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头肉到尾的师生恋黄文(厨房惩罚h)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17日15:26:23从头肉到尾的师生恋黄文(厨房惩罚h)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521

     

刘半夏跟自己的两个小宝宝一直战斗到了早晨。

        

反正这两个小家伙还没有睁眼呢,就使劲的瞪他们,看谁瞪得过谁。

        

清晨的时候两个小家伙又吃了一次奶,让刘半夏都有些心疼媳妇了。不到三个小时啊,吃完还吃,就不能一次吃个饱?

从头肉到尾的师生恋黄文(厨房惩罚h)最新章节列表

        

“哈哈,刘老师,两个小家伙真的是太好玩了。”刘半夏刚刚来到了大厅,许一诺就美滋滋的跑了过来。

        

“嗯,昨天的饭菜还可以吧?”刘半夏点了点头,故作深沉。

        

“很好吃啊,都是进宝的当家菜呢。昨天是不是花了不少钱啊?”许一诺好奇的问道。

        

“具体我也不知道,我老丈人花的。也是他太开心了,要不然也不能这么浪费。”刘半夏随口说道。

        

心里边也安稳了一些,看来自己的黑材料没有太扩散。要不然许一诺这丫头能这么消停?

        

学习的时候是刘老师,过了学习的时间啊,这丫头也是皮得很呢。

        

“哎……,也不知道飞天茅台啥味,据说喝完了能上天呢。”

        

刘半夏刚要离开,许一诺轻飘飘的丢出来一句。 

        

本能的,刘半夏就觉得跟自己昨天晚上的情况应该有些关系。只不过他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啥啊。

        

“超啊,昨天我回来的时候闹没闹啊?”凑到了王超的身边后,刘半夏心虚的问道。

        

“昨天晚上?没闹啊,挺好的。”王超说道。

        

“跟别的醉酒患者可是不一样,昨天晚上你就乖得很呢。除了想上天,别的没啥。也没关系了,这么厉害呢,上天就上天吧。”

        

看着王超挤眉弄眼的说,刘半夏傻眼了。

        

丢人丢大发了,自己咋还闹了这么一出啊。

        

“一点都不记得了?”王超笑眯眯的问道。

        

“嗯……,好像还有点印象,但是不是那么清晰。”刘半夏心虚的说道。

        

“嘿嘿,嘿嘿嘿……”

        

王超是一阵冷笑,拿出了手机。

        

画面中应该是李浩和黄波扶着他往电梯里走,他就碎碎念的嘱咐这俩人,一个要好好学习艺术、做一个好医生,到时候他会带着他们一起上天。

        

真的是太丢人了,就看视频上大家伙那笑嘻嘻的模样,当时一定很开心。

        

怪不得都张罗着做急救解酒呢,原来是有这么一档子事。

        

“现在没啥事了?”王超笑着问道。

        

“半夜就醒了,看孩子一直看到天亮。以后可有得愁了,两个多小时就得吃一轮。饿了就哭,一哭就是俩。”刘半夏说道。

        

“那也没办法啊,就是这么个时候。加油吧,你行的,你是要上天的人。”王超打趣了一句,这次乐呵呵的到边上去忙。

        

刘半夏心里边这叫一个无奈啊,可是还没办法,自己是被实捶了的人啊。

        

看了一下大家那一本正经干活却偷偷往自己这里瞄的工作态度,刘半夏华丽丽的败退了。

        

就算是脸皮再厚的人,看到自己昨天晚上那个要上天的牛叉轰轰闪闪亮的视频,也是有些撑不住。

        

不过他也没躲到自己的办公室里,而是又回到了楼上的VIP病房。不过不是乔乔那间,而是那位会算命的患者。

        

“恭喜刘医生。”看到刘半夏进来后,患者笑着说道。

        

“哎……,我要谢谢你。”刘半夏说道。

        

“昨天生产的时候还是有一些危险的,二宝出来得慢了一些,好在是有惊无险。跟家人吃饭的时候做了一个小决定,女儿的名字会带一个‘雅’字,感谢你跟小雅。”

        

患者愣了一下,“那我应该感谢你啊,我以为我的世界里关于小雅的一切都会慢慢消失,还真有了个念想。”

        

“不过你不怕我因为过于思念小雅,再发生别的事情吗?我可是一个很偏执的人。要不然我算命胡乱的说,肯定还能赚更多钱。”

        

刘半夏乐了,“别人我还真有可能担心,但是你跟别人不一样。你答应做手术,肯定就是跟小雅做了承诺。”

        

“现在你恢复得也很好,好好养身体吧,再有个一周左右的时间差不多就能出院了。毕竟是开颅手术,神经功能没有受到影响,已经是很难得了。”

        

“不过有个事我挺好奇的,你现在真的再也看不到小雅了吗?别想忽悠我,我的判断力还是很准确的。”

        

“看不到了啊,要是能看到我还能赚更多的钱,也能给你的两个孩子准备一份礼物。”患者说道。

        

