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狼之词po&主人跪h

2021年10月11日09:19:08虎狼之词po&主人跪h已关闭评论

天地俱寂,四野无声。

        

一股无形的震撼力量,潮水般冲击着在场每个人的心境。

        

画师、渔夫、邓左、言道临,哪个不是当代第一批踏足羽化之路的通天人物?

虎狼之词po&主人跪h

        

哪个的战力,不是神婴境初期中的顶尖存在?

        

尤其是在之前战斗中,四位星空巨头所展露出的气魄、底蕴、手段,无不堪称可怕。

        

甚至,还各自祭出压箱底的大杀器!

        

可最终,他们还是败了……

        

在以一对四的情况下,一一殒命在观主身前!

        

这样的结果,简直石破天惊,超乎所有人的预测。

        

那些太古道统的逝灵,神色皆阴晴不定,内心无法平复。

        

之前,眼见苏奕负伤惨重,他们都已准备出手,可到头来,此战结局逆转,以苏奕获胜而落幕! 

        

而苏奕显露出的实力,甚至让他们都无法揣测,因为太过反常。

        

谁能想象,一个负伤那般惨重的人,会接连斩杀大敌?

        

钟天权、周寒山这些来自护道古族的当世羽化境人物,也都阴沉着脸,难以淡定。

        

这样的结果,让他们全都始料不及!

        

“赢了!”

        

“我……我都怀疑是在做梦……”

        

“我也是!”

        

远处山河间,哗然声四起,就如海浪般此起彼伏。

        

每个人脸上,皆写满激动、恍惚和震撼。

        

“可我为何会感觉,内心有些怅然和失落……就好像丢失了什么东西……”

        

一个少年眼神惘然。

        

此话一出,引来许多老辈人物共鸣。

        

“因为,那些陨落的,皆曾是这星空各界的神话人物!”

        

“过往漫长岁月中,他们的事迹,曾流传天下,曾影响一代又一代的修道者,曾引领世间大势的走向!”

        

“当他们陨落,就如人们所共奉的神话坠落神坛,那往昔的传奇事迹,也就此落下帷幕。”

        

“千古英雄事,到头来,终究化作一场空,这如何不让人唏嘘,不为之慨然?”

        

那些老辈人物感慨,心绪起伏。

        

画师、渔夫、邓左、言道临都死了,可他们在此战中展现出的胸襟、手腕和风采,注定将铭记于史册,流传于千秋万代。

        

是非成败,自有后人评判。

        

“观主,才是永远的神!!”

        

有人激动尖叫,也引得场中愈发轰动。

        

相比那些感慨唏嘘,更多的人在激动和欢呼,热血贲张,为观主的风采所折服。

        

最近一段时间,那些太古道统视观主为公敌。

        

那些当世顶级势力视观主为注定将落幕的旧时代传奇。

        

有人妄议,他必死无疑。

        

有人评判,在这风云巨变的新时代,将由羽化境人物主宰沉浮,观主注定要黯然凋零。

        

……甚至,就在这紫霄台一战爆发前,许多人认为,观主有获胜的可能。

        

甚至,许多人怀疑,这位昔日的神话人物,会否有胆赴战。

        

可现在,那些斥责、妄议、评判、揣测,统统都成了笑话!

        

观主,一人一剑,独闯紫霄台,纵横无可敌!

        

场中沸腾的时候,苏奕已飘然来到紫霄台上。

        

他长衫染血,躯体残破,身上的伤口兀自在淌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可他却似并不在意。

        

苏奕凝视着邓左之前遗落在地上的那一柄断剑,自语道:“我虽不清楚,你们为何会与老裁缝联手,但都已不重要,等他日我摘了这老阴货的首级时,自可真相大白。”

        

拿出酒壶,壶中酒顿时尽数倾倒于地。

        

“诸位,恩怨已了,再不相欠,好走。”

        

苏奕眉梢间,尽是平静和从容。

        

忽地,一道淡漠冰冷的声音响起:

        

“观主,敢问一句,尚能战否?”

        

一句话,字字如惊雷,轰震天地山河间,也将场中的哗然声压住。

        

场中顿时变得寂静。

        

所有目光,都齐齐看向声音传出的地方。

        

钟天权!

        

护道古族钟氏的一位老古董,之前苏奕前来赴战时,此人曾出声,要让苏奕低头臣服。

        

而苏奕的回答,则是半年内,让古族钟氏在世间除名!

        

此时,钟天权凭虚而立,负手于背,神色淡漠冷酷。

        

在他身后,一众羽化级人物拥簇,阵容强大,更衬得他身份超然。

        

“摘你首级如探囊取物,轻而易举。”

        

苏奕目光看过去,“可敢来试试?”

        

他浑身伤势惨重,可当他的目光望过去,却让钟天权眼眸眯起来,心中不自觉发紧。

        

“那倒是想试试!”

