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农夫/娇妻成泄欲公

2021年10月13日07:09:07逍遥小农夫/娇妻成泄欲公已关闭评论

     

周鸿基见元宝离开,有些恼怒,却也不犹豫,沉声道:“轩辕冲,你出卖黑山,我可以饶你,但黑山的弟兄们饶不了你,来人.....!”还没吩咐,沈玄感却已经起身,到得周鸿基身边,附耳低语,周鸿基微皱眉头,沉默了片刻,终是道:“来人,将他带去鬼门崖囚禁起来,没我吩咐,谁也不得靠近。”

        

杜子通闻言,有些着急,正要说话,周鸿基显然知道他要说什么,抬手阻住。

        

刀斧手立刻将轩辕冲拽起,轩辕冲看着周鸿基,平静道:“大哥,往日恩情,今日俱都偿还,再也不欠。”便一言不发。

逍遥小农夫/娇妻成泄欲公

        

周鸿基一挥手,刀斧手将轩辕冲带了下去,聚义厅内一片肃静。

        

其实大多数人只以为今晚只是商议山寨防务之事,万没有想到竟然抓出内鬼,更没有想到内鬼竟然是骁勇善战的二当家。

        

其实有些人心中便已经蒙上一层阴影。

        

大家都知道,黑山能够在辽东军手下稳如泰山,归根结底到是因为轩辕冲领兵有方,周元宝说的并没有错,轩辕冲就是黑山柱石,如今大当家要除掉柱石,确实是自断臂膀。

        

轩辕冲如果真的被处决,以后又有谁能撑得起黑山?

        

但铁证如山,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黑水寨发生的事情,黄土寨这边自然是一无所知,但二头领杨世信却知道今晚必有大事,心中一直忐忑不安,亲自在东山吊桥等候。

        

黄土寨和黑水寨中间是一道山谷,中间有一道吊桥,连接了两边的来往,吊桥其实并不长,不到两百米,不过确实两寨之间唯一也是距离最短的道路,否则要绕行半天才能抵达对面。 

        

轩辕冲的嘱咐,杨世信自然是牢记心中,轩辕冲还没有离开之前,就已经部署黄土寨的弟兄将所有要道全都封锁起来,吊桥这边更是部署了重兵。

        

轩辕冲虽然没有直说,但杨世信跟随他多年,有些话不说出来也能明白个大概,如果不是事态严峻,轩辕冲也不可能吩咐自己加强防守,甚至还嘱咐迫不得已要从那条羊肠小径撤离。

        

这当然不是为了防备官兵,只能是提防黑山各寨火并。

        

之前他亲自送轩辕冲过了吊桥,尔后在黄土寨各处巡视一遍,这才回到吊桥边的小木屋里,静等着轩辕冲回来。

        

小木屋朝东边开着窗户,虽然夜色深沉,却也依然能够大致看清楚吊桥上的情况。

        

天空又开始飘起小雪,杨世信站在窗边,神情冷峻,始终看着吊桥,只希望能看到轩辕冲平安归来。

        

“二头领,已经很晚了,要不你先休息一会儿?”身边的弟兄关心道:“二当家回来,我便叫你。”

        

这人专门带着三十多号人负责吊桥的守卫,算是个小头目,知道二头领等到这半夜,一定是在等着二当家归来。

        

杨世信摇摇头,身体忽然一动,脑袋探出窗口,沉声道:“有人来了!”

        

细雪之中,果然看到吊桥出现了几道人影,这边立刻有人大声道:“

        

什么人?山上宵禁,入夜后不得随意走动,还不撤回去。”

        

“我是宋仑。”那边一个声音叫道:“白木寨二头领,要见你们杨头领,赶快去找你们杨头领过来说话。”

        

小头目看向杨世信,杨世信摇摇头,做了个手势,小头目立刻大声道:“杨头领闪了腰,正在休息。宋头领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小的,小的去转报杨头领!”

        

“大当家的在聚义厅设宴,各寨头领都到了,唯独杨头领没在。”宋仑慢慢向这边靠近,笑道:“大当家的十分关心,知道杨头领闪了腰,所以让我过来送些伤药。此外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个叫皮春的人失踪了?”

        

杨世信脸色微变,向小头目附耳两句,小头目道:“小的不知。宋头领,你不要再往这边过来,山上有宵禁,夜里不得四处走动,你就算是白木寨的二头领,也要守规矩。”

        

“我不会过去。”宋仑道:“我将伤药给你,你送去给杨头领。”说话间,抬手示意身后众人不要跟着,自己孤身一人向这边走过来。

        

杨世信皱起眉头,悄无声息摸过自己的刀,示意小头目出去,那小头目走到吊桥前,宋仑已经走过来,将一只包裹递过来,道:“亲手交给杨头领,这伤药.....!”话声未落,手臂猛地一掀,那包裹立时散开,一片白灰扑面而来,小头目和边上几名守卫顿觉前面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陡然间一刀从那白灰之中斩落下来,正砍在小头目脑袋上,小头目瞬间毙命。

        

杨世信却是看的明白,宋仑动手之际,吊桥上落在后面的那几道身影已经如狼似虎冲过来,其中一人向天射出一支响箭,他知道事情不妙,二话不说,从木屋冲出去,迎面撞见宋仑,兜头一刀砍了过去。

        

这一刀凌厉异常,宋仑感觉刀风袭来,急忙后退,杨世信却已经厉声喝道:“砍吊桥!”

