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赐龙精h/校园野战h

2021年8月14日09:52:22皇上赐龙精h/校园野战h已关闭评论

   

白雪茫茫的山脉下,有个普通小镇!

        

两男一女、三人迈步走上小镇的街道,正是赶到利比亚北部山区的长生、小五和柱子。

        

“长生、你说的鹫巢,应该就在这片山脉里!”小五走在长生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研究过阿萨辛派的历史,据说在十四世纪的时候,蒙古可汗旭烈兀带兵猛攻巴格达,部队里的七八位高级将领,都被阿萨辛派刺杀......旭烈兀汗一怒之下,亲自带领精锐部下,一举扫荡了阿萨辛派的老巢,将其赶尽杀绝!不过呢,阿萨辛派有位女刺客逃过了一劫,带着自己的几位属下一路向西,来到利比亚北部的山脉里,重新组建了山中老人团,也就成了著名的鹫巢!”

皇上赐龙精h/校园野战h

        

长生看了眼四周,并没有人注意自己,低声问道“可是,阿萨辛派又怎么和女巫师联系在一起的?”

        

“说来也有意思!”小五笑了笑,回道“就在阿萨辛派残余势力,一路逃到利比亚的同时,欧洲也发起了灭巫行动,天主教廷派出了大批高手,抓捕和杀害欧洲的女巫师,很多无辜的妇女都被牵连了进来,至于欧洲的女巫师,更是无法继续待在欧洲,只能向南逃遁,进入了非洲境内,如此,也就和阿萨辛派联系上了......长生、你再想想,一个是实力凋敝的阿萨辛派,一个是战战兢兢的欧洲女巫组织,两者联系起来也算正常吧?”

        

“确实!”长生微微一叹,道“怪不得,那个中东女人会带着柱子前往安里奇山脉了,也就是说,我们不但要面对神通怪异的女巫师,还要面对神出鬼没的阿萨辛派了?”

        

“不仅如此!”小五低声再道“据说,这片山脉里的神秘鹫巢,还有别的势力!”

        

“什么势力?”

        

“长生、你听没听过普拉斯妲?”

        

“没听过......嗯?她也是女人?”长生微微一怔,这还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啊!

        

“对!”小五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回答,百无聊赖的柱子突然一动,如同旋风般飞奔远处的烤肉摊! 

        

“我靠、又来了!”长生轻抚脑门,无语道!

        

“没事,我去处理!”小五笑了笑,追着柱子而去。

        

眼见一个两米多高的壮汉,旋风般飞奔而来,烤肉摊的老板也吓了一跳,赶紧向后躲去!

        

不过呢,柱子的目标可并不是他,而是烤肉架上的烧鸭,一把撕下鸭腿,忙不迭的塞进嘴里,喃喃自语道“好吃、真好吃......”

        

眼见柱子只是抢烧鸭吃,老板这才壮起胆子,招呼旁边摊位的同伴,抄起棍棒准备殴打柱子!

        

“住手!”小五走上前,娇喝一声道!

        

几个摊位的老板微微一怔,用英语回道“他抢我们的烧鸭......”

        

“不是抢,是买!”小五拿出几张美钞,回头道“柱子哥、你慢着点!”

        

“嗯、好吃!”柱子看都不看小五一眼,转眼就消灭了两只鸭腿和大半个烧鸭,连骨头都不剩什么了!

        

直看的几个烤肉老板满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

        

自从长生带着柱子出了山,这家伙就开始了抢食之旅!

        

前有中东女人禁锢思维,后有小五纵容,柱子心里更没有了丝毫顾虑,只要看到吃的东西,问都不问一声,就毫不犹豫的抢过来大快朵颐!

        

而且,柱子的饭量实在是大得惊人,一顿就能吃长生三天的饭!

        

像这样七八斤的烧鸭,这家伙一次就能吃三只,堪称人间奇迹!

        

转眼之间,柱子就消灭了烧鸭,又从烧烤架上摘下来一只,想了想撕下一只鸭腿,递给小五道“你吃!”

        

“给我的?”小五暗暗一喜,经过几天时间的相处,柱子已经开始接受自己了,接过鸭腿,抿着嘴啃起来!

        

“柱子哥、没有我的吗?”长生笑着问道!

        

“你不会自己拿啊?”

        

一边啃着鸭腿,小五看了眼天色,低声道“长生、天快黑了,我们先找地方住下,晚上再进山!”

        

“好,我去找酒店!”长生走上前,硬是从柱子手里的烧鸭上撕下来一只鸭腿,边啃边走向远处!

        

从小就习惯了和长生抢吃的,柱子也没有半点不适应!

        

嘴里嘟囔了几句,就不再多言,只是专心致志的消灭手里的烧鸭......

        

天刚黑下来,三人就住进了小镇上的酒店,安顿了下来!

        

说是酒店,其实也不过是个小旅馆,条件颇为艰苦,但长生三人都是苦出身,也没有任何嫌弃!

        

尤其是柱子,只要吃饱了肚子,就再也没有别的要求,一碰到枕头就睡了过去!

        

鼾声如雷般响亮,坐在隔壁的长生和小五都听得真真切切。

        

“小五、你再说说那个普拉斯妲!”

        

“是这样的!”小五想了想,回道“九世纪初,捷克斯洛伐克的女王丽布施,是一位出类拔萃的巾帼英雄,创建了一支包括处女在内、骁勇善战的军队,曾打败过不少敌人......后来,她虽然嫁给了普热美斯公国的公爵普热美斯,但始终保持着独立性格,建立了一支威风凛凛的皇家卫队,其队长,就是在捷克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普拉斯妲!”

