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翁荡熄月月@娇艳婢女h

2021年9月6日09:38:52色翁荡熄月月@娇艳婢女h已关闭评论

宜兰怔了一下才说道:“他这段时间一直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那也是个奇葩,实验室都随身带在戒指里,不知道在鼓捣什么东西。估计是他的‘蛋蛋’昙花一现,后面就起不到作用了,所以受了刺激,正发愤图强呢吧。”

        

“哦?咱们去看看吧,反正我这里也是一筹莫展,就当换换脑子了。”说完,楚骁便领着宜兰去了齐三所住的舱室。

        

敲了半天门没人应,楚骁眉头一皱,便将手伸向了门把手,门并没有反锁,一拧就开,二人推门而入,一股食物变质混合臭脚丫子和人长时间不洗澡的臭气顿时差点将他们给熏了出来。宜兰连忙将门敞开,又打开了室内换气扇的开关,楚骁把灯打开,眼前的一切差点将他们恶心吐了。吃剩的餐盘和剩饭堆得满地都是,与脏衣服、臭袜子和空酒瓶混在一起,几乎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挺大的一间舱室,摆了好几张长条桌,上面到处是瓶瓶罐罐还有很多各种零零碎碎的零件和工具。胡子拉碴的齐三穿着一件红底百花的大裤衩子,光着膀子睡在床上鼾声如雷,睡就睡呗,躺在床上还要嚣张的翘起二郎腿,那大裤衩子又比较宽大,翘起腿来难免春光外泄,那画面简直是有些辣眼睛,臊得宜兰啐了一口,转身便出了房间。

色翁荡熄月月@娇艳婢女h

        

楚骁无奈摇头,一脚踹在了齐三那肥硕的臀部之上,鼾声戛然而止,后者一个激灵,直接从床上蹦了下来,不料一脚踩在一个空瓶子上,顿时摔了个人仰马翻,一脸懵逼的看着楚骁。

        

“你瞧瞧,这里被你搞得跟猪窝似的,亏你也能睡得下去。给你半个时辰将这里和自己收拾干净,我在指挥室等你。”说完,楚骁带着宜兰头也不回的走了。

        

半个时辰后,齐三一脸讪讪的来到指挥室,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头发梳了,胡子也刮了,终于有了一个人样子。

        

“这么长时间,你把自己闷在房间里干什么呢?”楚骁问道。

        

“我在升级我的‘蛋蛋’。盟主,前天刚升级完毕,我批量制作了两百来个,不眠不休的干了将近两天,刚完成说睡一会儿,你就来了。”说着,齐三将一个西瓜大小的东西从戒指内掏出来递给楚骁。

        

“升级后的‘蛋蛋’?怎么还变大了?”楚骁好奇的接过齐三递过来的东西,比以前的“蛋蛋”大了不少,外壳已经不是白色,而是灰黑色,而且外部喷涂的漆也不是过去那种光滑的瓷漆,而是一种并不光滑,有些像砂纸一般的涂料,乌突突的毫无光泽。更关键的是,这东西的外壳也不像过去那般浑圆,而是一个不规则的多面体,只是勉强保持着整体上的圆形而已。“这东西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跟我说说看呢。”楚骁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齐三立马来了兴致,开始了滔滔不绝的介绍:“之前的‘蛋蛋’之所以被战场淘汰,是因为它很容易被敌方探查到,还没有进入杀伤范围便被击毁了。所以我就在隐身方面下了下功夫,我这里说的隐身,不是肉眼看不到,而是所有探测器探查不到的意思。先说它的外形,经过我的研究,这种不规则的形状能够散射各种能量波照射,尤其是我研制的隐身吸波涂料,事实上这东西我在很久以前就开始研究了,技术上比较成熟,这个形状的外壳再加上我特制的吸波涂料,以‘蛋蛋’现在的大小,它在探测器上的反射面积不会超过一只苍蝇,因此绝对会被任何探测器选择性的忽略,甚至是根本探测不到。它变大了一些的主要原因,是考虑到减小热辐射被探测到的可能,我把它的喷气推进动力系统改成了冷压风扇推进动力系统,所以体积就大了一些,不过威力是绝对没有减小的。前天的样品我已经拿出来测试过了,咱们的战舰动用任何手段都发现不了。”

