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止熄痒/骑蛇难下笔趣阁

2021年9月3日14:40:54翁止熄痒/骑蛇难下笔趣阁已关闭评论

      

瞭望首脸上的黑纹从他脖颈里蔓延而出,空气中响起那位鬼兽精魄的声音来,“我听说他未至化神的时候就可以越境杀人,每逢大难便开启无上机遇,占据天才地宝无数,你知道最恐怖的是什么吗?”

        

瞭望首看焚骸锋锐,翻转间像是一个绞肉法器,荒山伸出去的一只手臂顿时白骨森森,一时间说话都哆嗦:“什么?”

        

“柳妄渊此人还刻苦。”鬼兽精魄继续:“我跟着他的那段时间,见他炼丹炼器数年不动,除非炼出自己想要的东西来,琉璃火伤到手掌也不以为然,洞窟中漫长的枯燥对他来说反而成了一种安静的享受,他跟我见到的所有急于求成,想要问鼎巅峰的修道之人都不一样,那时我便知道,不用多久,他就可位临合道。”

翁止熄痒/骑蛇难下笔趣阁

        

然后沉睡三十年,功德圆满,真就合道了。

        

瞭望首难得沉默,还有点儿羞愧……

        

他倒是一直插科打诨来着,因为血统纯正,很多东西境界到了就自然开启,没那么麻烦。

        

忘渊帝之强悍,让六界修道者都快忘了,人修才是最难得道升天的那类。

        

这个功夫荒山的狂暴也到点了,只见黑雾散去,他衣衫褴褛踉踉跄跄,低垂着头好像那是什么千斤重的东西,差点儿抬不起来,他嘴边一直滴滴答答流着血,好半晌才看向忘渊帝,眼中有难以置信,也有忌惮畏惧。

        

忘渊帝的处世之道有时候粗暴直接:强者为尊的世界,不服就给你打到服为止。

        

“嗯?”忘渊帝忽的轻轻蹙眉,紧跟着出现在荒山面前。

        

荒山已经无力抵抗,就算忘渊帝此刻要他灰飞烟灭,也是阻拦不住。 

        

自然不会,当众弄死魔界魔尊,事后不好交代,忘渊帝盯着荒山的眉心看了片刻,然后伸出手。

        

“帝尊……”史千秋上前两步,那句“不可”还卡在喉咙里,就见忘渊帝从荒山的神魂中抓出来一样东西。

        

“啊!”发出尖锐叫声的竟然是草霜。

        

苏和面露不解。

        

忘渊帝手中的是一朵花,绿茎白花,瞧着跟路边的野花没什么区别,只是中间的花蕊竟然像个活虫一般来回扭动!似乎缺乏养料,花蕊片刻后不动了,整朵花渐渐碎裂开,化作细粉消失不见。

        

荒山觉得蒙在神魂某处的雾气散开,灵台一下子清明起来,他神色愣愣,实难相信这东西竟然是从自己神魂中出来的。

        

他下意识看向忘渊帝。

        

“想知道?”忘渊帝挑眉。

        

荒山略显木讷地点点头。

        

“去问问你夫人。”忘渊帝轻笑,满意看着草霜脸色煞白,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

        

“堂堂魔尊,被人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制服,你丢不丢人?”忘渊帝嗤笑一声,然后慢悠悠说道:“此花名为摄情花,准确来讲是一种咒术,施咒者一旦得逞,那么被施咒者就会对他从一而终,死生不离,是一些被爱恨蒙蔽双眼的妖族,拿来摄住情郎的利器。”

        

荒山徒然瞪大眼睛,像是极难接受般,踉跄后退。

        

草霜将脸埋进膝盖中,只能发出呜咽不止的哭声。

        

摄情花的效果撤去,一些压抑的情愫自然在心头清晰起来,荒山跟梦游的一般,视线一转,就落在了苏和身上,像是有千言万语难以言说,“我……”

        

昭秦有些接受无能,这人抛弃师父,是因为这朵花?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忘渊帝冷冷嘲弄,瞬间将荒山心头山呼海啸一般的悔恨交织给轰了回去。

        

荒山这才刚酝酿出,像是给自己的薄情寡义找到了一个最佳借口,甚至一时间想入非非,觉得只要解释清楚,就能跟苏和再续前缘,谁知被忘渊帝一盆水泼凉。

        

“摄情花乃妖族不入流的一类咒术,这兔妖修为低微,也找不出多好的东西来。”忘渊帝说道。

        

“此花若是遇到意志坚定者,一点儿效果都没有。”清冷悦耳的嗓音,忘渊帝猛地转身,见宿问清一袭白衣自不远处走来。

        

宿问清轻轻瞥了帝尊一眼,然后看着荒山继续道:“若你当初没有两者都想要,或者生出娶草霜回魔界的念头,这花奈何不了你,荒山,是你心花不够专一,才叫区区一只兔妖得逞。”

        

荒山脸色僵死,几千年来从来没人将这个说破,但问清仙君不讲究那些虚的,直接当头棒喝。

        

昭秦松了口气,他就说嘛,一看这个荒山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别多生枝节又来纠缠自己师父!

        

“兔妖……”草霜抬起头来,已是满脸泪痕,他的目光没什么实际的着落点,像是回忆着,“是啊,哪怕我成为了尊上的妻,你们这些六界大能对我的称呼也只是‘兔妖’,可我有什么错呢?我刚化形就遇到尊上,是他先说喜欢我的……我只是想保住自己的幸福,我有什么错?”

