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滚烫H&调教H跪下

2021年9月7日06:18:17囚禁滚烫H&调教H跪下已关闭评论

    

五鬼缠身....

        

陈晨每个月都会见鬼,听到别人也有这般遭遇,能够感同身受!

        

“找我?你的意思是,凡是接触过你的人,都会被鬼欺负吗?”

囚禁滚烫H&调教H跪下

        

流浪汉瘦的像一根起皮的树干,老实回答道:

        

“没错,我被这五只鬼魂卸了运气,做什么事情都会倒霉,我白天被人打,晚上被狗咬,已经被你碰到了两次呀!”

        

两次!!

        

陈晨猛然反应过来,最近又不是农历食物,他在旅店住的好好,昨晚诡异的孕妇,今天下棋的老头,也是正好撞了两次鬼呢!

        

难不成这一切,都是因为接近了他,被邪祟警告吗?

        

陈晨半天没有说话,流浪汉以为他怕了,给他鞠了一躬,转身要走。

        

等陈晨反应过来,赶忙喊住他问:

        

“那五只鬼为什么要缠着你?告诉我,我能帮你!”

        

流浪汉停顿了一下,半晌后还是迈开脚步:

        

“别管这些了,我也不用你帮,你离我远点就行了!”

        

“我不怕连累!”陈晨冲着他的背影大喊。

        

但这人好像铁了心不接受帮助,毅然决然的不断前行,直至走远。

        

.....................

        

经历了两段插曲,陈晨在街上晃荡了整整一夜,到天亮的时候,已经困得眼皮打架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歇脚地方,忍不住酣睡到中午。

        

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儿,便赶紧和小妍联系,把这两天遇见流浪汉,和见鬼的经历讲给他听。

        

小妍将此事转叙述给道癫和花婶,不久传回消息,说他命格突变,不是祥照,最好尽快回到终南山!

        

陈晨知道,只要他人回去,玉虚子一定还有办法救顾人盼脱离13路末班车,不是不想救她,实在是感觉整件事情,还有些朦胧,顾左峰虽然不值得完全信任,但他所提示的东西,似乎十分重要!

        

即便能够平日见鬼,陈晨也打算坚持一下,毕竟不是鬼劫,还不一定有血光灾!

        

为了提高寻找效率,他下午没有扫街,开始走访附近的街道办事处,向他们打听顾家的消息。

        

结果也不太好,这些人不是无可奉告,就东拉西扯,要这个要那个不同的证明来回踢球。

        

直折腾到天黑人家下班也没个结果,打扫卫生的大爷见他有些可怜,趁着没人时候,把他拉去一边。

        

“这帮人好不容易捞着个体制内的工作,你要不是人家亲戚,冒风险的事儿,他们一定不会给你办的!”

        

陈晨拿着一叠子证明自己身份的资料,有些无奈。

        

“那这些有什么用?”

        

大爷把扫帚立在墙角,夺过来他手上这些纸张,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

        

“糊弄人的,知道把你折腾烦了,你自己就想别的办法了!”

        

大爷常年在这里,见的多了,听了这番话,陈晨依靠在墙边,顿感颓丧。

        

“不过,我刚才听你说,想打听姓顾的?”

        

陈晨眼睛一亮,忙问:“顾左峰,您听说过吗?”

        

老大爷摆了摆手。

        

“没听说过!”

        

刚又泄气,他话峰一转:

        

“不过,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曾经住过一家姓顾的,都是二三十年前的事情了,不准!”

        

本来不抱希望,但听到二三十年前的字眼,陈晨又过山车般重新燃起了斗志。

        

“我要找的,就是老顾家人,他们在哪?”

        

老爷子是个好心眼,事先提醒道:

        

“我当年卖豆腐的时候,走街串巷,记得在娄村那一带有一户姓顾的,不过呀,你别报太大希望,那地儿后来拆迁了,也就是现在的扁帆桥!”

        

陈晨闻言紧张的追问:

        

“拆了多久了,他们叫什么名字?知道搬去哪里了吗?”

        

一连几个问题,可难住了老爷子,他抓了抓头,“唉”了一声说:

        

“那桥都建成十几年了,我就记得他们家总喜欢吃豆腐,叫啥名字咱也没问过啊,搬去哪里就更不知道了,倒不一定是你想找的顾家,你要有兴趣,就去碰碰运气,那附近的小区,有不少是回迁的坐地户,没准有人知道!”