        

“你说的普拉斯妲,只是个卫队队长?”

        

“你可别小瞧了这支皇家卫队!”小五点头道“这支皇家卫队,完全由清一色的年轻女子组成,负责保卫女王和皇宫的安全,普拉斯妲兢兢业业为女王服务,与女王结下了很深的感情,后来,丽布施女王去世,普拉斯妲深感悲痛,她不愿意再为国王普热美斯公爵效劳,便率领自己手下的女兵,来到捷克北部的维多夫莱山,从此占山为王!”

        

长生眉头暗皱,这都是啥啊,还占山为王?

        

只听小五继续说道“普热美斯公爵曾派出一名使臣,去了维多夫莱山区,试图请普拉斯妲返回王宫,结果呢,普拉斯妲阉割了公爵的使臣,再将其轰了回去!如此一来,普拉斯妲的做法自然激怒了公爵,但也因此吸引了周围地区的许多年轻姑娘......一批批年轻女孩,不堪忍受男人的欺压,陆陆续续投奔了普拉斯妲,没过多久,普拉斯妲手下就有了一支真正的部队,这就是后来名震欧洲的红色处女军,而普拉斯妲本人,也开始了她传奇般的生涯!”

        

“红色处女军?都是年轻女孩?”

        

“没错,红色处女军完全由尚未结婚的年轻女孩组成,反对处女军的人说,普拉斯妲是个作恶多端的女巫,她诱使年轻女孩犯法,而拥护她的人,则称她为女中豪杰!据史料记载,普拉斯妲天资聪慧,练就了一身过人武艺,但极端憎恶男人......”

        

“女巫?这个普拉斯妲是个女巫师?”

        

“应该不是!”小五再道“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表明,普拉斯妲拥有女巫的神通!”

        

“你刚才不是说......”

        

“在思想愚昧,还未开化的中世纪欧洲,所谓的‘女巫’,只是迫害妇女的借口罢了!”小五不屑的撇了撇嘴!

        

“但女巫师真的存在啊!”

        

“你说的是女性巫师,乃是魔法师中一门特殊法门,你觉得那些愚蠢的欧洲人,有资格迫害真正的巫师?他们不过是找了个借口,迫害无辜的妇女罢了!”

        

“好吧,我也不太懂这些,你再说普拉斯妲!”长生无所谓的回道!

        

“后来,普拉斯妲的红色处女军规模越来越大,最多的时候足有上千人之多,为了保证这支军队的给养,普拉斯妲率领军队,离开了贫瘠的维多夫莱山,在迪尔文城堡,建立起了自己的武装大本营......随后,普拉斯妲带领红色处女军四处打家劫舍、征收捐税,推行自己的法律;这些法律,大部分都是针对男人的......据说为了蔑视男人,有时候,普拉斯妲会带着几名女兵,手持利剑和盾牌,赤身露体地去市镇上游逛,要是哪个男人胆敢看她们一眼,她们会毫不迟疑地处死那个男人!”

        

听到这里,长生悄悄缩了缩脑袋,暗道,像这种情况,能够保住脑袋的男人应该不会太多吧!

        

“在自己的城堡里,普拉斯妲行使着至高无上的绝对权力!她曾规定,男人不许佩带武器,不许习武,否则处以死刑;男人必须种地、经商、做饭、缝补衣服、干所有女人不愿干的家务活,而女人的职责只有一个,打仗;男人骑马,双腿必须悬垂在坐骑左侧,违者处以死刑;女人有权选择丈夫,任何拒绝女人选择的男人,都将处以死刑......”

        

长生暗暗苦笑,这也太苛刻了吧?

        

小五微微一叹,再道“普拉斯妲这一极端做法,不但激起了当地男人的强烈反抗,也终于让普热美斯公爵忍无可忍,于是派遣大军,围剿普拉斯妲......”

        

所谓的‘处女军’,或许能赢得一时,但是在大军的围剿下,绝对撑不了多久,她们的最终结局,也就可想而知了!

        

“普拉斯妲战死之后,处女军也几乎全军覆没,不过呢,还是有几位处女军战士逃出了城堡,而且,她们并没有隐去身形,而是重新竖起了普拉斯妲的大旗,一边向南逃遁,一边招兵买马,以图东山再起......”

        

“结果呢?”

        

“结果,战斗了几次后,处女军依然不是普热美斯公爵大军的对手,只能逃入非洲,也就是在这里,处女军遇到了同样逃难的女巫师,以及山中老人团的女长老,三方势力结为同盟、共同组建鹫巢,进入利比亚北部山区里,也渐渐站稳了脚跟,逐渐恢复元气!”

        

“小五!”长生微微一愣,再道“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意?”

        

“首先,鹫巢的形势非常复杂,我们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小五想了想,再道“其次呢,假如小红姐姐没有特殊神通的话,那位女巫师也就不会传她巫师神通......”

        

“你的意思是说,既然小红姐姐没有特殊神通,大概率不会成为女巫传人,而是会成为处女军中的一员?”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小五点了点头,再道“而且,有了女巫师和山中老人团的加持,处女军的实力,肯定会更加强大,再加上她们稍显偏执的行事方法,肯定是个大麻烦......”

        

何止是个麻烦啊,长生暗暗苦笑!

        

像红色处女军那样偏执的行事方法,再加上女巫的特殊神通,以及山中老人团的武道功夫,如今的红色处女军,都不知道会偏执到什么程度呢?

        

如此一来,对于潜入山脉的行动,长生也不得好好思考一番,务必要小心行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