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女乱h/老扒翁熄系列40

2021年10月6日07:41:21yin女乱h/老扒翁熄系列40已关闭评论

王福利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的脚步声响起。

        

大熊送完烤羊回来了,一同过来的还有莫啸天、莫言和莫愁山。

        

李大伟忙起身招呼道:“哎呀,几位中途离席,是嫌弃烤全羊不好吃吗?”

yin女乱h/老扒翁熄系列40

        

莫啸天嘴角扯动了一下,呵呵一笑道道:“此乃老朽毕生所食最美味的一顿饭,没有之一。这不,都吃撑了,有违祖训啊!”

        

莫言一拱手道:“感谢谷主盛情款待,莫言有事在身,特来辞行。”

        

“诶,着什么急呀!”李大伟劝慰道:“早去晚去其实区别不大,能留下的才是真爱呀!”

        

嗯?

        

莫啸天、莫言一愣,琢磨这句话的意思。

        

半晌,莫言点点头道:“谷主见解透彻!不过,我还是得赶回去,毕竟答应了谷主,就要认真完成,目前这里的人手不足以胜任。”

        

“啧啧啧,王大管事,你看看,你看看。什么叫高素质,什么叫高格局,这才是呀!高风亮节兢兢业业言出必行一诺千金,季布一诺不如莫言一言呐!”

        

一张嘴,就将对方供上了神坛,要想下来脸上就挂不住了。 

        

莫言听的心里直抽抽,一抱拳道:“莫言愧不敢当!”

        

“谦虚了吧,低调了吧,什么敢不敢的,我都敢问您一句:会骑马吗?”

        

说话怎么这么没有逻辑性?

        

莫言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回道:“会!”

        

“那就简单了!”李大伟偏头看向王福利道:“王大管事,现在就去给他们找几匹好马,有马代步,赶路终究能轻松些。哦~对了,你们是几个人来着?”

        

刚刚还在留人,现在怎么感觉像在催人走呢?

        

不过,这位谷主的确很会替人考虑。

        

“...就我和莫愁山!”

        

李大伟脸色一收,安排道:“王大管事,让人多准备一些肉干以备路上不时之需。”

        

“没问题,我已经准备好了!”王福利回道:“我现在就叫人送过来。”

        

“对了,看看还有没有包子、馍馍、花卷、烧麦啥的,一时半会儿坏不了,带上一些;

        

嗯,卤的鸡蛋,酱鹿肉也带一些;再备些衣物,以防止变天;

        

咱这里应该还有些蜂蜜让他们带上,盐也带一些,好补充些能量,关键时候能够救命;

        

对了,多备些银两,来时路上可以雇些车马,这样大家也可以轻松些。

        

再给他们准备些趁手的兵器好防身,哦,兵器就算了,他们就是干这个的。”

        

李大伟絮絮叨叨的嘱咐着,每说一句王福利就答应一句,就像是一个对即将出远门孩子的殷殷嘱托,那么的嘴碎,却又如此的流畅、自然。

        

又不是小孩子,对方出门的经历不必你多多了,王福利心中有些无语,嘴上却道:“家主放心,不会委屈了咱们的朋友!”

        

莫言对于李大伟的婆婆妈妈也很无语,听的脸都黑了。自己又不是小孩子,出远门的经验可比你这毛头小伙丰富多了。

        

况且,这只是回家而已。

        

但是,内心却是真的很感动。

        

这个谷主毫无疑问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对自己人毫不吝啬,所嘱咐的内容完全就是由心而发,出自真心,跟着他,最起码不会吃亏,忙道:“谷主,用不着,用不着。”

        

“诶,你们来的越早,越能帮我干活嘛!”李大伟劝解道:“放心,我现在穷的只剩下钱了!”

        

莫言内心一热,抱拳道:“如此,多谢谷主!”

        

莫啸天一直捋着胡须静静的看着,一声不吭。

        

王福利去的快,来的也快,似乎早有准备。牵着两匹高头大马,马背上都放着一个大大的包裹。

        

莫啸天半闭的眼睛一亮,赞道:“好马!”

        

“一般一般!”李大伟谦虚了一句,随后挠了挠两匹马的脖子,又絮絮叨叨的说道:“路上好好听话,这两位是我的贵客,不要耍小性子,知道吗?”

        

“诶~家主,我已经让四宝嘱咐过了,放心!”

        

李大伟对着莫言、莫愁山一抱拳道:“两位,我知道留不住你们,那就快去快回,包裹里准备了些应急之物,不要舍不得用。世道不太平,安全为上,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人,才是最重要的。”

        

俩人抱拳回了一礼,翻身上马。

        

李大伟对着莫愁山喊道:“莫愁山大哥,你这名字起的,莫愁哈,你的婆娘我会替你好好照顾滴。”

        

马背上的莫愁山身形一晃,明显有些不稳,随后马鞭一挥,踏着夜色而去。

        

李大伟见莫愁山的窘态,不禁哈哈大笑。

        

身后的莫啸天皮笑肉不笑的问道:“不知谷主因何发笑?”

        

阴惨惨的声音,将刚才温馨的氛围破坏殆尽,王福利激灵零打了个冷战。

        

李大伟呵呵一笑道:“老祖真的想听?”

        

王福利一听李大伟这么说,知道肯定要使坏,想给莫啸天使眼色,毕竟受了对方天大的好处,些许小事,能帮就帮嘛,无伤大雅。

        

莫啸天却没有朝他这边看,问道:“老朽很好奇!”

