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甜宠道具h_破俗po

2021年10月11日08:47:46sM甜宠道具h_破俗po已关闭评论

      

沈曼青也愁思浮面,“陛下忧国忧民,最近又为两位皇子操心,太后娘娘、皇后娘娘怕也是吃不好休息不好。”

        

右相建议道,“过两日,你进宫去见见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陪她们说说话儿。”

        

“是,父亲想的周到。”

sM甜宠道具h_破俗po

        

“顺便,若是遇到了廖美人,也和她聊聊,最近陛下总是睡不好吃不好,听说也就廖美人为陛下献舞的时候,陛下的心情才能好一些。”

        

两父女未曾提过一句十娘的事情,陆铖泽原本听得没什么意思,听到后面,又觉得这两父女说的话句句都和十娘有关,只是不和他解释清楚,他在一旁像个傻子一样。

        

但他还是不敢插话,只是听得更认真了。

        

见陆铖泽表情不如一开始进来的时候急躁了,沈曼青才问道,“不知道今儿这探子查到了什么,竟是直接来见了父亲。”

        

右相很是满意自己的女儿没有因为嫁人,就和别的贵女一般失了本性,一头扎入了虚假的情情爱爱里,变成了一个只为男子打转的无脑妇人。

        

众多后宅的规矩不过男子立出来束缚女子的罢了,像当朝太后不理会这些东西,不照样把持朝政,让他在朝堂上也吃过不少苦头。

        

他当年教养女儿也是照着太后那般教育的,可惜了,太后不喜欢第二个她出现在皇宫里。

        

右相再次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家闺女,又看了眼女儿选的“佳婿”,他右相府的女婿,只要对女儿好,能帮她就行了,从来不需要女婿多强。 

        

男人太强了,女儿这样的性子,怎么能幸福?

        

要女儿幸福,作为她的男人,那颗野心不被磨平了,女婿一辈子都不会愿意诚服于女儿的,那他也幸福不了。

        

莫名感觉浑身一寒的陆铖泽,莫不是方才出门往带披风了,拢了拢衣服。

        

“蒲浩拿了食盒,并没有自己吃,而是提着食盒进了宫。”

        

沈曼青和陆铖泽对视了一眼。

        

陆铖泽对锦衣卫的了解还比较片面,“他只是一个档头,能进宫?拿的哪个宫的牌子,还是谁来接的他?”

        

沈曼青不满意陆铖泽插嘴,“父亲自是会说,由得你没大没小的询问父亲?”

        

“我错了,我只是太震惊了,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十娘,背后之人竟在宫中。”若这个十娘当真是柳茹月,他这小命怕是早就没了。

        

陆铖泽松了一口气,这么看来,十娘肯定不是柳茹月了。

        

这女婿留给女儿教育足矣,右相从不会亲自动手参与,一个男人都训不好,这女儿也就不配幸福了。

        

他貌似不介意陆铖泽的没大没小,道,“档头进了宫,食盒被青石拿走了。”

        

锦衣卫,陆铖泽不了解,但翰林就在宫中,对于宫中的太监,陆铖泽就比较了解了。

        

因着右相之前放养的态度,陆铖泽对各个部门之间的复杂关系,根本弄不明白,“青石,不是东厂的小太监么,锦衣卫怎么和太监混在一起了?”

        

沈曼青看了一眼父亲,得到了父亲首肯,这才替陆铖泽解惑,“东厂借用锦衣卫的小番子在外做事,属实正常,但锦衣卫里位高者,不受东厂调用。

        

毕竟,现如今皇帝陛下式微,太后娘娘没有直接撸掉东厂已经是给大源皇帝留了一丝颜面了,现如今的东厂权利是历朝最低的时候了。”

        

这么一说,陆铖泽明白了,“就是说,东厂依旧是皇帝陛下的,但锦衣卫属于太后娘娘了。”

        

“可以这么说。”为了让对锦衣卫和东厂的了解大多来自史书的陆铖泽理解的更明白,沈曼青很直白的举了个例子。

        

“往朝,东厂权力巅峰的时候,出现过锦衣卫镇抚使拜东厂督公当干爹的事情,而现在正相反,恰恰是东厂的太监,找锦衣卫当干爹。”

        

这些秘辛,陆铖泽当真是无从知晓的,翰林里不会有人给他说这些,而刑部的人,自是不敢在他面前显摆的,觉得他是右相的女婿,他还能不知道这些?

        

就在陆铖泽心中感叹史书跟不上变化,世界无奇不有的时候,右相开口了。

        

“青石拜了北镇抚司镇抚使江嵩做干爹。”

        

“所以,十娘做的吃食,不是送到了东厂的大太监手里,而是送到了镇抚使江嵩手里?”陆铖泽已经被今日听到的消息,震惊得麻木了。

        

右相道,“食盒的确是送到了江嵩手里,他拿到后,就进屋享用去了,但青石送完吃食,就去见了司礼监掌印太监冯亮,两人在屋内密谈甚久。”

        

这次,不仅陆铖泽,连沈曼青都惊讶了,“所以,关键之处是那一盒吃食到了谁的手里,还是送饭之人青石?”

        

陆铖泽有自己的想法,“按照娘子所说,现在东厂式微,东厂督公都要拜锦衣卫镇抚使当干爹了,为何不是青石把食盒里的消息传给了江嵩,江嵩给青石下了命令,他才又去找的冯亮,让冯亮按照江嵩命令执行?”

        

“有这样的可能,但谁也证明不了。”各自的势力,各有戒备,右相有自己的人,但他的人还没混到江嵩、冯亮跟前。

        

这两处的人,都不爱和朝堂的大臣私交过密,收钱他们收,小道消息他们也会卖,背叛东厂亦或者锦衣卫的事情,他们不敢。

        

东厂和锦衣卫内部清理叛徒的时候,手段十分残忍,比刑部大理寺的那些刑酷刑还可怕,而且他们会让人现场观摩。

        

总是有动摇之心的人,后面也不敢再和右相接触。

        

在一旁静静的听着陆铖泽分析的沈曼青突然说道,“父亲,会不会我们想太多了呢,这会不会是十娘故意迷惑我们的?”

        

“我儿,此话怎么说?”

        

陆铖泽也好奇,沈曼青怎么会得出这么个可笑的结论,这些人威高权贵,身在大内,能配合小小厨娘十娘演戏迷惑他们?

        

“十娘刚被大理寺狱放出来,是太后娘娘下的令,按照我们先前对十娘的调查,推测她应该是走得廖美人的路子,只是我们不知道,是什么人给被太后娘娘皇后娘娘严加看守的廖美人传递了消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