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艳岳/缚龙by

2021年9月7日09:54:05风流艳岳/缚龙by已关闭评论

   

“不去了,院里安排我这几天去火车站接新生。大一新生开学早,要提前过来军训。”

        

“那行吧。”

        

阮阮送陆垚垚到校园外,见她上了车之后才转身回教职宿舍。

风流艳岳/缚龙by

        

郝姐见过几次顾阮阮,透过车窗看到她离开的背影赞叹道:“你这个朋友看着性格淡淡的挺好的,你多跟她相处相处,也能把你身上的浮躁戒掉一点。”

        

“我们阮阮确实是淡泊名利,所以选择在森大任教很适合她。不过郝姐,我哪里浮躁了?”

        

郝姐:“倒也不能说浮躁,是太急性子了,你跟元秉奂分手的事,都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提前打招呼,我们可以想好对策,争取时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无情地指责他、羞辱他。”

        

陆垚垚两眼发光:“那现在还来得及吗?”

        

郝姐:“开玩笑的。之前你在拍戏,我忘了问你,你提分手那天,他有没有录音?或者你有没有说一些不好听的话,让他将来能大做文章的话?”

        

郝姐了解这位小公主,要是生气起来,可能会口不择言,总之防人之心不可无,虽然她觉得元秉奂应该不至于这么做。但谁知道呢,资本很容易腐蚀一个人。

        

陆垚垚哪里还想得起来那天的事,就记得自己提分手提得很洒脱,用鞋砸他砸得很痛快,出来时遇到顾阮东,顾阮东好心送她回家。后来因为元秉奂一直联系她发分手说明的事,她气得拉黑了他,之后就再

        

也没有联系了。 

        

加上 她最近在森大拍戏,过得有点封闭,也没太去了解元秉奂的最新动向。

        

“好吧,你今晚回家好好休息,明早来接你去剧组。”郝姐安排好,心里总觉得有事要发生,因为她和元秉奂分手的事太风平浪静了,事出突然必有妖,适用在任何地方。

        

陆垚垚倒是心大,根本不在意,就是正常恋爱,正常分手,她又没有做任何违背道德的事,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回家洗完澡便直接睡着了。

        

睡到半夜,被郝姐的电话吵醒,她迷迷糊糊喂了一声,

        

“垚垚,你快看手机。我刚给你发了一张照片。”郝姐的声音有些严厉。

        

“什么?”她困得睁不开眼,眯着眼睛打开郝姐发的那张照片,照片的背景是在一个车库,里面一男一女并肩在走的背影。

        

男的很高,身材很好,一身黑衣黑裤,黑衬衫的袖口挽着两截,露出手腕和修长的双手,女的穿着长裙,高跟鞋,外边还披着一件外套,

        

“有点眼熟。”陆垚垚还不是很清醒,不知郝姐半夜发这张照片的目的。

        

“陆垚垚?你再看清楚,只是有点眼熟?”

        

陆垚垚烦躁地坐起来,开了床头灯,又把手机调亮了看,这才发现,好像是顾阮东和她?

        

“谁拍的啊,拍我们做什么?”

        

“这个男的是谁???他为什么半夜送你回家?”这是郝姐重点关注的,也是现在网上闹得最沸沸扬扬的。

        

        

顾阮东啊,我不是跟你说过,那天顾阮东送我回家的。”

        

“他就是顾少?”郝姐知道顾阮东这个人,因为垚垚这部校园剧幕后真正的投资人就是顾氏集团,但是她没有见过真人,他从来没有在公众场合公开露过脸。

        

其实顾阮东偶尔也会出席活动,只是没有名字介绍,即便郝姐见过他这个人,也不知道他就是顾阮东。

        

陆垚垚终于清醒,后知后觉头皮一阵发麻。顾阮东这人可能是因为对外风评不好,所以某种程度上说,是个极低调的人,即便偶尔在活动现场看到他,也很少会留下影像,更没人知道他的来历。现在被发出来,会不会杀她灭口啊?

        

此时,她和郝姐想的是完全两码事。

        

郝姐想的是,如何公关,这张照片,在外人看来,就是陆垚垚深夜带陌生男子回家,而且披着对方的衣服,足够浮想联翩了。

        

而陆垚垚,说实话,她不在意外界的猜疑,心里害怕的是顾阮东,她和顾阮东不算熟,如果因为她把他带到公众面前,不知会怎么对付她。

        

所以,郝姐想的是公关,她想的是如何面对顾阮东。

        

虽然是深夜,郝姐撤新闻还算及时,但第二天早上时,网上又有一波新的照片,这次照片更过份,有两张。

        

一张是在那天关注校园暴力的活动场地上,她光着脚走向顾阮东的车,彼时,顾阮东站在车旁,把两人拍得真切。

        

第二张是在她家的

        

车库,这次不是背影照,是侧面照,两人并肩站在电梯门前等电梯,如果抛开当事人的身份,客观地说,这两张照片拍得真好看。尤其是把顾阮东拍的,就是有一种痞痞的,衣冠禽兽的味道,特别是站在车边等她上车的那一张,他眼里有很淡的笑,手里还夹着烟。

        

“郝姐,我觉得我可能活不过明天了,顾阮东今早也一定看到照片了。”

        

“我昨晚撤了新闻,也一直盯着了,但是对方显然是有准备的,不仅撤不下来,还挂上了热点。我已经联系网站了,现在全部撤了。”其实再撤也没有什么意义,该看到的都看到了。

        

“网上的事你处理吧,我先去找顾阮东道个歉。”陆垚垚虽然害怕顾阮东迁怒于她,但人家好心送她回家,被发照片,该承担的责任还是要承担的。

        

被发照片对别人来说可能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她听陆阔说过,顾阮东的很多生意都是游走在灰色地带,虽然不犯法,但也不是能够光明正大放到阳光下来谈的事,所以他这人很低调,不爱露脸。

        

自己开车,一路有些忐忑到顾氏集团,她这次倒是很有礼貌没有硬闯,反而是在前台自报家门。

        

前台见是她,便给小蔡打电话汇报,征求意见,是否能让陆小姐通行。

        

等挂了电话,脸上带着职业笑容:“陆小姐,这边请。”

        

直接带她到电梯间,并且替她按了电梯目送她进去才离

        

开。

        

她对顾阮东办公室还算熟悉,之前来过,小蔡已经在电梯口等她了,看小蔡的表情,她就觉得完了,完了,这回顾阮东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