        

楚骁越听眼睛越亮,嘴都咧开了:“好,太好了。两百个不够,给你一天半的时间,再给我做两百个出来,这回破局就要看你的‘蛋蛋’显神威了。”楚骁和齐三二人激动得双手握在了一起,一旁的宜兰嘴角抽了抽,难道是自己有点不单纯了?怎么楚骁的话听起来怪怪的,再想起刚才那辣眼睛的一幕,陡然间心理阴影面积暴增。 

        

先不提楚骁如何对付守在“马六甲星河”出口的庞大罗萨族舰队,单说珞璜的下落。当“乾坤城”的战局大势已去的时候,珞璜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她房间的更衣室内,有一个小型的传送阵,这个东西技术含量很高,是特瑞斯九世当初专门送给她的,希望能在关键时刻保住珞璜的一条性命。倒不是珞璜真的那么怕死,一方面是自己肚子里还有皇家血脉,作为母亲,为了保证自己的孩子活着,她做任何事情都在所不惜,更别说是做一回逃兵了。此外,如今的罗萨族军队中,虽然强者不少,但真正会打仗的将军已经不多了,如果珞璜死了,那么罗萨族星域内便没有一个能够有足够能力接替她指挥卫戍军作战的人,后面还有恶仗要打,就算是站在罗萨族利益的角度上来讲,珞璜现在都必须得活着。

        

此刻珞璜已经出现在了特瑞斯九世的“静心殿”,双膝跪地,为战败而请罪。

        

特瑞斯九世连忙自王座上走下,轻轻将她搀了起来:“事情朕都清楚,你已经尽力了,消耗了敌人近百亿兵力,也算是殊为不易。楚骁兵力庞大、装备又精良,而且他在我族之内人脉也很广,不但对我们很多的秘密有所了解,甚至还有办法纠集那些反贼余孽里应外合,你仗打到这个程度,战果并不算难看。而且原本‘马六甲星河’便是用来对他进行消耗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的战略目标已经实现了。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敢冲出星河出口,可见他的舰队不够用了,再拖一下,齐丹的大军一到,我们就会重新掌握战争的主动权。接下来,你的主要任务便是指挥罗萨族星域内所有的武装力量,准备与楚骁大军的决战,我们要在咱们孩子降生前,给他一个朗朗乾坤,为他准备一个美好的未来。”

        

珞璜心中感动,眼睛都有些湿润了:“陛下放心,我一定会亲手埋了这些乱臣贼子,还您一个太平盛世。”

        

特瑞斯九世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道:“不要哭,哭红了眼睛就不美了,而且对宝宝也不好。对你,朕是有愧疚的,罗萨族有今日之难,完全是朕的过失,搞得大敌当前,竟然没多少良将可用,还得难为你怀着身孕带兵打仗,以身犯险,等太平了,朕一定会好好的补偿你。”

        

珞璜被特瑞斯九世的柔情感动得都快融化了,二人手拉着手进了里间的寝殿,如今珞璜有孕在身,特瑞斯九世也不敢过分狂野,只能勉强将就些个,稍微温存一番便休息了。

        

此时齐丹手下的第一批先遣军团已经如奔命一般进入了罗萨族星域外八大星域的范围。他们刚一出现,便被同盟军的斥候飞船发现,不到片刻,情报已经放在了岚歌的办公桌上。

        

后者看了看情报,然后又看了看身边的岚亭和岚清,笑道:“终于轮到咱们有仗打了,说说吧,怎么干?”岚亭没有吭声,看向岚清,他知道,论脑筋他和岚歌都比不上弟弟,这楚岚清从小就是个机灵鬼,不但修炼快得跟作弊似的,而且军事才能完全继承了楚骁的基因,所有兵书战法基本上是一点就透,而且还喜欢混在行伍之中过军旅生活,眼下这种事情,不问他还能问谁?

