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满宝贝(H)_浪荡的妓女h

2021年9月9日08:40:43灌满宝贝(H)_浪荡的妓女h已关闭评论

“现在街头上很好奇的一个事情是,有没有反制食血者的天禀者呢?”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关于天禀者的信息……”

        

索菲娅望着牢房之外的那个戴笑脸面具、穿白色连衣裙的少女,尽管心中恨之入骨,声音却小心地藏起怨恨,这连日来,她已经吃过了很多苦头。

灌满宝贝(H)_浪荡的妓女h

        

对方说自己十八岁,那比她还小,比她还毒,那是个以折磨别人为乐的疯子。

        

带刺鞭子、高压电棒、绳子……

        

这个牢房太狭窄,索菲娅无法躲避,被瞬间电晕之后,更无从反抗。

        

她现在每下呼吸,都能感到打在右鼻翼上的一个彩色小圆环,不痛,但是耻辱。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妮妙瞧着这位前盖斯博因大小姐,就爱看对方那种明明很愤怒却要忍着的神情,真让人有感觉。

        

“索菲娅,我们自己来研究好了,今天我就要对你做一项新开发。”

        

妮妙转身走去,从窄小过道那边拿过来一个用黑布掩盖着的小手提笼子,“哐哐,送给你的礼物哦,猜猜是什么?” 

        

索菲娅望着那小笼子,隐约能听到里面传出嘶嘶的怪异叫声……

        

“你想做什么?”她不由得后退一步,“你不要太过了啊,我是潘神的人。”

        

“潘才懒得管你呢,你不认识他,不懂他那人。”

        

妮妙笑了笑,自己揭开小笼子上的黑布,顿时露出了里面的真容,一只小型异种就在笼中,那笼中之物看到光线,发出的嘶叫变得更加尖锐。

        

索菲娅只见那种异种像是头巨型老鼠,漆黑,浑身毛发硬直,有突刺。

        

看那样子,应该是只机遇种……

        

“这小东西叫小鬼鼠。”妮妙想到什么而乐笑,“前些天荒野和银行干了一仗,听说荒野那边就操纵出动了一个类小鬼鼠族群,一定很壮观吧。”

        

其实那天,她在心灵网络也有参与,跟着干翻了好些的荒野机动特遣队人员。

        

他们有些人会神经损伤,就是被她用行刑人的Q级程序千刀万剐弄的。

        

“不过这一只,是我从三脚区买回来的,花了一笔钱噢。”

        

妮妙看着皱眉发茫的索菲娅,又说:“它是你的新脑奴了,拿它建立脑奴连接吧。”

        

“你……”索菲娅几乎暴跳如雷,连日来积压的种种情绪就在爆发边缘,她被关进来有一个月了,之前还能忍着,是因为超速档的潘,可现在这女的是个什么东西!

        

“不乐意?”妮妙欢快一笑,“那就要吃电棒了哦。”

        

她边说边走向墙边拿过那根长杆的高压电棒,“但这回等你再醒来,你可能就是两条腿没了,或者铁丝脸怎么样?”

        

索菲娅不怀疑对方做不做得出来,那是个疯子。

        

“异种不适合作为脑奴。”索菲娅抑着怒气,急道:“有些避难种可能还好,而像机遇种、先驱种这些,它们产生的算力很难消化,食血者的人格完整度也能崩溃。”

        

她知道这些,因为超凡老师有教过。

        

在新世界银行建立起像现在这种垄断地位之前,没那么多精英脑奴、程序超凡者供食血者聚能和吸脑,食血者发展壮大的阶段离不开异种。

        

但那些是早期食血者,有人死,有人疯,淘汰过了一批,才渐渐发展下来。

        

到了现在,食血者早已拥有最优秀的脑奴、最纯净的童工、最好的程序废人,不需要再冒险接触异种,那大概只有疯子和天才应对得了。

        

关于食血者吸噬异种的研究,索菲娅不知道超人研究协会那边有没有。

        

只要是涉及食血者的研究,保密级别可能都是比天禀者更要高的……

        

“说不定你能行呢?要对自己有信心,人的极限都是逼出来的哦。”妮妙又笑说。

        

“不要,不要……”索菲娅只好哀求,“你想点别的吧,你把我玩坏了,就没得再玩了,那位女士和潘也不想那样吧……”

        

“说啦,你现在归我处置。”妮妙把小笼子放在牢门旁边,“脑奴连接。”

        

“不,这太难了。”索菲娅不断地深呼吸,控制着自己袭击那少女的冲动。

        

就算成功把对方变成脑奴,脑奴却不等于被完全操纵。

        

而且地牢上面还有人,那样做只是自寻死路而已。

        

“索非娅,你知道城内哪里街头最乱、帮派最多吗?大房子区,或者叫巫毒区。”

        

妮妙摇晃着手中的高压电棒,不急着动手,自顾自地讲了起来:

        

“我有个姐姐,我和她呀,都几岁起就混帮派了,不是街鼠那种,就是正经的帮派,给这个那个带点药,给妓女招客,还给人埋过尸体。

        

“在巫毒区,你必须得加入一个帮派,如果你是什么独立人物,那就等于谁都能干掉你,不用负责的那种,反正没人会管你,不混帮派的都完啦。

        

“我姐姐呢,很小就长得好漂亮了,有些变态爱对她毛手毛脚的,可她是个聪明人呐,不但没受伤害,反而学会怎么保护自己,也学会怎么利用自己的美色优势,去操纵别人。这人就是这么长大的,我看呀,她比你都更适合当个食血者。

        

“索菲娅,你呢,你是怎么长大的?在伊旬湖区还是在花园区,天天一群人侍候着你吗?所以不要跟我说你很难,难个屁,人生都很艰难的,你的算容易了。”

