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攵高干攵女@少妇乱公

2021年9月7日06:23:23h攵高干攵女@少妇乱公已关闭评论 9

      

“我是自愿代笔的,又不像你和夫人一样被老师胁迫。而且老师可是我的恩人——我妹妹从小就有很严重的肾脏问题,父母想让她自生自灭,是虎仓老师出资治疗,她才能活下来……”

        

旁边,安室透环着双臂,看着这场甩锅比赛,正在想凶手到底是谁。

        

这时,他手机忽然震了一下。

h攵高干攵女@少妇乱公

        

雪天路堵,但信号却没有完全堵塞,邮件依旧能发过来。

        

安室透往旁边走了两步,查看手机。

        

——由于路被堵了,此时,无法来到降谷先生身边的公安部下们,只能在外面待机。

        

拥有一个魔鬼上司的他们,不敢因为上司不在就放肆地划水摸鱼,闲着也是闲着,干脆把能查的资料全都查了一遍。

        

然后忽然有了不得了的发现。

        

邮件中写着:

        

看到这,安室透心里冷哼一声,何止一个人——除了他自己,还有路上遇到的铃木园子、铃木绫子,以及在别墅里遇到的虎仓悦子,甚至还有偶然被虎仓大介请来的侦探邻居枪田郁美…… 

        

这栋别墅里,至少一半人都和江夏有关。

        

原本以为部下又在用已知情报敷衍,假装自己是在认真工作,

        

但往下看去,安室透眼神逐渐变得凝重——这一次,部下们竟然并未敷衍,而是在已经把虎仓悦子的情报纳入脑中,并将调查人员限定在“德古拉别墅”的常驻人员中后得出的信息——

        

[虎仓大介的学生田所俊彦,有一个叫田所香织的妹妹。五年前,田所香织开始在东京的药师野医院接受治疗,主治医生名叫仁野保。从病历来看,田所香织的病情不算复杂,只要方式得当,有足够资金支持,一至两年就能痊愈。

        

[但接受治疗的半年后,虎仓大介前往东京举办签售会时,和那位仁野医生有过接触。之后田所香织的治疗方案有所转变,开始极端保守。

        

安室透飞速看完,目光停在几个非常眼熟的词上,无法移开。

        

……药师野医院。

        

……风户京介。

        

从江夏试图混进他的事务所打工开始,安全起见,安室透进行过不少调查。

        

看到这几个词,他瞬间明白了田所香织和江夏的联系在哪。

        

——一年前,江夏也在这家医院住过院。而且他的主治医生,正是风户京介,那个杀死了田所香织的主治医生的凶手。

        

前一阵,风户京介被捕,是因为他当街枪杀警察,然后在逃离现场时,被碰巧路过的江夏当场抓获。

        

……从附件里的情况,田所香织似乎是个温柔可爱的女孩。

        

她死后,她的主治医师、虎仓大介先后死于非命……如果她生前,住院期间,在院里闲逛时偶遇了江夏,两边结下过什么外人难以发现的羁绊,那江夏的动机就很充足了……

        

说起来,江夏今天为什么一直不破案?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田所俊哉、羽村秀一、土井主编。

        

这三个嫌疑人里,最可疑的就是田所俊哉。

        

——他为了给田所香织治疗,放弃了出人头地的机会,跑来给虎仓大介当影子写手,甚至连虎仓家的家务都一同包揽,活的像个仆人。

        

而如今,田所香织已经过世一年,很难想象田所俊哉这样的哥哥,发现不了其中的异常。

        

可刚才阐述动机的时候,田所俊哉却并未说出这一点,只说虎仓大介是恩人。以此来隐藏可能存在的杀人动机。

        

……今天可没有爆炸、车祸之类的情况,让江夏陷入无法思考的ptsd。

        

江夏虽然偶有走神,但看上去也只是夜深以后的普通走神,一推就会恢复正常的那一种。

        

在这种思维正常的情况下,江夏却一直拖到现在还没开口,是因为真的找不齐线索,还是……他心里其实不想找出真凶?

        

如果是后者,那江夏不想找出真凶的原因,是单纯不忍心揭发病友的哥哥,还是这件事,其实就是他本人策划的?

        

想到这,安室透眼神微肃。

        

……唯一令人欣慰的是,今天自己全程盯着江夏,至少江夏本人,绝对没有作案的时间。

        

……

        

可能是刚被狗血的逼婚故事感染过。

        

安室透看完这封部下发来的邮件后,一瞬间,脑中飞快划过一幕幕画面。

        

他想起了药师野医院住院部的那一座占地不大,但风景很好、很适合作为浪漫故事背景的院子;想到了纷飞落叶中相遇的两个年轻人——一个想活,但身体状况让她难以活下去,另一个身体没什么问题,但却自己想死……就算放在故事里,这似乎也是一场令人唏嘘的相遇。

        

之后,就是脸上盖着白布的田所香织,以及那两个间接导致了她死亡、如今也已经落入地狱的、死状凄惨的“凶手”们……

        

还有风户京介——他当过一阵江夏的主治医生,同时也是杀死了田所香织的主治医生的人。

        

心理医生在劝慰病人时,其实难免反过来被病人影响,因此这个群体出现心理问题的概率,并不算低……如果江夏真的是组织里的那个“乌佐”,那这一系列巧合到让人无法觉得是巧合的事,真的还会是巧合吗……

        

安室透被自己的想法绕得头疼,又开始摩挲口袋里的骰子。

        

过了一分钟,他慢慢理顺了思路,收起手机,回到互相甩锅的人群中。

        

然后若无其事地低声问江夏:“还是没能找到和凶手相关的线索吗?我也还没有思路……这次的犯人真是狡诈。”

        

江夏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有点诧异。

        

然后也低声跟他说:“凶手应该是田所先生。”

        

“……?”

        

这和他想的剧本不太一样。

        

安室透一怔:“……你知道了凶手,为什么不破案??”

        

江夏也一怔:“你不是让我收敛一点嘛……”

        

“?”安室透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

        

……等等,这话他还真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