        

一切都只是发生在瞬间,但杨世信见得宋仑陡然出手,便已经清楚,自己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宋仑送药是假,要夺取吊桥是真。

        

他知道轩辕冲现在肯定是凶多吉少,这种时候,也顾不得挂念轩辕冲,自己身后的黄土寨老老少少近两千口人,一旦被对方冲过吊桥,整个黄土寨必然遭受灭顶之灾。

        

这时候已经管不得轩辕冲的生死,轩辕冲能将大事交托给杨世信,这杨世信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当机立断,知道宋仑身后有源源不断的人手冲过来,而吊桥这边自己部署了三十多人,如果是平时,有三五人看守已经绰绰有余,此刻即使部署了三十多人,可对方一旦冲过来,这三十多人还不够包饺子。

        

为今之计,只有斩断吊桥,吊桥一断,对方也就无法通过吊桥冲过来。

        

宋仑大吃一惊,厉声道:“拦住他们,别让他们砍断吊桥。”这时顾不得杨世信,眼瞧见几人正挥刀往吊桥砍,大吼一声,冲上前去,挥刀便砍,身后七八人也已经冲上前来。

        

一声惨叫,一名砍桥的汉子被宋仑从背后一刀砍杀,宋仑挥刀欲要向另一人砍去,却感觉身侧刀风起,只能躲避,却正是杨世信一刀砍了过来。

        

吊桥边的空地不大,双

        

方挤成一团,好在黄土寨众人知道杨世信的意思,拦住敌方,给砍桥的弟兄争取时间,也便在此时,吊桥那边无数的黑影正向这边冲过来。

        

吊桥不过二百来米,时间急迫,双方拼死搏杀,眼见得无数人已经握刀冲到吊桥中间,杨世信瞧见手下还在奋力砍剁,这吊桥毕竟不是寻常道路,诸多粗大的绳子结结实实绑着,一圈又一圈,也并不是三两下就能砍断。

        

“吊桥要塌了。”杨世信猛地高声大叫:“要塌了!”

        

其他人一听,也明白过来,纷纷叫道:“吊桥塌了,吊桥塌了!”

        

大批人手已经冲到吊桥中间,陡然听到这声音,冲在最前面的一群人听到声音,陡然变色,不由自主地停下步子。

        

这吊桥一群人在上面,再加上那边一直砍剁,本就是晃晃悠悠,此时有人喊叫吊桥要塌,桥上的人自然是魂飞魄散。

        

吊桥一旦塌落,下面就是深谷,从桥上坠下去,必然是粉身碎骨。

        

前面一群人听得清晰,不敢做再往前冲,有的在犹豫,有的甚至转身要往回跑,而后面的人声音嘈杂,没有听到杨世信等人的喊叫,还在往前拥挤,一时间有的要撤退,有的要继续前冲,吊桥上顿时拥挤成一团。

        

宋仑万没想到那边竟然如此胆怯,怒不可遏,一边拼力抵挡,一边嘶声厉吼:“快过来,快过来!”

        

这是桥上乱成一团,也便是这样一耽搁,桥头这边陡然间一松,往下滑落,宋仑看在眼里,魂飞魄散,那些在桥上兀自拥挤的人群却感觉身体一沉,随着吊桥塌落,无数人就像豆子一般向山谷坠下,凄厉的嚎叫声响彻山谷。

        

桥头的厮杀,自然早就惊动了黄土寨其他人,附近数十人已经迅速赶过来增援。

        

宋仑眼瞧见吊桥塌落,知道夺取吊桥的任务已经落空,要命的是自己只带了六七名手下过来,吊桥一断,后无援兵,而黄土寨这边的人却是越来越多,只是转眼间,身边只剩下两人,而后面就是深不见底的深谷。

        

杨世信握着刀,身后一群如狼似虎的部众,一步步往前逼近,宋仑和两名手下后退几步,一人见得身陷绝境,身体发虚,脚下一软,一脚踩空,惨叫声中,已经落入山谷之中。

        

“二当家的出了何事?”杨世信目光如刀,带血的刀锋指着宋仑:“到底发生了什么?”

        

宋仑回头看了一眼,知道再无退路,一咬牙,厉声道:“杨世信,你也要造反吗?轩辕冲是内鬼,他勾结官兵,出卖了黑山,已经被大当家的关起来了,你们.....你们放下兵器,大当家......大当家定会饶恕你们。”

        

“内鬼?”杨世信瞬间明白什么,怒极反笑:“你们陷害二当家,简直岂有此理。二当家为黑山呕心沥血,你.....你们竟然如此待他!”一刀劈下,宋仑挥刀格挡,杨世信却已经一脚踹过去,正中宋仑腹部,宋仑整个人顿时被踹飞出去,伴随着凄厉的惨叫,也已经坠入山谷。

        

最后一人面色惨白,已经丢开大刀,跪倒在地,哀求道:“杨头领饶命,杨头领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