        

妮妙又发出清脆的银铃笑声,就要把电棍伸进牢房里去。

        

“等等!”索菲娅叫住,已然知道自己难逃这一劫,食血者,食血者只讲利益……

        

她各种心绪翻腾,伊丽莎白,潘,你们都在哪里啊……

        

骤然一下,索菲娅发动了程序。

        

食血者职业系,J级程序:脑奴聚能

        

她的右手掌释放出一些血丝线,飞窜了过去,穿过牢门和那个铁笼子的间隙,抓住了那头小鬼鼠,血丝线穿破它的皮肉,当即要强制建立起脑奴连接。

        

小鬼鼠发出怪厉的尖叫,黑硬的毛发炸起,突刺有异光流转,殊死地反抗起来。

        

“啊!”索菲娅也是大叫,双向的神经通道中,有难以名状的异种数据汹涌扑来。

        

我管你们怎么长大,街狗就是街狗,我要杀了这个该死的疯女人……

        

撑下去,撑下去!这只小鬼鼠就是一个变化,有变化就有机会,只要这只异种成为她的脑奴,它的人格魔方就变得不同,说不定在心灵网络里会被人碰巧看到……

        

而且,她的确可以由此变强。

        

这些街狗不会抓个人来给她当脑奴的,但如果异种可行,这只小白鼠可能就会只是个开端。她会有更多的异种,有脑奴可用好发挥更大的作用,那也正是她的机会。

        

索菲娅毕竟是个六速档,此时面对的则只不过是一只机遇种小鬼鼠,她的愤怒、歹毒又全都由此发泄出来,使它的心灵迅速被全然压制。

        

它挣扎了几下,就难以逃脱这样的命运,吱吱怪叫几声,正在变成食血者的脑奴。

        

索菲娅顿时感到脑海里有什么不同,自己重新有了脑奴,一个异种脑奴。

        

程序正在聚能,一些怪异莫名的数据涌向她的大脑,她还要撑过这一关。

        

她的人格完整度正在微微下降,脑神经像狂风吹袭一样,咔哒,咔哒……

        

撑了好一阵,索菲娅突然又感到有什么正式通畅起来,咬破的嘴唇流出鲜血。

        

那笼中异鼠在为她持续不断地提供脑能,直至它死亡。

        

这不是一种开发,而是一种回归。

        

“看起来,成功了呢?”妮妙打量着喘息不定的索菲娅,之前瞧着对方是如何从面色怪异、青筋暴跳,而又重新平复下来。

        

不过索菲娅那双眼眸里有闪过异色,但那只是人类的怨毒。

        

“成功了……”索菲娅没有撒谎,成不成功只需要通过时间就能验证。

        

如果她的人格值跌破60%变成鬼人,那不可能瞒着对方,而且也会失去利用价值。

        

“好!果然能行,哈哈。”妮妙乐了,“那你就好好吸吧,别的事情不用担心。

        

“这小鬼鼠成了脑奴,在心网的人格魔方会出现异状。但我下来这里之前,已经去过心网把它的人格魔方藏好了,没有手尾。再说了,就算被人找到,也发现不了背后食血者是谁,这就是食血者的优势所在,对吧。”

        

她啧啧地来回瞧着索菲娅,“食血者不愧是天生的鬼牌,连异种也能吸。”

        

索菲娅闷着没有说话,小鬼鼠作为脑奴,仿佛就是往街头垃圾桶里捡剩饭吃……

        

这时候,她突然看到那少女并没有把电棒放回去,而是径直伸进了牢房里伸来,她急喊道:“你做什么,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去做了!”

        

“没,就是想电你一下。”妮妙把电棒的电击一端扎向索菲娅,已经调好的电力档位不会使对方晕过去,而是能有一番享受。

        

她吃吃笑道:“你不会以为我会跟你讲规矩吧,我跟你呀,只讲心情。”

        

“啊……”索菲娅顿时被电流吞噬,浑身被电得抽搐,不可控制地倒在地板上。

        

她虽然是二程序者特级,却依然是一副血肉之躯,仍受不了这种电击……

        

我要杀了这个女人,我要把这些街狗全杀了,除了潘那个超速档玩偶,是我的……我要再尝一尝超速档的滋味,我要成为超速档……

        

索菲娅就以这个意志,撑过了这一顿电击,伏在地上,嘶吼不已。

        

“食血者能吸异种,有意思。”妮妙说道,“有钱佬专出你这种金发妹对吧?”

        

索菲娅早已了解这少女说起话来,有时候前言不搭后语,想什么说什么……

        

“有金发,黑发,棕发,都有。”她不想再挨电击了,“阿米克家族是金发。”

        

“就是没有红发。”妮妙想到了什么,“红发是街头的颜色呢。”

        

这家伙是指伊丽莎白吧,索菲娅当然知道那位老友在离开拳区后就染了一头红发。

        

“下次我给你带点染发的玩意来。”妮妙大感有趣地说,“小时候我和姐姐有个塑料娃娃公主玩具,我姐姐呢喜欢给它变装打扮,我呢喜欢把它的手手脚脚和脑袋都扣下来。你可别不高兴了,我也是在忍着的。给你染发,只是玩上我姐姐那份而已。”

        

说罢,妮妙就转身走去,留着那只小鬼鼠放在那里,还需要时间观察变化。

        

小地牢里很快重新归于寂静,只有索菲娅的嘶喘声和小鬼鼠的嘶吱声。

        

索菲娅瘫坐在地上,望着外边小铁笼内的那只小鬼鼠,仿佛望到的是自己。

        

索菲娅-阿米克,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么一步的?

        

潘,潘,你什么时候才回来,你他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