        

一道沉浑的声音响起,太古道统那边,一个身着赤色道袍的男子站出来。

        

他肌肤如玉石般白皙,容貌如青年,浑身有飞仙光雨飘洒。

        

在他身边,同样追随着一群羽化境强者,一个个气息恐怖。

        

场中骚动,认出那赤色道袍的男子,乃是来自太古道统黄泉魔山的一位大人物,名唤陆长亭。

        

拥有堪比合道境层次的力量!

        

在当今天下,能够在世间行走的逝灵中,合道境已是最顶级的存在,在两个月前,根本就见不到。

        

也是随着天下剧变,才让陆长亭这等合道境层次的逝灵,摆脱周天规则的约束,可以行走世间。

        

看到陆长亭走出,钟天权眉头微皱,不过也谈不上意外。

        

今天这量天山紫霄台附近,分布着不知多少太古大鳄,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果然,就在陆长亭刚站出来,一道如若晨钟暮鼓般的男子声音响起:

        

“莫着急,今天的局势,谁都看在眼底,你们黄泉魔山想独占猎物,怕是有些不自量力。”

        

伴随声音,一群气息恐怖的身影朝这边掠来。

        

为首的,是一个身着黑色宽袖长袍的中年男子,头戴星虹冠,身后仙光映现出尸山血海般的景象,气息恐怖惊世。

        

南离净土的强者!

        

这是太古道统中顶尖级的妖道势力,和护道古族周氏结盟,在最近这些年,广受天下妖修,赫赫有名。

        

而这,仅仅只是刚开始——

        

随着护道古族钟氏、黄泉魔山、南离净土等势力站出来,陆续又有其他阵营的羽化人物表露出志在必得的态度。

        

幻剑仙楼!

        

万灵仙山!

        

天隐仙门!

        

玄阴魔山!

        

一个又一个在太古时期,就已堪称是巨无霸的顶级势力,陆续行动,杀气腾腾。

        

每一个阵营,皆有堪比合道境层次的逝灵坐镇,少则六七人,多则十余人。

        

而在当代顶级势力中,六大护道古族中的周氏、钟氏、虚氏,皆站了出来。

        

随着各大阵营的羽化人物出场,天地都变得压抑,恐怖的肃杀气息肆虐扩散,附近山河都笼罩在一众让人几欲窒息的氛围中。

        

远处观战者皆手脚发凉,心沉入谷底。

        

之前,他们还在为观主的彪炳战绩而振奋,为之喝彩。

        

可现在,全都心中发堵,感到空前的绝望。

        

这……还怎么打!?

        

那各大阵营的羽化境存在加起来,足有上百之数!

        

而更严重的是,观主负伤惨重,早已是强弩之末。

        

何止是实力悬殊,连数量上都完全没法比!

        

完全就是个无解的死局!

        

“怎么,尔等此刻为何不欢呼观主是永远的神了?”

        

黄泉魔山的陆长亭笑起来,只觉那些观战者的反应,太过有趣,像霜打茄子似的,彻底蔫儿了。

        

不过,其他阵营的大人物,可没有心思理会那些观战者。

        

他们彼此对峙,蓄势待发,身上杀机彼此对撞,让这片天地笼罩在一种动荡压抑的气息中。

        

直似天上群仙临世,彼此为敌。

        

而他们的目的,皆是为了趁此机会,擒下苏奕!

        

谁又能不清楚,眼下是擒下苏奕的绝佳时机?

        

群敌对垒,局势凶险,被视作众矢之的的苏奕,却难得清闲起来。

        

他所伫足的紫霄台,直似风暴之眼,纵使群敌环绕,可却没有人敢轻易动手。

        

倒不是惧怕苏奕。

        

而是一旦有人出手,势必会引发其阵营的截杀和阻挠,从而引发一场不可预测的大混战!

        

“有意思,都当我为猎物,反倒彼此牵制起来。”

        

苏奕心中喃喃。

        

他眸光深邃平静,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实则,在他内心深处,已有沸腾的杀机在酝酿。

        

过往那段时间,他被视作天下公敌,甚至一场群仙法会的召开,要让他在半年内臣服,否则必杀之!

        

就连护道古族周氏、钟氏这些大势力,都敢视他为猎物!

        

真当他可以任凭拿捏,随意践踏?

        

而今日苏奕此来,一是为赴战,二便是要借此机会,称量一下这些大敌的实力。

        

不杀个痛快,决不罢休!

        

“姑且再等等,暗中定然还有不少大鱼没有跳出来。”

        

苏奕心中暗道。

        

他气定神闲,冷眼扫视全场。

        

而在他身上,那严重的伤势正自悄然愈合。

        

“诸位,再这样对峙下去,只会便宜了那姓苏的,让其恢复元气!”

        

钟天权沉声提醒。

        

今天的局势,远比他预估中更严重和棘手,一场大混战早已注定避免不了。

        

在场那些羽化境存在目光闪动,神色各异,他们焉可能不清楚这一点?

        

时间拖得越久,越有利于苏奕修复伤势,恢复道行!

        

“那就手底下见真章!”

        

有人冷然开口,掷地有声。

        

声音还在回荡,一道身影早已在无声无息之间,出现在量天山之巅,像一道虚幻的影子般,朝苏奕扑杀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