了行动目标。

        

在选定行动目标的时候,沈长夜同样留了个心眼,他只是让白烛选出了20个规模最大的土著城市,然后便命令他立刻离开会场。

        

然后星际冒险者又私下开了个小会,又从中随机选择10座城市作为预定抹除目标,整个过程都没有让任何攘夷派土著参与。

        

不过白烛对此并不介意。

        

无论沈长夜做出种哪选择,他都没有任何表示,只是说一切都听从大天师的安排。

        

看到白烛毫无破绽的反应,沈长夜也不禁微微皱了皱眉,他并不是傻子,完全能看出白烛隐藏起来的真实意图。

        

这位攘夷派土著领袖虽然表面十分恭敬,但其一举一动,明显都是在有意激化星际冒险者和尘世七执政之间的矛盾。

        

对于被土著利用当枪使这种事情,沈长夜明显有些不爽,可想到只要还没彻底拿下七天神,这帮攘夷派土著就仍然拥有利用价值,沈长夜也不好悍然与其翻脸。

        

对于这种顽劣土著,沈长夜也有手段对付。

        

待所有细节商议完毕,沈长夜再次将白烛单独叫了回来,并从怀中掏出三枚药丸,满面笑容地对白烛说道:“这次你提供的情报非常有用处,这三颗神界宝丹就是天师们赐予你忠诚的馈赠……”

        

看到这个场景,陆洋瞳孔也不禁微微一缩。

        

这沈团长真是好狠的手段!

        

为了牢牢控制住白烛,他竟然打算给对方服用三倍剂量的成瘾性毒品!

        

看到这三颗神界宝丹,白烛只是微微一怔,然后立刻流露出惊喜万分的神色。

        

他使劲攥住眼前这三颗夺命药丸,干脆利落地赞美道:“感谢大天师赐下神界宝丹,为天师们服务,乃是我们这些信徒应尽的本分。”

        

沈长夜似笑非笑地说道:“那你还不赶紧服下宝丹?”

        

白烛二话没说,直接就把三颗药丸吞入口中,然后仰头咽了下去。

        

见白烛当面吞服了土著绝对不可能戒除的高科技毒品,沈长夜总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很好,等我们离开这里的时候,这座基地就靠你们帮忙守护了。待拿下七天神后,神界宝丹你们想要多少都不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