        

好赖不济是条线索,陈晨感恩涕零,特意给大爷买了一兜水果,晚饭也顾不上吃,出门之后直奔这个所谓的“扁帆桥!”

        

....................

        

到地方的时候,太阳刚刚落山,这里变化太大,早已不见什么村子,一座大桥贯穿南北,附近更是遍地高楼!

        

料想几十年过去,这里的老住户,也都尽数老了,退居家庭二线,再加上这些年的人流移动,购房置业,一定还进了许多外来人。

        

放眼望向周边小区,少说也有三五个之多,尽管把范围缩小到这里,想要找到人,也得走个狗屎大运!

        

陈晨沿着桥到处闲逛,见四下车水马龙,应该算是这个县城的中心地带了。

        

半晌顺着缓坡下桥,桥底没有围栏,里面垃圾遍地,沟壑里都是脏水,恶臭熏天。

        

桥壁上被学生用粉笔涂鸦,到处写着,谁谁到此一游,谁谁谁,爱着谁谁谁的幼稚语言。

        

实在受不了这股臭味,刚要转身离开,不经意间瞧见远处的桥墩窝里,摆放着许多整齐的矿泉水瓶。

        

陈晨好奇的踱步过去,见得两面大石头中间,铺着一个脏兮兮的小毯子,毯子用的久了,到处露着棉花,薄厚不均。

        

石头上有个水杯,附近还摆放着一个带着豁口的破碗,和一双结冰的竹筷子。

        

一切都表明,这里是有人居住的。

        

“哎呦,今天还有客人来呢?”

        

这突如起来的声音,吓了陈晨一跳,回头望去,竟然是凌晨才与他分别的流浪汉!

        

不知道两人有些什么缘分,这短短几天,已经见了数次面了!

        

流浪汉好像知道是他,“咯咯”笑了两声。

        

“我听得清楚,昨晚分开之后,你没跟着我呀,是怎么找到这的?”

        

陈晨也十分吃惊,指着这处简陋的小窝问:

        

“你住这里?”

        

流浪汉用嘴叼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绑着一串塑料瓶。

        

他晃晃悠悠的走到跟前,用脚准确的把瓶子叠成一堆。

        

“是啊,我住这里,你来这干什么?”

        

几次三番的相遇,陈晨也跟他有了几分亲近,笑道:

        

“我来这附近找个人啊!”

        

流浪汉没有往下细问,突然紧张起来。

        

“现在几点了?”

        

陈晨看了眼手机,不以为意道:

        

“快七点了!”

        

他浑身开始颤抖,好像大祸临头一样害怕,压低声音警告道:

        

“天黑了,你不能留在这里,快去一个人多的地方,快走!”

        

陈晨知道不妙,皱起眉头问:

        

“是缠着你的那五个鬼魂吗?”

        

流浪汉十分激动,哭丧着嗓子说:

        

“是他们,就是他们!你快走,不然来不及了!”

        

他没有手,只能用头往前拱着陈晨!

        

陈晨自己也在见鬼,只好听他的话,乖乖的离开桥底,绕了一圈,来到桥头。

        

但见周围也没个落脚的住处,随手拦截一辆出租进去。

        

“师傅,您知道附近有什么旅店洗浴之类,能住的地方吗?”

        

司机师傅没有回头,低声道:

        

“这附近没有,倒是知道一个,就是比较远!”

        

“行,那您拉我过去吧!”

        

司机应了一声,启动汽车上路。

        

陈晨坐在后面,一直心神不宁,流浪汉突然如此紧张,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专注的给孙小妍发送消息,半晌之后抬头望向车窗外,见天已经黑透了,车子也跑了很远。

        

“还没到吗?”他问。

        

“快了,没多久了!”

        

陈晨发现外边车辆越来越少,好像走出了市里,又仔细一瞧。

        

这街道两边的店面也有些熟悉!

        

半晌,猛的反应过来,这是回去的路啊!

        

“师傅,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啊?”

        

“你不是说要去旅店吗?”

        

“是啊,但是我就从这边来的,这附近很少有旅店,对了,我可不去那家鸿运旅店!”

        

话音一落,司机不接话了,但车速不减,眼瞅着离那里越来越近。

        

陈晨急了,伸手往前拍了拍司机椅背。

        

“你在听我说话吗?我不去鸿运旅店,给我换一家!”

        

见司机还没应声。

        

他察觉不对,下意识的,去看司机头上的后视镜。

        

没想到镜子里根本没有人!!

        

驾驶座上,是一件衣服在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