        

忘渊帝不自觉离荒山远了点儿,哦,摄情花还没种上你就先说“喜欢”了?那这种不种的也没什么区别啊。

        

“是你心高气傲。”草霜忽的看向苏和,“若你愿意与我共侍……”

        

“我不愿意。”苏和冷声打断,一字一句:“我乃苏和仙尊!位临合道,本座可为天下苍生肝脑涂地,唯独不愿意做这件事!”

        

苏和眼底的厌恶最终化作漠然,“本座行事不需你们懂,如此你们道侣二人也别来找本座麻烦,本座在此祝你们长长久久。”

        

宿问清看向草霜,微微摇头,“秉性劣质,倒是跟荒山般配。”

        

“锁死吧,不行我去陆星河那里求个签回来。”瞭望首忍不住开口:“丢魔族的脸。”

        

魔族素来对“三妻四妾”的风俗很是不齿,续弦再娶都要被戳脊梁骨的,荒山倒好,丢脸丢到六界来了!

        

紧跟着,忘渊帝跟宿问清同时朝这边看来,瞭望首一个心抖,直接从树上摔下。

        

“谁?!”史千秋喝道。

        

“我我我。”瞭望首起来后赶紧整理好衣襟,并未注意到头上多了一片叶子,他这么大剌剌地走出来,衬得莫名诡异。

        

偏这人性子单纯,就要此地无银一下,“我没偷听啊。”

        

众人:“……”

        

忘渊帝凑到宿问清身边,去握他的手,却被推开了。

        

帝尊:“?”

        

“平时折腾我也就算了,如今跟谁学的?还布下结界,做什么坏事了不让我知道?”宿问清嗓音淡淡。

        

忘渊帝顿时强势不起来了,他有点儿心虚,低声道:“不是想让你多睡会儿吗?”

        

“若是想我清醒的时间久点儿,就不该那么折腾我……”

        

忘渊帝毫不犹豫:“那不行!”

        

道侣之间亲亲抱抱不是很正常?他又不是耍流氓。

        

宿问清:“……”哎。

        

瞭望首走到荒山跟前,刚开了一句“你他娘……”就见荒山“砰”一声倒下了,不知是打击太大还是受伤太重,总之十分狼狈。

        

几个荒山的魔族侍卫自一片黑雾中走出,生怕瞭望首趁人病要人命,给他们魔尊宰了,“尊上,我们须得……”

        

“滚滚滚。”瞭望首不耐烦地摆摆手,之前荒山还有值得他出手的地方,结果这么个尿.性,委实不配成为对手。

        

“师父……”昭秦小心翼翼打量着苏和的脸色:“你还好吧?”

        

“好。”苏和勾唇浅笑,像是有什么长久的执念随着这一笑跟着化作乌有。

        

他钻牛角尖的那阵子曾经设想过,是不是草霜用了什么手段,总之就是想证明自己没那么差,如今的确证明了,是荒山生性如此,与他无关。

        

荒山一走,这场闹剧就落下帷幕,帝尊道法无边,引得无数修真人士恨不能现在就回到洞窟府邸,好好修炼几百年!

        

“帝尊。”史千秋上前,口吻担忧:“顾潭那孩子呢?怎么没瞧见?”

        

这不是真身上阵分身就被我装进法器了吗?忘渊帝心里这么想,嘴上却坦荡道:“被我们惯坏了,因为被荒山砸了法器心里难过,这阵子应该回到岐麓山,躲在自己房间里哭呢,掌门不必担心,安抚几句就行了。”

        

“这样……”史千秋应道,但心里又觉得顾潭不像是会哭鼻子的人。

        

忘渊帝打魔尊荒山这一仗打得漂亮,当初撕裂擎天结界时大家勉强合作了一下,等划分地域的时候立刻翻脸,这边的人修对魔修妖修的总是不太喜欢,荒山嚣张多年,帝尊拳拳到肉,算是为他们出了一口常年压抑的恶气!

        

于是晚上史千秋又设宴款待,宿问清跟他说了第二日回岐麓山的事,见帝尊很喜欢那青梅佳酿,史千秋一边答应一边让人多装了点儿,让他们带回去。

        

酒宴结束,忘渊帝醉意微醺,人虽然清醒着,但是一看到自家问清就脚下发飘。

        

短短半炷香的路程,他们愣是没走到。

        

“帝尊……”宿问清呼吸急促,低声唤了一句。

        

“我在。”柳妄渊埋首于他的颈侧,先天灵根的本源气息比佳酿还要醉人,月色透过树梢落下,树下的人没任何节制的意思。

        

“这里不行!”问清仙君到底要脸,他最是注重礼仪,以“端肃清冷”出名,岂能……

        

然后忘渊帝就用了神魂牵引。

        

宿问清:“……”

        

怀里的人软成一汪秋水,忘渊帝觉得不用点儿力得从手指缝里溜走,用点儿力又担心给捏碎了,“问清,我发现后山有片桃花林,夜间花叶为伴定然极美,我们过去吧。”

        

“你就是仗着我……”宿问清眼尾发红,抓住帝尊肩膀的手松开,算是妥协了。

        

你就是仗着我纵容你。

        

柳妄渊低低笑出声,他的手牵住仙君的手,然后顺缝而入,牢牢紧扣。

        

“不管是摄情花还是什么其它东西。”忘渊帝在月色跟花瓣交织的夜风中,说着最动人的情话,“我都不会背叛我的问清。”

        

宿问清一时情动,只觉得夜色美极了。

        

这一晚桃林的花瓣几欲飘坠到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