刘半夏盯着他瞅了一会,患者也是很坦然的回视他。

        

“嘿嘿,放心吧,这个事情我会帮你保密的,就连我媳妇我都不说。”刘半夏丢下一句话后溜溜达达的走了出去。

        

其实患者究竟还能不能看到小雅,对于他来讲也一丁点都不重要。他的心中只是觉得患者昨天晚上转述的那句话,略微有些怪怪的感觉。

        

虽然正常也应该是这样的表述,可是刘半夏的直觉告诉他,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所以刚刚才给丢下那么一句话,就算是真的还能看见,他也不会去告诉别人。

        

理论上讲,应该是那个瘤造成的幻视、幻听。但是那也仅仅是理论上,人的大脑是很神奇的嘛。

        

从这位患者的病房出来,又溜到乔乔的病房看了一下自己的老婆孩子。现在可是全员齐报道,然后他又华丽丽的败退了。

        

这也算是“醉酒后遗症”吧,看来酒这个东西真得少喝。再金贵的酒也不行,以后必须得限量。

        

刚刚回到楼下,就看到急救车送来以为患者,负责接诊的就是刘依清。

        

刘半夏琢磨了一下,还是跟着看看吧,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情。

        

“患者29岁,男性,早晨起床后表现为下肢肌无力,这才打的急救电话,生命体征稳定。”急救员说道。

        

刘半夏看了一眼,患者的身体看起来还可以,就是眼球略微有些凸出,影响了颜值。

        

“那就先放诊床上吧。”刘依清说道。

        

“具体是什么样的症状呢?多久了?是双腿无力,还是全身乏力?有糖尿病、高血压这类的基础性疾病吗?”

        

“主要是腿,但是身子也乏,没有糖尿病、高血压这些病。”患者说道。

        

“大概有两天的时间了吧,开始就是有些乏,整个人感觉有些软绵绵的,我觉得有些运动过量了,就吃了点布洛芬,今天腿是一点都走不了了。”

        

“做运动了?健身还是什么?”刘依清问道。

        

“就是跟朋友开车出去玩,然后爬山来着。虽然不是很高,山挺大,在里边我们溜达玩了大半天。”患者说道。

        

刘依清皱了皱眉,“那现在肌肉还有疼痛的感觉吗?小便时尿液的颜色怎么样?”

        

“现在不疼了,就是没劲。小便颜色也正常,稍稍黄了一点。”患者说道。

        

“那看样子还不是横纹肌溶解,要不然肌肉的疼痛会持续,小便颜色也会改变。”刘依清点了点头。

        

“我先给你简单做个检查,看看你的四肢肌肉力量是个什么样的评级。平时也经常运动吗?”

        

“平时工作太忙了,但是我们每个月最少也会找出一天的时间出去玩。”患者说道。

        

“城市里的生活太压力、太模式化了,到外边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还是蛮好的。就是不知道这次是怎么了,还不是凉着了,我在家量体温也正常。”

        

“我还是先给你检查一下四肢力量吧。”刘依清说完就开始给患者查体。

        

看着刘依清的检查,刘半夏皱了皱眉。

        

患者的肌无力情况有些严重,双下肢顶多也就是三级。肌无力三级是个什么标准呢?就是说肢体可以克服地心引力,抬离创面,但是无法抗拒阻力。

        

这样的情况就是说能抬胳膊能抬腿,但是你让他自己走路他都走不了。

        

这个等级就已经很严重了,很可能是某些重症疾病的表现。

        

叮!任务发布:肌无力急救患者

        

开放式任务:患者感觉不适主动就医,表现为双下肢肌无力,需要宿主查明病因。任务奖励是检查结果发放

        

检查完的刘依清面色也有些严肃,跟着刘半夏接诊过几位肌无力患者,有些慢慢都会发展成重症肌无力危象。

        

那就是要威胁生命的,因为那时候的呼吸肌成了摆设。

        

“目前你的心肺音正常,体温、血压、心率也都是正常的。双下肢的肌无力等级大概是三级,双上肢好一些,能够达到四级。”刘依清说道。

        

“结合目前的情况,我们需要您联系一下家属,毕竟您行动不便,我们接下来还要做一系列的检查。”

        

“我就自己一个人在滨海市,要不我找我朋友可以吗?”患者问道。

        

“也可以吧,总好过你自己一个人啊。”刘依清说道。

        

“引起肌无力的原因有很多,我们得慢慢查找原因。一会儿给你采个血,然后再做个脑CT。因为很多肌无力的发病都是跟神经性的原因有关联,我们好好看一看。”

        

“医生,我不是中风了吧?”患者担忧的问道。

        

“一般的情况下不会,中风大多都是单侧肢体受影响,还是先做个检查吧。”刘依清说道。

        

患者点了点头,他现在也是真的怕了,自己说白了也就是比瘫痪强一些。

        

“我打断一下,你的甲状腺以前有没有检查过呢?”刘半夏开口了。