        

“刚才呀,我与王大管事闲聊,达成了一个共识:就是我们这聚峰谷的人员都是品性高洁,其他人难望我等项背,高处不胜寒呐。”

        

一棍子打死所有人!

        

“是吗?何以见得?”

        

“王大管事刚才说,咱们赌斗的时候,本来用不着我亲自出手的,只要他稍微用点心,前两局赢了就行了,这样不至于让莫语同志受点小伤了,所以他心怀愧疚。但是转念一想,他也是因为您老年事已高,所以不忍心啊。正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王大管事这舍弃小爱,追求大爱的精神,比你们‘墨家’的‘兼爱’高了可不止一个境界吧。”

        

莫啸天一下子愣住了,这话说的没毛病啊,但是怎么感觉就是那么的不对呢!

        

王福利心里心里咯噔一下,坏了,这又是要坑自己呀,好好的和尚在这儿,为啥不坑他呢?这个可以申辩一下,“其实,我没...”

        

还没往下说,就被李大伟打断道:“对,我知道你没有怨言,也不觉得丢人,所以说,这舍身取义之精神乃吾辈之楷模呀。大师,汝觉然否!”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王施主与我佛有缘啊,能透过迷雾看清本质”智禅又补充道:“贫僧很赞同王施主所说的另一句话:墨家机关一道的确冠绝天下,武功一道嘛,若不是有心想让,呵呵...”

        

嗯?

        

莫啸天似笑非笑的眼神扫了过来,王福利顿时觉得脖子上嗖嗖的冒凉气。

        

“如此看来,不再打上一架,你们是不甘心啦!”

        

王福利还有点没弄明白,自己的这个大伟兄弟到底意欲何为,摆明了打不过这个‘九品’老祖,怎么又扯到打架上了?

        

还有,这个秃驴不是什么好鸟,卑鄙无耻无中生有落井下石。

        

李大伟哈哈一笑道:“哎呀,打架多俗气,应该叫做‘切磋’才合适嘛!”

        

莫啸天气势猛然一盛,表情却很平淡的道:“你们谁来,是‘切’还是‘磋’,文斗还是武斗?”

        

“诶,我不都说了吗?我们品洁高尚,对老人家一直都是尊敬有加的,从王大管事的表现就能看出来吧,宁愿认输也不动手。所以,怎么会再弄文斗、武斗啥的。况且,莫言大叔不在,这不是显得我们欺负您吗?咱可是文明人啊,不谈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

        

莫啸天嘴角抽动了一下,“你意欲何为?”

        

李大伟不接这个茬,指着犹自拿着一根腿骨在啃的大熊问道:“您老看看,我的这位兄弟如何?”

        

大熊见伟哥指向自己,抬起头来,嘿嘿憨笑了一声算是回应,然后继续跟骨头较劲。

        

莫啸天早就打量过了,点点头又摇摇头道:“此子身形笨拙,但天生神力,战阵之中当有无敌之勇,武技一道嘛,嘿嘿!”

        

“他叫‘大熊’,还有一个同胞兄弟叫做‘四熊’,现在也跟着我,俩人的本事不相上下。”

        

见说到了自己,大熊抬起头,瓮声瓮气气的道:“我比四熊厉害,他打不过我。”

        

莫啸天问道:“那谷主的意思是...”

        

李大伟微微一笑道:“以半年为期,你教大熊,我教四熊,拳脚兵器随便来,通过俩人的比斗,决定输赢,如何?就怕你们不敢啊!”

        

激将法都用上了。

        

王福利暗地里一翘大拇指,自己的这位谷主太厉害了,一是让大熊得到名师指点,九品高手啊,自己的这种身体状态只是被他‘揍’了一顿,现在都觉得身轻如燕,要是大熊被他调教半年那还得了;

        

其二则是通过这种方法把这个九品高手最起码留下来半年,这里的安全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自己的这位家主处处为‘自己人’考虑,除了喜欢坑人,真的没得说。

        

莫啸天活了几十年了,看穿这点‘小把戏’的道行还是有的,心中一声冷笑,‘嘿嘿,小狐狸,耍这种心机,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哈,这下我得给我得仙儿孙女上个保险’。表面上装着犹豫了一下道:“赢了如何,输了又如何?”

        

李大伟心中大喜,“按照规矩来,既然赌斗是我提出来的,那么彩头您来提!”

        

莫啸天沉吟了一下,说道“你赢了,我答应你一个我以及整个墨家能完成的条件;要是我赢了,你也答应我一个条件!”

        

咦,这怎么跟某些小说中的情节类似,可不能掉坑里了。

        

李大伟呵呵一笑道:“只要你们提到要求不违背我的良心,不违背大义,我能做到的就可以!”

        

莫啸天心道,小滑头,颤巍巍的伸出手道:“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李大伟与其击掌为誓言,豪气满怀的道:“王大管事,一定要照顾好这位‘老祖宗’哈,免得他输了怪我们照顾不周,影响了他的状态!”

        

墨家,包括莫啸天本来就想留下来,所以这次赌斗谈不上谁占便宜,反正不管输赢,大家都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的确是照顾自己人,这摆明了也是给自己送福利。王福利心里很清楚莫啸天的想法,哀叹一声,‘大伟兄弟呀,这个坑是你自己挖的,自己跳的呀,以后桓芊芊,司马嫣然找你麻烦,与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