        

岚清见哥哥姐姐都看着自己,矜持的轻咳了一声道:“先把情报发给父亲吧,他是总司令,这是规矩。昨天他说调玎玲和阿瑶两位姨回来帮忙,怕是已经估计到罗萨族援军快到了,想必再过几个时辰,二位姨也该到了,我想在她们到来之前,我们必须拿一个方案出来,不然可能会贻误战机。”

        

岚歌笑了:“老弟啊,你哪里都好,就是太老实,你拿出方案给小姨她们,仗还轮得到我们打吗?敌方都近在眼前了,你还犹豫个什么劲儿?你就说怎么打吧,咱们手头要兵有兵,要舰队有舰队,完全不需要长辈帮助。”

        

岚亭也点头道:“咱们都多大了,不能总被爹娘当孩子看吧?”

        

岚清轻叹一声道:“好吧,不过如果父亲生气了,你们可不许全推到我身上。”

        

岚歌照他脑袋就拍了一巴掌道:“说什么呢,就好像我俩老坑你似的。再说了,咱爹十几岁就上阵打仗了,咱们都几个十几岁了?他不会说什么的。”

        

岚清似是下定了决心,点头道:“好!姐,你的阵法得了父亲真传,所以这回要好好麻烦你一下,还有大哥,你的角色也很重要……”岚清一番如此这般的安排后,岚歌和岚亭都去准备了,而岚清则是老老实实的将情报和自己的战术安排上报到总司令部。

        

旗舰司令部里,宜兰将一封报告拍在楚骁和霖洛面前:“你们看看吧,我就知道,他们早晚按捺不住要比划一下,这回算是逮着机会了。”

        

霖洛看了眉头皱起,报告上说话的口气明显就是岚清,这孩子还算比较听话,连他都打算不等玎玲和阿瑶到达便率先动手,那另外两个还不跟脱缰野马一样了啊。

        

楚骁则是笑了起来:“你俩别着急,他们都这么大了,要实力有实力,要学识有学识,现在手中要兵有兵,要将有将,玎玲和阿瑶要不了几个时辰就能赶到,有什么好担心的?再说我看岚清这小子的作战计划写得有模有样的,水准足够独当一面,有些事情总归是要他们自己做过后才会有成长,让他们放手去干好了。”既然楚骁都这么说了,两个当妈的就算心里担心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

        

八大星域之一的“巴丹星域”,一支一千多艘军舰组成的舰队正在飞快的前进着,就好像是有什么火烧眉毛的急事似的。突然,在虚无维度中一片巨大的阵法被展开,直接将整支舰队笼罩其中。

        

“天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法,这是何方高人干的?”舰队其实是由许多派遣军的先遣队组合起来的,暂时负责指挥的是一名叫做福乐斯的中将,这人或许是在外漂泊时间长了,脑袋有些秀逗,整支舰队被阵法困住了,他没有表现出什么紧张情绪,也没有开始想办法,而是先开始感叹起这座大阵来。

        

“这时候了还扯什么犊子啊,不管是什么人,总之是敌人就对了,看看我们怎么能脱困才是正经。”旁边的一位少将开始冷嘲热讽,原本就不是一个编制内的将领,大家的隶属关系也就仅限于这次行动,所以福乐斯这位最高指挥官似乎并不怎么受手下尊重。

        

“传我命令,万界星舰开炮轰击大阵,看看能否将其轰破,再派几十架小型飞船起飞,四周去找一找,看看能不能发现阵基的所在。”福乐斯虽然脑回路清奇,但作为一位带兵打仗的指挥官,基本素质还是有的。

        

万界星舰开炮了,这下可算是捅了马蜂窝,福乐斯万万没有想到,这座大阵不但是困阵,还是一座将空间规则利用到了极致的杀阵。阵法受到攻击之后,好像是启动了什么禁制似的,阵内的空间开始被一道道看不见的空间之刃肆意切割着,再也没有什么比空间之刃更锋利了,只要空间裂开,在空间内的一切,都将一分为二,绝无例外,除非是那些实力超过空间这个层次,达到更高维度的强者。

