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娇喘浪吟_攵女乱爱

2021年10月13日07:53:00丫鬟娇喘浪吟_攵女乱爱已关闭评论

     

1小时后会改成正常内容

        

如果1小时以后依旧能看到这段话

        

可以【长按目录,选“重新下载”】

丫鬟娇喘浪吟_攵女乱爱

        

该过程【不会重复收费】,个人中心可查消费记录,和正常订阅花费的点币完全一样。

        

正.版见【起.点】app

        

f.d加更进度记账中

        

————

        

第二天,看完中册,白石打算去书店看看下册写出来了没。

        

结果一出门就看到铃木园子在旁边等毛利兰,看到他,眼睛一亮,立刻飞奔过来打招呼。

        

等她走近,白石总觉得她比以前高了不少。仔细一看,铃木园子脚上穿着一双厚底鞋,看上去简直像踩了一副高跷。 

        

这一眼过去,任务就弹出来了。

        

白石心里叹了一口气,不过倒是没太意外。

        

其实看到铃木园子脚上鞋子的时候,他就已经记起了案情。

        

起因是地下停车场保安的儿子,在光线昏暗的地方冲出去捡皮球,被车撞死。

        

虽然熊孩子的锅比较多,但丧子的父亲还是恨上了那名司机。

        

司机是一个年轻时髦的女生,穿着一双厚底鞋,保安觉得,如果她当时没穿那种鞋,一定来得及踩下刹车,自己的儿子也不会死。

        

所以他借职务之便,专门袭击穿这种鞋开车的女性。原世界线里,铃木园子穿着厚底鞋去车里取东西,被保安误以为是司机,险些被一棍爆头。

        

白石对这种奇怪的鞋印象无比深刻,小时候他看这一集,越看越馋,最后只能中途暂停,去街上买了一大块松糕,抱回来边吃边看。

        

不行,不能再看,再看又想吃糕了,岛国也不知道哪有卖……

        

白石把视线从铃木园子崭新的鞋上挪开,发现女生正期待的注视着他,好像在等评价。

        

“挺好看的。”白石点了一下头,委婉道,“不过还是你之前那一双更好看,那双……”

        

他随便形容了几种鞋子常见的特征。

        

铃木园子认真听了一会儿,忽的一拍掌心:“是不是去魔术会展的时候穿的那一双,我也很喜欢它!”

        

白石哪记得住铃木园子每天都在穿什么鞋。他只记得除了这一次,铃木园子的鞋都没有这么厚的底。而只要不穿这种鞋,她就不会被保安盯上,进而被惦记着敲闷棍。

        

现在铃木园子自己想起来了,白石点了一下头。

        

铃木园子先暗搓搓打量了一下自己今天的衣服,发现搭魔术会展那天穿的鞋,有点奇怪。不过审美有差异也是正常的!想撩人当然就要牺牲一点自己的爱好!

        

铃木园子深吸一口气,在白石去书店的时候,给管家发去短信。

        

没过多久就有一辆车开过来,铃木园子做贼似的溜上车,飞速换好鞋,又若无其事的走下来,迎上下楼的毛利兰。

        

书店离家门口不远,白石回来的时候两人还在。

        

铃木园子特意在他旁边走了几圈,可能是在展示自己脚上“非常符合白石审美”的鞋,然后问他要不要一起去逛街:“今天米花购物中心的PRADA会上新品,听说也有几款很棒的男靴!”

        

刚才的事,让她对白石的喜好有了错误的认知。

        

白石听说过这个牌子,灰原哀挺喜欢它的,去博士家的蹭饭时候,偶尔能在门边的衣帽挂上看到她挂在上面的包。因为这个品牌名长得有点像熊猫,白石很有印象。

        

他本来想答应,顺便抽空去把那个保安送给警方。

        

但这时,他耳边响起一声其他人听不到的铃声。

        

白石话到一半又改口,微笑着说:“我今天还有事,你们去吧。”

        

铃木园子有点失望,但看白石确实对逛街不感兴趣,只能挥挥手,很遗憾的走了。

        

白石回到家,关好门,从背包里取出还在震动的手机。

        

这款手机被红叶改装的奇奇怪怪,后来在他差点错过薪水后,又紧急添加了多款定制铃声。

        

特定的几个酒厂成员,铃声会跟其他人不同,白石听声音就知道是谁打来的,这样也不用担心漏接电话。

        

刚才响起的是贝尔摩德的铃声。

        

白石刚想矜持的按下接听键,再平静而高冷的问一句“什么事”,但忽然想起来,现在还是本体的嗓音,于是险险停住,切成马甲。

        

再拿起手机时,虽然动作已经足够迅速,但铃声还是断了。

        

白石幽幽盯着来电显示看了几眼,觉得这样也不错,工具人也不能随叫随到,太听话就变成舔狗了,舔到最后一无所有……于是他等了5秒钟,回拨过去。

        

5秒应该够了,再晚贝尔摩德说不定要去找那个大众脸。

        

自己这么谨慎,并不是因为想跟她搭档,而是因为只有当贝尔摩德以为他是合格的工具人,搞事的时候才会带着他,方便刷任务……没错就是这样。

        

白石本来还担心拨过去以后,会不会传来对面正在通话的提示音。

        

不过并没有。

        

手机里响起了彩铃声,然后被人接起,传来贝尔摩德独有的慵懒嗓音,听筒那边竟然还有水声,八成是在泡澡,她倒是很坦诚,开口就直奔主题:“有兴趣帮我一个忙吗?”

        

fbi亲自把新出医生一家接走,因此也很确定现在的“新出智明”身份有问题,只是出于某些原因,他们一直没有动手。

        

贝尔摩德并不知道新出智明被救走的事,也还没法确定fbi对自己的态度,但她发现有人一直在盯她的梢,这让她在进行一些行动时感受到了阻碍。

        

比如今天,她想出去逛一趟街,顺便看看能不能守株待兔,堵到叛逃的雪莉。

        

如果没找到人还好,但万一运气爆棚,真的堵到了,那在被赤井秀一盯着的情况下,她很难找到空当杀人并逃走,一旦失败,还可能给雪莉制造接触到fbi的机会,得不偿失。

        

所以贝尔摩德觉得,这种时候,最好找一个人帮忙吸引注意力。

        

——像科伦这种看外表就很有社会危害性,还很听话的同伙,就是非常不错的人选。

        

而且听说他独自行动时,几乎没法被追踪到。

        

这样的组织成员一旦进入fbi的视野,很容易引起他们的兴趣,盯梢自己的人说不定会少一大半,最棘手的赤井可能也会转去盯梢科伦。

        

毕竟“新出医生”每天的行踪都很固定,最基础的新人都能完成对她的盯梢,但科伦就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