        

这时,岚亭和岚歌率领密密麻麻的同盟军战舰在四周出现,几乎将这座大阵围了起来,冷眼看着敌方战舰被切成一截截的,还完好的战舰拼命的朝阵法开着火,希望能够碰巧摧毁大阵的阵眼或阵基,这样就可以破掉这个阵。

        

没办法,阵法庞大,阵基就会比较多,不论哪个受到破坏,阵法便会被破。果然不知哪个幸运儿一炮正好轰在了一座阵基之上,大阵轰然消失,还在所有人都发懵的时候,岚歌已经下了命令:“开炮轰击,不要让敌方舰队跑了!”

        

罗萨族舰队一下子被杀阵灭掉了四成的战舰,剩下的在数倍于自己的同盟军舰队包围下哪里还敢恋战?撑起防护罩,像是一群受伤的猛兽一般拼命的向外冲去。包围圈被撕裂,岚亭命令小型飞船和犀牛飞船起飞,追在他们后面缠斗,直到耗死对方为止。

        

眼看着一艘艘战舰被击毁,福乐斯声嘶力竭的喊道:“前面有一座宇宙,开进去,把我们带着的步兵都放下去,免得跟我们一起被击落,那样死得太冤枉了!”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人会再质疑他的命令了,舰队航向一偏,朝着不远处的一个宇宙冲了过去。

        

岚歌拿着通讯器对岚亭笑道:“咱们老弟果然是个人才啊,全都让他料中了,对方的陆军就归他了,舰队你我全包,可别跑了一个,到时候被他笑话。”

        

岚亭则是哼道:“开什么玩笑,这种情况都能有漏网之鱼,那你我还不如找块豆腐一头碰死算了。”

        

不多时,福乐斯的舰队冲进宇宙膜壁,迎面便有一块大陆漂浮在星空之中,他也来不及多做思考了,连忙命令所有舰船一边防御一边放下登陆艇,让船上所有的陆军可以逃生。

        

场面有些惨不忍睹,如一群马蜂一般围在福乐斯舰队周围的同盟军小型飞船早就已经将福乐斯舰队中的小型飞船清理干净,正肆无忌惮的穿越防空火力对战舰进行轰炸,对于如同下饺子一般的登陆艇,他们自然也不会视而不见,可想而知,登陆艇这种纯粹为了运输士兵的舰船怎么可能配备多少火力,在飞行速度远超它们的小型格斗飞船面前完全就是靶子,被人家轻松的随意收割着,好在数量十分庞大,就算是有不少被击落,也将近有六成以上的登陆艇成功的落地。原本这两亿士兵便因为舰队被重创而损失了将近一半,此刻又被打下四成的登陆艇,活着落地的士兵也仅仅只有七八千万人而已,至于建制,早就已经是乱七八糟,几乎没有建制完整的部队了。

        

福乐斯非常爷们儿的在通讯器里喊道:“所有将领都跟着部队下去,我带着舰队跟他们拼了。你们记住,如果可能,尽量给咱们这支部队留点种,要是没有退路了,我们罗萨族的军人也没有做俘虏的先例,死战到底,绝不投降!”之前还经常嘲弄他的那些将军们都不做声了,他们知道福乐斯独自带着舰队去拼命只有死路一条,此刻他们才对这个憨厚木讷的家伙升起一种莫名的敬意。

        

不出所料,福乐斯的舰队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仅仅不到半个时辰便被岚歌和岚亭的舰队歼灭。而落到那片不知名大陆上的这七八千万罗萨族残兵,等待着他们的命运比福乐斯的还要残酷。喊杀声陡然间响彻天地,岚清在这里埋伏了四亿永恒星域大军,一场碾压式的歼灭战仅仅用了两个多时辰,敌方便被分割包围,迅速歼灭,而己方仅仅伤亡了二十几万人而已。

        

兄妹三人喜笑颜开的班师回营,而迎接着他们的则是玎玲和阿瑶两张阴沉着的脸,三人瞬怂,同时喊道:“姨,我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